梁信军:我10万块钱起家,是如何做到584亿净资产的
i黑马 i黑马

梁信军:我10万块钱起家,是如何做到584亿净资产的

二十一年前,我们当时凑了十万块钱起家,到现在的确已经有五百八十四个亿的净资产了。我们回过头去看,赢在哪里呢?我觉得第一个,当机遇向我们招手的时候,我真的没有犹豫过,我就果断地做了决策。

作者:复星集团CEO 梁信军

我是一个新上海人,从浙江过来。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县城,从我家到达上海,我记忆中的时间都是要十三四个小时,所以觉得好遥远。

这二十多年下来我是在比较,我觉得我确实很爱上海,爱上海的理由因为我最好的青春都在上海。第二呢,我觉得上海让我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在我读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复旦当时的校长,他当时说,一个好的国家、好的社会,它一定是给年轻人最多机会的国家。

1

我想其实套用在上海也是一样的,一个好的城市,它一定是给年轻人最多机会的城市,我想上海就是这样一座城市。我也有好多青年朋友,经常会讨论一些话题,我经常听到的是抱怨,或者说他有一个美好的梦想,但是现在来不及做了,因为有太多的大的竞争对手已经在前面跑了,我想说,机遇其实就始终是在那儿的,的确是不增不减的,关键看你怎么对待它,那么有几句俗语我觉得是可以拿来跟大家分享的,一句话说,如果你真的觉得命运都对你关上了门,那我觉得最起码你要去试一试、去推推看,说不定这个插销还没插上。从我自己这么二十多年的例子来说,我觉得我是非常认同这几句话的。

二十一年前,我们当时凑了十万块钱起家,到现在的确已经有五百八十四个亿的净资产了。我们回过头去看,赢在哪里呢?我觉得第一个,当机遇向我们招手的时候,我真的没有犹豫过,我就果断地做了决策。

那么那个时候,确实放弃复旦大学的教师这么一份岗位,我觉得还是需要对家庭有个交代的,那么当时我的选择就是没有把这个决定告诉我的父母亲,我就做了,just do it(尽管做吧)。做了又怎么样呢?那么当然事实证明也还不错。所以我觉得机遇其实是一个在正确的时间地点,需要你做果断决定的这么一种东西。第二个事情呢,我觉得我们需要有坚韧。其实复星并不是一开始我们就找到了一个什么方向,比如说我们做市场调查,那么我们凑巧就做对了,而且长期把市场调查坚持下去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故事。我们上来的话,我们把我们想得到的赚钱的方式都干了一遍,但是六个月之后我们选择说,不行,我们看来还得走另外一条路。我觉得就是,如果你选择了创业,选择了一件事情,你要有足够的坚韧要说服自己坚持下去,一直到找到对的路为止,我们所有的上海的青年人,如果你想抓住上海给你的机会的话,我觉得你最起码要要求自己做到坚韧、不放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最开始的地方,那么今天还有什么机会吗?作为上海的年轻人应该觉得懊丧吗?没有提早出生,二十年跟我们同场竞技吗?我觉得不需要。实际上我觉得在过去五年、未来五年当中,处于当打之年的年龄的青年人,我觉得是非常幸运的。在你们最壮年的时候、最青年的时候,你居然能看到有一天全世界的驱动力居然由中国来驱动,我认为难以想象,在我创业的时候我完全想不到。从八九十年代美国驱动全球的时候,美国诞生了多少伟大的公司?多少伟大的年轻人?现在这个机会,地球是自转的,机会到中国了,到大家的身上了。第二是上海,就在两三个月前自贸区被宣布了,我这次在海外走了很多,我听到太多的羡慕,很多人觉得自贸区可能是中国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最大的机遇。所以我觉得,对当前的青年人来说,你的机遇一点都不比二十年前的我们、十年前的网络英雄少,我觉得你们应该是非常幸运的。

前两天我看了新闻,美国威胁要对叙利亚动武,很多人可能从正义非正义去评判,我心中当时的想法是什么呢?我觉得那里的年轻人恐怕要受苦了,他这辈子就葬送了,他就没什么未来可以预期了,就是打仗、就是要活命,希望自己能存活下来,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存活下来。所以我觉得在今天的中国、在今天的上海,所有的年轻人有多么幸运,我们根本不要去想自己的生存问题,我们考虑的唯一问题是发展,我们能发展多大,能走多远、走多高, 那么当然这里面我想特别跟大家提一个观点,就也有很多年轻人抱着很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我有付出,应该马上有大回报。在这儿我其实还想跟大家说,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什么聪明人,我不知道蒋教授的情况,我为了准备今天这么一个小小的演讲,我真的花了大概我想不下十个小时,每一分钟。

所以,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去相信说有些人能够出口成章,有些人一目十行、有超群的记忆力,都是假的,因为他真的花出了你看不到的十倍的努力。我觉得一个人能做的最大的投资是什么?就是你的时间。你把时间的这样一个源泉浇灌在哪里,哪里就会生根发芽,就会有收获。你把时间花在亲情上,将来等你年纪老了、年纪大了,就有亲情的回报;你把时间花在友情上,你就能巩固跟朋友的情感,你会交一些真心的朋友;你把时间花在创新创业上,一定不会慢待你,一定会有回报的。所以我觉得希望大家一定要抛弃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你没有花时间居然就有收获,那我想就像跟买彩票一样的。其实大家也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连梦想都不是,是吧?

有一次一个老外采访我,他问了一个上海话叫很曱甴(阴险)的问题,问我说如果你明天就去世了,你想对自己一生怎么总结?我后来就跟他打住,我说你呢,中国人喜欢吉利一点,你不要跟人家假设明天就要去世的事儿,对我来说还很远,我要几十年后才能想你这个问题。但是既然你已经说了,我说我也不忌讳,我说我在想这问题,如果我真的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坦然地面对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知道自己天资聪颖、禀赋很好,这是命运给我的,我希望自己在那一刻能回答自己说,我真的没有辜负命运给我的禀赋,我没有浪费它。我第二个希望自己能够确认的是什么呢?我希望在生死那一刻我能说,我真的没有对不住帮过我的人,所有帮助我的人,我尽我最大努力去回报他。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来路的话,他又怎么能看清楚去处呢?第三句话,我希望自己能够坦然地能说出来,我其实不是那么确信,到今天我不是那么确信,我希望未来那一天的时候我能坦然地说出来,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我今天不是那么确信,但是我希望我将来真的有一天离开人世的时候,我能够坦然地说出这句话,谢谢。

回到刚才说的是上海的话题,每个人都希望说上海、说中国、说我这个组织乃至地球,这个时代能给我机会,但是我觉得呢,其实每个人你去在人类社会去比较比较,你都能找到大量的,他的资源、他的禀赋、地位不如你的人,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用自己能掌握的资源能够帮助年轻人更好地成长。当然我想把年轻人这个概念稍微拓展一点,我觉得一个好的社会,就是社会阶层的纵向流动非常通畅的社会,每一个人、每一个年轻人,他总是从地板上做起的,那我们希望要给到每一个在地板上的人也有一个非常顺畅的空间,他有一天能上升到天花板,甚至天花板以上,那么这样一种纵向流动的通道,不仅上海应该给大家,中国这个社会应该给大家,我觉得其实每一个今天你已经成功的人,你应该用你企业的资源、用你的影响力、用你的能力去帮助比你更弱小的人,去实现这样的梦想跟愿望。我觉得在座的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我们不应该只是苛求别人对我们做,对不对?

最近我觉得非常痛心的事情,就是今年6月6号,厦门的公交车有个纵火案,四十几个人就去世了,其中有八个人居然是赶考的学子。那么这个纵火者很可悲,他也很可怜,只是一些些小事情,他到处去请别人帮忙,若干年来没有得到帮助,他对这个社会心生怨恨,决定以决绝的方式告别这个社会。其实整个社会所有的人的命运就是处在同一辆公交车上的,当你曾经对有些弱势的人、底层的人,对他们的痛苦、对他们的呐喊你采取漠视态度的时候,总有一天会报复到自己身上。所以我想作为我们做人的一个底线的话,我是非常恳求大家,我自己也这样去做,我觉得是不是我们应该对所有底层的人的他的呐喊、他的呼嚎、他的需求,咱们能不能拒绝冷漠?你不能够帮他实现梦想,最起码你能够给他一个热切的眼神去鼓励他一下,所以我觉得其实今天在座的每个年轻人,上海的每个年轻人我认为应该都能做到不要让他们对社会绝望,这是我们应该能做到的事情。

那么大家会问你复星做了什么?我们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创业者,在过去的十多年来我们一共投了240多个亿,160多个企业,我觉得这些企业做好又会带动一大批年轻人的成长,我们两年前有幸投资到阿里的小贷。当时第一笔钱只有6000万块钱,我当时的真实的心理状态是什么呢?我觉得在网上做生意的年轻人很可能我把钱借给他们会血本无归的,我就想了不就是6000万吗?就算了吧,捐掉吧。那么但是一年后,阿里说还需要一个亿,你们还得再投一个亿。当时有些股东就打退堂鼓了,我们当时说,好,我们再来,我想就捐掉1.6个亿又能怎么样呢?这笔股本金,我们去年一共贷了有26万多笔,每一笔平均只有6.7万元人民币。我就在想,我自己是经历过创业的,我创业的时候为了借6万多块钱,我当时实际上还没有结婚,但是我未来的岳父他个人去做担保,借了钱给我,真的很难,所以因此我觉得这样一种小贷的方式是我们切实真的能帮到这些年轻人的方式。其实青年人他没有苛求命运一定要给他成功,他要的就只有两个字——“机会”而已,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应该给他。

在这我对上海心存感激,并不是说上海让我变得更富有了,我觉得上海满足了一个年轻人起码的愿望,我想做自己,我想能够允许我去做些事情,成、败我自己来承担。在上海这片天地上,在上海这个时代上我做到了,那么我觉得今后上海变得更加开放、更加国际化、更加有国际的这种powerful(强大的),所以我觉得对大家来说,我做到的你一定也能做到,谢谢大家!

根据梁信军演讲资料整理

梁信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