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选中:法商视角下的现代企业发展观
陆海天 陆海天

孙选中:法商视角下的现代企业发展观

在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孙选中分享了“法商视角下的现代企业发展观”,他表示,中国企业的商业行为,很多是基于常规商业变量的分析,对法律和规则变量的影响思考不足,比如茅台和五粮液因价格垄断被罚4.49亿元,这个结果完全可以避免。

作者:孙选中

i黑马导读】在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孙选中分享了“法商视角下的现代企业发展观”,他表示,中国企业的商业行为,很多是基于常规商业变量的分析,对法律和规则变量的影响思考不足,比如茅台和五粮液因价格垄断被罚4.49亿元,这个结果完全可以避免。

43808653

以下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孙选中演讲实录:

孙选中: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法商管理新财富论坛,它的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法商管理,一个是新财富,简单地抛开来看,是用法商管理创造新财富,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的发展正面临一个大的转型。

刚才成思危先生已经阐述了这种转型,他谈到的观点是三个有外转内,深化改革有四种关系的转变,实际上他是紧扣我们的主题,我的演讲主题主要是法商管理是中国企业管理的升级版,因为在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之后推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中国经济必须创造新的升级版,中国经济要升级最根本的是企业管理的升级,没有企业管理的升级就谈不上中国经济的升级。

所以在这里我想以主题如何创造中国企业管理的升级版,我认为法商管理是一个最能体现升级版的新模式。因此,我想在这里以法商视角的角度,来看企业管理应该怎么进行转变。

今天我讲八个方面:第一我们面临的新环境;第二我们面对的新问题,这个背景下自然有法商管理的兴起。首先我们讲一下国内发展方式的转变,国内发展方式转变的核心是从数量到质量,从外延扩张到内涵发展。

但中国的企业过去的发展实际上只是注重追求数量和外延扩张,我们要转变到提升质量和内涵发展,其实就意味着我们原来的模式必须改变,我们原来的理念也必须改变。国际竞争方式也在转变,现在的转变一个是自身发展方式在转变,另外我们面临的国际竞争方式的转变是一个倒逼机制,必须要适应国际竞争的这一套规则。

所以我们看在国际竞争方式里,熟悉的是怎么占有市场,但是在今天国际化过程中,虽然我们占有了市场但是我们弱于把控标准。另外我们虽然知道要竞争资源,但是我们在很多国际竞争过程中没有拥有规则。所以虽然我们市场做了资源有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这么被动?是因为我们在标准和规则上的被动。因此在国际化过程中也有一个倒逼机制必须转型。

在国内发展熟悉的是追求数量和外延扩张,在国际竞争过程中熟悉的是占有市场和竞争资源。但是在今天的背景下,国内方式以及国际竞争方式必须转变,如果不转变将面临一系列的难以解决的问题。今天碰到的问题是过去所没有的,比如说在国内最具创新力的企业应该是马云的淘宝,它为什么会遇到十月围城?

按说,马云的创新模式非常地好,虽然有创新但是在契约精神上失范了,所以遇到了十月围城。再看华为,代表了中国最先进的企业管理,在世界上曾是所向披靡的,但在美国为什么造成了思科的起诉,虽然以和解了,但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世界竞争过程中虽然有全球战略,但是在全球战略里怎么进行风险防控?

我们没有这些经验,需要我们从理念上、模式上、方法上转变。再看在国内的白酒行业,这是中国在世界上或者说在国内最自信的一个行业,而在白酒行业里的茅台、五粮液,他们一直按照传统的方式在进行生产、销售,但是去年碰到了塑化剂风波和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他们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稳定市场的价格,后来被发改委处罚。为什么他们按传统的方式现在行不通了?其实就是经营管理与法律规则有了冲突。加多宝王老吉为一个品牌争论不休,黄光裕为什么锒铛入狱?

包括TCL李东升,他也是做得非常好,但为什么被评为最差老板?主要是因为他曾经在法国的一次并购,其他工作都做得很好,就是在解雇员工的时候,用了国内的一套办法,造成很高的经济赔偿。给了很高的经济赔偿还是不行,因为当它再开始生产,在当地招募员工的时候人家起诉了,说他违法了,为什么?因为你可以解雇,但是你要在当地再生产,按当地的《劳动法》的保护条件必须从已解雇的员工中先招回一定比例的员工。因为他要保护劳动力市场。

所以,TCL在国际化并购中的失败,是因为没有处理好这种关系,人家认为你不是一个讲规则的企业。这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我们列举的都是代表中国最先进的并且具有最大创新性的一些企业,是各行各业的领先的企业,但它们都碰到了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靠什么来解决?靠传统的方法都不能解决,只有靠一种新的思维方式,那就是法商管理的思维方式。因为这些问题的背后,几乎是与规则相关的事情,而我们传统的管理往往 忽略了这一种。

新的转型背景下,法商管理是一种新的管理思想、管理模式,它将是我们未来发展必须要走的一条路。法商管理是经商的价值观和方法论的有效的结合,最后达到的是企业管理的目标。法商管理的精髓加以概括就是经商明法、敏思善行。

在这样的思想下,我们有很多新的观念、管理的方法,以及未来的经营之道要重新进行思考。比如说新的管理观,在座的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企业,我们都在做组织管理,习惯的是自上而下的以权威为导向的管理,它的效率会非常高。但我想对在座的提出一个问题,现在很多企业已经转变为公司,我们又讲公司治理,请大家想一想,组织管理和公司治理到底有什么不同?我不知道我们在座的做企业的、做公司高管的董事长、总经理思考过没有,我们习惯的还是组织管理,但公司治理告诉大家,最最核心的是要追求制衡,特别是在什么程度上制衡?

在决策层面必须制衡。而我们现在虽然很多企业在做公司,其实他们是用传统的组织管理、权威管理的方式在做公司管理。所以,中国的绝大部分企业还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没有解决,没有真正达到公司治理。所以这就是我们讲的转型过程中必须要从传统的经营转向现代经营。

这样的公司治理和组织管理能不能融为一体呢?其实就是法商管理。因为在一家公司里,一般来说决策层面更多是用公司治理的机制来约束,CEO决策层面更多可以用组织管理的方式来运作。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法商管理,是刚柔相济的协同运筹的一种管理。法商管理可以带来新的转型,做公司的现在可以知道在哪些方面可以做组织管理,哪些方面特别是决策方面主要是用公司治理的机制。

此外,我们知道要防范风险,风险主要是来自于商业风险,当关于商业风险在座的企业都比较熟悉的,商业风险主要是由经济变量所导致的,比如说投资的项目、资源的分配等等,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进行严格的项目论证,因为如果不进行严格的控制的话,那我们的资金流、一些项目可能带来浅层的商业风险问题。

除了企业的商业风险很严重的是法律风险,法律风险是什么?是明显地违反了某些规则和规定将导致你的损失。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从商业风险与法律风险的一种关注程度,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实际上不要忽略了真正面临更多的风险是法商风险。

商业风险是我们熟悉的怎么进行管控,投资项目的可行性论证都很熟悉,法律风险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明显的,你可以查阅相关的规则规定就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其实在我们这里,为什么中国知名的企业也会犯事也会出问题,其实,这都不是单纯的商业风险和法律风险,我们今天没有重视的就是法商风险,法商风险指的是什么?

是两种变量,商业变量和法律变量交织着的,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通过商业活动获得最大利益,但是这个时候相关的法律规则、一种失范的因素在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两种爆发,其实引发它的是法商风险,茅台五粮液不是单纯的法律风险,因为他们原来也在这么做,它是法商风险导致的。

严格来说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也不是单纯的商业风险也不是单纯的法律风险,就是法商。因为他们涉及到很多的金融衍生品。说起来这些金融衍生品都是非常好的产品,但是他这个里面隐含着一些法律的变量。

当他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的效益是正面的,但是当它这个正面的发展到一定程度产生的效果是反面的。如果我们在座的懂得决策模型的都知道,任何决策有约束条件,但是我们传统的考虑一项决策和项目我们考虑的约束条件更多考虑的就是商业变量,其实今天我们再做决策把传统的约束条件商业变量的变化曲直拉进来,同时把法律规则的变量也考虑进来模型是不一样的。

你的投入产出和盈亏平衡点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定要注重的控制的是法律风险,是法律变量和商业变量交织的结果,这是最复杂的,因为是非线性状态下产生的突变。要注意有新的风险存在。不然的话这么多很好的企业他们难道不懂基本的法律吗?他们也懂,其实他们的结果是因为法商两个变量交织作用最后导致的恶果。

第五,新的素质观。在新的转型过程中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来进行管理,其实我们传统的教育这是中国教育的一个偏颇,它把法律教育和商学教育分开了,一部分人你们学什么?学商业,一部分人来学法律。之后他们就是要追求公平,学商业的就是要追求效率。

所以最后导致我们的思维方式是割裂的。只知道做商业的追求的是效率,履行法律职责要追求的是公平,社会就把这两个人为的割裂开来,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甚至是一个失误。刚才成先生也讲到了效率与公平的问题,效率与公平天生是同时存在的,所以导致了很多的问题,单纯追求效率最后到一定时候在公平方面产生了问题,所以引起了很大的后患。我们今天的法商管理就是要在知识层面和思维层面把这两者结合起来。

其实我曾经也举过一些例子,这是从现实过程中得到的,比如说曾经比尔盖茨把他所有创造的财富设立了比尔盖茨基金,全部投到里面去了,当时大家认为很奇怪认为他是在炒作和做秀,美国一个记者采访比尔盖茨,他说得很简单,他说实际上我做盖茨基金没有其他的想法,他说我来到世界上上帝赋予给我的财富太多了,他深刻地感受到上帝要通过他的手把财富分发给大家共同来享用,这种思维实际上是他根深蒂固的一种思维,他认为他也是一个人,他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财富,可能是因为他有能力聚集财富但不是个人来享用财富,他认为好像让他聚集财富是应该让他来分配的,这绝对不是做秀。

因为这个我也比较了一下中国,在世界上富人做公益事业的首推欧美是第一,亚洲也有一个统计大中华区也有一个统计,但是在大中华区这个调查里,香港台湾远远高于中国企业。难道中国企业就许多公益心吗?没有一种追求公平的行为吗?

其实也不然,后来我才发现在中国很多企业里财富大量地聚集,他也想做公益,但也有一部分做企业财富聚集太多他也认为对他来说有的一种不平衡,他也要找这种平衡,但是有一部分人找的平衡是用另一种方式,把这些钱投到庙宇求神拜佛,其实他也要找一种公平和平衡。这种效率和公平应该是天生的,不能把它割裂,使我们传统的教育人为割裂这是有后患的。所以我们现在要通过法商思维重新地认识到,效率离不开公平。只有公平的发展才是最稳定的发展。因此我们要重新塑造管理素质。

接下来再看还有新教育观。教育最简单的功能是传道授业接获。传统的道是经营之道,但我们忽略了任何的经营之道里面有法则的约束。此外是解惑,我们经常有经营的密集,有商经的传授,但任何的商经秘籍要么是踩着红线在走,所以我们一定要用一个法镜,照一照这个商经里面潜藏什么样的风险。授业,我们传统的教育培养的更多是商人的气质,包括日本德国有两个学者分别地讲了中国人不适合做组织化管理。

也就把我们界定为中国人只能做商人。为什么他们得到了这样的结论,因为确实中国的华商很成功,但是做成稳定持久的组织化经营,这个在世界上还没有更多被人认可的。因为他认为我们根深蒂固就是一种商人气质。其实,为什么做不成组织化经营?因为我们对法人这个概念没有深入,法人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组织,就是一个公司。

所以我们现在做公司做法人这种管理还很欠缺,我刚刚讲到了为什么我们的公司治理还是用传统的组织方式呢?因为他崇拜的是权威而不是公司治理的制衡。然而这就是法人的核心,怎么来做这个组织?必须要有法人的意识,法人的一种组织管理的能力。所以我们必须要改变,从传统的只注重商道商经培养商人,转换到结合培养,这就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探讨的,所以我们提出了一种新的人才特征要讲政治、懂法律、有思想、善经营。

未来的企业家必须要有这样的一种意识,当然我们对照现在很多的成功者首先是讲关系,懂潜规则,有背景、善公关。认为这个就能成功,当然我们不能完全忽略在中国现实过程中这样的一种成功也有可能性,但是你要持续稳定地做下去必须要通过新的人才特征来培养自己。

第八,最后落脚到经营。前面讲的所有的是怎么让我们的企业稳定发展,企业的发展根据我自己大量的研究和思考,我认为企业的发展有三个境界。第一是做成功企业,注意什么样的企业是成功的企业?我们今天衡量的标准很多是经济指标,用我们经济的数据来说明它是成功的,我们对应的就是世界500强,只要销售达到一定的程度大家认为就是成功的,当然成功企业的核心指标是经济指标。

但今天我们看到仅仅有成功企业是不行的,我们还要追求卓越,所以美国有两个学者写了一本《从优秀到卓越》,他的优秀是经济业绩显赫,卓越企业的指标就不是纯经济指标了,它包含了文化指标在里面。中国只介绍世界500强,其实在美国有一个美国的企业家他们最崇拜的一个评价体系在中国反而没出现,那就是最具价值100家公司。你们看一下韦尔奇,对他已经长期保持在世界500强前八位从来不讲这个,韦尔奇到处讲的是他曾经八次成为美国最具价值100家公司第一。

他认为这样一个指标才应该是他追求的这样的指标才是卓越企业的指标。卓越企业之后还有什么样的企业?现在大家都没有谈到。我根据自己的思考和研究曾经提出来还有更高的企业,叫做领袖企业。为什么把它封为领袖,因为成功企业一般是超越本行业平均利润的、经济业绩的,它是成功的。卓越企业是成为人们学习的一种模范,有一种企业文化和新的创新模式,就成为了卓越企业。

但卓越企业往往是跨行业的,还有一类企业不仅跨行业,还是跨国家的。甚至是跨时代的。那就是它是一种超时空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类比就是人类历史上不同历史阶段的领袖人物,领袖人物的影响是超时空、超时代的。所以现在有没有这种企业?有。但是这种企业在世界上是为数不多的,而在中国没有进入到领袖企业行业的企业,中国大量的企业还在成功企业的层面上,中国只有少部分的企业可以说它已经卓越了。

但是,中国要影响世界甚至是超时空影响的现在是没有的。所以我们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但是我说这样的判断我们不要太自信,如果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升级,如果没有这个升级21世纪仅仅是经济上在世界上有话语权。但是我们要让人更多地向我们学习,更多地让我们的思想去影响世界,那就不能是仅仅在成功企业层面上来做,必须要培养大量的卓越企业,最主要要培养领袖级的企业。

我们今天在世界上能够谈得上有领袖企业气质的比如说韦尔奇的GE公司,比如说迪斯尼公司,比如说IBM公司,这些真有领袖级企业的风范和气质,我们更多要从成功企业进入到卓越企业,最终达到出中国的领袖企业,而这里面与法商管理密切相关。成功企业要保持持续经济稳定的成长,在法商知识层面有持续的经济业绩的保障,卓越企业里因为通过法商的思维能打造出独特的创新的经营模式。

如果我们再上升到法商智慧层面,我们将形成塑造人们信仰崇拜的这样的一种价值体系,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打造中国的领袖级的企业。所以在升级的过程中法商管理在里面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

我想我们的升级版,就要逐步从成功企业、向卓越企业甚至向未来的领袖企业去发展,这样,21世纪将成为中国的世纪。

孙选中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