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专业户”丁磊搅局者说:易信占据天时地利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养猪专业户”丁磊搅局者说:易信占据天时地利

【导读】养猪专业户丁磊在2002年推出网易泡泡,但是没打败腾讯。今年8月,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易信横空出世,丁磊希望借它再战腾讯,在即时通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黑马哥在此分享这篇财富中文网(史颖波)的文章。在

70543304acbe487facb1b0025538db31

【导读】“养猪专业户”丁磊在2002年推出网易泡泡,但是没打败腾讯。今年8月,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易信横空出世,丁磊希望借它再战腾讯,在即时通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黑马哥在此分享这篇财富中文网(史颖波)的文章。在冷眼旁观互联网的每一波热潮之后,专注游戏的丁磊一头扎进了智能手机即时通信领域。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每天早上,丁磊的手机都会收到一条短信,这是网易内部的短信平台给他发过来的。短信的内容包括每款游戏消费的点卡、邮箱新增活跃用户的数量、前一天激活的用户数量,等等。凡是跟财务和用户活跃度有关的数据是他每天最关心的。“你做的产品,用户不喜欢,就不愿意花钱;用户不喜欢,就没有活跃度。”丁磊说。他把自己定义成互联网的产品经理,他最关心的就是用户体验。

 

杭州网商路上,和阿里巴巴相邻的是网易研究院。除了办公区,这里有食堂、咖啡厅、游戏厅和体育馆。三层的会议大楼,大厅里明亮简洁。要不是那几丛青青的竹子和明式圈椅,你会以为是身在硅谷的某家大公司。2000年6月,丁磊率领网易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去年,网易的营业额为84亿元。

 

丁磊是中国第一位白手起家、借助互联网的机遇跻身亿万富豪的人物。推开他办公室的那扇玻璃门之前,我对这位42岁的创始人并不陌生。1999年1月,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刚刚成立两年的网易被CNNIC评为十佳中文网站,他也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2003年,丁磊成为中国内地首富,我刚好参与了那张榜单的调研和制作。十年之后,当我走进丁磊的办公室,眼前的一切还是让我觉得意外,就像他刚刚发布的令业界为之一震的易信。

我一直认为成一件事情要天时地利人和。”丁磊说。在他看来,易信是他第二次挑战腾讯。第一次是2002年推出的、剑指QQ的网易泡泡。“但是没有成功,PC上打不过他。”丁磊坦率地说。在即时通讯(IM)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这一直是丁磊多年来的夙愿。直到智能手机的流行和3G网络的到来,丁磊看到了天时地利。

“假设没有3G网络,智能手机不可能发图片,发语音也很笨。用文字来聊天,速度太慢。”对即时通讯来说,3G网络的出现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机会。“用户需求的存在和一个新型终端的出现,让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空间。”

从技术上来说,智能手机主要是两个平台,苹果的iOS和谷歌的安卓,兼容性并不复杂。“在我们的开发计划里面,初期开发计划里暂不包括诺基亚手机。”丁磊说。在他看来,有了易信之后,智能手机用户的选择性会是多样化的,“也不会有了这个就删除那个”。

微信的火爆,伤害了传统电信运营商的利益。据粗略估计,受OTT业务(Over The Top,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的影响,运营商平均每个月少赚10亿元左右。腾讯忽视了电信运营商的不满,这就给竞争对手提供了机会。在网易的合作方里,便出现了中国电信的名字。

和运营商合作有哪些好处?“他卖出去的手机可以预装(易信),流量可以减免,还会有很多。”丁磊说。8月初,中国电信和网易宣布成立合资公司,中国电信占73%的股份,网易占27%。

“一定要有一个创新者,”丁磊说:“我自己觉得,在易信上还是有机会的。有人说我们搅局,我们的目的不是取代微信而是并存。”说起易信发布第一天的反响,丁磊显得哭笑不得。当时发布的版本仅是一个测试版,丁磊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预计每天能有十几万的下载量就不错了。“结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注册、留言、发短信全堵塞,搞得我们措手不及。”易信发布会召开当天,电话留言就达到20万条。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是丁磊为易信制订的营销战略。“为不同的人群打造他需要的服务,不是说简单地赚钱,卖个贴图、打个小游戏。”丁磊对目前智能手机上社交关系重新建立的速度非常满意。

和微信不同,易信既可以跟装了易信的人沟通,也可以和没有安装易信的手机沟通。“装了易信的,通道用的是易信的通道;没有装易信的是易信对短信。”丁磊强调这体现了他“沟通无障碍性”的理想。为此,他愿意花钱做一个易信对短信的端口。

在丁磊的移动战略中,易信是网易的无线入口和免费平台。有了平台,自然要在这个平台上放内容,“有自家的,有别家的。”丁磊说,“Facebook为什么很多人愿意用?主要是内容。”说到收费,“收费这个事情不是交给我去定,是你们去定。”想了想,丁磊很果决地说:“如果我不向你收费,腾讯也不敢向你收费。”

网易去年的年报披露,在84亿元的营业额中,来自在线游戏的收入高达73亿元,占到了营业额的九成左右。游戏业务有全职员工3,645人,其中负责《魔兽世界》的客服人员高达904人。在线游戏的运营成本占到总成本的72%。两年前,手机游戏开始流行,投资人便一直不停地追问网易的移动游戏战略。对此,丁磊一直闪烁其词,直到今年6月份网易推出《梦幻西游》口袋版。《梦幻西游》是一款有近10年历史的西游题材游戏。注册用户近2.5亿。

之所以迟迟不肯杀入手游市场,是因为丁磊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苹果的商店里有超过60万个软件,其中大约2/3是游戏,但是大部分游戏开发商都不赚钱,这是为什么?丁磊觉得自己还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他对自己说一定“要慎重”,要“把握好投资的方向和节奏”。(参见《丁磊访谈录》)

根据丁磊的观察,智能手机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一般在5~10分钟。因此,游戏的内容策划和设计就要按照这个碎片般的时间长度去准备。“不能有太多的社交性,因为屏幕太小;也不能跟五六个人同时玩,因为其中一个网络不好,会导致整体作战受影响。”丁磊感叹说,“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产品。”

在过去的十年中,互联网先后出现了几次新的机遇,比如在线视频、团购、电子商务,网上支付,但是网易却一直坚守游戏、内容和邮箱这几个最早期的领域。外界一直质疑丁磊的创新能力,丁磊却反问道:“互联网的这几波冲击,哪个赚钱了?”

“你说人家干了十年都没有赚钱,我撒马跑进去就能赚到钱?”顿了顿,他继续说:“如果不赚钱的话,(我)干嘛放下手头非常赚钱的东西非要去做一个操着卖白粉的心卖白菜价的生意?他们做这个事情我能理解,因为他们不会做游戏,只能做这个。那我好好的,为什么不把自己的邮箱做好,自己的游戏做好,偏要挤破了头去做这个呢?我找不到一个理由。但是像易信,我就敢撒进去。”

每周,丁磊会和他的七八位产品经理开碰头会。这些产品经理分管程序、视觉、交互和市场营销,等等。在会上,每个人都会讲讲比如某款产品的发展、现在碰到哪些问题、还有哪些地方要改善、要做哪些推广。如果丁磊说的不对,他并不会介意手下的人反驳自己。最近的碰头会上,讨论最多的话题还是易信。“每个人都要思考,我也会思考。因为我们不想百分之百模仿微信,那就需要很多创新。”丁磊说。

走进丁磊的办公室,让我觉得惊讶的是,一位互联网界传奇人物的办公室里,办公桌竟然是一张中式的红木写字台。环顾四周,老式的木箱立在墙角,八宝格倚墙而立,落地玻璃边是一张中式楠木条案。丁磊得意地告诉我,整个网易办公楼从设计到装修,从室内到室外,他都参与其中。为了挑选员工们用的办公桌椅,他参观过很多知名的跨国公司。

在网易两栋办公楼之间,一道浅浅的水景横亘其中。水景的尽头,一身白衣、发髻高挽、手持雨伞、仰头望天的许仙飘逸地站立在水塘中央。在周围的树丛里,还隐藏着许多刻意安放的太极图。“这是视觉上的禅意。”丁磊说:“翻译成一种想表达的态度,就是道法自然。刚才你问我为什么团购来的时候你不做,视频来的时候你不做,电子商务来的时候你不做,这就是我的禅:天时地利人和。”

 

 

 

 

丁磊访谈录

问:易信会有革命性的创新吗?

答:会有。

问:大概描述一下可以吗?

答:不行。

问:说说你对“云计算”的看法?

答:云计算这个东西,其实噱头大过实际。很多公司做“云”都是在扯淡。一年以后你去看他们的业绩就知道了。别讲那么多高深的东西。如果你的技术不能以人为本,那就是有点耍流氓。

问:在过去三年中,来自在线广告的收入分别占到总收入的10.4%(2010)、9.9%(2011)和9.4%(2012),未来您有什么样的计划来提高广告收入的比例?

答:我为什么要去提高?让别人看上去正常一点?好看一点?但我觉得做公司是想给谁看?我的内心只有消费者。我的产品做的好,他的体验好,我就满意了。我干嘛要给这些人看这看那?三七好还是四六好?你说了算嘛?我不Care。

如果今天网易新闻客户端做的不好,我会Care;如果我们的新闻没有精准地符合我们的读者分布,我会Care。一个公司存在的价值导向是什么?我认为应该是消费者的需求而不是说以利润分布为标杆。

问:您作为创始人这样说当然无可厚非,但网易是上市公司,对股东来说,90%的收入来自游戏市场,万一这个市场有任何风吹草动,这家上市公司就会有风险?

答:买股票都有风险。金融危机的时候股市也会崩盘。这是个自由选择的过程。我又没有求着他去买股票。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你买我首先是你相信游戏,才买我们。何必今天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世界是平的,你可以选择。

问:你对投资人也是这么说?

答:当然这么说。在选择一家公司的时候,你早就应该考虑过,而不是倒过头来说:如果你把比例改改我就买你股票。我去迎合这些投资人很无聊唉!我做公司的目的就改了。

问:您刚才说腾讯有一种创新的惰性,不愿意在细节上精益求精,而易信在用户体验上有一些改进,比如声音降噪、图片更清晰。但是,腾讯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不是从最经济的角度来考虑的,毕竟微信是一款免费的产品?

答:你做一个产品,你的出发点是什么?是用户体验的角度还是公司成本的角度?我并不觉得高清的图片和降噪的声音会占很多流量。不是很多钱。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就是他不愿意做。我不是批评他们,当一个市场上没有竞争对手的时候,他的惰性马上就出来了。

问:网易做游戏一直讲究出精品,一款游戏有时候会耗时七八年,但是现在的手机游戏,都是几个人,几个月就推出一款游戏,传统的游戏制作理念在手游市场是否不再正确?

答:这些游戏的特点是井喷一下就没了。但端游是比较长线的。这也是我们进入手游市场比较谨慎的一点。用户的口味变化的非常快,但是没有关系,我们还是觉得我们能找到一些方向。

这个市场需要不同类型的游戏都存在,就像饮食习惯一样。你不能说经常去顺峰就不要KFC。这是一个混搭的市场,既要有碎片时间的游戏,也要有大型的PC游戏。手游要更轻量一点,适合入门级的玩家;端游是比较重度的。手机游戏更多是个消磨时间的工具,成就感体现的弱一点,但PC游戏成就感要强很多。PC游戏更多像个社区,进去一看几百个人,谁的级别高、武器有多厉害、杀敌有多勇猛,这是一种成就感。但是手机游戏不可能成为一个社区,屏幕那么小,谁也看不见谁。因此不存在谁取代谁。

问:手游的用户是不是有可能转换成端游用户?

答:这是有可能的。因为按照马斯洛的理论,人总是希望得到一种成就感来自我实现。你在手机上谁看得见你啊。为什么打飞机要搞个排行榜?没有这个排行榜就没有什么玩头。

问:我看网易的业务模式,觉得很有意思。一方面是游戏,在很多人眼中是玩物丧志,但是另一方面是教育,比如有道词典、网易公开课。这两个有对立属性的业务怎么能放在一家公司里面呢?

答:没有对立,只是中国人的价值观把游戏过分妖魔化而已。游戏是每个人的天性。我们干嘛要抓住每一秒钟?总觉得我们应该有非常强的危机感?这样的价值诉求本身就存在着缺陷。我觉得人在这个世界上就应该快乐地生活。

你看中国本科毕业的大学生那么多,教育部把文凭给他们,说明他们学习这方面Pass了,问题是他们学了那么多东西,能找到工作吗?这个社会需要他们吗?你会发现其实他们蛮痛苦、蛮纠结的。有的时候我在思考,这个社会的分工机制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可能需要一批非常优秀的精英来发明这种理论,但是大多数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那也应该开心的生活。

换句话说,我也觉得为什么要把一个全民教育的责任交给一家公司去做?当然,我们也有有道辞典,也有网易公开课,当我相信这能改变千千万万个中国人。

问:8月初,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以2.5亿美元收购了有135年历史的《华盛顿邮报》,你对此有何评价?你有收购传统媒体的打算吗?

答:收购传统媒体可以获得内容,但是这个获得内容的方法是不是具有最佳性价比?会不会把我们牵扯进去?我们本来是要做杯酸奶给用户,结果跑去养奶牛了。就是这么个道理。

网易是非常尊重内容的公司。我们最近干了一件事情,改变了行业的规则。有一家原创文学网站,他和作者的收入分成比例是五五开。网易从去年开始做云阅读,我们把收入百分之百还给作者。上个月,这家网站也宣布提高作者的分成比例。

问:你看好可穿戴式电子设备吗?比如谷歌眼镜和智能手表?

答:谷歌眼镜不看好,看好智能手表。如果你今天戴着一副谷歌眼镜和我聊天,你觉得我能和你聊天吗?谷歌眼镜是一个便携的信息获取工具,但不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平台。而手表是信息采集平台,我相信手表会和我们健康的参数全部挂起钩来,它将会成为一个智能的健康管理中心。

最后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苹果公司很了不起,还有就是谷歌。我觉得谷歌才是真正非常了不起的公司。

养猪:我们可以吃了

我觉得没有人能理解我,即便讲出来人家也会觉得你是个骗子,拿一个幌子在骗人。我干过这样的事情,全中国没有人可以理解我。你知道我干了一件什么事情?养猪。

这个事情真还是因为我想做一个中国的农业科普,高效农业的实验。但是大家都当笑话在看。世俗的无知已经让我觉得无法沟通了。

中国养猪的科学家是谁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你找不到一位科学院院士是猪的养殖管理专家,那你不觉得我们更应该去做这件事,并且用我们的钱、用我们的实验去改善吗?

今天中国很神奇的一点就是大家都不接地气。不接地气导致没有常识,这是我们的悲剧。你说这种常识性的悲剧我是不是应该通过行动来告诉大家?我就用行动来告诉你!

养猪遇到的困难简直太多了。很多专家跟我们说,猪舍的温度超过28摄氏度,猪就会吃不下东西,长肉就会慢。但是实际上,我们发现不是这样子,而是和猪种有关系。中国有很多人在研究大熊猫、白暨豚和藏羚羊,你告诉我谁在研究养猪啊?还是说养猪这个东西不需要研究?如果不需要研究,为什么我们的食品那么不安全?

我没养过猪,但是我上大学也没有学过互联网,不是我自己也捣腾出来了吗?拍《阿凡达》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原来是名卡车司机,写小说的余华以前是位牙医,音乐人罗大佑以前是位放射科医生。我觉得只要有足够的用心和学习精神外加知识的组装能力,基本上还是能做出一些事情的。

我们设计的猪舍可以养4,000多头猪,但在测试阶段只用了一栋。测试的内容包括房子的降温能力、要不要送风、一头猪的活动面积到底是1平方米比较好还是2平方米比较好。在杭州40摄氏度的夏天,猪到底吃不吃饲料、吃饲料之后到底长不长肉?长肉的规律是什么?排污又怎么办,等等。全中国有多少人像我这样跑过这么多猪场?日本、荷兰、德国、西班牙还有中国的。

中国地少,养殖密度比较高,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就是排污。每头猪每天排泄2公斤的粪便,你怎么能做到不影响周边的环境,不让大家闻到臭味?你知道中国的猪场都不敢叫大家去参观,原因是什么?排污都没有解决好。我也不敢很快地上啊!如果密度太高,污水处理系统跑不过来,影响周围的人,肯定被人家砸。我宁可小一点,慢慢来,一遍遍处理,一遍遍测试,理顺了我才敢上。

我们天天吃的这个猪肉,出了问题大家都是放下筷子骂娘。这么多互联网公司,我是第一个跳出来做这件事情的。花费这么多精力,结果大家都觉得你是一个神经病。

我们的猪肉不会很贵。正是因为不会贵很多,我们才去做这件事情。我们想告诉大家,这样认真地养、这么认真地做,消费者还会买单的。已经有一个测试周期的成猪过来,我们可以吃了。

编辑:黑马哥-005

 

丁磊 网易 即时通讯 易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