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用社交关系做业务
wushu wushu

柳传志:用社交关系做业务

宏观经济低迷和A股市场政策调整,终结了中国PE行业的疯狂赚快钱的历史,这倒逼PE行业重新回归依靠增值服务获取企业成长带来的价值回报。

宏观经济低迷和A股市场政策调整,终结了中国PE行业的疯狂赚快钱的历史,这倒逼PE行业重新回归依靠增值服务获取企业成长带来的价值回报。


而君联资本早已开始扮演更“积极的投资人”的角色,已连续举办13届的CEO Club就是其为被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重要表现形式。10月29日,君联资本CEO Club第十三次活动在上海如期召开。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传志、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复星集团首席执行官梁信军,以及君联资本的LP出资人、君联资本投资的企业的CEO等近300人出席了会议。

在会议论坛环节,柳传志、梁信军、朱立南、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刘军、陕鼓动力董事长印建安、易车创始人李斌、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欧阳翔宇等就企业家们最关心的未来“大势”,当下热门的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等话题展开讨论。此外,柳传志还对联想过往的战略进行了坦然的反思。

读大势:未来三个不确定

柳传志:今年是特殊的一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全面揭晓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

这一年对我们所有的企业,有三个不确定性。一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二是,国际的经济形势,对我们影响很直接,梁信军说国际经济好或不好,都会给我们带来挑战和机会;三是,高科技给整个商业社会带来的大的转变,如移动互联网带来的转变;如页岩气带来的诸多行业的革命。

民营企业家希望社会稳定,我们有个好的环境把事做好。如果完全按照市场机制,两极分化会拉开。这就需要政府再通过合理的二次分配,分给弱势群体,社会就会有条不紊地进步。

企业家能不能过渡到大方向,时间点很重要。企业此刻的势能有多大,能否过渡,就要看执行。你吃着碗里的饭,想着天边的粮,什么时候爆发,你要清楚自己的核心能力和资源,不把这些细节弄清楚,光有方向是不行的。

梁信军:在全球通胀的前提下,如何投资?

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改变,会带来爆炸式的发展,养老会产业也是个机会。

未来是新能源和新技术的世界;互联网怎么重视都不过分。

企业家就是要对付不确定性;一把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考虑如何配置,如何面向未来,要在这方面花很多精力。否则,你不去想这些事,你的部门经理,不敢跟你说这些。

判行业:移动互联网的革命

欧阳翔宇:移动互联网冲击互联网。我们看到三大门户,都已经不在互联网的第一集团。而第一集团的公司都已经达到了千亿美金的市值。我们与互联网有过一次拥抱,失去了一次机会,怎么应对未来的挑战?

刘军:移动互联网是个特别大的革命。首先,用户体验特别重要。我们做联想智能手机,提出三位一体,即硬件+软件+云端服务。普通消费者使用时需要无缝连接,要求商家提供整合性服务。

此外,移动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拉近了企业和单个顾客的作用,这点变化很深刻。而产品开发的挑战也在变强,我们的软件每周都有一个新的版本,收集客户的反馈。

我们过去的媒体是什么,是报纸;在互联网时代,媒体是社交媒体,它占用了大家很多时间。这是企业战略需要随之调整。

传统的销售和市场,sales和marketing,越来越模糊。线上的销售也是变得更有效率。传统的手机销售渠道,可能需要30%的成本;而互联网上,成本能够控制在10%之内。

印建安:以传统装备制造业角度看,互联网思维对于市场经济走到一定阶段后,是一种返祖现象。

有些人对市场经济的认识有误区。我认为,产能过剩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市场经济,所有要素都是流动的,一定往产生效益的地方流动。产能过剩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我们管理层经常讨论,产能过剩是必然的。

市场经济追逐利益最大化,显著特征是规模化,大家都是规模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互联网通过一种手段,让大家能跟单个客户进行一对一的沟通,了解单个客户的需求。做制造业容易更多考虑自己的需求,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去了解客户的需求。然后根据需求判断、根据行业发展的趋势做判断,而不是一味追求更大的规模。

梁信军: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市场规模,可能两三年就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移动互联网用户今年上半年已经超过互联网,下半年差距还会拉大。

现在全球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10家中有3-4家是中国。未来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前十大市值公司,可能至少有2-3家是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除了现在巨头,还会有新生的公司杀入到前十名。我认为,对市值、对成长,你在怎么想都不过分,我非常看好。

刘军:今年智能手机将销售三亿多部,年均增长将近100%,明年后年我们有理由相信,还会延续爆炸性成长。明年我相信会有四亿部以上的销量,这是指新增手机用户。

李斌:汽车这么大的行业,从零部件、原材料、制造到销售、金融,十几万亿的规模。行业都在积极思考,怎么通过电商卖汽车,怎么做品牌?不少企业在考虑,怎么把自己转成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品牌,完全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塑造和思维。传统的厂商面对的挑战非常大。

思战略:用社交关系做业务

柳传志:互联网金融内容很多。比如,互联网时代,余额宝出现了,突破了原来的做法。 联想未来可能进入小额贷款,我们对进入银行的兴趣也很大。可能有这方面的想法:把互联网业务、和联想用投资方式把借贷和投资相结合的方式去创新。以前的银行主要是吃利息差,未来,要考虑债转股怎么做,硅谷银行怎么做,这些都是创新的模式。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考虑。

我们要考虑,怎么更好地做好客户关系。通过社交的方式卖手机、卖电视等,对君联资本和弘毅都会有很大的启发。怎么能让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能去投资,能够去帮助企业管理,能够为企业提供贷款,我们还可以一起去国外去收购。你有什么办法,把大家联在一块,而且大家之间产生联系,这是互联网能够带来的。

如果像过去,光把业务做得精细再精细,是不够的。过去联想最大的能耐是,你做我也做,我的成本就是比你低,这是我们的长处。你挡不住新套路出来。你的枪打得再准,人家拿的是导弹,能打吗?马化腾的微信一做,把人全圈进来了。

今后所谓的战略制定,是要有突破的,用社交方式来做业务,是非常大的震撼。

柳传志:现在回头看,2000年联想没有做好互联网,是战略不到位,还是执行不到位?这个问题,本身没有最后形成一个一致的答案。

我觉得两条路都是走得通。如果在当时,换一种形式做。保留PC这块,但是组织架构要调整,比如对互联网确实看好,再比如当时我们相机也做得也不错,这些领域分别找领军的人,他们真的能独当一面,用子公司的方式做。结果,有的会失败,但有的可能会成功。这要两三年后才明白。

今天为何联想控股多元化能成功,首先,我们组织架构用子公司架构,每个人都是一个领域;第二,把人选对,杨元庆做这个,朱立南做这个,赵令欢做那个。人不行,这件事就不行。第三个,给每个人足够的舞台,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真正的主人。那我还操心什么?这些好了,再把管理积淀输送到各个子公司去,这是我今天反思的结果。

柳传志 思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