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创业家】推荐候选人:天鸽集团傅政军、六间房刘岩
wushu wushu

【年度创业家】推荐候选人:天鸽集团傅政军、六间房刘岩

小伙伴们,一年一度的 “年度创业家”评选又开始啦!(投票地址:http: 2013 iheima com )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一位是天鸽集团创始人傅政军,一位是六间房创始人刘岩。他们都用互联网思维重新架构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前者是在线视频娱乐交互模式的开创者和领导者,而后者则借此成功让公司起死回生。

  小伙伴们,一年一度的 “年度创业家”评选又开始啦!(投票地址:http://2013.iheima.com/)

  我们鼓励候选的年度创业家发动自己公司的员工,商界朋友和家人为自己投票哈,在微博、微信到处拉票更佳。为了鼓励这种积极良好的自我推销倾向,我们决定每天推荐两个年度创业家候选人:

  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一位是天鸽集团创始人傅政军,一位是六间房创始人刘岩。他们都用互联网思维重新架构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前者是在线视频娱乐交互模式的开创者和领导者,而后者则借此成功让公司起死回生。

  傅政军的“年度创业家”候选人推荐语是:“他是在线视频娱乐交互模式的开创者和领导者,拥有“9158”、 “新浪SHOW”、“微秀”等多个产品,天鸽也成为杭州地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天鸽的成功吸引了一批视频网站成为追随者。”

  你难以想象,一个由无数个网络演艺吧——KTV视频聊天室组成的视频网站2012年的营收居然近10亿元。但这就是9158这家杭州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魔力所在。下文《9158创始人傅政军:像YY一样实现上市》带你认识这位低调的CEO:

  羽绒服、围巾、牛仔裤、运动鞋,走在大街上“不显山,不露水”。这就是天鸽集团的CEO傅政军,一身屌丝打扮,在过去的几年里,外界很少知道这位闷头赚钱的创业者,和他的在线社交视频公司天鸽集团。

  但随着YY成功登陆美股,这类靠屌丝和宅男发展壮大、曾被认为不入流的网站及其创业者逐渐受到关注。上周,面临搞“暧昧经济”的质疑,傅政军驳斥称,自己玩的是“屌丝经济”。并且,他还要像YY一样实现上市。

  谈创业 :22岁折腾至今

  现年35岁的傅政军,创业至今已经13个年头了。2000年前后,学计算机专业的他,就一心想着借助自己的技术特长折腾点事情,他最早在网上开过书店,甚至还做过搜索引擎。

  不过,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是创办了“太极链”公司,那是中国最早的广告交换联盟。不幸的是,当时的互联网泡沫使得傅政军的团队没能熬住,最后只剩下12个人,创投给的钱也烧光了。

  2005年,傅政军发现了韩国的一个叫“十人房”视频聊天模式。当时,中国还没有出现那样的社交互动视频网站,傅政军受“十人房”视频聊天模式的启发,带领工程师日以继夜地写出了9158,谐音“就约我吧”。

  8年过去了,韩国的“十人房”早已死于黑客攻击。而“十人房”的血脉继承者9158却从“十杆枪”发展壮大到上千人的团队。

  辩误解 :我绝不敢捞偏门

  9158的草根演艺,就是粉丝围着自己喜欢的女主播在一个虚拟的网络KTV包间里唱歌、聊天,给女主播花钱送虚拟礼物。

  “9158的核心付费用户分化成35岁以上和20岁以下的两个群体,这很有趣,20岁以下的屌丝人数最多,但35岁以上的群体,事业有成,最舍得花钱,也有时间”,傅政军说。

  事实上,那些围观欢呼的屌丝们,大多是免费捧场的看客。而少数的“豪客”,却为9158贡献了绝大部分的收入。

  外界将9158赚钱的模式称为“暧昧经济”。这让傅政军很是恼火,“线下酒吧里不也一样经常有客人为自己喜欢的歌手买花送礼物吗?我这最多是‘小费经济’或‘爱慕经济’吧。因为爱慕,所以去购买礼物。”

  还有批评的声音说9158的有些女主播为了赚钱,就故意穿得很暴露。为了规范主播行为,傅政军说他也绞尽脑汁,开发了一套机器加人工的监控软件,一旦发现违规行为立即关掉房间。“我绝不敢捞偏门,9158已经走过8年,若是靠捞偏门早死了”。

  谈未来 :稳扎稳打谋上市

  与优酷、土豆、爱奇艺等网络视频公司不同,傅政军的网络社交互动视频的盈利模式十分清晰,而且他的9158从一开始不仅不亏,反而是赚钱的生意。

  2011年,9158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了6亿元。2012年超额完成了10亿元收入的目标。与整个亏损的网络视频行业相比,傅政军谦虚地称自己的9158只是有20%的毛利,“跟搜索引擎、网游比差远了,但比电商强”。

  同样是玩“屌丝经济”的语音通讯工具YY上市了,从事视频聊天的9158也被媒体挖了出来。外界这才吃惊地发现,这家低调的公司居然已经悄悄完成了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台湾C2创义管理顾问公司、IDG资本和新浪。目前,新浪为9158第一大股东。

  傅政军坦言,9158也正在寻找机会IPO。虽然9158是盈利的,本来可以不一定非得上市也能活得挺好,但是上市是为了给股东和员工一个交代,打拼了多年的员工持有的股权需要变现,改善生活。

  “其实,上市也就是个婚礼,结婚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的”,傅政军流露出看穿一切的眼神。

  观察者说 :风险把控考验9158

  对于9158的商业模式,中国移动(微博)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易(微博)认为,随着网民数量的持续上升、三四线财富人群的增加以及消费能力越来越强,这类网站的快速增长依然可期。傅政军很了解草根网民的需求,特别是对于三四线城市的小老板来说,他们很有钱,但是缺少像高尔夫等运动休闲方式,所以就会在网络上一掷千金。9158确实满足了这批人群的精神需求。

  不过,李易也指出,虽然公司的宣传中表示严加重视对不良有害信息的防范,但是实际操作中却很难有效防止和避免。女主播为吸引用户花钱,通过挑逗的语言和动作以获得更多“礼物”的情况非常普遍,这是9158面临的最大风险。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帆则表示,视频网站内容即时监控很难。这些女主播已经成了网站的“核心资源”,其视频社交的用户黏性主要来自于界定比较难的“暧昧”模式或“情色”模式,要上市必须跟投资人讲清楚。否则,公司的盈利模式就显得十分脆弱和风雨飘摇。

  刘岩的“年度创业家”候选人推荐语是:“他是中国最早的视频网站创业者之一,六间房一度是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六间房跌入谷底,他带领公司转战在线视频秀场模式,重构内容和关系链条,重新成长为一家赚钱的公司,并在准备上市。”

  请看下文《六间房刘岩:从布道者到颠覆者》:

  来源:《世界经理人》

  谈二次创业,“我也说不清楚哪一次算第二次,因为我觉得自己天天都在创业,因为行业天天都在变。”目前国内最大的社交视频网站六间房创始人兼CEO刘岩这样开场。在互联网视频领域摸爬滚打十多年的他说:“我是在用手艺人的心态做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他要用互联网思维重新架构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做“颠覆”行业的“手艺活儿”。

  宽带时代的新玩家

  在创业之前,从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刘岩有过2年的投行经历,让他学会了用结构化的视角去看互联网行业和生意模式的逻辑。在投行工作期间,刘岩参与了新浪网和亚信公司的融资和上市工作,开创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引进风险投资并赴美上市的先河。这为刘岩投身互联网创业打开了一扇窗。刘岩清楚的记得当时在被称为中国internet主建筑师的田溯宁的办公室,他们争论的话题是:当互联网从窄带变成宽带之后,将是一个延续还是一个革命。刘岩认为“当窄带变成宽带后,将有新的玩家出现并引领行业,对过去的老玩家将意味着颠覆和革命。”而当时一些业界大佬们却持相反观点。为了实践自己的断言,“年轻气盛”的刘岩决心跳出来创业,“小路上跑的是自行车,当有高速公路的时候就进入汽车时代,没见过一个汽车工厂是由自行车生产车间过渡过来的,互联网这样的信息高速公路也是同理。”刘岩认为到了宽带时代,互联网视频就是那个新玩家。于是1999年北京新视宽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布道者的滋味儿并不好

  新视宽带的目标是做视频内容提供商,但是因为当时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还处在窄带阶段,要让家家看到顺畅的视频,刘岩首先解决的是网络布局问题。“因为宽带还没有普及,所以当时我就得做产业链,就连‘最后一英里’也得做。”刘岩说。

  与思科做的一个方案,让刘岩真正看到了市场的机遇。在中国,人们的居住方式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一栋楼里住着几十户人家。刘岩他们设想,如果把以太网(适用于办公环境) 的网络布局做到中国家庭,成本会降下来。他们详细计算了光纤从小区楼边入户,安装1.4 4M的宽带的成本。布线施工、网络设备摊销到每个家庭大概只有220元人民币。刘岩看到这个结果,顿时觉得所谓的“最后一英里”只有一步之遥。

  接着,刘岩要一栋楼一栋楼地去布线,这需要的投资太大了,是刘岩那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无力承受的。于是他们找到了长城计算机集团寻求合作,正好长城集团也想做类似的业务,于是一拍即合,刘岩将前期的网络设施建设交给长城做,自己专注做内容。就这样,才有了长城宽带。

  刘岩做互联网视频的商业逻辑并没有问题,但问题出在了“时机”上,“第一,当时资本进不来,对外资有政策限制;第二,用户规模还没有达到一个临界值的时候业务很不好做。”刘岩说。一方面,他要等待长城宽带的基础设施建设到位;另一方面,在当时网民只有500 多万的中国来说,什么是宽带,什么是互联网视频,都不知道。于是,在刘岩视频理想前面又有了另一个任务:布道。“我要从运营商开始教育,政府、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客户、甚至工商局,我都要挨个去教育。”刘岩见人就得讲什么叫宽带上的内容,什么叫IP VIDEO,在去工商局注册公司名称的时候都准备几十页的介绍资料。

  互联网行业有句俗语:“敢比别人新一点、快一步,那是‘先驱’,但是,比别人快两步,很可能就是‘先烈’了。”最终,刘岩的第一次创业没能成功,他坦言:“那时候我太年轻,又太早接触和洞悉了这个行业的机会,但事实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困难。虽然你觉得光纤已经到了楼边,但是最后一英里太难了,你要等10年,而且前面刚刚布设完的拨号、SDN等技术淘汰背后都有一系列的问题,不是一个年轻人或者一个小公司能改变的。”虽然,刘岩的视频梦暂时搁浅了,但是他的布道对行业技术升级起到了推动作用。

  互联网思维

  刘岩不仅是个行动派,更多时候他是个思想者,很多朋友都如此评价他:“爱琢磨,爱尝试新玩意儿”。在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加入北京点击科技有限公司任董事副总裁,与点击科技创始人王志东开始了四年的搭档创业。虽然做得不是刘岩钟情的视频业务,但是他想明白了互联网创业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互联网思维。

  刘岩总结,有三种思维对互联网是有害的:第一是硬件思维;第二是运营商思维;第三是电视思维。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行业,必须抛弃传统的思维才能寻求突破,但是往往这些过去的领先者、得利者无法放弃原来的优势,所以硬件厂商、运营商、电视公司没有一家做得好互联网产品,因为基因不同。

  刘岩认为,互联网思维最原始、最本质的一个词汇是屌丝,“做互联网的人必须把自己放在低处,视角降到最低,跟草一个高度,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棵树的话,就没法服务用户。”用Windows开机等60秒很正常,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一个网页、网站四秒钟没打开,70% 的用户就流失了。所以互联网产品讲究是用户体验,要从用户的角度构建互联网产品和服务。

  颠覆性创业

  1999 年创业的时候,刘岩就已经签了3000部国产电影和3000部进口电影的版权,那时候他就想做今天视频的业务。但是当时他感到视频“街”上冷冷清清,什么人都没有,2006年他重新回到这个行业,创立六间房的时候,情况大为改观,土豆网已经成立两年,优酷网也有一年了。“上次是我去教育别人,如今他们恨不得来教育我了。”面对后来居上的竞争对手,刘岩毫不示弱:“我觉得我有资格批评他们,因为我对这个行业有使命感。他们更多的是在做生意,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而我对互联网视频有一个情节,它是我梦想的一个作品。”

  互联网视频行业经历过几次大的变革,起初大家都是以Yout ube 为模板,主要做5分钟以内的短视频。2006年六间房上线之初,在市场上表现并不明显,直到网络名人胡戈的《乌龙山剿匪记》出现。经人引荐,刘岩认识了胡戈,并很快达成协议,胡戈的视频都要在六间房首发。2006年6月 ,上线刚一个月的六间房流量就超过了优酷、土豆,一下成为行业领跑者。

  “内容很重要”,06 年的时候六间房靠胡戈成了行业第一,但很快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刘岩发现当时已经有人在传电视剧,因为局限于短视频,30集的电视剧每段五分钟地挨着看,看不到一集就找不着头尾了,并且播放也不流畅,用户体验极其不好。为此,刘岩他们在2006年年底开发了一个连续播放的小功能,虽然还是短视频,但合成一个专辑就可以连续观看。新功能上线后一个月,所有的视频网站都上了这个功能。“这个小功能一下子颠覆了行业,同时也颠覆了我们自己。”刘岩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

  颠覆的后果是互联网视频从Youtube模式走向了电影、电视剧的长视频模式。“表面看是内容变了,但实际上是背后的游戏规则变了。”刘岩说,互联网点播的架构是不适合放电影、电视剧的,它们更适合用电视的方式,一个拷贝放一遍,一千人看,摊销成1000份,是除法。但是在互联网上放就是加法,因为每增加一个人看就得多花一分钱,所以最后成本变得巨大。为此,每个视频网站都开始融资购买带宽,于是整个行业变成了资本游戏。如果你不能支撑足够大的访问量,就排不到行业前几名,就拿不到新的投资。最初视频网站是千万美元级别的竞争,到2007年的时候就进入到一亿美金的竞争,到2008年纷纷有上市需求的时候,更升级到10亿美金的购买版权的竞争。

  当整个行业变成资本竞争的时候,刘岩觉得自己没法儿再跟了, “再去领跑花钱就更多了,那个钱不是我能支撑的。”但是被裹挟其中的他似乎也无法抽身,“本来是个万米的马拉松,可是当你站在起跑线上的时候,发现旁边全是百米选手。那这前100米你到底跑不跑?如果你跑到前三,还有可能续上‘水’(资金),但是你落后了,很可能这杯‘水’就续不上了。”

  刘岩形容当时的竞争异常残酷,自己也非常痛苦,以至于心态都扭曲了。为此,刘岩曾经写过一篇博客《创业七似》:似丐、似盗、似娼、似匪、似侠、似王、似神,就是说在创业的过程中,刘岩面临的心灵和道德挣扎。

  终于,2008年金融危机来了,资本市场关上了大门,这对于刘岩来说却成了机会。他干脆什么也不管了,把门一关,把公司缩减到最小能生存的规模之后,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一次,他要做社交视频,做直播。刘岩认为,直播才是最接近电视形态的东西,也才是互联网视频里最黄金的内容。他拿春晚举例,之所以1 秒的广告就可以卖1个亿,就是因为20亿人同时在看。所以好的视频内容一定是并发的。于是,2009年六间房成功推出转型产品“秀场”,首创社交视频及在线演艺。其模式是培养一批年轻“主播”,通过互联网展示自己的才艺,可以与粉丝实时互动。网民点开一个主播的窗口,就可以跟他/她打招呼,看他/ 她表演,并和同时在线的其他粉丝“聊天”、“评论”。用户可以对主播的表演“打赏”,即购买虚拟物品,如鲜花、蛋糕、跑车、飞机等送给他们。而六间房的盈利模式就是靠这些用户对虚拟物品的消费,5分钱的鲜花,100元的飞机等等。每个月,六间房都要给这些演艺主播们“发工资”,主要来源于用户“打赏”的提成,一些人气主播甚至可以月挣到几万。目前,六间房签约的歌手、主播已经有几万人,每个月要给6000多歌手发工资,公司全年的营收在4亿元左右,月度超过了3000万元。当其他视频网站还在拼命烧钱的时候,六间房在当年就实现了盈利,也是唯一一家盈利的视频网站。

  直至今年,六间房的访问量都在100%的增长,刘岩预计2015年会迎来另一个拐点,会有更大的玩法出现,“我天天都在创业,如果三年以后我还是现在的生意模式,说明我还是不成功的。”

年度 创业家 推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