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坐在一起,除了互联网金融他们还会讨论什么?
yangbeibei yangbeibei

当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坐在一起,除了互联网金融他们还会讨论什么?

金融家马明哲穿西装,工程师马化腾穿抓绒衫,风清扬马云穿嫩黄套头衫。这就是“三马”在复旦大学的聚首,三个截然不同的风格。他们三个聚到一起,是为阿里、腾讯、平安共同投资的众安在线财险有限公司踩油门启动。互联网金融正热,这三家公司可谓该领域里实力最雄厚的三大门派。其掌门人的聚会与观点分享,殊为难得。

“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可以说是互联网和金融领域最强实力的代表了,虽然互联网金融已经出现了余额宝等产品的试水,常态化、科学化的运营模式依然还在探索当中。虽然黑马哥对互联网金融也非常有兴趣,但是我更关心他们三个坐在一起,除了金融,他们还会谈些什么,接下来与您分享来自虎嗅的报道。温馨提示,长文慎入!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互联网金融正热,这三家公司可谓该领域里实力最雄厚的三大门派。其掌门人的聚会与观点分享,殊为难得。“三马”聚首的对谈全文发表如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你们三个都很厉害,都有很多资源,说说你们怎么支持众安的发展。

马云:那是我们三个人的理想,我相信也是这一代很多互联网和金融公司的理想,所以当然会支持,而且我觉得更是他来支持我们的业务创新。

郭广昌:马化腾先生,除了众安金融之外,你肯定还有很多互联网的布局,能不能介绍一下未来三年你的互联网布局?

马化腾:机会越来越多,但是我觉得我们更多的要合作,因为术业有专攻,我们一定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和优点,包括这次像众安中有传统金融,也有互联网的优势,如果只是考虑互联网优势的话,没有线下的资源配合的话,我想要顺利拿到这个牌照,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发挥不同的长处。

郭广昌:未来有什么新的布局呢?

马化腾:我希望找到更多的传统行业的合作伙伴

郭广昌:马云呢?除了支付宝之外,未来除了众安之外,还有哪些布局?

马云:我们在阿里小微金融服务这块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想做的不是金融,我们想做的是信用体系,中国今天不缺金融,也不缺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我觉得中国缺一套消费者、年轻人的一套信用体系,把这个体系建设好自然而然就会发展。所以我们的布局不在于拿到这张牌照赚钱,而是能够建立起整个中国的信用体系,信用等于财富。

马明哲:我觉得他们都很优秀,不一样,阿里巴巴更贴近互联网里面的应用体系,一个是社交通信,一个是交易,还有一个是垂直门户,三个门户,从交易来讲,阿里巴巴、淘宝、天猫更贴近交易,离交易越近,离金融就会更近。社交、通信,像Facebook,他们也开始用社交来切入金融,所以到未来五年十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觉得在中国,互联网金融,他们两个肯定是巨头。

郭广昌:我本来问三位小马的问题,是希望给老马足够的提醒,看来他们要抢你的饭碗。

马明哲:跟他们合作很开心,实际上金融、互联网,金融需要互联网,互联网需要金融,金融企业和互联网之间是一个竞赛,金融要进入互联网,互联网也要进入金融,金融需要互联网这个平台,互联网也需要传统金融的服务。我相信两者之间是互相促进、互相发展,为社会、为客户服务。

马云:我觉得刚才校长讲的很好,他说他们是互联网的门外汉,我觉得我们也是门外汉,但是有两种,像我们这一类是属于很好奇的门外汉,我们想进去看一看,所以我们觉得走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是很幸运的人,无数人的奋斗让我们这个企业走到今天,如果纯粹挣点钱,意义不是太大,所以我们希望利用互联网工具去改变些什么,去影响些什么。刚才校长讲的我基本同意,有一点不同看法,大家到了网上以后开始喧闹,开始讲各种各样假的真的都辨不清楚,使得大家认为线下的东西才是本我,我认为在网上,也许这些喧闹,这些发泄才是真正的本我。因为很多年以来,我们认为别人看着我们的东西是本我,但是互联网上产生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也要客观地看,你认清了这些本我以后,我们才会处理起来很方便。像我们这种好奇者,很多人讲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行,我们很好奇,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能干?有人说金融行业是经营风险,互联网公司不应该去碰,我很好奇。

郭广昌:主办方再三关照我,不许问一些非常敏感的问题,比如说像马云IPO的这个问题是不能问的,还有来往和微信打架的事情也不能问的,我问一个完全无关的问题,马云,江湖上传说你最近被人抄了后路,心里很不爽,所以要用太极神功了,要把企鹅打到老巢去,这是怎么回事啊?

马云:我觉得任何行业都要注重风险,不仅仅是金融,今天金融行业对互联网的了解,我相信远远不如互联网对金融的了解。

郭广昌:你的意思是,有些公司已经很大了,只有一个,你不信,你觉得有两个。

马云:必须有两个,我们经常在问自己为什么可以做这些事情,为什么淘宝可以做,天猫可以做,别人不可以吗?我们也很好奇,微信为什么是腾讯的?腾讯也很想问我们,你们搞过淘宝,为什么一定是我们呢?我觉得只有互相的挑战,社会才会进步,如果移动互联网只有一个微信的话,整个中国是不够的,也许我们成不了大气,但是至少让微信不断创新。用户可以慢慢地交费,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这也是蛮好的事情。

马化腾:马云讲的非常好,我很认同,其实在互联网行业十几年,竞争无处不在,都是家常便饭,所以我们也是抱着一种平常心态看这个问题,之前也沟通过,其实我们最怕的是团队内部有惰性,包括微信本身也是我们内部竞争的一个结果,它并没有诞生在原来的QQ团队里面。当时QQ用户已经很大了,直到今天日活跃用户还是很多,但是它有危机,可你不知道从哪里来,你不是跟别人竞争,你就是跟自己竞争。所以我们要找到差异化,找到学习前进的动力,所以我们一直抱着平常心来看待竞争,我觉得是好事情,的确可以促进用户体验,整个行业的进步。否则你在一个市场太舒服了,一定会失败的,所以我们欢迎竞争,而且一定是大家找到各自不同的位置,当年在QQ和旺旺竞争的时候,最后大家也找到竞争的位置。

所以我们是抱着这样的角度看,也许我们自己做不好,退步了,都有可能,也许是海外的一些竞争对手把我们打败了,也很正常。你要知道当年还有MSN也是很强大的,我们丝毫不敢怠慢的。都有这种经历,所以我们是抱着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心态来看这个问题的。甚至包括大家在金融结合方面都有不同的路径,但是不同的路径并不代表大家的意见是相左或者是有矛盾,因为往成功的路上一定有不同的路径,肯定有不同的方法,从这边走,从那边走,可能都会通到成功的彼岸。每一个领域一定有细分的优势,大家可以结合自己的优势去占据。我相信市场很大,不会是大家理解中或者是媒体希望见到的硝烟弥漫的情况。

郭广昌:马明哲,我再引申一下这个问题,互联网你是非常熟悉的,这一块你也不可能让给他们两个的,所以你就讲你怎么跟他们竞争,你怎么看。

马明哲:金融和互联网既是竞争也是合作,互联网金融、金融互联网,本质上差别很大,我举一个例子,我最近在研究一个案例,在座的各位同学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一家书店,它在地面有八百多个网点,比新华书店还多,它最高的市值是40亿美金,但是最近市值在8亿美金,2011年开始退缩,同样是卖书起家的亚马逊,它现在的市值是160亿美金,五年前是240亿美金市值,它是从卖书开始,然后到网上超市,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160亿和8亿,200倍,通俗地说两个模型,美国的这个模型是养牛喝牛奶,卖自己的书,为自己的客户服务。亚马逊是做什么呢?它做的是牛奶市场,它是为所有愿意在这个市场里面做经营的,做销售的,所有的人提供服务。所以说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听起来是同样两个字倒过来,但是还是有本质上的差异。 那么对金融业来讲,我相信99%以上的金融机构都是金融互联网,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把它作为一个工具,提升效率,降低成本,那么它的结果就是改良型、改善型,但是肯定不是颠覆。互联网金融是从流量开始,到数据的切入,然后再提供服务,然后再到金融。从逻辑上来讲是两个方向,所以这场马拉松竞赛,我们可能要用十年、二十年去看。如果从目前来说,我觉得互联网公司比金融公司更有优势,谢谢!

马化腾:我是工程师出身,所以不懂金融,我从我的角度来看,大家看到很多传统行业都跟互联网结合,包括今天讲的互联网金融,以前讲互联网媒体等等,现在到金融了,所以我的理解,互联网给传统行业以及某个行业,它代表的是一种能力或者外在资源或者环境对这个资源的提升。之前类似互联网金融的东西是什么呢?比较贴切的就是能源或者是电的出现,没有电之前有没有金融?没有电之前有没有娱乐?有没有媒体?有了电以后对每个行业有什么改进?是颠覆性还是改良性?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的话,一部分是有颠覆性的,一部分是可以改良的。当然现在互联网时代跟电中间又多了一个东西,像阿里淘宝,你在线下是找不到一种完全对应的,比如说搜索引擎,你也很难找到线下完全对应的,但是对于大多数传统行业,有了电,有了互联网,工业革命到信息化、互联网化的革命,从这个角度理解,对于各行各业的企业家的思考会有一些启发,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在这种基础上,金融互联网化到底仅仅是改良还是像传统书店一样,实际上每家企业、机构都是可以利用互联网来升级换代,如果说不改变的那些企业可能会最终淘汰,但是改变的最终是输掉还是一样是可以跻身未来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前列呢?我是抱着一种比较乐观的态度,因为我认为不会所有的市场都完全是互联网应用的,还是要有很多垂直的专业化的东西来承担。当然这里面有一个份额的配比,这是从我的角度来理解的。

马云:学哲学的有一点好处,就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不懂装懂。马总讲的有没有道理,有一点道理,如果要说服一个人,通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我觉得我挺佩服你的耐心,他说的烦,我听的也烦,而且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费,三大运营商的电话费就把你搞死了。我自己觉得,原则上你们那些传统保险公司可干的活,我们都能干,只是什么时候干好而已,刚刚汽车出来的时候,马车夫说这个马车复杂,这个路是这个样子,马必须这个样子,轮子是这个样子,汽车肯定不行。几十年以后,马车只是一个象征而已,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时代。我实在想象不出,今天保险复杂在哪里。

马云: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淘宝也没那么复杂,天猫也没那么复杂,我本来以为微信很复杂,做着做着也没那么复杂。只要你相信,只要你不断去完善,只要这是一个大的趋势,这些人持久地做下去,总是会有结果的。一些复杂的事情,我们要用技术去解决。以前我们说八月半,你保证八月半能不能去看到月亮,保险公司就做这个了,保证你看到月亮,年轻人觉得很好玩,又简单,这仅仅只是开始,我觉得没那么复杂,我们只是好奇,创新闯天下,闯天下就是门里面一个马,三匹马出来还不够啊?

马明哲:我同意他(马云)的意见,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见,所有东西都可以上互联网,但可能一千年以后,谢谢!

马化腾:我觉得外界有一些妖魔化了,我们其实才刚尝试,我们TIC上市的时候在加拿大,微信5.0才带出来的,其实很多人会把它过分渲染,对于腾讯来说,我们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微信里的生态体系,包括以后附近的这些公众帐号,公众帐号背后的服务,内容提供商怎么样有一个闭环。这跟我们在PC时代用Q币收费是很接近的理念,最起码我要在无线互联网上有一个类似Q币支付的环节。因为提到支付,大家可能都想到支付宝,支付宝可能会很紧张,但是不用紧张,我们做Q币也很长时间了,所以这不是一个新生事物,这是一个不可能回避的问题。当然,现在微信的特性是纯无线互联网以及O2O的属性比原来QQ,包括手机QQ更强,所以它是可以用价钱在线上线下的商家体系,包括二维码等等,这个想象空间很大。但是这个环节很复杂,我不相信随便一家公司就可以去撬我们的市场。

现场嘉宾:首先看到几位大佬很激动,我很早接触保险这一块,我就想问一下马化腾先生,因为现在微信支付形势非常凶猛,我想问一下对于后期的众安保险跟微信支付的合作,你们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

马化腾:我觉得现在已经改变了,因为一年多前我们还在谈众安情况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情太新了,大家也很兴奋,因为以前谈的是互联网银行,但是只听到雨声,遥遥无期,都是没谱的事,那时候互联网金融的概念也没热。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先有“三马”的消息出来之后才炒热的,还是我们刚好踩到这个点上了,过了一年多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是全球第一个互联网保险的牌照公司,就这么诞生了。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速度也不用一千年,一念旧有这么大的变化,再过一年两年、五年,一定会有相当大的变化,但是什么叫做颠覆,什么叫做升级换代,都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互联网的魅力就在于它一切都有可能。所以这也是我们投身在这个行业里面最有意思的地方,都有可能,就好像演戏一样,你不知道结局怎么样,都有可能,所以我们大家参与其中,都有机会为这个结果推动一把,这是最有乐趣的地方。

马化腾:太复杂了,而且跟传统行业每一个东西都挂接在一块,超级复杂,一定要开放,我们只提供一个桥梁和工具作用,真正的金融功能,我觉得还是要和众安,以及其它的银行,包括阿里,都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有些东西我做不了,你做的了,我有客户群,你有接触用户的点,这些都是可以展开合作的。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没有距离的限制,我相信多沟通,一些小摩擦之后,大家的心态会慢慢平和,可以提前把这些不必要的戒心放下来。所以我们还是抱着平常心来看待这个问题,而且有竞争也不是坏事,内部还有竞争,因为这是促进它发展一个很好的良药。

主持人:我们这里在网上也征集了一些问题,互联网除了保险支付、理财、小额贷款,还能做些什么?互联网改变未来的生活,你们认为未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我们有了互联网金融,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马云:如果讲互联网金融将来会发生什么,对我们公司来讲,我们只想建立一套信用体系,这套信用体系的数据一旦建设好以后,无数的金融机构将会利用这套信用体系百花齐放。所以你们去想一下,两三年前,我们在讨论“三马”的时候,大家觉得不太可能,那个时候说有一张保险牌照,连我都认为政府怎么会批呢?

郭广昌:怎么会批的呢?

马云:主要是政府监管部门的革新速度、了解速度是非常之快的,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在座的很多人都是生于互联网时代,对我们来讲互联网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可能比我大十岁的人觉得有障碍。淘宝那时候的发展思想,包括今天使用我们支付宝体系的大多是年轻人,说服成功人是最难的,你只要把成功人说服了,变革就很容易了。我觉得说服马总很容易,我不想说服你的一千年,只有你想不想干,你要真想干,我们一定有办法,如果你不想干,一万年也不行。

马明哲:我非常佩服马云,他真的很了不起,非常了不起,每次我们辩论,我都输给他。但最后一句话还是我赢。你刚才讲的很好,这次众安能够得到批准,是中国保监会是想做一种尝试,让消费者有一种新的体验,但是监管部门批准这个牌照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举个例子,众安只有在上海,如果新疆有一个投保出了问题,后期的理赔处理不满意,传统的保险监管是属于属地监管,为什么有保监局呢?保监会的职责是保护投保人的利益,所以这个流程里面是相当的复杂,这是不容易的!如果所有的投保人觉悟已经到了很高了,没关系,可以下去,我真的是赞成马云的说法,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上网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比如讲我举个例子,核电站的保险,它的保单是十万字,你把它读完,每个值班人员要谈话,一二三你做了什么,这些东西都拿到网上,让所有的值班人员都上网谈,可能吗?不容易,但是我们一定要努力,努力就会实现。

马明哲:刚才主持人讲未来互联网会对金融产生什么变化?我大胆地预测一下,金融机构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它会小型化、社区化、智能化、多元化,因为大的网点,随着互联网的进来,它已经很难经营了,现在的逆差是2.3、2.4,香港的逆差是1.5,台湾的逆差是0.98,现在大的网点已经不再是优势了,互联网是有优势的。第二个,我大胆地预测,大概十年内,50%到60%的信用卡和现金没有,到时候大家可以看一下,十年内,50%的信用卡和现金没有。第三个,我们再大胆一点预测,二十年内,大部分的中小金融机构的前提和后台没有了,为什么?就像苹果,它自己不会生产手机、戴尔、HP,因为它自己生产手机的成本,它委托富士康去做,它的成本只有68%,所以它会把很多东西外包出去。所以金融机构要生存下去,在逆差很低的时候,你不得不把很多业务外包,让你生存下来,所以讲它的前台和后台在二十年之内,我不敢说太近,肯定是要走向这条路。社会的分工会重新开始,当然这是我个人的预测,不一定对。

马化腾:今天有幸和各位同学沟通,我在想,刚才马云也讲,你们都是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我觉得比我们幸运,我们有时候还要在互联网中不断地学习,但是你们一开始就掌握到最新的技术,就站在互联网信息化的前沿,这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事情。至于说未来的发展,我在这个行业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危机,年轻人现在在互联网上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看不懂了,这是我最大的担忧。包括现在美国一个非常火的发送照片的平台,但是我用起来觉得很没意思,我本来就干这行,但是我都觉得没意思,但是12到18岁的女孩子非常喜欢玩,特别火爆。包括我们现在很多互联网产品,我们发现自己有时候在这个行业,不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我觉得这是最可怕的。有人跟我说,你每天早上醒来,或者你未来最担心什么?我说我最担心不理解以后互联网的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包括QQ也好,微信也好,没有人保证一个东西是永久不变的,因为人性就是要更新,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你太老了,一定要换掉,甚至Facebook都有这个问题,很多年轻人觉得很没面子,跟爷爷奶奶在一块,我要跟年轻人在一块,你用常理来解释说人多不是好吗?他们就觉得我要用新的东西,他们觉得不好。这种常理跟我们的想法不一样,可能以后的年轻人就是这样的思维,你怎么样顺应这种潮流?是不是没事把自己品牌刷新一次,换个名字,还是你看到有新东西,你要用于自我革命,明显跟自己的既得利益是相冲突的。

郭广昌:我觉得可以说马云和马化腾不懂金融,千万不要说马明哲先生不懂互联网。

主持人:几位嘉宾对于大学生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杨玉良:我是外行人,我刚才已提到,我脑子里一直在转悠的是什么呢?我一直在想,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金融、我们的信息技术,我们其它的各种课程,现在有大规模的网上课程,但是我想至少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我们的金融课,包括金融课方面的研究,应该是面临一个新的问题,这是我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应该来布置的。

马云:我觉得马化腾讲的非常对,其实我们都有这种担心和恐惧,就是对年轻人的不了解,我前几年调整了心态,如果我们真正了解年轻人需要什么的时候,说明我们的年轻人出了问题,这个没办法,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年龄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年轻人,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这些创新,支持他们创新,这是我们这些人保持不老的一个最主要的心态,而年轻人永远保持好奇之心,不要听老马说不行不行,我就想试一试,因为这世界很多时候就是试出来的。我觉得今天的年轻人机会是很好的,马化腾和我们都是属于IT时代,人类要进入DT时代,数字技术和IT技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DT时代的时候,大家记住,互联网绝对不是一个技术,它是一种思想,互联网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在互联网眼里,马董刚才讲的10万页的保险不是问题,我们一天搞十个国家级图书馆的数据是没问题的,处理的方法而且很科学,它是一种思想,所以年轻人保持对未来的好奇,保持对昨天创新人的一种敬畏。我们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这个好的时代绝不意味着闻讯而逃,这个讯就是腾讯的讯。

马化腾:所以我从在座年轻人身上感觉到,未来互联网的潜力都可以在你们身上看到,所以我希望多了解你们,也希望你们可以借助这个论坛,我们多交流,能够共同为未来的社会做贡献,谢谢!

马云:我跟马化腾来之前没交流过,我相信郭广昌一定会问来往和微信的问题,这躲不了,因为复旦哲学系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我觉得中国四大坏人两个都在场。但是我觉得帮助“三马”一起合作做众安保险,帮助我们的对手,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成长,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们做一个来往,他们搞一个微信,很好,因为只有这样保持好奇心,保持对权威的挑战,包括将来监管是不是按照今天的方法,今天买一个保险,如果一定要派一个人过去,我们必须要搞跨时间、跨空间的,这是一种思想变革。如果没有平安保险这么多年积累的优秀的宝贵经验和财富,进行进一步思考和学习,那无处下手。所以我觉得这本来就是对昨天的感恩,对未来的敬畏,这是我这一代年轻人的机会。来复旦我们就是来看看复旦,不然说郭广昌看起来不像是读过书的,无知者无畏。

马明哲:感谢主持人给我一个最后的机会,但是我觉得是上当了,我们三个好兄弟怎么会自残呢?我真的很佩服马云,中国的互联网有今天,互联网在他们的眼里,互联网什么都是可以做的,之所以他们这种精神,我们中国的互联网才走到今天,上个月我见一个纽约来的几家投行的人,我们在讨论中国的经济,我给他们说了一句话,请相信我,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一定会为全世界金融做出重大的贡献,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四位嘉宾,也非常感谢我们幽默而机智的郭师兄。

郭广昌:最后我要说一句,复旦的学生是最优秀的,以后你们招人的时候首先看看复旦的。

马化腾:我没有反击了,刚才马云讲的,说未来的大趋势和短期内,没有什么矛盾,就现在的现状来说,你要说互联网金融,互联网保险,一定要解决监管的问题,未来的方向是不是这样,但是一天没有变,我们还是要重视,没有Peter线下的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你短期内怎么开工呢?怎么做呢?第一步都没有完成,所以这个东西都是并不矛盾的,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需求,要用不同的解决方法。所以我的答案是比较和谐的,让你失望了。

马云 马化腾 马明哲 来往 微信 众安 金融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