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市 :市场激辩,这是泡沫化的节奏?
chenjun chenjun

Twitter上市 :市场激辩,这是泡沫化的节奏?

【导读】Twitter的敲钟者并不是创始人。如果你转头看讲台,会看到一个小女孩、一个中年女子,以及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Twitter上市受全球媒体关注,自然也落不下黑马哥,在此黑马哥分享这篇腾讯科技(王钟婉

                   现场直击Twitter上市 :敲钟创意巧妙 市场激辩泡沫化

【导读】Twitter的敲钟者并不是创始人。如果你转头看讲台,会看到一个小女孩、一个中年女子,以及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Twitter上市受全球媒体关注,自然也落不下黑马哥,在此黑马哥分享这篇腾讯科技(王钟婉)的文章,供需不足致使股价水涨船高,科技股是否会走向泡沫化?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华尔街上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所门口挂着白底印有蓝色小鸟的大旗帜,从地铁站看板到纽交所交易大厅地板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这只代表Twitter的蓝色小鸟以及交易代号”TWTR”。上百名媒体记者不到八点就早早涌进纽交所,等待九点半股市敲钟。

谁是敲钟者?

出人意外的,三位Twiiter的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比尔•斯通(Biz Stone)与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以及CEO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现身在交易大厅而不是敲钟台上。如果你转头看讲台,会看到一个小女孩、一个中年女子,以及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Patrick Stewart)。

以担任电视剧《星际迷航》(Star Trek)系列企业号舰长一角帕特里克•斯图尔特尽管拥有Twitter帐户仅一年半的时间,但已经拥有超过72万名的粉丝。他号称,Twitter改变了他的职业生涯,也让观众看到他不是屏幕上一板一眼的舰长形象。

穿着蓝色洋装、名为薇薇安•豪尔(Vivienne Harr)的小女孩虽然没有广大的粉丝群,她一手打造的Make A Stand Lemon-aid柠檬水摊,已经成功为终止奴役孩童的活动募得十万元。

敲钟的中年女子则是波士顿警察局公关谢尔乐•菲亚达卡(Cheryl Fiandaca)。她与波士顿警察局利用Twitter帐户在四月波士顿马拉松大爆炸时,让民众得知这次恐怖事件的情况。

不像Facebook CEO扎克柏选择亲自敲钟,Twitter巧妙地选择了三个不同面向的用户,从娱乐、慈善公益和政府宣传三个角度来体现该公司的价值。

Twitter上市受全球媒体关注

纽交所COO 拉里•雷博维兹(Larry Leibowitz)在纽交所现场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说,”Twitter并不是我们经手IPO的唯一一家公司,其实今天还有另外三间公司也正式IPO;他们的金额也不是最大的,只有7000万股。”

即便如此,Twitter受到的媒体关注还是极为罕见。雷博维兹表示,媒体如此关注Twitter,不只代表关注单一公司的上市,也意味着市场关注互联网经济的大方向,”它很特别,对于上市的时机与价格,大家已经讨论很久,以及这个品牌本身带来的相关效应,”

在纽交所长达三十年的交易员彼得•柯斯塔(Peter Costa)则有不同意见。”我认为这对其它公司来说很不公平,我不会评论纽交所,当你有家公司拥有2亿多美国用户,一定会变成媒体宠儿,许多人热爱并相信它,并把它当成工具,Twitter也很会运用媒体的报道,你们记者跟我们都要负同样的责任。”

供需不足致使股价水涨船高

在九点半敲钟过后,纽交所交易大厅气氛开始热络起来。买家与卖家各占一边集中在指定的股票经纪人Barclays的摊位前,大声吆喝。看着估价从40美元到44美元,往上跳到42美元到46美元,再跳到43美元到47美元,最后到了45.5美元与46.5美元。两个数字越拉越近,最终在10点50分,敲定开盘价为45.1美元。

从26美元飙升到45.1美元,柯斯塔分析这代表了两件事,”当他们四处向投资银行兜售股票时,投资者并不满意他们所释放出来的股票数量,当你是一个退休帐户或投资帐户的经理人,想要把Twitter放入自己的股票组合中,你当然就会出高价买下;另外还有一些小额投资者也对这支股票非常有兴趣。”

科技股是否走向泡沫化

有了Facebook和其他科技股在IPO当天冲出高价后,随即跌破开盘价甚至发行价的惨痛先例,许多人担心Twitter也会步上后尘。

柯斯塔说,重点在于”收益与成长”。如果投资者认为这个公司有完善的商业模式,用户稳定成长,股价就会稳定甚至上涨;当投资者觉得有更强的竞争对手切入市场或营收不如理想,股价就会下跌。当然股价有可能会下跌,或降到接近初始价格,这背后一定有理由。

这些投资机构在今天大赚了一笔后,在某一点他们一定会出场,75%的利润已经相当高,我认为26元是相当合理的价格。”

对于科技股是否已经走向泡沫化,在纽交所工作超过30年的柯斯塔同意这个说法。他说,看看上个月推出的高科技股就可以知道,然而现在就说Twitter受到这波风潮的打击还言之过早,毕竟Twitter拥有两亿一千万名用户,况且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对手。

他说,”我不认为这会是昙花一现,最糟的情况应该只是跌到接近IPO的价格,但其他的公司我觉得就有泡沫化。”

Twitter上市对于中国互联网也有指标性的意义。中国股民们也在观察这个微博始祖的走向如何,能否以此预测中国市场。柯斯塔认为这个想法绝对适用。他说,”Twitter上个季度虽然损失2亿元,可是当你拥有平台,且有适当的管理层,并找到赚钱的方式,成功只是迟早的事。中国市场也是同样情形,一旦抓到机会,利润就会相当可观。”

可是他也提醒,与美国市场不同的是,目前新浪微博在中国市场已经受到微信威胁,如果不将公司迅速带入市场,对手很快就会拉走用户的注意力。以最初的社交网站MySpace为例,

当初每个人都以为MySpace是历史上出现过最棒的社交网站,但Facebook出现后就灭绝了MySpace,他说,”科技与社交媒体,改变可能就在一夜之间,所以投资者一定要谨慎。”

谁是最大赢家?

45.1美元的开盘价,首日收盘的涨幅高达72.7%。最大的单一赢家是联合创始人,41岁的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他把这个原本名为Twttr的简单140字短信服务概念,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新闻与资讯服务系统。身为Twitter早期CEO的威廉姆斯是该公司最大的单一股东,他拥有10.6%的股权。但是威廉斯预估在IPO时,只会卖掉手上1.6%的股票。

36岁的杰克•多西(Jack Dorsey)持有3.4%的股份。如果他创办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在明年也顺利IPO,《福布斯》分析他的身家应该在11亿美元左右。

41岁的投资人 彼得•菲腾(Peter Fenton)与他拥有的Benchmark资本公司,现任CEO ,50岁的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均因拥有较多的Twitter股份而获利匪浅。其他在IPO当中获利的大赢家还包括Rizvi Traverse Management、J.P. Morgan、Spark Capital、Union Square Ventures 和 DST Global。

Twitter在全球约有2300名员工,虽然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过去两年内招进来的,但分析师估计有超过700名持股员工必须至少等180天才能将手中的股票脱手。

周四早晨的激情过后,部分投资者表示,Twitter对于IPO初始价格采取保守的定价策略,主要是为了避免去年Facebook IPO的后尘。

然而也有人持不同意见。财务资讯公司Sageworks的总裁布莱恩•汉密尔顿(Brian Hamilton)就认为Twitter被高估。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标售价格明显过高,入果利用这个算法,他们IPO的市价比Facebook当时IPO的价格还高。但是Twitter仍然亏损,至少当Facebook上市时,他们是赚钱的。”

他同样也建议投资人必须把焦点放在现在而非未来。”Twitter股票的拥护者会说该公司潜力无穷,但多数上市的公司都有潜力,所以这个论点毫无意义。”

Twitter上市 科技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