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走红曝光:互联网的3个“去ΧΧ化”
chenjun chenjun

罗辑思维走红曝光:互联网的3个“去ΧΧ化”

【导读】到了工业社会,大规模生产形成千篇一律的产品,这些产品格式一致,毫无特性,因此在推销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为每一个消费者写一封 信,所以,一种统一的书信——媒介广告,成为工

              

【导读】到了工业社会,大规模生产形成千篇一律的产品,这些产品格式一致,毫无特性,因此在推销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为每一个消费者写一封 信,所以,一种统一的书信——媒介广告,成为工业化之后的必然选择。在此黑马哥分享这篇钛媒体(文创家)的文章,1.传播上,以“大号” 为王;2.收益 上,以“社群”为王;3.营销上,以“人格”为王。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在这个时代,见过照片和影像,听过声音,其实也不必见真人,所谓音容笑貌,宛如眼前,已经不是怀念故人的词儿,罗胖以他憨厚的笑容、有趣的语音、有料的段子、有种的逻辑,在每天清晨7点,以一个“罗辑思维”的微信账号,准时影响着全国100多万正在晨起如厕的人们。

最近他出了一本《罗辑思维》的书,书里他委屈地抱怨说,全国人民对他的长相极为不满: “这个歪嘴居然还敢出来说话?这个长得猪一样的人还敢出来主持?”据说这位央视前主持人因此黯然离开央视,转战自媒体,从此踩上狗屎运,大放异彩,当年鄙 视他的女粉丝们,因为其磁性的声音和“肉乎乎的样子”而铁杆成钢,黑森森一大片。

最近举办的上海梅花网传播业大展,罗胖登台,粉丝尖叫呼啸,排队直到2层楼。毫无疑问,2011年下半年以来,罗胖是跟着微信一起腾飞的一颗星,估计是最重量级的——呵呵,这绝不是是指他的体重。

10月28日,中欧校友读书会(微信群)有幸邀请罗振宇先生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商业形态”的小型演讲。说起这中欧校友读书会,听上去很有名声,但其实只是一个微信群组,同学们聚在一起,分享读书心得,形成一个移动学习社区,大家经常动用各类资源,邀请各种大神大咖到群里沟通(譬如罗胖之前,吴晓波刚刚来过),内部分享快乐而热烈。作为这样一个自媒体组织,邀请到自媒体的大咖罗胖,当然特别受关注。

罗胖来读书会之前,曾在中欧创业营做过一场,一位极牛的学长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他硕大的照片,写了一段几乎是溢美之辞:“开始真没把这个人太放在心上,以为不过是众多脱口秀中的又一秀,但随后一个小时的演讲,直令满场震撼,后来我发自内心地告诉他,这是我十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演讲。”我当时将信将疑,但听了罗胖的简短演讲之后,也不得不感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罗辑思维100万粉丝,确实有一套。

罗胖的演讲内容是层层递进的,罗辑思维,逻辑清晰,从哲学上总结自己的实践经营,勾勒了一个互联网的全景。

我最同意的话,是他说的“所有的文章(或者说信息),本质上都是书信体”。这句话显然难以驳倒。文字就是用来倾诉,要么对他人,要么对自己。而书信体的核心,是人与人之间的对话,一个人影响他人,表达一定是独特的,方式一定是个性化的。在工业社会之前,牧师在广场,文人用诗歌,臣子用奏章,巷尾的叫卖,街角的欢唱,每一个文字里都闪耀着个体的魅力。

但是,到了工业社会,大规模生产形成千篇一律的产品,这些产品格式一致,毫无特性,因此在推销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为每一个消费者写一封 信,所以,一种统一的书信——媒介广告,成为工业化之后的必然选择

这个链条的发展逻辑就是,当生产部门日益标准化、精益生产化、批量产出化之后,以前的传播内容也必须单一化,与单个产品分离,而全部都委托给一个独立的部门——媒介。新闻史也确实如此,现代意义的商业广告并非自古以来就有,而是随着工业化 大生产的发展互为表里的。

然后,互联网来了。传统媒体在互联网技术的撕裂下重组,问题是,怎么重组?最后重组到何处?罗胖说,人从原有的组织中分化重组,生产出更有竞争力的内容,不是内容生产不需要团队,而是需要重组后的团队——这一点我也无比赞同。

互联网震荡传统媒体,如果从2008年开始看,要点有三:

1.传播上,以“大号” 为王。无所谓渠道为王,内容为王,能“调动人群”的就是王。所以,渠道可以被边缘化,贫乏的内容也可以被“大号”妙手回春。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

2.收益 上,以“社群”为王。光有大号,大号与粉丝之间没有互动没有联系没有纽带,那就是光有群众,没有基础,光有流量,没有产量。鬼脚七、云科技以硬广告的形式 来做自媒体,很好,但基本上每个广告都没有产生感情纽带,是一种“资源消耗”。

其实,每一个举措,都应该是真诚的服务,为社区建设添加一砖一瓦。要知道,传统媒体并不是死在内容上,甚至也不是完全死在印刷发行上,更不是死在没有数据库上,而是衰落在二次销售的广告模式上,这种与工业化大生产相关的商业模式,必死无疑。凝聚社群,获得持久的注意力,也就是情感,价值观和信仰上的认同,才有前途,譬如果粉和米粉;

3.营销上,以“人格”为王。未来的公关、营 销等活动,如果委托第三方公司,成本太高,毫无竞争力,可能的路径是,企业自己站到台前跳舞,乔布斯、马克斯、潘石屹、雷军、周鸿祎……老板现身,引起关 注,吸引果粉、马粉、米粉、脑残粉,降低营销成本,或者——企业自己建立一个社区,用罗胖的话说,要具有“魅力人格体”,直接导入客户,强化自己的商业关 系(客户关系)。

关于第一点,我称之为“去中心化”,传统媒体的中心地位不再,各种意见领袖以“内容整理、二手传播”分散和消解这个格局, 并获得前所未有的优势。

关于第二点,我称之为“去产品化”,直接卖产品的利润将越来越薄,卖服务(在产品中附加个性服务),将越来越普遍,卖产品可以做大 规模的冷冰冰的广告,但是卖服务,因为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所以需要口碑、情感、影响力,需要把冷硬的广告喇叭变成有黏性的客户关系,需要每一次努力都在增 加社群的黏性。

第三点,我称之为“去中介化”。中介存在的前提是信息不对称,当互联网打破这个格局之后,还需要什么中介呢?第三方的营销平台作用会减弱, 而企业的媒体属性则会加强,要么老板就是偶像,要么造出一个虚拟偶像。

三个“去”之后,其实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谁来支撑公共舆论监督的 成本?成立共同基金?大企业赞助?全民捐养?而且,碎片化时候,文化共识和背景如何凝聚?这一些,我看不清,罗胖那个“完全不需要”的回答,我觉得也不够有力量——因为即便个人在消费、欣赏、爱好上完全不需要文化共识,但是对于保证个体权利、社会正常运转,文化共识是公正的前提和基础。也许这样的问题应该去问桑坦斯,而不是罗胖。

罗胖自嘲他是“小姐”,他的拍档申音是“妈咪”,话虽如此,但其理论思考之深度、对互联网理解之深刻,实践运用之有效,让人刮目相看。我觉得如今赵本山退休了,郭德纲也不触网,罗胖或许可以接了衣钵,成为自媒体界的娱乐明星——如今他站立粉丝的潮头,歪嘴斜眼地笑, 应该是有基础的。

所以,我得对申音说——妈咪,加油!

互联网思维 罗辑思维 自媒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