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创业家】推荐候选人:陌陌科技唐岩、猎聘网戴科彬
i黑马 i黑马

【年度创业家】推荐候选人:陌陌科技唐岩、猎聘网戴科彬

小伙伴们,一年一度的 “年度创业家”评选网络投票通道于今天关闭,即日起进入专家评审阶段。


      【导读】小伙伴们,一年一度的 “年度创业家”评选网络投票通道于今天关闭,即日起进入专家评审阶段。

       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一位是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一位是猎聘网CEO戴科彬——一位是前网易总编辑,一位是前P&G宝洁公司市场部大中华区品牌经理,都是担任令人艳羡的大公司高管后,自己创业。
 

 

      唐岩的“年度创业家”候选人推荐语是:“唐岩于2011年3月创建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同年8月,陌陌科技推出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产品“陌陌”。截止到2013年10月累计注册用户突破7000万,每日活跃用户达到1200万。经过两年的用户沉淀,陌陌已逐渐成为陌生人交友、商业交际等多能效平台。 陌陌科技目前团队有200多人,专注于移动社交,联合创始人及核心团队均来自网易,凤凰,新浪等顶尖互联网公司。”

 

      先来看看《创业家》杂志2012年2月刊的文章《“陌陌”唐岩:我没有道德洁癖》吧:

\

出生于1979年,创建陌陌科技前在网易公司服务8年,离职时任网易网站部总编辑。 “腾讯让我这个创业过程变得更加美好,它其实给了你最大的动力,特别有斗志,天天跟打鸡血一样??我也特别尊重他们,但是也想搞他们。”

创业未满一年的唐岩带着20多人的“陌陌科技”团队搬进了一幢两层楼的别墅。他们的一份招聘广告于是写道:环境待遇一流,气氛宽松自由。

“不光是用户市场、团队建设,资金的来源、产品的发展,都好于预期。”2011年12月17日,唐岩对《创业家》说。“不要被那些东西吓倒,那帮人(大公司创始人)动不动就跟大学生说创业失败率99%。哪怕你是万分之一,其他人失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也是第一次创业,之前都被这帮人(吓唬),也不知道他们确实是这样子还是喜欢吓唬人,把过程描述得那样艰难,一个出租屋,几箱方便面,打个赤膊,放个风扇,72小时不睡觉。我们都没体会。”

唐出生于1979年,创建陌陌科技前在网易公司服务8年,离职时任网易网站部总编辑。陌生人交友软件“陌陌”2011年8月通过Apple Store上线后,目前用户量已经超过50万。唐的话很容易让人觉得其轻狂,但却不一定符合事实,因为他还没有说完。

在网易的8年中,唐岩的几位前同事如李学凌(微博)(多玩网创始人)、方三文(雪球财经创始人)的创业故事(本刊均有报道)可能对他有所激励,但他的创业念头若有若无,直到2010年末他坐在正召开亚运会的广州的某座酒店里。大型活动期间照例“干嘛都不方便”,唐与几个同事在酒店大堂聊天,聊到坐在不远处的姑娘,聊到了LBS。在唐看来,当时应用LBS技术的“街旁”、“签到”都禁不起追问:“人们为什么要签到?他们难道都热衷于告诉别人自己到了哪里?人们即便要分享地理位置的话,一定会有强烈的动机,否则是不需要的。”唐当时渴望知道:“旁边那个女孩子,能不能定位她?”

唐认为自己的问题代表了一种“刚性需求”,尤其是对于中国人:他们大多比较内向,不会主动与陌生人打招呼,因此需要通过一个平台先试探一下,“哪怕会因此挨骂。”早年使用网络聊天室的经历继续为他的想法提供论证:“最火爆的是同城聊天室,为什么?它其实包含了一种线上关系转为线下的可能性。没有北京聊天室,只有朝阳1,朝阳2,因为打车能到嘛。”唐激动起来:“如果是LBS,(用户)密度足够的话,就太可怕了,这个所谓的网友其实已经就是现实意义的人,5分钟之后就能看得到。”

如果这的确是唐当初的想法,那么,“陌陌”上线以来的应用证明他对男女关系揣摩得当。唐描述的典型“陌陌”应用者:主要是在晚上,高峰期在11点,临睡觉前摸手机,夜深人静,各种Hold不住,开始聊天。都在附近,聊完以后见一见,约喝个咖啡,要么约在楼下见一下。

“你想我们若干年前上QQ干嘛,不是找网友嘛?而现在这帮(‘陌生人交友’的非议者)唧唧歪歪的,难道男的找男网友?不也是找女网友吗?只不过现在不会再通过QQ找朋友了。”

唐在湖南的一座小城中长大,在一所普通大学学习了建筑,2000年毕业,在一个类似工程监理的职位上干了三年。他高中时候偷看过一个同班女生的日记,“现在甚至记得一个字一个字是怎么写的”。那位女生在日记中决定如果考不上大学就要去广东,要“生活在一个有投币电话的城市”。这种今天读来让人伤感的句子准确地描述了小城青年的生活状态。“那种小地方,刚看了一个港片,你的心思就不在你这个环境里了,你就觉得你其实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但你没办法,必须要待在这个世界里。”2003年,唐岩来到北京,进入网易,一步步进入了“那个世界”。后来,他位居上层,生活闲适,又有新的迷茫:“大公司跟国企一样,你有点儿雄心壮志想做点儿什么事,不是你所能决策的”。

唐决定辞职创业。他的主意得到了两个懂些技术的同事的支持。他们考察了当时LBS的应用,发现美国有两家(其中一家专为GAY用户提供服务),但并未在习惯“直接打招呼”的美国人中产生影响。中国重庆有一家“麻辣交友”,又生得太早,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太少。唐认为,这项应用没有成功正是自己的机会:“如果有成功的,这些做社交强关系的,不说腾讯,什么新浪、网易、搜狐,正愁没有平台,哪轮得到我?”敏感的小城青年唐岩确信自己找到了LBS未得以成功应用的原因。

唐的两个同事先其辞职,唐被挽留,一直到2011年9月底正式离职,距其升任网易网站部总编辑不到5个月。

内心细腻敏感的唐行事并不谨小慎微。他的队伍起初只有三四个人,负责技术的从未做过APP(第三方应用程序),买书现学。在与投资人谈话时,唐知道自己的团队“没有卖相”:“(问我)以前做过什么?管新闻。管新闻能干什么?就是管哪条该不该上,标题怎么做。跟这个(创业)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充足的启动资金让唐对普遍的质疑不屑一顾。

但唐对自己要做什么很清楚。“很简单,我说你们就给我做一个能知道大家都在哪儿的QQ。”这一产品的典型应用就是“泡妞用的”。“我觉得70、80%都是男找女、女找男,但我把这个过程想得比较体面:有一个充分的沟通之后,大家结识了,成为男女朋友,或者当炮友(性伙伴),都是好的。”宗旨既定,接下来就是保证产品制作完全为了这一宗旨的实现。这时候,唐自许的“逻辑感”(它来自当年唐在BBS上的论战)起了重要作用。

平台选择Android还是iPhone。Android更为普及,但机型太散,而iPhone有一个天然的高门槛。“我觉得一个社交产品,应该从高端往低端铺。QQ就是从高端往低端做的,刚开始都是博士生、研究生才用电脑。这个时间太久了,大家都不信,因为它(现在)有那么多低端用户。”

做不做手机通讯录。“陌陌”强调的是陌生人关系,手机通讯录则是熟人关系。2011年初腾讯推出的微信就是基于手机通讯录的。做熟人关系,QQ无往不胜,先发的米聊因此落后。“陌陌”的陌生人不受QQ制约,即便腾讯要打击,至少也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大家机会相对均等。

要不要用户验证。唐最终选择了不要。“至少现阶段我们不搞验证,直接可以说话。我们不就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社会吗?大街上哪有先验证我一下再搭讪的?”

做不做头像(由系统提供)。通过LBS认识一个人,意味着线下关系马上会发生,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你弄个假头像什么意思呢?我们楼下见吧!你怎么办?对不起,我的头像是假的,我现在长成这样。”唐认为,在社交中,不管是男看女还是女看男,总是先看外貌,然后再看社会身份。“我这个产品天然就会让大家用真头像,否则的话他上这儿干嘛来了?”

问题的讨论很激烈,但唐轻易不会被说服。这时候,唐承认自己“野蛮粗暴”:“那就听我的,决策就是要简单,要快。”

唐的“逻辑”后来基本得到了证明,但在“陌陌”即将上线时,他的把握不大。他对运营总监说:“你第一个月怎么着也得给我想办法装个2万(用户)。”后者对这一数字没信心,表示5千尚可保证:他可以挨个去拉朋友来装。在忐忑中,“陌陌”第一个月装了10万。

始愿未及的装机量表明,至少在iPhone用户中,存在对陌生人交友的强烈需求。用户的男女比例由最初的2:1很快上升到现在的1.3:1。唐岩不在意有人把“陌陌”称为“约炮神器”。“我没有道德洁癖,”他说,“压根儿就没有。有两类交友造成的非议比较大,一类纯粹以肉体关系为目的,单身,这个还比较好一点。一类是有家有室的。总体来看,我觉得它是个好事,特别好的事。我们的父辈选择面那么窄,结了婚就是一辈子,多么不幸。以前受制于平台的缺乏,一年只能有两三次机会,现在可能有十次,无非是数量上的变化而已。科技都是便利人类的,不是来束缚人的。”

能想象大公司如腾讯者这样鲜明地表露态度吗?

当然,唐并不容忍肆意的诋毁。“你说用这个(陌陌)‘约炮’特别好用,我说挺好,帮到你了嘛。如果你说上面都是‘鸡’,我可能就会骂你。”唐认为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有性工作者,但“陌陌”可能对她们的渠道帮助不大。

一次,唐岩接受一家投资公司的邀请前往会面。对方准备的是一个项目评审会。“我产品都出来一两个月了,还跟我搞什么评审?”唐已有些不悦。当唐谈到希望在“陌陌”上引入更多身份信息以求让用户更真实可信时,对方的一位合伙人指出“你们这个根本没戏”,他的理由是:“他们都是‘约炮’的,谁愿意把真实身份亮出来?”唐因此发了火。他问对方是否使用“陌陌”,对方称用过。“是不是成功率不高啊?”对方称是。“你想你都40多岁了,”唐开始利用得到的“口供”反击,“你的头像我刚才也看了,黑咕隆咚的,我也看不清,太清了其实人家也不会愿意答理你了。你唯一的机会是,写上你是某某创投的合伙人,可能还有人答理你。”唐大获全胜。

唐没有“道德洁癖”,但并不主动鼓励用户利用自己的产品发展性关系,也并非对用户毫无原则。iphone用户中已婚已恋者的比例很高,他们对隐私保护的要求迫切。“陌陌”的隐身功能推出后,很多用户反映他们不需要这个,他只需要对好友隐身,“就怕老婆看到”。唐说,点对点的隐身技术开发不成问题,但他不愿意产品因此被定性为只能“干这个”,于是,到目前为止,“陌陌”的隐身功能依然是一隐全隐。

唐希望这些手持iphone的“高端用户”在邀约女伴的时候表现得“体面一些”。“体面的我们是不知道的,每天反馈到我们这儿的都是不体面的,全是很赤裸裸、很直白的‘约炮’,或者不被答理就人身攻击的。”唐因此对“高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当时就觉得崩溃了,这个男的怎么这样啊?这么没素质。”这样的用户会被封一段时间,好在比例不是太高,1%左右。唐认为用户也会修正自己的行为,因为就大家追求的“实用性”而言,下流并不管用。

也有被误杀的。唐说,有时候存在男性和女性对进入性关系的节奏认知不一致。“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聊了一天,那男的觉得时机到了,说要不我们去开个房吧。女的觉得可能要聊三天时机才到,现在只一天,就说你这流氓,然后就举报了。因为有的女的会把聊天记录直接发给我们。我们也哭笑不得。”唐希望最终能由明确的制度去解决此类纠纷。

“陌陌”的用户黏性也得到了局部证明。有女用户在微博上抱怨一天到晚被陌陌骚扰得烦死了。唐经过调查,认为这位女用户是“炫耀式的抱怨”。而另一位被封的男用户写来邮件诚恳道歉,称不了解规则,能否交200元钱作为保证并解除封锁。“陌陌”的处罚期只有两周。

与大公司有对抗关系的创业者看上去多少有些轻佻。唐的态度不是这样。“如果我失败,不会去找别的原因,我不会说中国的创业环境太糟了,有个马化腾、有个腾讯在那儿呢。我失败就失败了,我认命,就是自己没做好,或者想法不成熟。你在中国选择创业这条路,就是这样的环境,得认。但是我综合考量下来觉得没有那么糟糕。”

最后,我们把唐开始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整。“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困难,事情往往是双面的。你要把原来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要遵循内心刚开始的那种冲动。那个冲动的宝贵性远远大过你原来想做的事儿。遵循内心的冲动,性价比是最高的。”

      戴科彬的“年度创业家”候选人推荐语是“2008年,P&G宝洁公司市场部大中华区品牌经理戴科彬成为猎聘网新的CEO,至此猎聘网正式步入快速发展轨道。不到五年时间内,猎聘网占领北上广深等八大城市市场并设立分公司,拥有总注册人数超过1000万,活跃用户近400万,专业猎头顾问总数近7万,成为国内最大最专业的中高端人才招聘网站。”

 

      我们来看看今年7月i黑马网对戴科彬的报道《猎聘网:只给年薪10万以上的人找工作》吧。

 

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坐在黑马哥面前滔滔不绝的说道,谈话间不时夹带着丰富的手势。1981年出生的戴,2003年毕业于名校中山大学的他按部就班进了外企宝洁公司。从市场部基层员工到品牌经理,戴科彬用了不到5年,不过顺风顺水的他却于2008年初选择了辞职,因为遇到了职业瓶颈。

“职业经理人常常会遇到很多问题和瓶颈,这在外企尤其明显,你会知道你的上级是什么样, 3-5年后你又会是什么样,而且外企对人的专业性要求还是比较大的,你最后就成为了一个螺丝钉,所以我就考虑外面有没有更好的机会。”

11

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

辞职后,戴科彬去了前程无忧、中华英才和智联招聘等招聘网站上去找工作,但他却碰了钉子,作为职业经理人的他在传统的招聘网站上找不到需要的信息。并且在传统的招聘模式中企业处在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而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外企职业经理很难拉低自己的心态。

 

在这个过程中,戴科彬就发现中国缺少一个针对职业经理人的高端招聘平台。彼时,戴的好友、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就建议其做一个这样的网站,而姚后来也成为他的天使投资人。

2008年3月,戴就从广州来到北京这个互联网比较集中、创新意识比较领先的地方来打拼。起初,他做了一个猎头网,尝试了很多的模式,比如说悬赏、招聘和网络招聘,但都没行得通。戴因此开始做了线下猎头的模式——受企业企业委托找人,完成任务后获取佣金。而这种经验也对其后来的创业方向也大有裨益,“它使我对企业老板、HR以及求职者的心态、想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而经过两年的试错,2011年6月,戴科彬的主打年薪十万元以上中高层收入人群的求职网站猎聘网上线。以下为戴科彬口述。

出场

猎聘网是利用社交的元素来做职场的求职,LinkedIn(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也是这样的,你看为什么大家会觉得LinkedIn价值很大,就是因为它颠覆了传统的招聘网站。LinkedIn更注重维护你的企业人脉,但我们更加注重中国本土化的职业平台,我不会给自己套上LinkedIn的模板。LinkedIn和猎聘的核心都定位在职场中的成功人士。然而LinkedIn是通过人脉的关系,猎聘则是通过给你机会的方式,不过两者本质是一样的,都是让职业经理人保持对自己职业经历的更新,去跟外面有一个更好的接触。

强关系不需要互联网,它是在手机通讯录中,反而是弱关系需要通过互联网快速得到一些信息。不过弱关系却给人创造了80%的价值,而强关系只带来20%,你回想一下以前做的事情,都是跟弱关系相关。所以,在做猎聘网的时候我就想到这一点:它有社交,但是一定是弱关系的社交。比如,在传统的招聘网站上你是找不到任何社交的概念,但是在猎聘网上你看到这个职位跟自己还很匹配,于是我就找这个职位背后负责人是谁,我可以跟他联系。这样就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而不是人与物之间,这是我觉得猎聘网最核心的。

在其他普通招聘网站,人与实体职位这种冷冰冰的关系是他们很大的弊端,但是他们很难改变这一点,因为这是他们利益来源。而猎聘网在一开始就是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出发点,所以没有遇到这个问题。这也就给职业经理人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模式,你在寻找新的工作和机会的时候,直接跟猎头、HR进行沟通,而不是应聘这种模式。所以,猎聘网完全是基于职业经理人的习惯和在职业发展中所需要的功能来设计的产品。

猎聘网目前用户主要分为企业、猎头和个人三方。其中企业方面是当前我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企业有招聘的需求,根据企业所需要的服务等级、时间、服务内容等收取不同的费用。个人的增值服务也是我们的一个收入来源,比如提供秘书台的转接,推荐相应的猎头顾问,筛选职位推荐等。而猎头是不收费的。

目前猎聘网600多名员工,注册用户一千万,月活跃用户七百万左右,平均每天有两万的新增注册用户。我们在控制当中盈利,如果砍掉我们正在发展那部分,那猎聘网就是一个盈利的公司。我们已经进行了两轮融资,这两轮都是经纬投资的,现在正在准备第三轮,这一轮的融资规模比较大。

 

思考

传统招聘网站对低端的求职者来说像洗手间一样,是着急找工作的一群人,他们没有什么忠诚度,找完工作就走了。这也导致网站不活跃,进一步导致广告效果就不大。所以你需要花更多的钱去营销,把他们再调过来活跃,而这会产生高昂的成本。而LinkedIn的做法就很聪明,它没有说花钱去营销,而是让你的熟人把你拉回来,用户把用户调回来。

从2008年研究LinkedIn开始,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一定有前途,事实也是这样,2008年它在金融危机时增长很快,2011年它就完成上市。而这也坚定了我在中国做一个职场类型的网站的信念,所以我们要坚持做这个事情,问题是在中国如何做?

我觉得中国职场人功利性还是比较强,他们会以达成一个目的来促成一个行为的。在中国,社交不是一个商业目的,而是一种手段,所以你要去做社交,比如我今天我想认识一个人,这个时候我会想到社交,我会问朋友有没有谁能联系到这个人。但是中国人很有意思,他不会之前积累社交,而是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想到朋友。

外国人的文化是keep in touch(保持连着),但中国是“有事和我联系”,朋友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朋友是在麻烦中建立起来的,我有事才找你,这样变成了朋友。所以,你做一个stay in touch(保持连着)的社交网络在中国很不靠谱。此外,我做职场一定会找出一个区分点——给用户创造价值。于是,我就想到了职业经理人以找工作为诉求点的社交。

烦恼

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爆发性增长的企业不是“黄赌毒”,就是游戏。相比来说,我们的领域不会爆发增长,因为职场本身就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而我想要的是一份事业,这是我理想。我们会保持专业的形象,会很成熟,因为我们就是一群职业人。

我们的用户数和智联等相比起来还是比较小的,这个我很坦白,因为我们的企业时间短。我们一开始是做个人和猎头互动的,2011年初引入了企业端,但是智联等他们已经做了十几年,所以没法相提并论。在中国,能用得起我们产品的企业数量肯定没有智联等网站的多,因为我们的产品比他们贵,而且贵的不是一个数量级。我们平均一个客户的付费比他们高的多,用户创造的价值比他们大好多。

在创业的第二年,我看了一篇关于十大不被风投看好的行业的文章,其中一个行业就是招聘。当时我想,原来我做一个不被风险投资看好的行业。2008年和2009年确实不是招聘行业的发展时机,资本都冻结起来了。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因为我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身边很多职业经理人,这个群体太大了,很多人到一定阶段都有职业困惑,所以中国必然会出现这样的平台去帮助职业经理人解决这种困惑,我不做这种事情谁来做?


年度 创业家 推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