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谈融资:金钱是粪土,企业最值钱的是时间!
王根旺 王根旺

徐小平谈融资:金钱是粪土,企业最值钱的是时间!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11月17日上午,参加完新东方二十周年庆典不久的徐小平即奔赴黑马营七期的开营仪式,意犹未尽的他唱起了《中国合伙人》的那首主题曲,当然少不了足之蹈之、手之舞之。而下午他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场——参加创业家承办的青年天使会年会。虽然各种活动缠身,但作为黑马营七期的开营导师,徐小平上起课来毫不含糊,用一个半小时为七期学员淋淋尽致地演绎了黑马营的“干货商学院”特质。他首先解剖了新东方三个转折点,并复盘了电影《中国合伙人》的前前后后,藉此阐述了“

口述:黑马营导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11月17日上午,参加完新东方二十周年庆典不久的徐小平即奔赴黑马营七期的开营仪式,意犹未尽的他唱起了《中国合伙人》的那首主题曲,当然少不了足之蹈之、手之舞之。而下午他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场——参加创业家承办的青年天使会年会。

虽然各种活动缠身,但作为黑马营七期的开营导师,徐小平上起课来毫不含糊,用一个半小时为七期学员淋淋尽致地演绎了黑马营的“干货商学院”特质。他首先解剖了新东方三个转折点,并复盘了电影《中国合伙人》的前前后后,藉此阐述了“真正团队精神”:老大能听取下面的意见,老二、老三敢于和老大能够为共同的目标在一起碰撞和磨合,兼容消化,最后凝聚成一股绳。

此外,徐小平重点解答了黑马营学员有关融资方面的疑惑。在他看来,融资最重要的是融资源,一定要融燃眉之急,要融“火上浇油的钱”,而不是“储油罐的钱”。他还笑称,金钱对于企业来说如粪土,你不撒下去,就不会产生庄稼,“企业的股份是最值钱的,但是时间更值钱。”

据了解,黑马营七期总计有57名学员,其中明星学员有楼市传媒董事长蔡鸿岩、CSDN创始人蒋涛、途家网CEO罗军等,他们将在未来一年内完成7个课程模块的学习。

黑马营是《创业家》杂志旗下的高端综合性创业服务平台,是国内首家服务于成长型企业创始人群体的专业机构。黑马营和大学商学院最大的不同是,这里讲课的创始人导师不是教授,这里学的不是系统的管理学而是实操型干货。自2010年9月创办至今,黑马营已招收7期学员近三百人。其中已有一位黑马学员企业在创业板上市,一位学员在新三板上市;65%的黑马学员企业成功融资,70余家黑马企业获得B轮融资,其他黑马学员企业也都是所在领域的佼佼者。

以下为徐小平授课内容:

昨天(11月16日),新东方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公司20周年庆典,俞敏洪说刚来北京骑车经过人民大会堂,就想自己将来能不能进去参观一下,80年代他买票进去参观,之后他就想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吃顿饭,或者在这里开个会,后来他就当选为了政协委员。所以,俞的结论是:任何一个卑微的梦想,只要你努力,只要你追求,总能实现。

在座的黑马营七期同学,我觉得你们只要努力,只要这个过程当中,能够不犯一些结构性和原则性的错误,能够一步步地采纳现存的智慧,我觉得没有做不成的事,这个时代很伟大。

从2006年我自己的钱开始做天使投资以来,我们每次都觉得这个被投公司可能成为一个10亿的公司,但投了以后就迅速地绝望,因为创业包含着无限的兴衰和挣扎。昨天俞敏洪在台上演讲,我哭了很多遍,因为我最知道俞敏洪的心路历程,他经受了全部的压力。但你不做新东方,你又做什么呢?这就是生命,这就是人生!你总要做点事,并且尽量做得快乐一点,做生意很辛苦,但必须要快乐。

1996年,俞敏洪说,他就想每年赚30万元,当时的利率是17%,他觉得把钱存在银行天天吃利息,然后读书、写作,这就是很大的梦想。但是现在一步步走过来,觉得现在才是最辉煌的人生,过程中所谓的痛苦其实是幸福的代价。哪个恋爱的人没有失恋过,哪个失恋的人没有绝望过。

如果我不参加新东方,如果不做真格基金,我又能做什么?黑马营同学要摒弃一种庸俗的文化,觉得自己是老大就很辛苦。伟大的荣誉总伴随着伟大的压力,伟大的名声总伴随着伟大的责任,伟大的梦想当然要有伟大的折磨,但这不是坏事,这是一种快乐。

我来到新东方后,任何一个电话打来,任何一个危机出现,我都本能地兴奋,因为这意味着一个让我解决问题的机会,一个考验我智慧的时刻。当然,后来做着做着就觉得比较累,但是一睡觉又都好了。创业真的闪烁着人生精华,它展现了生命中的最伟大价值。

新东方的三个转折点

我今天想讲讲新东方的三个关键时刻,真正能给新东方带来突飞猛进的三个转折点。

第一个转折点:和《中国青年报》的合作

2000年之前,新东方没有任何媒体曝光,俞敏洪之前都是躲着媒体。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美国《时代周刊》要做中国的50个人和事,他们找到了俞,他很痛苦,但我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中国人走向世界要学习英语。后来这次宣传做的很好。之后,《中国青年报》开始关注新东方,2000年在头版头条发了一个长篇报道《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

刚开始,新东方内部有很多争论——要不要跟《中国青年报》合作,要不要和团中央合作,要不要和青联合作,要不要把新东方这个品牌推向世界。持反对观点的人认为新东方的老师一直是供不应求,学生永远是滚滚而来,干吗要宣传?而持赞成观点的认为,做企业不仅仅是招生和赚钱,我们还要做品牌,还要传播思想,要把我们所做的事情与社会公众去分享。另外,我们还得看到未来。

最后争论的结果是和《中国青年报》大规模的合作。后来,这个头版报道出来以后,当时海外学生都全知道了这个事。这篇报道开启了新东方一个新时代,它成为了一个具有社会公共价值的企业,而这又反过来影响了新东方的价值观。

做企业有一个核心——你是阳光就得普照人间,你有价值就应该去广泛分享。千万不要说自己做生意的,自己有客户就行了,那你永远是一个小生意人。你要传播一种价值观,要让用和不用你产品的人都知道你,这才能最终诞生你的企业灵魂。

当你只注重你自己的财富的时候,你永远赚不了大钱。当一个企业家有公共价值观和责任感之后,你的企业就不就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品牌,它是有生命力和有灵魂的。

第二个转折点:和联想合作

2000年左右,新东方正从一个好企业向大企业、从大企业向伟大企业转变。

当时,联想提出来要出资5000万,新东方出资100万,联合做一个联想新东方教育在线,双方各占股份50%。我坚持要和联想合作,并表示如果不合作我就辞职盟李阳英语!我讲了一个故事,1960年,加拿大发现中国闹大饥荒,但从总理到内阁都说不能向中国出口粮食。农业部长就拿着乌纱帽说,如果不向中国出口小麦,自己就辞职。后来总理说,他为了他的原则要辞职,你们能不能为了你们的原则敢于辞职,结果没有一个人说,原则战胜了恐惧。我讲了这个故事以后,大家一个个表态,就开始了合作。

联想和新东方合作成为2000年中国互联网事件十大之一,因为中国民办教育的旗帜插上中国高科技的火车头。我这么做背后的思路是什么?由于是网络教育,我们不要教室了,做到十年以后,新东方线下可能没有一个班,全都在网上。现在新东方将近四万人,几百个分校,这其实很痛苦,这种模式做大了很不好。假如当初我们真的把联想新东方教育在线当做命运来做,可能今天的新东方就没有分校了,分校让别人去办,我们就做在线教育,那新东方真的就会有极其辉煌的现在和无限广大的未来。

此外,新东方当时还算一个“屌丝”,而联想已经是中国高科技的“公主”,屌丝娶了公主,即使离婚也赚了。

第三个转折点:中国合伙人

企业治理里面最痛苦的就是股东、董事和管理者这三重身份的混合。如果你作为管理者不行的话,你就损害了自己作为股东的角色了,而你作为董事,如果不开除作为CEO的你,这就损害了自己作为董事和股东的利益。新东方是慢慢分离出来这三种角色,当然整个过程极为痛苦,而经验也极为宝贵。

2006年,由于种种原因,我比较不痛苦的离开了新东方董事会,但我没有给俞写过关于用人和做事的信。然而到了2010年新东方遇到危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写封信,许多人都觉得他要和我绝交。但是两天之后,俞敏洪给我回信说,“小平,你的信让我如沐春风,我把这封信在200人的高管会上从头读到尾。”我过去不给你写信是尽股东的责任,但是现在作为朋友,看到你陷入危机,我不写信就对不起你了,就是对友谊的背叛。

2011年,韩三平让我写《中国合伙人》,我就去找俞敏洪,结果俞强烈的反对。但经过几天几夜的思考,一个更高的呼声占据了我的头脑,我是谁?我是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我也代表了公司的一个层面,它的形象品牌建设基本都是我在做。写出来这个故事并展现我心中版本的新东方,这是自己生命的职责,所以我就写出来了这个剧本。后来几经波折,韩三平本来想让黄渤来演我那个角色,我说黄渤?!韩回答称,他比你丑不到哪里去。后来选了邓超,他还不错。(大笑)

我第一次看完哭得稀里哗啦,王强看了以后高兴得不得了,俞敏洪看了以后说像吃了苍蝇。俞的戏缺乏一个高潮,他说一个这么窝囊的人做了这么大一番事业,全国人民怎么看?它确实缺少几个崛起的过程,比如说“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俞在那里怒视暴民。还有他被北大开除以后,怎么就成为名师了?后来加了一场戏,俞通过讲自己的苦难找到了教学哲学艺术了。总结来看,俞敏洪讲自己的苦难,王强讲自己的牛×,我讲别人的苦难最后怎么样在我们的帮助下变成牛×。

这部电影从俞敏洪开始像吃了苍蝇,到后来像吃鲍鱼,感觉这个跨度太大了,总而言之,他对这部电影的接受度越来越大。俞说这部电影把新东方的股价从17元拉高到了23元,对新东方品牌也是一次重大的提升,让新东方在危机四伏的时候得到了品牌重建。

新东方的故事确实很多很多,我最近几年想写一本书叫《新东方十年》,不过太忙了。另外,做真格基金我也有很多经验,每次总希望能够和黑马营同学产生心灵的碰撞,真正的给大家带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课堂互动

黑马营学员:您只投教育行业吗?有没有考虑过投资石油行业?

徐小平:如果投得起的话,我们可以投资。作为投资人,我的本能就是希望投资每一个有意思的公司。一般来说,都不会太错,无非是大一点和小一点的问题。有几个项目,我投过就很后悔,因为忘记了看这个人怎么样,总觉得其商业模式比较非常热门。

真格基金的投资额度一般是十几万美元到一百万美元,而且我们准备永远做下去,当你有一个梦的时候我们去投,回报也最好。我经常会讲天使投资人的社会责任:当有才华有品德的青年人,你给他钱支持他的时候,这时候你做这个工作会最快乐,回报也会最高。假如你计算,未来怎么能计算?梦想怎么能审计?这就成了我们的一种投资哲学:如果你这个人不错,我们就会投你。

黑马营学员:什么时候引入合伙人是最合适?

徐小平:一开始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两个合伙人,一定要有绝对的股东,比如说631、622、721、811的股比。第二,你一定要留一个20%的股池,以方便引进新的合伙人。第三,年终还要评奖,因为股份给了我,就不能减掉一些,但是老大做得不错,还能奖一点。第四假设你现在是老大,80%,你依然拿20%,你干完四年,一年拿5个点,干完四年以后这个就是我的了,走就走,一个公司早期创业就是这样,一定要有调节机制。

黑马营学员:天使投资一般占股多少?

徐小平:我们投资一般是三五十万美元,占比10%—15%左右,假如说特好的项目,一百万美元拿10%,这是天使投资常见的情况。

我最近投了一个项目,我一见面就很喜欢,当时说好了投资300万,投了三四个月,我觉得速度太慢了。托尼·布莱尔说过一句话,如果你算计太多,你就会算错(英文Ifyouover-calculate,youmiscalculate.)。机关算尽,没必要,你一定要大气,你到底要什么东西。要用恰好的钱做恰好的事。

黑马营学员:您怎么看未来社区银行的趋势以及互联网金融?

徐小平: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其实每个人做事都是其本能直觉和经验驱动的,假如我说好,你会去做吗?不一定。假如我说不好,你不做吗?也不一定。伟大的事往往大家都不看好,你去做了,然后就成功了。

所以,我想互联网金融、社区金融肯定是火得不得了了,金融就像食品一样,大家都知道,关键是你的产品怎么样。你的产品体验、设计,细节都在这里面。但你千万不要盲目跟风,什么事能让你为之疯狂,你才应该去做什么事。

徐小平黑马营课堂语录

真正的团队精神绝不是吃吃喝喝,更不是唯唯诺诺和唯命是从,而是老大能听取下面的意见,老二、老三敢于和老大之间为了共同的目标在一起碰撞、磨合,兼容消化,最后凝聚成一股绳。一个企业没有这样一种团队精神一定做不成。真正的合伙人是敢于为了原则据理力争、勇敢碰撞的人。

做老大不容易,哪怕是五个人的团队,你也必须要有胸怀、精神和肚量。肚量是庸俗的,但它是你做生意起码的东西。

中国人出国留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建设祖国吗?所以,新东方抓住了这种价值观——在中华民族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我们提供了国际化的人才储备,就这么简单一件事。所以,站在这个高度,我们的价值怎么讲都不为过。

你一旦站在产业和社会的高度,你的企业也就有了高度。所以,我经常讲李阳好,因为他唤醒了中国人学英语的激情,结果大家都来新东方交钱报名,这最终对我们的生意是有好处的。

一个企业被颠覆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座黑马营同学的企业虽然还没做大,但是你应该有一种自我颠覆、自我批判和自我更新的意识。你们应该有一种危机感,有一种对新模式和新事物的渴望,这样你的公司才能一步一步的不犯重大原则性错误。

徐小平 融资 黑马营 青年天使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