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买家发出橄榄枝:公司卖还是不卖?
黑马哥 黑马哥

当大买家发出橄榄枝:公司卖还是不卖?

11月17日-19日,创业家传媒5周年庆典暨2013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总决赛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行。这是一次黑马企业创始人的盛大聚会,吸引了数千家黑马企业创始人和数百位大佬、明星创业家和投资人到会,火爆异常。在18号上午大买家高峰论坛上,华兴资本CEO包凡、百度副总裁汤和松、蓝色光标联合创始人许志平、美年大健康创始人俞熔等“大买家”代表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导读】:11月17日-19日,创业家传媒5周年庆典暨2013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总决赛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行。这是一次黑马企业创始人的盛大聚会,吸引了数千家黑马企业创始人和数百位大佬、明星创业家和投资人到会,火爆异常。在18号上午大买家高峰论坛上,华兴资本CEO包凡、百度副总裁汤和松、蓝色光标联合创始人许志平、美年大健康创始人俞熔等“大买家”代表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随后,创业家传媒还和华兴资本、百度、蓝色光标、浙报传媒、盛大集团、奇虎360、掌趣科技、汉能投资、人人公司、数码视讯、沃森生物、学大教育一起发起了中国第一个大买家联盟。根据投中的数据,今年前3个季度,中国国内企业的并购总金额超过1000亿元。大买家联盟是一个千亿俱乐部。大买家联盟的发起者都是当下中国并购市场上最活跃的大买家,他们有的已出手上百亿元买高成长公司,有的手里拿着上十亿元准备买公司。

那么,当这些手握重金的大买家向黑马企业们伸出橄榄枝,黑马企业创始人们到底愿意卖还是不愿意卖?十长生创始人王国安、1919创始人杨陵江、布丁移动创始人徐磊、导航犬创始人钱进、人人猎头创始人王雨豪、尚格会展创始人张珺是经常能收到大公司的并购邀约的黑马企业创始人,他们对卖公司到底持什么态度呢?

下面是精彩的对话环节:

天派创业者:瞅准时机赶紧卖!

徐磊:卖和不卖这个事上,我原来在创新工场做了一年时间的投资运营,魔图精灵是我参与的企业,我的经验来看,你的企业积累了一定的资产,在合适的时机,尤其魔图这种模式百分之百要卖掉。在我看来,这是很好的一种方式,不管是对团队还是对产品。因为魔图精灵没有百度的加入,也不会有今年看到的百度魔图大伽秀出来。

张珺:首先说一点,我个人坚持还是用不卖的心态来做企业,特别是偏传统的服务业。做偏传统的服务业一定要专注、专心,要有一种把这个企业长久做下去的基本心态。现在尽管我们作为地派的代表,我们对卖公司这个事情可能思考的稍微少一点,我觉得地派要向天派学习的“卖”的精神。传统行业或者服务业怎样去学习或者借鉴一点无线互联网的思维,或者说在做企业的过程中,我们要把自己尽量做到规范、透明,要让自己能够有卖的价值或者卖的机会。

主持人:20倍的PE值买你,卖还是不卖?

张珺:不能代表我们的企业,代表服务业来讲,目前环境来讲尽量坚守,因为这样的环境服务业能做到真正坚守下来的不多。所以一定要再坚守,我还是建议“多下几个蛋再卖”。

王雨豪:我觉得张珺是瞎扯淡。天下发生大事都有民谣,今年民谣就是“待我长发及腰,明年娶我可好”。身边的几个好哥们,比如91无线卖了,我觉得出来混的就是卖的,张珺太矫情了。

卖也有方法,昨天我跟他们聊到酷讯和去哪儿,(我开玩笑说)酷讯卖了是CC(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安排的,说恨他就卖给一家外国公司。现在酷讯确实不是去哪儿的对手了。所以怎么卖,需要有一些方法。我记得钱进曾经有卖的机会。

钱进:曾经有机会“卖”,当时是三年前,我们在做第二轮的时候,有人说我们给一个融资溢价来收购。当时我的心态就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相信在座很多创业者可能跟我的心态是差不多的,因为我是2005年开始做移动互联网的,做到2010年,那时候移动互联网刚刚起步,感觉苦熬了五年,高潮终于来了。高潮刚来的时候就让我嘎然而止卖掉,当时毫不犹豫卖掉,不舍得。近三年,确实高潮非常高,以至于我的小心脏受不了。

最近这一年移动互联网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坦率地讲,我们公司作为典型移动互联网企业,是地图导航这样一个巨大漩涡的参与者,我们是经历了这个事情的,觉得太刺激了。在一年以前,很多事情不可想象。去年的这个时候,有大佬跟我们谈,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愿意被控股吗?虽然当时我的内心60%、70%是愿意的,但是你也知道熬了这么多年总想要矜持一下。矜持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了,但是这一年对我的历练和启发还是非常大的。我知道巨头也是可以跳舞的,而且可以跳得很好。

从天派来讲,天有不测风云,各位创业,我认为战略还是准一点,判断准一点,心还是要大一点。我以前坚持不卖,或多或少还是自己不够成熟,更多的是在意自己的感觉怎么怎么样,但是创业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比如有的时候我自己说不卖,你考虑过自己的股东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团队没有?

一年以前,我不会认为我们行业老大愿意卖,事实证明确实卖了。

主持人:你们这个行业,阿里买了高德,所以曾经有一次卖的机会,离钱进那么近,当然他当时没卖,现在(如果)还有机会,(你)卖还是不卖?

王雨豪:我觉得再给钱进机会,他愿意卖一万次。

杨陵江:我肯定是不卖的。首先我理解的卖就是,要么我从这个公司出局了,要么战略会有变化。我认为买我们公司的人,不见得跟我们的战略是一致的。前年,有一家比较大的公司(想)买我们,主要(目的)是(想让我们)卖他们的产品,战略不一致,所以不会卖。

创业十几年了,从我们角度来讲,车不算好,太不好的车我也不会开了;房子也有了,拿钱给我花我不知道怎么花,我也不会赌博。再一个,这个事业会给我带来快乐。卖,我肯定不会考虑,投我们还是可以考虑的。

主持人:接受投资,控股不行?

杨陵江:不行。

主持人:你是典型的可以坐台、出台,但是不能“包养”的男人。

杨陵江:我觉得这个行业没有出现龙头之前,我还是最勤奋的。

王国安:天派的代表,他们做公司开始的心态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可能开始就想着谁能买我们。我们作为地派创业者,从创业心态来说,我们做这个企业的时候,动机肯定不是卖。但是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看,很多企业做了三五年公司也没有赚钱,突然(卖了)一夜暴富,对我们有没有冲击呢?我觉得肯定有冲击。(我就)觉得,我们现在虽然不差钱,能赚钱,未来还在增长。但我们也要思考几个问题:

首先要以不卖的心态经营公司。对于传统的品牌公司来说,在这个时候应该可以买天派的公司包装起来,再卖给更大的买家,卖个好价钱。所以,地派一定要“地价”加“天价”,卖了除以二才划算。

主持人:就是天地还是得相会。

钱进:国安说的很好,有一句话确实刺痛我们天派人的心,说我们天派的人,从做公司第一天起就是要卖的,好像我们天生就那么贱,对此我是坚决“反击”。

想当初我们创立公司的时候,我觉得做这个行业也很难,内心来讲我想把命搭上都要做好公司的感觉。谁会一上来就会想着卖呢?虽然我们是天派,但也是有节操的。

徐磊:其实很多创业者没走好,老想把自己做成行业颠覆者,其实做巨头不太擅长做的某一个点,未来巨头收购你的机会(更)大。这样的案例,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在中关村,一直在发生。所以,我不抵触大家在某一个时刻,你的某一个业务,目的就是卖给大公司,或者几个潜在购买者。

王雨豪:卖和不卖,更多的是对这个时代创业环境的思考。前天在腾讯,和微信的老二聊腾讯,他说,他们团队从来不看自己的竞争对手,就看自己的产品。可是最开始的时候,是看到了KIK三天下载量过百万,他们看到自己的龙脉是什么,所以创业者(刚开始)不思考方向,不思考你这个事对不对,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主持人:雨豪离“长发及腰”还是很远呢。

王雨豪:我们这个公司刚出来的时候,(大家)以为是人人公司开的猎头公司,我们跟人人(公司)的关系就是,有一天他们把我们买了。

主持人:经过天派的教育,三位地派有心动吗?

张珺:我觉得(卖公司的)路径设计,显然我们处在一种被动状态下。我做的会展服务业还是偏传统,但是我们做了19年,前两年资本发现我们,追求我们。做了十几年,我们一定是有梦想和远大目标或者有追求的创业者。

企业怎么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发展壮大。这是所有企业家面临的很现实的问题。我个人是这么看的。如果说把企业要想做到行业的领军地位,在服务业里,目前可能不太需要这种资本的推动。但如果最终想把企业做成一个比较亮丽甚至伟大的企业,我分析了一下各行各业,大多数企业的确是借助资本力量才得以伟大的。

两年前PE比较火热,我们被资本追着跑。现在回想起来没有后悔或者应不应该,跟资本合作这两年,我们的企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大的变化是我本人的变化,从以前非常排斥资本,或者说对资本不主动认知,现在跟小黑马做分享、沟通的时候,我更多的是提醒,小的黑马能够有效的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的让自己的企业成长。

有时候我想,会展服务业十年前跟资本结合了,十年后,我个人认为应该会更好。今天我想不应该是单纯天派、地派绝对对立的观点,更多的是,时机是否成熟,你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卖),是否做好了准备,拿了(钱)之后该做成什么样?

大买家:不希望创始人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

主持人:六位黑马企业创始人争论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出,大买家嘉宾也有话要说。

掌趣科技副总裁何佳:对一家A股上市公司来讲,作为一个买家,还是很希望各位能卖的。当然,独立IPO是很好的事情,但也有各种各样的遗憾。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拥抱市场的变革。如果能有很好的机会的话,大家不妨去考虑一下,能不能和一些已经上市的公司,包括还有一些没上市的公司,希望在整个业务扩展上做出一些努力,其实都可以。就算卖掉,上市也不是一个梦。去哪儿其实也是相当于卖掉了,但还是可以去做成一个上市公司的。这个可能未来的发展方向。真正谈到并购之初大家要谈清楚,战略上要有一个共同的认知的。比如我们还是想上市,但是目前跟大公司做一定程度上的资本合并,是更好的有利于未来再去做上市或者再去做下一步资本运作最有利的。大家想清楚自己今后要的是什么,未来方向是什么?真正做出决定之前和买家充分沟通好,大家有一致的协同性的话,这是一个好的事情。毕竟这是资本上一定程度上的退出,还是有一个正面的结果的。

学大教育集团副总裁刁治军:我觉得一个企业卖与不卖:第一,一个企业创业的时候不应该有卖或者不卖的心态。公司首先要有价值,没有价值,不可能成交。

第二,卖与不卖取决于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价值是否有一个互补性,可以达成1+1大于2。所以,卖与不卖不是绝对的,取决于双方的发展阶段和双方的目标和价值的互补性,是否让这个事情做的更好。

沃森生物副总裁杨忠东:买和卖本身就是一个阶段性的过程,(公司发展到)到了一定时候,趁机就要卖出去。沃森近十年,吸收了很多新鲜血液,为沃森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大买家)介入以后,团队、主心骨能否更快速地发展,否则大浪淘沙,观望可能更容易失去时机。

盛大资本管理合伙人朱海发:(卖公司),时间管理非常重要。我自己的实践中,如果创业公司不到三年,做的特别好的,一定要小卖,拼命寻找投资人,最好是卖小股,最好不要卖超过51%。如果你的公司五年之后,发现有瓶颈、有压力了,这时候可以考虑把51%的股份卖掉。当然,如果你发现卖的回报率比独立发展回报率高,建议卖;如果你发现自己做下去回报率高,坚持自己做下去。

汉能投资执行董事立那:我们平时做很多并购的买卖(撮合),最近也在操作MBO的案子。有一些卖进去了,过着、过着发现,买出来会有更好的共赢。投行是有可能帮你再买出来的。所以,嫁不嫁并不是一辈子的决策,只要是当下的好决策,你就可以往里走。

第二,刚才各位大买家也提到了,(卖公司)更重要的角度是产业的角度。有的时候不卖,这个时点过去了,可能你的兄弟们真的没有机会了。我相信每个创业者都想留一个大企业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要从产业的高度和企业是不是能做大的角度,去考虑大买家的橄榄枝。

第三个,买卖的时候最关心的也不能只是价格。就像嫁人,关心的不能只是聘礼,更重要的是进门之后怎么过日子。

蓝色光标联合创始人许志平:我就两个想法:第一,其实做企业早晚都得卖,上市就是卖,只不过没卖控股权,把股份卖给了更多的其他投资人。在统一的想法下,你可以一直到最后,才卖掉20%,然后去IPO,公司控制权还在你手里,这是一种卖法。还有一种卖法是,可以先卖一点小小的股份,让PE或者VC陪你走过一段快乐的日子。

第二,就是控股权的事。控股权在手里,当然做事情很方便,但是谁都知道伟大的公司,其实真正在公司里面运作的人,也不一定拥有控股权。像通用、克莱斯勒,这些大公司,如果真的发展了五、六十年之后,控股权在谁手里呢?所以,这个心态拉长一点就容易想得通一点。

主持人:您谈了多少家公司,最终实现了17家公司的收购?

蓝色光标联合创始人许志平:差不多是20:1。我们当时判断,最重要的就是,你到底是一个专业的公司还是一个全才的公司。全才的公司,我们谈了很多,谈到最后大家握手“言和”。如果我要盖房子,我一定要把泥水匠、瓦匠、木匠、铁匠找齐了,如果你就是木匠,一招鲜,最好卖出去。如果你最初就是造房子的,咱们俩谈不下去。所以,并购的终极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卖”?谈了一两个星期,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卖的人,基本就谈不下去了。

数码视讯CEO贾裕泉:我们公司是持币待购的状态。国内并购这一两年才真正火起来,两三年以前,并购市场还是比较冷淡的。国内创业企业真正考虑出售的并不是很多。现在市场起来了,并不是该卖不该卖的问题,而是哪些企业适合去卖,哪些企业适合去买。我们也是要看企业有更好的成长背景。

浙报传媒副总裁李庆:我向所有不卖的创业者表示最高的敬意。当年盖茨说过,我感到恐惧的不是IBM,也不是市面上的公司,而是某一个车库里正在起步的创业的团队。

马化腾今天说,腾讯的千亿美元市值,让他天天恐惧。我认为,他恐惧的可能是我们黑马企业里的某一个团队。正是有这些不想卖的黑马企业,可以让马化腾继续恐惧下去,让腾讯的创新不会停止,对我们整个创业文化来说,是正向的。

其实,(企业创始人)不想卖,绝不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如果觉得发展有瓶颈,选择一个更好的平台,在更高的点上实现自己的价值,应该是一个理智的选择。对于企业,我觉得创始人应该是当儿子养,不能当猪卖。卖的时候还是要这样想,即便是过继给别人,也希望这个儿子有更好的发展。

大买家 创业家年会 黑马大赛 买公司 卖公司 汤和松 许志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