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万彩票网罗昭行:最顽皮的商业玩家
i黑马 i黑马

500万彩票网罗昭行:最顽皮的商业玩家

今晚500彩票网将在纽交所IPO,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彩票概念股。而此前公布了该公司IPO定价区间为9-11美元,最多将通过此次IPO筹集7319 3万美元资金(包括绿鞋),拟融资1 5亿美元。500彩票网初步选定的承销商为德意志银行和Stifel,安永将负责该次上市的审计。一旦500万彩票网成功上市,从拟上市融资总额来看,也是今年国内在美上市融资额最大的公司,超过了欢聚时代、兰亭集势等公司。

    【i黑马导读】今晚500彩票网将在纽交所IPO,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彩票概念股。而此前公布了该公司IPO定价区间为9-11美元,最多将通过此次IPO筹集7319.3万美元资金(包括绿鞋),拟融资1.5亿美元。500彩票网初步选定的承销商为德意志银行和Stifel,安永将负责该次上市的审计。一旦500万彩票网成功上市,从拟上市融资总额来看,也是今年国内在美上市融资额最大的公司,超过了欢聚时代、兰亭集势等公司。i黑马特此推荐这篇《南方周末》的文章,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创始人500彩票网创始人罗昭行。从他的人生。

 
      老罗,名文新,又名昭行。他的公开身份是深圳市易讯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不过这头衔冗长、毫无个性,跟他的风格完全不匹配。
 
      他创办的500万彩票网,还有他“纵横四海”的帆船历险,都让人一听之下有“久仰”的恍然之感,而在2007年,声势浩大的首届“中国杯”帆船赛名动天下,却鲜有人知,又是他在幕后操盘。
 
      他总是穿一件黑色的圆领衫,休闲裤,挺着微凸的小肚子,嘴角带着那么点坏笑,他喜欢张开大手,夸张地兜一个圆弧,然后才紧紧握着你的手,小眼睛在镜片后打量一下你,精光一闪,转瞬即逝。
 
      在众多商界巨子西装革履的聚会中,在经济学家正襟危坐的高峰论坛上,这家伙还是这样一身休闲打扮,让人看着甚是“扎眼”。
 
      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老罗被本刊评为“2007年度十大精英”,颁奖台上,优雅美丽的女主持问:
 
      “罗先生,如果把帆船比作一个女人,你会如何描述她,你是如何与她恋爱的?”
 
      老罗嘿嘿一笑,反问,“可不可以把你比作那条船?”
 
      满堂大笑。
 

     是事业,不是春药
 
    投机时代的深圳,财富的神话和泡沫层出不穷:打工仔林刚卖保健品一年净赚一千多万,老罗寻思,"我他妈的是生物学科班,还卖不过他?”
 
      都说事业是男人的春药,今天的老罗,坐拥亿万资产,事业蒸蒸日上,自然意气风发,价值300万的Prima豪华游艇像玩具样买来卖去。
 
      不过如果细论起他干过的“事业”,还真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经历的创业曲折,也绝不是“亢奋”一词可以解读,其中坎坷,五味俱全。
 
      1990年,罗昭行从武汉大学生物工程系毕业,来到深圳淘金。虽说系出名校,所学专业也论证了他智商不低,但他沮丧地发现,月入400元的工厂研究员,实在捉襟见肘,“20年估计也买不起一套房。”
 
      二十多岁的罗昭行,对自己进行了严肃不失公正的判断,“呆实验室搞研究,没兴趣,这辈子也搞不出诺贝尔。那么下海吧,生物工程又不适合个体创业,一台精密仪器,动辄几十万美元,哪有那么多钱。”
 
      罗昭行选择了当“皮包公司经理”。卖纺织品、进出口报关、当医药代表、做环保工程最低谷的时候,甚至沦为仓库管理员。
 
      投机时代的深圳,财富的神话和泡沫层出不穷:打工仔林刚卖保健品一年净赚一千多万,老罗寻思,“我他妈的是生物学科班,还卖不过他?”股票市场刚刚启动,全国人民拎着钱来深圳排队买新股,老罗摇身一变又成了第一批炒家。
 
      这是一段原始积累的艰难历程,也是一段朝不保夕的飘摇岁月,老罗现在回想历史,10年的“皮包公司经理”,最难堪的却是每次接老爸的电话:“你最近到底又在干啥?”
 
      罗昭行每次都没法回答,不知道自己“下单生意在哪里”。或许在老爸的眼里,书香门第却出了个“不务正业”的儿子,让他叹息。而罗昭行的内心,也对这种游击式的生意、仰人鼻息作孙子的生活,日渐厌倦。
 
      他准备转型了,或者说,从良。
 
      是疯子,也是坚持
 
    在2001年,全中国相信在网上可以卖彩票的疯子不多,相信可以赚大钱的就更少了,而罗昭行还是最疯的一个。
 
      都说做生意是“隔行如隔山,不熟不做”,老罗痛下决心,重回本行,这次,挟10年积蓄,他决定创办“生物引擎”网站,概念听着唬人,通俗点讲,就是生物产品原材料的网络大超市。这瞄准的可是新经济、高科技,炙手可热。
 
      正儿八经地办网站,谁知却遭遇惨不忍睹的“滑铁卢”,将近500万元的资金,在一年的苦苦支撑下,全部化作互联网的肥皂泡。
 
      10年积累东流去,或许换个人,这打击足以让人意志消沉,甚至爬上地王大厦纵身飞跃下去。这老罗,却从不习惯于自我检讨,甚至嘴硬,“都是美国人惹的祸!纳斯达克垮了,我是殃及池鱼。”
 
      他还是认定了互联网这个产业,并自认10年练就的商业眼光,仍是最大的财富。兵败于阳春白雪的生物引擎,老罗痛定思痛,瞅上了平民大众的彩票。在融来了一部分风险投资后,老罗创办了“500万彩票网”。
 
      在2001年,全中国相信在网上可以卖彩票的疯子不多,相信可以赚大钱的就更少了,而罗昭行还是最疯的一个。—网站每月的开支几十万,最惨的时候,他只能卖出几百元。3年多时间,彩票网烧掉了将近1000万元的资金。
 
      同时期创建的彩票网,绝大多数已转型做信息服务,或和地面的投注站合作,老罗是惟一例外,他偏执地相信,自己的商业模式毫无问题,“合伙竞买”(彩民网上票选购买方案,凑钱合伙购买)机制更是创新,关键是,他要撑到能够盈利的那一天。
 
      据说,这段时间是老罗最心力交瘁的“不应期”,风险投资商避他如瘟神,甚至一同创业的老部下也纷纷离他而去。当然,这些丑事老罗现在也是不认账的,他只是淡淡地说,“幸好我还有些其他产业,撑过来了。”
 
      到2006年,500万彩票网“用户超过60万,日交易笔数近70万,成为中国彩票互联网交易行业的领导者,是网络彩民最推崇的互联网彩票交易平台”。
 
      2007年,这网站已是一只下蛋的金鸡,经营额达6、7亿元,且每天都在高速增长,成功的光环耀眼,财富的增长像数字游戏,只是,当初的坚忍与辛酸,已经成为他内心不与外人轻言的秘密。
 
      是玩家,还是顽皮?
 
    中国玩帆船的富人不在少数,比如汪潮涌先生一掷上亿元参加“美洲杯”帆船赛,被称为“最敢玩的富人”,但论到一边玩还一边赚大钱,老罗可算是玩之大家了。
 
      都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其实回顾老罗的创业“正史”,看不出其人的玩家风采,更显不出他“顽皮”的个性。
 
      老罗爱摄影,相机比技术要好得多,有一次,他出资赞助了一个摄影展,开幕当天,他捧个相机东照西照,因为穿着不修边幅,又不戴工作证,这位老板被保安“礼貌”地逐出了现场,事后,当然是主办方尴尬万分。
 
       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事情,老罗看来是乐此不疲,首届“中国杯”帆船赛开幕,电视现场直播,数百嘉宾还有各级领导,在烈日下一坐半个小时,汗如雨下,老罗可没给自己安排致辞、露面的什么活,他穿着那件黑色圆领衫,在场外抱臂而观,游手好闲,乍一看像个看戏的闲杂人等。以至几个媒体的记者,站在他旁边还在找“罗老板”。
 
      老罗也玩电影,几年前,他参股搞了个“过瘾网”:网友自创剧本上传,投票筛选,再吸引商家投资拍摄。尽管不赚钱,但他仍然玩得兴高采烈,丢进去上百万,权当“鼓励原创”。对于电影行业的看好,是老罗从未动摇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电影行业里又会出现一个叫老罗的家伙。
 
      2003年,他迷上了帆船,2005年又从巴黎驾着新买的价值400万元的“骑士号”,一路开回深圳,穿越3大洲7个海区,航程1.1万海里,被媒体称为“纵横四海”。
 
      千万别以为他只是在玩,老罗的心里算计着生意,2007年举办的首届“中国杯”帆船赛,一百多艘帆船,一千多名队员,从规模上一步就超越了二十多年历史的“泰王杯”,这个可以凝聚最高端人群的商业平台,未来的商业价值是几亿,还是几十亿?从这个角度来看,老罗今年投入几千万,玩的既气魄过人,还真是一本万利。
 
      中国玩帆船的富人不在少数,比如汪潮涌先生一掷上亿元参加“美洲杯”帆船赛,被称为“最敢玩的富人”,但论到一边玩还一边赚大钱,老罗可算是玩之大家了。
 
      听到与汪潮涌先生相比,老罗嘿嘿一笑,明显是故意地转移了话题,“明年,明年玩什么?”
 
      明年,老罗准备投身7000亿大市场的“保险事业”,而且目标是销售10亿元以上,别看数字吓人,但构想其实简单明了:目前保险业是人海战术,转而利用网上直销,省略中间成本,可以为消费者出让更多利益。
 
      在谈论这些话题时,他的商业判断犀利如刀,视众生如在股掌之间。
 
      老罗把握商业机会的方式,有时会让下属觉得“脑子不够用”,就像从生物工程到彩票网,又从彩票跳到体育比赛,然后是接下来的卖保险,这种跳跃性极大的发展模式,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既有商业逻辑,又有兴趣所至,却也是一种刺激和冒险。
 
      “他有一种类似切•格瓦拉的气质,始终不改浪漫主义的情怀,虽然饱经沧桑,阅人无数,却没有变得市侩冷酷,甚至还有点顽皮的色彩。”这是一位下属对老罗的私下评语。
罗昭行 IP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