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张向东自述:久邦数码凭什么上市?
石海威 石海威

【独家】张向东自述:久邦数码凭什么上市?

北京时间22日晚23点56分,3G门户母公司:久邦数码(代码GOMO)的股票开始在美股市场交易,开盘14 11美元,较11 22美元定价高出8 5%。本次久邦数码发行700万股ADS,据定价计公司市值约3 64亿美元。数月前,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接受了《创业家》和i黑马的采访,以下口述内容根据采访整理。

口述/久邦数码总裁 张向东  整理/《创业家》记者 石海威

【导读】:北京时间22日晚23点56分,3G门户母公司:久邦数码(代码GOMO)的股票开始在美股市场交易,开盘14.11美元,较11.22美元定价高出8.5%。本次久邦数码发行700万股ADS,据定价计公司市值约3.64亿美元。数月前,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接受了《创业家》和i黑马的采访,以下口述内容根据采访整理。

 

 

时刻紧跟移动互联网的变革风潮

我们基本上就是和移动互联网一起发展起来的,经历了它从开始到现在的每个阶段,我自己来看这个行业的时候会把它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大互联网阶段,就是认为移动互联网是桌面互联网的补充。当时全世界都在学习研究DoCoMo模式,当年移动梦网就来自于DoCoMo模式,2002年前后都是以运行商为核心的模式。但我和裕强2003年最初做公司的时候,第一个判断是手机终端未来会超过PC终端,这个观点当时很疯狂,因为当年行业人虽然会认为手机终端在未来会非常有前景,但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的事情。

那时候做3G门户网,行业人都认为我们做的太早。我们是第一家破坏掉移动梦网和DoCoMo模式的公司,3G门户2004年诞生是当时的一个特例。尽管我们模仿了PC端的模式,但我们是第一家纯粹用互联网思维去做的公司。

第二个阶段是App Store模式。iOS和Android改变了移动互联网生态。早年运营商都是本地的,iOS和Android的出现打破了运营商格局,原来的界限都已经消失,在这两个体系中,你可以直接将用户发展到全球范围内。当这种变革发生的时候,我们要做一款自己的应用出来,并且这个应用要有成为平台的可能性。

目前移动互联网正处在第三阶段:一款应用将会真正定义出自己的生态出来。

不是所有应用都有成为微信、Facebook这类超级应用的可能,有非常多的产品产生时候就注定只能有一小部分人使用,或只会流行一时。真正能成为超级应用的那些产品,应该是被数以亿计的用户频繁使用的,是能够了解到用户行为,能够把它的价值分享给更多人的应用。当时我们就用这几个标准来选择公司第二个阶段里的发展方向。

2009年之前,我们都集中精力做塞班客户端。塞班做起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尽管今天Android的研发已经很复杂,但比起塞班时期的适配,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年诺基亚手机大部分还都是键盘,为了了解所有型号的塞班手机,裕强的手中有很多款塞班手机,到最后所有手机的按键全部被他按坏掉。

2007年我出过一本书叫《我 手机》,里面写的就是对手机未来趋势的判断,手机会变得越来越像你,这是核心价值判断,至于产品形态和用户需求,这一定会不断发生变化。我们从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变化的市场,这是我们跟别人很大的不同。我们在做塞班那些应用软件的时候,也很清楚这些应用肯定不会获得很好的营收,不会有自己真正的商业模式,但我们一定要投入进去做,只有这样才能跟着市场用户的需求去成长,最后在市场机会出现的时候,稳稳地抓住它。

都说新浪最早是做广告模式出来的,但当时互联网广告怎么算钱没有人清楚,所以新浪才会建立新的市场生态模式出来,这在原来的互联网中是没有的。大约在2008年以前,行业里都是在运营的层面获得收入,我们没有,我们的身份是个破坏者。有人觉得我们破坏了规则,想收购我们,依靠我们的用户规模直接去发财,但是我们拒绝了。我们要去探寻用户的真正需求,之后才是寻找跟商业化结合的点,在这个点上找到突破。

2007到2008年间,我们花很多精力研发一款名为“手机心脏”的产品,它能够把塞班手机的操作界面变得像现在只能手机的界面一样酷,只是这款产品还没上市就夭折了。因为等我们2009年完成的时候,iOS和Android已经出来并飞速发展成主流了。这绝对是一个痛苦又艰难的决定。宣布停掉“心脏”那天,好几个同事在我办公室前面哭,都是1米8多的大小伙子,他们已经为这款产品付出了几百个日夜,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个行业,市场的变化就是这么快。

做了放弃塞班的决定后,大家还希望留个团队做维护,我最后跟他们讲,不要再维护,给用户出个道歉通知,就停止吧。

一个互联网产品,当它不因为性能问题而继续往下走的话,那一定是事情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要死守这个地方,要迅速做出决定,重新找方向。后来,我和同事们就像内部创业一样,想了很多的产品方向,包括GO桌面和GO短信等,各个产品经理选好方向就带团队去做,月会汇报时按用户量来汇报,以用户量做关键性的汇报和考核标准。刚开始做这些Android软件的时候,我们就像第一次做3G门户一样,也被嘲笑过。很多人会说,你们是所谓的老牌移动互联网公司,但在iOS和Android系统上都看不到你们的产品。尽管如此,那时我和裕强就有了一定的判断,我们认为最终的机会一定是在开放平台上。后来我们的Android产品也有10到20款,GO桌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研发出来的。

不断革自己的命才有未来

行业在转变,到底赌哪个产品,大家都很迷惑。今天因为要上市,大家会觉得GO桌面怎样的逻辑都是好的,都是对的,而事实上根本不是如此。

做了这个决定就不能留后路,到研发后期,其它很多产品全部停止,团队都合并到桌面这边。GO桌面当时每周迭代一个版本,非常疯狂,用户一旦有问题就快速反应。我们英文好的同事有很多,但也常有一些小语种国家的用户,实在没办法的时候,我们就用谷歌翻译,生硬也要回答。Facebook和谷歌的评论我们每天都会看,Google Play上有GO桌面100多万条评论,我们每一条都看过。

GO桌面在2010年11月推出,到2013年5月就突破了2亿用户。这意味着地球上所有安卓手机用户里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装了我们产品。这是一个可怕的成长速度,它归功于我们当年的成长积累和对基础开发团队的磨炼。在技术开发的逻辑、设计、创意这些产品问题点的把握上,我们一直拥有自己的原则和把握。

曾经有一次,我和微信的张小龙聊天,他说那时候我们怎么会知道微信会被市场认可。如果真有人判断对了,那只能证明他的运气好,另外就是他的准备很充分。塞班和安卓系统上像“心脏”这类数十款应用的失败,才成就了一个GO桌面这么短时间内从0到2亿多用户的成长。

现在Googel Play里面超过1亿用户量的应用只有17款,我们是其中一款。超过5000万用户量的只有44款,Google Play上同时拥有三款5000万以上应用的也是我们。Google Play的生态很清楚,不像iOS还可以刷榜。我们在Google Play总榜和各个国家的类别排行里面都是第一名,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

目前我们的主要收入来自海外,因为海外用户的使用习惯和国内不太一样。他们觉得付费就会得到一个服务保障,所以我们就试着按主题、功能来收费,发现这种方式很受欢迎。GO桌面的3D版本Next Launcher 3D价格很贵,售价是15.99美元,开发的功能也并不多,但收入增长很快,上线两周就销售了1万套。另外的收入来自广告模式,第三方广告系统和分发。我们开始做精品分发模式,让你的产品直接链接到谷歌里去,加之桌面又是一种到达率很高的方式,所以从效果上看比其它渠道好。

桌面这种产品在深度上和安全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什么海内外都是巨头在做。我们用它来上市,受到投资者青睐的原因是:第一,它是入口级产品。第二,它有可能成长为平台级的产品。

什么是平台?我把它定义为有大规模用户、能够对用户有深入了解、能够把价值开放给第三方。我们现在只是最后一步没有做到的,正在去努力做。我们要去建立用户的帐号体系及支付平台,建立起来后会把平台开放给游戏公司,就像微信做游戏一样,游戏公司可以在这个平台里准确找到自己的用户群体。GO桌面是可以成长为一个平台的,所以我们并不是靠单一产品上市的公司。

我特别佩服贝索斯的一点是亚马逊把传统出版的命给革掉了,之后零售的命也被他革了,现在他又要把自己电子商务的命革掉,在做数字阅读。我每次走在美国街上看到Borders(美国连锁书店),就会觉得亚马逊真的是家伟大的公司。原因不在于他做了电子商务网站,而在于他有不断革命的能力。

一个企业的发展过程要经历很多变化。我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确定将来要玩命去做一个移动互联网门户,我们也没有说现在就死命只做一个桌面产品。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它顺应产业、行业和市场的变化,不断去革新自己向前走。互联网公司也许一开始的时候是革别人的命,但最后你要有能力革自己的命。如果你不能革自己的命,那别人就会来革你的命。

独家 张向东 数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