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久邦数码:跨越塞班生死线
石海威 石海威

【独家】久邦数码:跨越塞班生死线

北京时间22日晚23点56分,3G门户母公司:久邦数码(代码GOMO)的股票开始在美股市场交易,开盘14 11美元,较11 22美元定价高出8 5%。本次久邦数码发行700万股ADS,据定价计公司市值约3 64亿美元。数月前,《创业家》记者深度采访了久邦数码创始人邓裕强和张向东,他们分别回顾了久邦数码成长的过程和关键点。

【导读】:北京时间22日晚23点56分,3G门户母公司:久邦数码(代码GOMO)的股票开始在美股市场交易,开盘14.11美元,较11.22美元定价高出8.5%。本次久邦数码发行700万股ADS,据定价计公司市值约3.64亿美元。数月前,《创业家》记者深度采访了久邦数码创始人邓裕强和张向东,他们分别回顾了久邦数码成长的过程和关键点

2008年12月2日,塞班被诺基亚收购;2011年12月21日,诺基亚官方宣布放弃塞班品牌;至2012年2月,塞班的全球市场占有量仅3%。一代手机操作系统的霸主,在短短3年时间就完全陨落了!长期绑定塞班平台,并在上面崛起和称王称霸的久邦数码,却并没有随之凋零,而是在新的王者——安卓平台上靠GO桌面,起死回生,实现了公司上市。久邦数码(3G门户)是怎么跨越塞班生死线的?

北京时间11月22日晚上11点左右,更名为久邦数码的3G门户在美国上市。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中国最早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终于熬出来了。

今天,在这里,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个话题是:为什么久邦数码,这家创立于2004年,总部在广州,做了近10年的老牌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能跨越塞班生死线,熬到胜利曙光来临的那一天,没有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先烈?(其实差一点就成为先烈了)

有人对移动互联网做过一个划分:硬件——操作系统——优化——应用。无论是UC浏览器还是久邦数码的客户端,我们都理解为优化或应用的一种形态。久邦数码推了一堆GG客户端,强调的也是更好的移动上网体验。

所以,它们都必须看着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变化来做应变。难就难在,塞班、IOS和安卓三大系统的竞争态势在2008年到2010年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2007年初苹果IOS系统才发布,年底才开放给开发者,市场份额随着苹果手机的风行而迅速攀升;安卓2005年被谷歌收购,但直到2008年9月谷歌才发布安卓1.0版本,2009年9月才有第一款使用它作为操作系统的手机。而塞班2000年应用于智能手机,一直到2008年被诺基亚收购,都是市场霸主,即便到2011年,安卓已大发展,但因为诺基亚手机的庞大出货量,它依然是全球市场份额最高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所以,久邦数码的创始团队,在2009年和2010年间要做的艰难决定就是:在苹果、安卓和塞班这三个平台上,如何用力?

久邦数码2004年成立,2005年开始基于塞班做GGlive等客户端。3G门户在最高峰时期用户数占全国市场30%,占广东省90%。2009年10月,久邦数码网注册用户达到1亿。当年利润也号称达1亿元。

张向东是媒体人出身,久邦数码和GG系列客户端的媒体属性非常强,主要收入是广告和运营商的内容合作分成。这可以理解,在海外市场没起来之前,移动互联网只有SP模式和广告模式,手机游戏直到2012下半年才爆发。邓不想做SP模式,只有广告模式。

“2007到2008年间,我们花很多精力研发一款名为心脏的产品,它能够把塞班手机的操作界面变得像今天一样酷。”

“有一次,在飞机上,裕强说,我们要是算一下的话,咱们在塞班客户端上不投钱的话,公司的现金还要多很多倍。”张向东的状态跟3年前长发飘飘、张扬的文艺青年形象大相径庭——寸头,低敛,谦和。《创业家》认为那才是创业者该有的状态。

塞班的问题很致命:一方面,装塞班的手机(实际指诺基亚)相比现在的智能机,差了几代,从硬件上不支持应用做得很眩;另一方面,诺基亚把塞班收购了以后,诺基亚给开发者划分等级,某些开发者能够接触到的东西更加底层一些;此外,开发者每开发一个版本就要到塞班国外的网站去做一个签名,每次需要一定的费用,如果不断发布新版本,这也是很大的一笔费用。

即便塞班一塌糊涂,即便IOS和安卓崛起很快,但久邦数码一直到2010年9月才要求所有研发团队停止在塞班上的开发,全部转到安卓上来,2010年10月推出GO桌面。(i黑马点评:说实话,有点晚了。同样是成立于2004年的广州的移动互联网公司——UC,2009年初就成立了秘密项目组,投入了Android平台浏览器和U3内核的研发,2009年12月,第一个UC浏览器的Android版本UC7.0 for Android发布,当时还是U2+Webkit的双核版本)“宣布停掉‘心脏’那天,好几个同事在我办公室哭,都是1米8多的大小伙子。市场有时候实在变化太快。当决定要放弃塞班时,大家还希望留个团队做维护,我跟他们讲,不要再维护,给用户出个道歉通知就停止吧。”张向东说,“一个互联网产品,当它不是因为性能问题而往下走的话,那一定是事情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要死守这个地方,要换掉。”

那么,久邦数码刚开始为何赌安卓,而不是IOS?

“最开始的还是IOS成长得最快,别人首先开发的都是IOS。很多人都说,你们在IOS怎么没有产品。裕强那个时候就讲,最后大的机会一定在开放平台上,它用户量会很大。你看,现在(安卓)是它的4倍啊!”张向东说。

“在我们做安卓应用之前,已经有安卓的开发团队在做了,我们肯定不是最早的那批,但现在看起来,从(久邦数码进入的)时间点上来说我觉得也是OK的,毕竟从公司的角度来说要等待时机的。(当然),当初我们能够更早去做,在产品方向还可以占住另外一些阵地。不过,我们在开始做的时候,HTC是做安卓了,但国内的安卓手机还很少,大部分还是塞班,甚至山寨机。当时我们为什么去瞄准海外去做,也是因为中国的市场还没有起来,很多公司都还在观望。我们算是大公司(中)接触安卓品牌比较早的。”久邦数码副总裁黄爱华告诉《创业家》。

然后,久邦数码开始二次创业,想了很多产品方向,包括GO桌面和GO短信等,有十几、二十几款产品,各个产品经理选好方向就带团队去做,月会汇报时按用户量来汇报,哪个产品用户量最大,就先汇报,慢慢地力量汇聚到用户量最大的GO桌面上。开始的时候,就像第一次做久邦数码一样,邓和张也被嘲笑。很多人会说,久邦数码是老牌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怎么在iOS和Android上都看不到的产品?张和邓其实需要雪耻。

于是,GO桌面当时每星期迭代一个版本,简直跟疯了一样。用户一旦有问题就快速反应,有一些小语种国家的用户,实在没办法就用谷歌翻译直接生硬回答。Facebook和谷歌的评价久邦数码的工程师每天都看,谷歌上有GO桌面100多万条评论,“我们每一条都看过”。

根据用户的反馈快速迭代,是移动应用成功的不二法门。I黑马和《创业家》记者不止一次听到其他成功应用的创始人描述过这个定律。

张向东和久邦数码也一改原来高调传播做市场的方式,一心只靠产品口碑去推,甚至故意让用户觉得GO桌面这个产品是海外的产品,而不是久邦数码的产品。

“过去三年你有没有留意到,除了今年五月份在硅谷的发布会,我们没有做过一次发布会。”这种卧薪尝胆和隐忍,让GO桌面真正成为一个超级应用。2013年五月,GO桌面用户突破2亿。久邦数码2011年营收为9659万元,2012年营收为1.85亿元,在截至6月30日的2013年上半年,久邦数码营收为1.39亿元,去年同期为7452万元;净利润为人民币3346万元。

“曾经有一次我和张小龙聊天,他说,那个时候我们哪知道微信会被市场认可?如果真有人判断对了,那只能证明他的运气好,另外就是他准备很充分。塞班、安卓上像‘心脏’这类数十款应用的失败,才成就了GO桌面这么短时间内从0到2亿多用户的成长。”张向东认为,久邦数码团队在塞班时代的投入并没有完全浪费掉,正是在那个阶段积累的经验,才能让他们转战安卓市场时,做到1个月就推出GO桌面。

久邦数码能最后翻盘,也跟他们的团队搭档比较好有关系。CEO邓裕强是广东东莞人,总裁张向东是陕西人,COO常映明则是甘肃人。他们三人都是1999年毕业于北大信息管理专业。邓裕强先混东莞电信,后来到中移动,开过SP公司,发过横财;张向东则创过业,做过记者,常映明在明基中国做产品经理和分公司经理,有比较丰富的管理经验。邓偏重管技术和产品,张则是市场和融资,常是运营。

如果不是“能把塞班手机键盘都能按坏”而又务实的广东人邓裕强做CEO,做市场预判,下转型的决心,估计久邦数码真的有可能成先烈;如果不是张向东在久邦数码决定赌安卓前,拿了宽带资本等C轮融资,手里有粮心理不慌,恐怕短期内也不敢大投入在安卓上,那能否翻盘还真两说。还有,要是久邦数码在变革的关口,不找来在美国运营商做过、对美国移动市场比较了解的黄爱华出任副总裁,负责GO桌面、GO锁屏等产品,那么GO桌面等能否那么深度地理解美国用户,那么快地通过卖增值产品赚钱,说不定久邦数码上市的进程要推后1-2年。

据说雷军当年追着要投3G门户,却被IDG捷足先登,随后雷军投了同样是2004年成立的广州移动互联网公司UC。今年UC被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如果雷军当年也投了3G门户,在雷军的影响下,3G门户的转身会否会更快一点?

更多关于久邦数码的详细报道,请参看《创业家》杂志12月刊。作为中国美股上市公司的权威报道媒体,很多公司都会在准备IPO之前让《创业家》做“定标”式的报道,YY语音、去哪儿、58同城、淘米等都因为《创业家》的报道,让外界对它们的认知更清晰了。《创业家》因为其独到的价值发现的能力,在业界形成了“要上市,先上《创业家》杂志”的良好口碑。

数码 跨越 塞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