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国度“以色列”——全面解析!
i黑马 i黑马

创新的国度“以色列”——全面解析!

在纳斯达克挂牌的企业里,来自以色列的接近百家,仅次于美国。英特尔、IBM、微软、惠普、雅虎、Google,都在以色列设有研发中心。

来源:i黑马

编辑:叶静、和阳

在纳斯达克挂牌的企业里,来自以色列的接近百家,仅次于美国。英特尔、IBM、微软、惠普、雅虎、Google,都在以色列设有研发中心。

以色列有完善的风险投资体系,风投资金量超过了全欧洲。现在,这片土地正吸引着中国的“土豪”们。以中国化工、联想、复星等为代表的中国大买家来了,以奇虎360 创始人周鸿祎等为代表的创业明星来了,以汉能资本董事长陈宏为代表的金融中介机构来了。

他们买公司、买技术,投资孵化器。他们希望把以色列人在农业、医疗、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嫁接到广阔的中国市场。拥有技术缺乏市场的以色列人,也希望中国的买家、投资人帮助他们放大财富。

创业家们,下一个目标,以色列。
 

 

当乐网创始人肖永泉:以色列有硅谷基因

我老家在甘肃,很干旱,我们的滴灌技术是从以色列引进的,这是我对以色列最初的印象。这个国家离我们很远,不止是距离,还有心理文化。我们都是看美国、英国怎么样,对以色列这个国家并不了解。

我之前跟以色列的企业有过简单的联系。一些以色列技术公司,会通过邮件、会议或者其他方式跟我们联系,希望跟我们在推广和服务器优化上有一些合作。去了以后,发现那里有很多创新技术,很多好的产品。

以色列的创新整体上与实业相关,比如通讯、安全、农业、生物医药等。

他们倾向于用技术解决诸如安全、垃圾信息、数据统计等问题。比如我们参观的一家公司是做汽车监控,车上大概有四个摄像头,前面三个,后面一个,路上发生状况时及时提醒、自动控制,这一技术已运用到宝马、沃尔沃等汽车上。

他们擅长B2B,以Intel为代表的大公司也开始把研发中心放在那里,以解决底层问题。但他们B2C很弱,对游戏、娱乐等应用的关注相对比较少。中国互联网应用主要在2C上,关注娱乐、生活服务等层面。我看了一家做手机桌面的公司,发现他们在产品上的想法,未必比中国公司高明。我们对于应用的理解,包括怎么竞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们技术强,可以跟中国公司合作。

但在全球供应链里,除技术外,还得有产品、品牌、服务,最后才能卖给终端用户。以色列非常小,依靠本土市场很难滋养出大公司,需要依靠外边的市场。以前是美国、欧洲,现在另一个大市场就是中国。他们对中国未来10年的成长很乐观,想把好的技术、好的东西卖到中国,他们挺欢迎中国的钱投到以色列。

最近谷歌收购了以色列的Waze公司,这家公司靠设计起家,服务面向全球。美国人收购以色列公司,很常见。我们在以色列拜访的一家公司就被美国强生并购了。中国人并购以色列公司还很少,复星这样的案例是个案。

对于来自美国的并购,可能以色列公司已经习惯了。但是对于来自中国的土豪,他们是否会听你的?这是我们挺关心的话题。美国人管理,他们会觉得理所当然,我们管会不会就成了瞎指挥?以前欧洲人看不起美国人,可口可乐在欧洲卖不出去。但是二战打完后,美国人就牛了,美国文化就抬头了。可能不能这样做类比,但是显然,中国土豪在投资或并购以色列公司时,需要证明自己,这个学费一定比美国人要高。

这些公司被收购后,创业者会怎么样,会走还是留下来?我想大部分创业者可能会再创业,少部分会持续地去做。他们国家创业精神足,每个人都想单干,连给我们当导游的小伙子都说下一步要建立自己的公司。

对我来说,不可能立马去以色列投资或并购一家公司,公司也还没到那一步,但是我在学习。如果有一天要走上这一步,跟当地的孵化器一起来投资会更好。早期,你先投钱到当地的孵化器,通过孵化器接触当地创业者,看到好的项目,可以单独投资并购,这时你自己也积累了信誉。土豪出海有个过程,你想一开始就一帆风顺,不现实。它需要时间,比如说三五年,有中国公司确实投了一些以色列的公司或者孵化器,有了成功的榜样。

联想、腾讯等公司已经开始了孵化器式的合作,等以色列的公司看到,中国人投资之后公司依然运行良好,不仅没有把原来的团队整死,还让这些公司变得更牛了,确确实实在中国市场赚到了钱,它们就会认为土豪们还是挺有水平的。
 

汉能陈宏:去以色列买公司!

我们去以色列起初是私人活动,结果变成了半商务考察,因为这群人里包括杨元庆(联想集团总裁兼CEO)、马蔚华(前招商银行行长)、阎焱(赛富亚洲首席合伙人)、单伟建(前TPG董事总经理)等人。以色列那边听说这拨人管理的资产额接近以色列GDP的一半,就安排了我们与总统、首富及多家公司交流。

我们胆子足够大,那时还在打仗。以色列人两千年来一直被别人追杀,但是这个国家还有那么多好公司。在以色列我们见了大概10多家公司,既有做农业、化肥的大公司,也有创业型公司。以色列有几个行业不错。一些互联网公司,已经走向全球了,只是它的本土市场不够大。第二个是清洁能源以及水处理。

以色列地处沙漠,灌溉技术及海水净化的水平非常高。再就是医疗器械。这方面中国和国外的差距蛮大,我们在低端,高端全都是国外的。总体而言,以色列企业的技术层次比中国要高。以色列最发达的“机制”是军工民用化,很多创业者都出身于军队。比如通过人的行为分析追踪恐怖分子,正常人的行为轨迹大多是规律的,当他的行为有很大异常时,就可能有问题,这个技术后来被用于追踪信用卡作弊。

待在美国的以色列人愿意回到以色列做国际交流,比我们这儿更开放,他们对全球高新技术接触得比较多。以色列还有非常成熟的风险投资公司,其中不乏10亿美元规模以上的。在那么小的一块地方,VC、PE的投资金额比整个欧洲加起来要大。

以色列有几个全球化的公司,但在创业过程中,以色列人不是一定要把公司变成全球化的公司,因为他们自己打市场蛮难的。他们愿意被并购。大部分以色列公司都是技术做得非常好,在几个国家有客户,然后被并购,创始人赚了很多钱然后再创立一个新公司。

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快100家了,不过,以色列本土公司特别愿意跟中国公司沟通,它们最缺的就是市场。美国已经在以色列买了很多公司,中国还没有。

我们从以色列回来后,拜访过的以色列首富也来到了北京,跟我们有过一聚。通过他,我们有机会见到以色列的商业精英,两边的交往蛮多的。

前一段时间,我又带着几家以色列公司(均市值几亿美元)跟中国几家大佬级公司聊了一下。要投资它们,通常要1亿美元以上。

因为跨境,买太小的公司我们赚不到钱。我们现在看的都是估值几千万美元到上亿美元之间的公司。有一家化工类的以色列公司2011年被中国公司26亿美元买了,上海一家公司给一家做视频敏感器的以色列公司投了一两亿美元。
 

复星医药:以色列并购样本

今年5月29日,复星医药宣布收购以色列企业Alma Lasers 95.2%股权的交易已经完成,交易金额2.2亿美元。Alma Lasers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医用激光、光子、射频及超声器械生产公司,在医疗美容器械制造领域具备核心研发能力,2012年销售额近1亿美元。

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表示,AlmaLasers的吸引力在于200人的员工队伍开拓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渠道,全球市占率达到15%。其全球渠道建设的经验和网络,值得复星医药借鉴。如果能把这种市场渠道建设研究透了,并嫁接到复星医药的国际业务上,将会对复星医药有非常好的影响。此外,Alma Lasers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也为复星所看重,医疗器械最终是全球化的竞争。

此次并购的牵线人是美中互利首席运营官李琼玖。美中互利是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旗下有医疗器械业务及和睦家医院。2010年,复星医药与美中互利进行了重组,复星医药医疗器械的所有运营都在美中互利的平台上进行。卖方是一家名为Ta As s o c i a t e s Ma n a g e m e n t 的私募基金公司。TaAssociates Management原来计划于2008年实现Alma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但因为遭遇起诉,上市计划被迫搁置。如果一切顺利,复星医药4年半后将重启Alma的IPO。

对于这次海外并购,复星充分运用了其海外资源。除纳斯达克上市的美中互利外,复星-保德信基金也是这次收购AlmaLasers的重要参与方,出资5000万美元,收购完成后享有33.8%的权益。复星-保德信基金的出资方是美国保德信,资金规模为6亿美元,复星负责管理运营。AlmaLasers被收购之前,保德信在美国的执行经理负责与Alma Lasers原大股东沟通。除了在上海,复星-保德信还在纽约设有办公室。复兴医药国际发展部总经理担任复星-保德信基金的总裁。

Alma Lasers的管理层选择复星医药,主要是因为看重亚洲市场。据复兴医药介绍,Alma Lasers 40%的业务是在亚洲市场,其中中国占了一大部分。“中国动力,是境外公司接纳中国股东的重要因素。”复星医药承诺保留原来的管理团队,并且拿出一部分股权作为员工激励。并购之后,Alma Lasers将组建新的董事会。董事会有7名成员,复星医药、复星-保德信基金和美中互利分别占两个席位,管理层占一个席位。复星医药副董事长兼总裁姚方以及另一名负责人力资源的高层将成为复星医药派出的两名董事。

陈启宇表示,在收购Alma 过程中,复星医药发现以色列有不少优秀的公司,马上会在以色列开设办公室,寻找更多机会。
 

周鸿祎:以色列军队是世界上最好的孵化器

以色列的面积和北京差不多大,人口不到800万。但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上市的外国公司中,以色列的高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是最多的,甚至超过了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一个这么小的国家却有这么大的创新能量,为什么?

去以色列的飞机上,我读了《创新的国度》这本书。到达以色列后的所观所感,印证了我之前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文化是创新的土壤,只有放在合适的文化土壤中,创新的种子才能发芽。以色列人有一个特点,他们会随时打断别人,随时问你很尖锐的问题。我觉得只有这样不停地追问下去,很直接很尖锐,事物的本质才能出现,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以色列人的这种喜欢挑战的文化也存在于以色列的军队。以色列的军队是世界上少有的没有等级观念的军队,低级军官可以挑战高级军官。权威不是用来被保护的,而是要随时被挑战。

以色列实行全民兵役制。一到18岁,除了宗教人士,无论男女都要参军。所以,我们在这次考察中,看到的创业者都有服兵役的经历。比如,我们遇到的一个创业公司,CEO曾经是坦克车的车长,副总曾是一名机枪手。所以,我在一次演讲中说,世界上最好的孵化器,就是以色列的军队。比如控制着整个以色列通讯信息技术的“网战特种部队”,就为以色列贡献了大批有能力、有抱负的创业精英。

以色列军队中有一种很特别的现象,基础训练给所有士兵设定了许多必须服从的条条框框,但当你成为一名下级军官以后,就需要学会自己思考解决问题。另外,即使基础训练使你具备了执行任务的基本条件,但要完成任务,必须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以色列军队的战斗力强,它培养出的创业者创新能力强。以色列一直在不断地打仗,危机意识特别强。以色列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和这些国家的中东战争是二战后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以色列的地方很小、狭长,没有战略纵深,而且大部分国土都是不毛之地,防守进攻都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被赶进地中海里。当他们介绍到这点时,我笑着说:以色列跟360在很多方面都挺像的,我们360旁边也有一大堆不友好的邻居。

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的年轻人年纪轻轻就必须要学会承担责任。在以色列当兵,如果不够聪明,不能随机应变,不能创新,随时都可能面临生与死的考验。所以,他们的创新都是逼出来的。比如,在去年大出风头的“铁穹”反导系统,可能就是被加沙地区源源不断的火箭弹逼出来的。我遇到的一个老者,是一位投资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在以色列当飞行员的时候,为了躲避萨姆导弹,他发明了回字形的绕行方式。战争期间,他飞到埃及的阵地上扔炸弹,用这种方式成功躲避了萨姆导弹。很多年后,他在女儿的婚礼上,发现男方的一位客人,是一位前苏联人,竟然是萨姆导弹的设计者之一。他轰炸埃及阵地的时候,苏联人也在阵地上。于是两个老人都很感慨,互相庆幸没有炸死对方。

以色列还有一个创业文化,就是永不满足。以色列的国防费用很高,经常购买很多世界上领先的设备,但以色列空军永远不会对新购入的战机满意。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加入自己的设计,让它更完美。当你永不满足时,你的创造性才会被激发,不断给自己提出更多的目标。军队的这种创新文化,对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来说,影响是巨大的,他们很多都成为了优秀创业者。
 

深圳健坤电讯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正宇:以色列小记

去以色列的飞机上,一同去的团员阅读了《创新的国度》这本书,到了以色列的第一站就是与作者的早餐会。以色列国土狭小,受到周边国家敌视,危机感很强,必须靠自己的能力成长。他们的创新精神及文化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

一是辩论文化。对待一个事情,以色列人非常注重每个人观点的表达,充分地辩论,直到把事情弄清楚。中国等级比较森严,比如公司开会时,能感觉到总经理、部门经理、普通员工等不同层级。讨论问题时,平等、充分的观点表达,有利于创新。

二是对教育的重视,以色列对教育从小抓起。中国也从娃娃抓起,但中国教育是填鸭式教育,死记硬背;以色列是引导启发性教育,让孩子建立自己的逻辑思维,有自己的方法论,强调通过观察分析得出结论。创新来自于自由思想。三是兵役制度,以色列的年轻人要去当兵。军队的决策机制是让前线的人做主,而不是都听令于后方的指挥官,年轻人有机会独当一面,锻炼了他们的创新能力。兵役结束进入企业后,这种文化会被带到企业里。独立思考,敢于承担责任,对企业的创新很有帮助。

我们在以色列的行程之一是参观一家高科技公司——提供心脏搭桥手术需要使用的微型摄像头等设备。深圳也是一个医疗器械生产集中地,但是与以色列相比,不是一个级别的。以色列的研发是世界级的。这家公司主体就是研发,他们的生产在中国。

公司技术研发部门的负责人跟我们作了交流。他们认为现代人的心血管病很普遍,但这个领域的设备制造有很高的技术难度,他们这方面有优势。这家公司被强生并购了。

对于中国来的商务旅行团,以色列公司很重视也很欢迎,他们知道中国市场巨大。以色列国内市场小,但有很好的技术,可以向中国输出,与中国市场互补。犹太人的商业意识很敏锐。我的公司从事移动互联网方面的业务,此行这方面的公司看到的比较少,主要还是互联网PC方面的。一些同行的团员在安全领域及其它互联网运用方面看到了合作机会。我想我可能还会再去以色列,寻找合作机会。还有一件事。我们拜访了一个以色列合作社,几十户人家共同拥有土地,共享收成,过的是类似共产主义的生活。没有想到这么现代化的国家有这样的合作社。我们中国也有过合作社,但是失败了,吃大锅饭的结果是最终没人干活。以色列的合作社运作了几十年,也没有产生这个矛盾。
 

最后:中国企业赴以色列并购须注意的3个问题

以色列并未就外商投资专门立法,外国投资者赴以并购,无需经过专门的审查或者批准。但是,若有必要,以色列反垄断审查机关将进行反垄断审查。在航空、海运、电信、广播、能源、旅游等部分领域,基于安全或者公共利益的考虑,以色列对外国投资也有一定程度的限制,包括人员的限制和资金的限制两个方面。例如,以色列法律规定,外国资本在电信领域的最高出资比例不超过74%;对于固定电话领域服务,3/4的董事会成员必须是以色列公民或者居民。目前,以色列与包括中国在内的40个国家签订了双边投资保护协定。

1、并购受以色列政府资助的研发企业需获批准

根据以色列《工业研究和开发鼓励法》的规定,以经济部下属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负责为研发企业提供政府资金支持,支持金额最多可高达项目研发预算的50%。政府提供的资金不要求企业偿还本金,无利息要求,政府不要求参股,也不参与经营。但是,在研发项目投入运营并获得收益的时候,以色列政府要求按照销售比例获取提成。

中国企业在并购此类受以色列政府资助的研发企业时,需要注意这类企业的生产地点、控制权转让、专有技术转让等受到了严格的限制。根据以色列法律规定,受政府资助的研发企业通常不能在以色列境外开展生产活动。若计划转移控制权,必须经过以色列政府批准。研发所获得的专有技术必须保存在以色列境内,若因为并购导致专有技术的权属转移,需缴纳一定数量的罚金。此外,若中国企业获得受政府资助的研发企业股份超过5%,仍然需要获得以色列政府的批准。

2、要警惕以色列强大的工会组织

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拥有强大的工会组织。根据法律规定,以色列每个单位均设有工会,可以与雇主就员工的福利、待遇、薪资等问题进行谈判。在谈判未果的情况下,工会有权组织全体员工罢工,以示抗议。

中国企业并购以色列企业,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工会组织对失业的担心。2011年,中国化工集团并购马克西姆农业化工集团时,因担心中化集团从中国引进员工而导致以色列员工失业,马克西姆公司工会曾扬言要罢工以示抗议,中国驻以色列使馆经商处专程赶赴200公里外的工地,与该公司高层和工会主席磋商,并做工作。

3、并购以色列资源类、安全类等敏感行业的企业要慎之又慎

今年4月,由于受到以国内政府、以色列化工集团员工的强烈反对,加拿大钾肥公司被迫放弃了增持以色列化工集团股份的计划。以色列许多政治家从国家资源的角度出发,坚决反对本次并购。例如,以色列财政部长拉皮德就表示,死海资源属于全体以色列人民,不得随意被外国公司收购,他将尽全力阻止此次交易。

以色列化工集团员工则出于对失业的担忧,围堵了以化集团位于死海的工厂大门,1300名员工参与了罢工行动。因此,尽管以色列法律并未对外国资本并购以色列企业设立较高门槛,但是国内政治力量和企业工会的态度对于并购是否完成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正如加拿大钾肥公司所言,之所以目前放弃收购,是由于以色列缺乏“包容性”。因此,并购以色列资源类、安全类等敏感行业的企业应该慎之又慎,以避免大量前期损失。

在此感谢英途跨文化交流机构组织20多位中国企业家奔赴以色列探访交流。

创新 国度 以色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