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梦想答卷:我一个人问所有人!
杨硕 杨硕

【书摘】梦想答卷:我一个人问所有人!

【i黑马导读】最近,封笔六年,踏上创业之路的作家易术重新执笔出版了新书《没有梦想,何必远方》。在书后的梦想答卷中,他采访了包括蔡康永、姬十三、蒋方舟在内的众多名人。我问蔡康永(主持人)问:如何劝阻好

i黑马导读】最近,封笔六年,踏上创业之路的作家易术重新执笔出版了新书《没有梦想,何必远方》。在书后的梦想答卷中,他采访了包括蔡康永、姬十三、蒋方舟在内的众多名人。

我问蔡康永(主持人)

问:如何劝阻好朋友追求不切实际的梦想?

答:我不会劝阻,太实际就不叫梦想了。

问:最想成为金庸笔下的哪个武侠人物?

答:黄药师,因为他好像比我活得任性很多。

我问衣锦夜行的燕公子(编剧)

问:作为一名女高管,你最讨厌及最喜欢怎样的女职员?

答:我讨厌比我好看、想和老板有一腿、喜欢打小报告、布置事情做不好还找借口、想当艺人的女职员;喜欢听话的、老实的、大胸长腿有脑、能喝酒、不迟到、不直接转发邮件的女职员。

嗯,不过后者应该不存在,所以我不喜欢所有女职员。

我问丁丁张(光线传媒资讯事业部总裁)

问:职场生涯里,最让你无法想象但却是必须接纳的真相,可否列举三个。

答:真相1、你是被老板暂时使用的;2、你的属下和你并没那么好,因为你是老板你才显得比较对;3、你并不是你目前工作的最佳人选,但用人单位也没找到更好的。

问:请回答燕公子那个问题的男版。

答:我讨厌的男职员一直比较固定:不努力。喜欢的也比较固定:努力,长得好看。

我问姬十三(果壳网CEO、科学松鼠会创始人)

问:你比较喜欢科学家的头衔,还是CEO?

答:其实我从来没真正当过科学家。从前做科研的时候,是博士生,准确讲应该叫“科研工作者”,谈不上“家”。圆滑点说,我觉得科学家和CEO都差不多,工作都是为了解决一个或一些问题。大牌的科学家,也需要制定目标,管理团队。所以我目前更喜欢CEO的身份,因为目前在做的事是我觉得很有意义的。

问:科学与企业,哪一个更让人头痛?

答:科学与企业,我觉得企业更头疼点。在大多数情况下,科学研究的是一个恒定不变的物体或规律,可企业绝不是如此。

我问冯喆(伦敦奥运会男子双杠冠军)

问:可否列举一个你童年时最幼稚的梦想。

答:童年的我能记得的梦想,就是在当时看来最幼稚的事情,就是说我要当体操世界冠军!

问:最近一次流眼泪是因为什么?

答:最近一次的流泪在伦敦奥运会!觉得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问:在你最好的青春年华里,你认为自己最勇敢的一个决定是什么?

答:最勇敢的决定就是我考上成都市的重点中学,但是我在家庭会议上决定继续我的体操生涯!

我问蒋方舟(作家、《新周刊》杂志副主编)

问:请用三个词形容你心中的北京。

答:我心中的北京——硕大、浮华、脏。

问:另外,如果有天你决定永远生活在北京,最重要的原因会是什么?

答:一直希望30岁左右能离开北京。如果永远生活在北京,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还不到30岁就不幸夭折了吧。

我问素黑(香港作家)

问:你最敬仰哪种人格?

答:我最敬仰的是很重视人格的人格,并且会坚守和维护,相信这是人活着的核心价值。我们好像已习惯了活在不讲求人格的文化里,这问题在今天为何值得问,值得回答,才是重点。

问:你所理解的winner和loser分别是什么样的?

答:是winner还是loser,在乎一个人是否能问心无愧,做个言行一致的自由人,而非四分五裂的伪善变面人。前者是winner,后者是loser。你即使拥有表面的一切,也可以是个输掉自己的失败者,人前人后是个分裂的病人和戏子,乔装变面博取别人的认同,困在剧本和戏服里,无法做个自由人。

我问陈蓉(奥美互动中国总裁)

问:职场新人面临第一份工作的选择,创业型公司、外资企业、体制内单位,你会如何给他建议?

答:这个问题很难一概而论,主要是看求职者本人想要什么。不过我不建议一开始就去创业型公司,虽然激情四溢,可是奔跑中难免慌乱,基本功不扎实。而体制内公司,说实话,我个人觉得如果一个职场新人的起点是在这里,就有点让人担忧了,既没有良好的基本功,也没有激情澎湃的创业体验,稳稳当当地在体制内学会察言观色,难免有点太早了。人生还没激动过呢,就进入中年了,好像有点不划算。

我问杨千嬅(香港金像影后)

问:你曾说过,你什么都没有,单凭心口一个勇字。你所理解的勇气是什么?

答:我曾有过迷失的时候,但是林夕对我说,你是个女人就放开自己,不用想太多,接受自己的年龄、生活和心理的成长。所以,我的理解是,勇气就是一种接受。有勇不一定有用,但是如果没有勇,又如何主宰自己的人生呢?

我问洪涛(湖南卫视资深制作人)

问:如何勇敢面对无法实现的梦想?

答:让时间来证明,用成长的过程自己给自己上课,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现实会让自己脚踏实地。梦想一定是自己喜欢、期盼的事,我们总会用各种行动去接近梦想,当一条路走不通自然会换条路去走,走着走着也许就会换了方向。人生,归根结底就是追求成就感的旅程,当你总是被现实打击,自然会珍惜、享受获得的每一份成就感,也许就找到了新的方向。从小我就喜欢音乐,20岁以前的梦想是当歌手,虽然没有大的舞台,但学会了怎么听歌、欣赏歌,当后来有机会主持电台音乐节目时就有了比别人更强的先天优势,正是树立了电台音乐节目的权威,才会有电视台做音乐节目想到你,才会有后来操盘《超级女声》《跨年演唱会》《我是歌手》的机会。梦想抓不住时,舍不得放手,就先把她当作业余爱好,生活的压力自然会告诉你该怎么做。当然有了机会,就千万不要放过自己,始终把自己当成一只笨鸟,拿出极尽用心、了无遗憾的态度去做,今天我依旧用这个心态在做每一个项目。

问:如何接受自己很平凡这个事实?

答: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很平凡的人。有时也会膨胀,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可这时候往往不开心,太把自己当回事,就会觉得别人没把你当回事。你越谦卑,越由衷,别人把你看得越高。见了太多的大人物、大明星,发现他们也不过是有着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人,只是他们被更多的人认识,仅此而已。谁不想富贵?心中无缺叫富,被人需要叫贵。享受平凡比自命不凡快乐得多。

我问杨晖(唯众传媒总裁,创办《波士堂》《开讲啦》等多档电视节目)

问: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减压方式?

答:貌似没有特别的减压方式。不知道吃东西算不算,我经常特想吃蔬菜沙拉,吃了就觉得世界很美好。

问:若重压之下,无力承担时,如何说服自己继续下去?

答:这时,除了相信自己,死磕之外,无他。简言之,就一阿Q。

我问韩火火(时尚达人)

问:在职场生涯中,你遇到过最不公平的对待是什么?

答:我在职场待过4年,属于不变通的倔人,不闻窗外事,闷头干自己的活儿,所以也没觉得公平不公平。我很少抱怨,有朋友说过一句话挺对的,别总是强调公平,真要公平,你可能还不如现在呢。

我问黄子佼(主持人)

问:被伤害的时候你会怎样自我修复?

答:首先会想想自己依然健在,一切还有未来,再者相信老天会有安排,然后找喜欢的事做,比如吃点美食、抱抱爱犬,以正面能量补充自己的损伤。

问:幸福,成功,拯救世界,哪个对你最重要,请排序,并详述理由。

答:拯救世界>成功>幸福。世界不在何来成功?而成功者肯定幸福,幸福者未必成功。

问:如何面对诋毁?

答:他们的狭隘眼光,其实是因为不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已尽力与努力,比他人眼里的自己更重要。何必看?何必在意?转过身,海阔天空!只要对得起自己,也确定对得起世界,那就不需面对他们。往前走吧!就让他们的眼界停留在他们自己的世界吧。

我问吴梦知(资深电视媒体人)

问:怎样的青春才算丰盈饱满?

答:当你不知道那叫青春,就像真正好看的姑娘,是不知道自己好看的。你浑然不知它的存在,一股子蛮劲,甚至有些糙地把它用得很狠,像……蹭一块鞋垫。饱满的青春,可能黑暗、可能光明、可能颓废、可能亢奋、可能愤怒、可能温存;但它始终毫无防备,一览无余;经得住美好,也经得住摧毁。它皮粗肉厚,生命力旺盛。在某种程度上,它更像一种品质。假装不了,也无法深究。而过了就过了,很快地。

问:请列举10件必须在30岁之前完成的事情。

答:我想你需要——

1、养成阅读的习惯;

2、按自己喜欢的任何方式尽情打扮;

3、试试说脏话的感觉;

4、遇过一个爱到头破血流、恨得歇斯底里的Mr.Wrong;

5、人生中第一笔收入,给父母买礼物;

6、找到可以交往一辈子的朋友;

7、了解自己最大的缺陷,并始终去坚持完善它;

8、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立的安全感系统;

9、有一个明确的梦想,去做它;

10、学会游泳、开车和做饭。

我问宋静茹(旅美作家)

问:一句话形容你的青春。一些怎样的细节让你发现它在慢慢逝去?

答:我想我的青春更像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关于它的逝去,是逐渐去接近那个事实——什么是不可能,什么不是不可能。

我问黄佟佟(专栏作家)

问:当你慢慢长大,有哪些人生的真相让你很难过?

答:最难过的是,爱情原来离琼瑶很远,真实的自己和心目中的自己很远,世界离公平很远,而那些最悲伤最厌恶的事情原来就发生在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出现,看着它们发生,而所谓的成熟就是你得微笑关注,并平常咽下,他们说这叫接受无常。

我问赵丽华(诗人)

问:如果你可以去到任何一部电影里面生活,并且和其中的一个角色互换7天,你会选择谁?

答:我会选择哈利·波特,因为一直对神奇诡异的魔法世界感到好奇。只是7天太短暂,如果可以,想一直留在那个魔法学校,尽管有伏地魔的危险,也不会害怕。

我问萧蔷(演员)

问:如果没有做艺人而选择了一份寻常人的工作,那么请描述一下现在的你。

答:我想,若是没有拍那个丝袜广告,我应该去美国继续念书、生活,美国房子很大,会有机会栽种不同品种的水果和花,还有半室内的天窗恒温泳池,后院山坡上会有跑马场,不过,然后我会在路上被好莱坞星探发现,成为留美华裔女星。呃……我是不是回答错了。

我问蒋怡(名模)

问:如果你被独自流放到荒岛,只允许带走3件物品,你会选哪几样?

答:第一件是吊床,这样可以保证睡眠,又不会睡得太沉;第二件是一把大刀,用来取得食物;第三件是酱油,可以用来吃生鱼片,不至于让食物难以下咽。这三件物品可以让我勉强生存,并且不会因为安逸而放弃求救。

我问何员外(编剧)

问:不能用任何社会属性,如姓名、职业、年龄、籍贯等,你如何向一个陌生的朋友介绍自己?

答:嗨,我是个靠谱、有原则、充满好奇心、我行我素、不吃香菜的技术宅!他们说我腹黑,但腹黑的人往往不会承认自己腹黑。

后面那句你也可以悄悄用,这样我以后就有理由报复你了。

我问李晟(演员,新《还珠格格》出演小燕子)

问:请列举3个你憧憬很久,但注定无法实现的梦想。

答:憧憬怎么吃都长不胖;有特异功能;20岁出头就生个女儿,然后跟她像姐妹朋友闺蜜一样一起成长。

问:你愿意用多大的代价来交换这些梦想的实现?

答:至于用多大代价来交换,应该是不想交换吧,现在的一切都很珍惜,平安平淡是福,理想之所以美好也许就是因为它的遥不可及吧。

我问苏芩(作家、情感专家)

问:如何让自己热爱平凡又琐碎的生活?

答:业余生活只遵循一条原则:“自我”。只属于自己的时间非常少,专属于我的生活里,听从自己的兴趣来安排。生活之所以让人烦,是总在考虑着别人的心情过日子。遵从自我感受,偶尔任性一把,是不错的情绪调剂。

我问何超仪(摇滚歌手、电影演员)

问:假如你拥有3次预见未来的超能力,你会想预知哪3件事?

答:我希望预见自己未来的事业,看看会否成功,若不成功,我可以早点转行;我希望预知未来有没有人出卖我,那我可以及早提防,因以往中伏太多;我也希望预知地球的自然灾难,到时我一定用尽方法告诉大家,让大家避过一劫,那就功德无量。

问:你必须舍弃全部的物质财富,但可以换来一个梦想的实现,你希望是什么?

答:希望换来拥有无尽的物质财富,哈哈!

我问金勤(台湾演员,电视剧《孽子》中饰演小玉)

问:如果可以乘坐时光机遇见10年前的自己,你会对他说什么?

答:对10年前的自己说:现在的你,好强,老是以为加速就可以超越一切,但是10年后,你会有另外一个体悟——要与众不同,不一定是走在别人前面,也许慢下来让别人超前,也可以显出你的独特。你还可以细看风景,悠然自得。甚至,还会发现一条条特殊小径,转个弯进去,看到没人发现的世界。然后,你能明白,世界是如此大又丰富,而你的渺小,是那么刚刚好,一点也不需要自卑。

问:若是10年后的自己呢?

答:10年后的我,如果还是一个人,那我们自己老少配吧,不理时光机了。

我问张阳(集富亚洲董事)

问:请描述一种你认为可以通过面试的职场新人形象。

答:好学,勤勉,敢于提出自己的观点同时能听取别人的意见,有清晰的短期发展目标,有意识地规划长期发展。

问:请列举三句职场中的员工禁语。

答:主要针对刚工作1至3年,主要在执行岗位的员工——

1、这不可能,我做不到——成功无坦途,应该把每件工作当作必须完成的任务;

2、人家那么有实力,我们比不过人家很正常——既然在同一个赛道上竞争,起跑线就是一致的。可能有人开始实力强大,那么该考虑的不是认输,而是如何变得更强大,在下一场比赛中争取胜利;

3、我不愿意做这么琐碎的小事——职场无小事。

问:如何面对员工的谎言?

答:首先,基础还是相信员工,不能轻易做有罪推定,无端怀疑一个人的诚信。如果确实存在怀疑的话——

第一次不会当面指出,但事后会要求员工兑现和可能的谎言相关的承诺。比如员工说父母生病请假,但可能为假,会要求人事部门给员工父母问候或礼品顺便核实情况;

第二次会指出其表述不合逻辑性或与部分事实无法印证,要求给出合理的解释或者真相。如果确实无法自圆其说,需要明确提出下次不可再犯;

第三次则应该对员工岗位和职责进行调整。对公司造成影响的,应当劝退。

谎言可被看为是对信息的操纵。与工作相关的谎言会极大影响管理层对事实的判断,可犯错,但不可纵容。

我问寇乃馨(台湾知名女主播)

问:如果再过一次青春,给你3次机会纠正当初的遗憾,你会选择哪3件事?

答:哈哈,首先,我觉得这个题目是否成立是需要讨论的,因为我觉得我的青春还没有过完啊,开心幸福的女人永远都拥有青春嘛。不过,在更年轻的岁月,确实会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第一件事,我对大学生涯的印象是非常浅的,因为我刚进入大学,就开始主持节目,忙着进入娱乐圈,也忙着谈恋爱,所以我的大学时代并没有好好念书,也没有参加很多社团,如果可以再回到大学时,我希望能尽情享受大学生的生活。

第二件事,在我大学时,我同时交了4个男朋友,同时哦,不过那时都是纯纯的爱而已。我要跟A男友去吃饭,要跟B男友去看电影,跟C男友去放风筝,还要跟D男友在电话里吵架,业务非常繁忙,情人节还要研究到底跟谁过。多年后的现在,当我已经逐渐学会爱与珍惜之后,会觉得对当年的每个男友都非常抱歉。我现在觉得,要用力而且诚恳地爱上一个,要无怨无悔地付出,其实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所以我会很想要诚心地谢谢他们对我的好,因为没有他们的付出,也没有如今比较懂得爱的我。

第三件事,年轻的时候,我以为这辈子是绝对不会胖的,记得大学毕业时还不到84斤,怎么吃都不会胖,睡前吃一桶冰激凌,第二天也没有任何反应。如果当时就知道多年后的我,新陈代谢也会变慢,也是会胖的,一定要卯起来狠狠地多吃,让自己吃到怕、吃到吐,现在就不会这么挣扎在美食与体重之间了。

我问朱咪咪(喜剧演员)

问:镜头前你总在笑,那你如何处理悲伤?

答:悲伤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处理它。悲伤是需要时间来度过的,哭完,痛完,伤完,就可以继续笑了。

问:哪个角色是你想尝试但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的?

答:最想演的是玉娇龙,应该没有导演敢找我演吧?@李安

我问棉棉(作家)

问:漂泊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答:我觉得在心灵的觉醒之路被启动之前,我们都是漂泊的。漂泊之感来自觉悟,也将回到觉悟。愿所有的生命都不再漂泊,并继续旅行。

问:受伤后你从哪里获得治愈的能量?

答:受伤后,我有一些固定的方法交替使用——

1、给固定的最好的朋友打电话,一般不会超过3个;

2、跟固定的最好的朋友不停地唠叨和分析,这个过程比较可怕,因为其实猜(分析)比爱、不爱、死更冷,可以分析,但得清楚所有的分析都将是一种偏见;

3、看佛教书,这个方法比较有用;

4、请寺庙为我祈祷,并不断发愿想获得更多智慧和慈悲的力量;

5、淘宝网上看各种手提包;

6、吃火锅。

我问春树(作家、诗人)

问:如果你可以让3位已经故去的人复活,你会选择谁,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答:

1、萨特。“你可以帮我的小说写个前言吗?”

2、普鲁斯特。“请帮我推荐一个优雅法式下午茶的菜单。”

3、我父亲。“我爱您。我能照顾好自己,放心吧。”

我问反裤衩阵地(《费加罗》编辑总监)

问:你最想知道哪个事件的真相?

答:如果可以,我想知道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或者说,变成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存在。

问:愿意用多大的代价来交换?

答:我愿意用下一次爱情的机会来交换这个真相。我承认我比较吝啬,这个真相如果始终不被揭晓,我也会继续好好地活下去,直到自己亲身去经历这个真相。而且,如果人死后真的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那么现在少爱一次也没关系,留到那时候继续去爱。

我问梁振华(青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副主任)

问:关于80后的争议从来都不曾减少,你如何看待这个群体?

答:每一个时代都有它无可替代的独特性,当然包括每一代人。80后是夹缝中的一代,很多年以后来打量这个群体,他们的疼痛和无奈,他们曾经的叛逆和迷茫,都是那个年代的生活境遇所赋予的精神气质和情感表达。过去的大半个世纪,在中国,真正的个性从这一代人身上开始觉醒,如此富有生活的质感,蠢蠢欲动,生生而不息。我们今天叹息80后一代人褪去了锋芒,变得圆滑与世故时,任何一代人共同经历的宿命出现在了我们眼前——从高亢到喑哑,从抗拒到忍受,从棱角尖锐到语调含混、面容模糊不清。

问:据说今年是最艰难的毕业季,近700万名应届毕业生,有六成以上至今仍未找到工作,可否给予一些警醒或鼓励?

答:今天这个时代,有才华、能够忍耐、敢于梦想的人,获得成功的机率要大许多——至少相对过去而言。竞争的含义,就在这里。一份好的工作,意味着社会对个体竞争力的一种认同,但并不是唯一的、一成不变的认同。与其坐而怨,不如起而行。改变现状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安分、敢想敢为、敢于否定昨天和今天的自己。好的生活不会来找你,永远是我们带着愿望启程,看过一道道风景,一步步逼近自己所梦想的完美生活。所有从校园刚刚毕业的学子,人生最重要一堂课的上课铃声才刚刚响起。因为疏忽,因为路上塞堵,也许你迟到了几分钟,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成为这堂课的优绩生。

我问杨景(旅行家、原《夜色温柔》主持人)

问:你出于什么原因选择漂泊?

答:我很害怕漂泊这个词,太沉重苍凉,我只是辞职旅行了几年而已,不算漂泊。因为每个人都想看看世界,了解这个世界的文化和人性有多丰富,仅此而已。

我问孙健君(派格太合环球传媒总裁、电影《富春山居图》导演)

问:创业最难捱的时期,是什么给您勇气继续坚持下去?

答:真心热爱自己做的事。

问:您理想中的青春是什么样子?

答:身心健康,激情澎湃,一切皆有可能。

问:您是否满意自己的青春?

答:对生理的青春不满意,不后悔。对精神的青春,正当年,很享受。

我问唐师曾(知名战地记者,曾出版《我从战场归来》等作品)

问:由于常年在战乱国家辗转奔波,您受到过辐射,还罹患重度抑郁症,是什么力量协助您走出这段人生低谷?

答:我在301、协和、北京军区总院、北京医院……做过骨穿,在昆明云大医院住院治疗抑郁症……都有效果,但由于伤害过深,属不治之症。知止而后勇,由于明白底线而奋勇一搏。

问:您最骄傲的青春回忆是什么?

答:79年在北大知道有罗伯特·卡帕,崇拜、传播并效法之。中文版最早的《卡帕》、《世界的眼睛》……都是我写的序。有幸用自己短暂的生命加入卡帕的传承,影响比我更年轻的人放眼世界,死了也值了。

问:您如何克服在异国他乡漂泊时的孤独感?

答:自己开车、拍照、采访、记录……自言自语,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来不及孤独。

我问安娜(无国界医生、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

问:您遇到印象最深刻的救援事件是什么?

答:位于非洲西部的塞拉利昂是我的第一个救援任务,我在项目上过生日,整30岁。

同一天,我见到一个同样是30岁的病人,怀孕6次,生产5次,2个孩子幸存。到达医院时,产前出血,胎盘早剥,胎死宫内,失血性休克,弥漫性血管内凝血,血色素3.8克,血压60/40mmHg,脉搏测不到。四肢厥冷,血液无法凝结,血管细到找不到。

开放静脉,输血,输液,病人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善,而且是每分钟都在变得更加糟糕。耳边只听得到病人的呻吟声,监测机器的滴滴嗡鸣声,待产室里却是一片沉默。因为我们都知道,结局即将是什么。

病人的家属齐刷刷地坐在病房外面等待,安静而沉默,我几乎不愿去想,病人的孩子们,是多大年纪,病人的丈夫,该有多伤心。

最终,我什么也听不到了,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呻吟,只有血,还在持续不断地流淌。她的丈夫伤心地哭泣,失去年轻的妻子,留下年幼的孩子,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是莫大的打击,因为在这个国家里,失去母亲,几乎就意味着,没有人能照顾孩子,而这些失去母亲的孩子,极有可能活不到成年。

当班护士的眼睛里,有盈盈的泪花闪烁。

而同时,你却知道,同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另一些国度里,30岁的姑娘,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正处在生命中最美好灿烂的时光,能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能有幸福的家庭和健康的孩子,能有份报酬丰厚的工作。

而在这里,30岁的姑娘,已经是2个孩子的母亲,没有钱,吃不饱,即将死去。

有的时候,事实很残忍,让人不忍面对。这里是塞拉利昂,在这里,5个小孩子里,就有一个活不到5岁;这里是塞拉利昂,每周,我都要面对一个几乎跟我一样年纪,甚至比我还要年轻的母亲死亡。最年轻的,只有17岁。

17岁,我正在上高二,忙着对付考试,抽空偷偷摸摸谈恋爱。

17岁,她第一次做妈妈,怀孕30周,因为子痫发作导致的脑疝而死去。

无数次,我靠在病房一个阴暗的小角落里,将沮丧、悲伤、痛苦、无助等等,深深体验,最终仍然要收拾心情,继续工作。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没有无国界医生,这里会有更多的母亲和孩子,在本该是花一样盛放的年纪里,离开人世。

我问师永刚(香港凤凰周刊主编)

问:如何面对他人的嫉妒?

答:嫉妒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赞美。我希望越多越好,这种嫉妒与我无关,它属于那个人对我的一种特殊肯定,但对我却是一种路标,我需要他们,也需要从这种嫉妒中找到正确的道路。而不是与之对抗,成为它的敌人。

问:如何理解对手的存在?

答:青春时的自己有无数对手,这些对手是我前进的动力。如果现在自己仍然会把工作与生活中出现的人作为对手,那是我的失败,真正的对手只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也是自己,我现在需要的是,如何找到与自己相处的方式,坦然看到自己与自己的和谐。只有战胜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相信了自己,那些竞争对手才会在你的生命中消失。

我问巫昂(诗人、作家)

问:如何处理严重的友情背叛?

答:被背叛,没有别的办法,除了不原谅,只好说,我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问:如何正确认识青春的失败?

答:失败本身说明了你力不能逮,你是个有限的你,或者,你本来的期待超过了你的需要,如此而已,没别的。

我问小倩(丽江歌手)

问:什么契机让你去丽江做一名职业歌手?

答:大学毕业后到广州、深圳找工作,现实无情地告诉我,人生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实现梦想,而是得先养活自己。在那段日子里,我为生活忙着、拼着。几年下来,我在广州拥有了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而离我的音乐梦想似乎越来越远了……

机会的来临是在一次不经意间的旅游,2008年我和朋友第一次来到了丽江。在丽江我惊喜地发现我可以放肆地唱歌,我可以把唱歌作为职业,可以天天给来自全世界的人们唱歌。我没有买返回的机票,毅然放弃了在广州几年打拼的成就,直接就留在了丽江,从零开始在酒吧做驻唱歌手,直到今天。

我问伊简梅(橙天娱乐集团CEO)

问:您所理解的才华是什么?

答:才华就是执着和美好。

问:智慧过人但桀骜不驯的性情中人和能力平庸但温驯听话的好好先生,如果非要选择一个留在您的团队,您会选择哪一个?

答:只能选一个就选桀骜不驯但有才华的,但我认为其实两个都有机会留,因为企业需要不同人才,温驯也是才华之一。

我问周石星(诗人、湖南电视台副总编辑)

问: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学生初涉社会,面对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的世界,您最想告诫他什么?

答:利害得失一只眼睁一只眼闭;是非对错一只耳进一只耳出。所谓聪明,就是耳聪目明的意思,但“聪明总被聪明误”,真是亘古不易的真理。机关算尽,可以得计于一时,但绝不会得逞于一世。贪小便宜的必失大利益。初涉职场和社会,多吃苦,多吃亏,有后劲,有后福。

问:您热爱诗歌,又如何用诗人的心境面对职场?

答: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保持一份对诗意的尊重和敬畏,就不会失去对生活的希望和信心。不仅职场如此。

我问白灵(好莱坞华裔女星、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

问:如何让漂泊的生活更丰富美满?

答: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对生活充满了感激,所以漂泊丰富和美满便自然地连在了一起。我喜欢漂泊,因为我喜欢看世界,因为我热爱我的生活,因为我更喜欢突然出现的惊喜,所以当世界流动的时候我也在舞蹈,所以当我呼吸的时候自然也正在心跳,这便是我的丰富,这便是我潇潇洒洒的美满,把自己交给自然,交给美好的每一天,每一秒。

问:一个伟大的梦想追寻者需要拥有哪些素质?

答:最需要的是对自己的诚实,知道自己是谁,拥有什么,什么是自己独特的才华。还需要的是有着一个浪漫的孩子般的童心,敢于梦想;更需要永不放弃的追求,哪怕摔得遍体鳞伤,他仍然勇敢地站起来,继续着别人认为不可能成功的路。

问:可否描述一个让你心动的男性形象。

答:让我心动的男性是一位成功的勇士,是一位懂得女人的浪漫恋人,是一位真正的绅士,是一位心底善良幽默、敢作敢为、心里透明坦诚的朋友。

我问张书豪(台湾男演员,电影《转山》主演)

问:你觉得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应具备哪些素质?

答:有着属于自己的中心思想与意念,对于遇到的所有人和事物都有应对的主见与思想,不随波逐流,不随意地任其摆布。与人相处懂得应对进退,面对事情有条理、有方法、有原则、有依据,对于物欲有评断需要与否与必要性,不愚昧地追逐奢华。清楚地知道理性与感性如何拿捏与释放,具备用心过好当下每一天的专注力。

问:你现阶段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为实现它付出过最大的代价是什么?

答:成为一个人人称赞的专业演员。

当初父亲同意我走这条路时唯一的条件就是要顺利地毕业,还记得当时有机会试李安导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也是因为遇到大学期末考,忍痛放弃了这好机会。

然而之后遇到了《转山》,拍《转山》时休学了半年,我曾问自己是否值得这么做?但我发现《转山》的过程带给我的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演出机会以及让内地朋友认识我,它更是让我更深入认识自己的软弱与缺陷,人生中有多少机会可以深刻地认识自己,所以与父亲讨论过后,他也支持我休学,面对自己。当然半年学业花了一年半修完,同年的同学也都毕业了,没好朋友的陪伴是真的孤单寂寞,就连要当兵时朋友都已经退役的感觉更是无奈,但是,书可以再读再念,了解自己或许就这么一次,我不后悔反而觉得很值得。

问:请讲述一段影响你的梦想重要的记忆。

答:我18岁生日前一个礼拜遭遇的致命车祸,是我活到现在最大最大的打击,只是没几个人知道那次有多严重,车祸人飞出去昏迷落地后痛醒,发现头旁边一公尺是一台联结车的轮胎,医院人员说在我事发的地点半夜出车祸几乎都是过世,几乎没人活下来。疗伤期间,同学们用尽心用尽力地陪我渡过,全班来家里探望的画面依然想到就鼻酸,过程中我开始思考我的未来,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奇迹似的活下来……于是我的人生开始改变。

当时的我刚拍完第一部戏《危险心灵》,在BLOG与大家互动发现原来演戏可以带给观众一些内心激荡,也可说是一些能量。所以,如果我拍的戏都是有正面影响力的,然后越多人看是否可以感染更多人?我这样问我自己。

很多人都说高中读第五志愿的我大学考得很不理想,其实我知道,但也可说那是我甘愿选择的,因为在大家都忙着冲刺大考的最后那年,很多杂事很花时间,而我却在班上扮演了生活班长,我主动花时间帮忙跑各种腿,倒垃圾,表演余兴节目搞笑,当大家心里苦水的水桶,让那些真的资质好的同学能省更多时间全力冲刺,这不是要说我牺牲我伟大,事实是他们的扶持救了我的内心,我只不过是花时间罢了。

高中毕业那年,全班送我四个字作为礼物——莫忘初衷。告诉我不管未来的路上顺利与否,是否出名,都不可以忘记最初我选择这条路的理由,以后相约见面,希望还是看到现在这单纯执着的张书豪,我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

事过7年,一路走来,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我期许自己成为很有影响力的演员,能带给社会正面影响力的演员,现实的东西我真的觉得顺其自然就好,有或没有交给上帝,因为我知道那天他让我奇迹似的活下来,还如此健康,绝不是要我自私地困在现实里专研书本考高文凭钻牛角尖地赚钱,而是要我体验生命去回馈社会。当自己遇到一件可能一切归零的事件之后,现实真的没那么煎熬。

身边常常有人开玩笑地说,你演的戏怎么都不红都不卖座,或是你怎么不多上一些通告或是炒新闻?对于我而言,选择一个工作不是只看大咖多不多,钱好不好赚,会不会红,而是剧本喜不喜欢,有没有感动自己的地方,有没有所谓正面的影响力。等到有天机会来了,会出名就是会出名,这不是我在现在就该在意的东西。红与不红,钱多钱少真的不是评断一个人价值的标准,而是你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些什么,看到了些什么,是现实还是真挚。

人要有原则,要有信念,一但失去了,也就失去了成为人的基本。而莫忘初衷,依然刻在我心底。

书摘 梦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