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总编辑致信员工:谈纸媒转型
LionelBarber LionelBarber

《金融时报》总编辑致信员工:谈纸媒转型

我们决定在已获成功的“数字先行”策略上再行一步。此举对《金融时报》的全体员工来说都是一次激动而充满挑战的机遇。改革,意味着工作习惯的改变,资源向数字版的进一步聚拢,以及报纸形态的一次巨大变革。

亲爱的同事们:

我们决定在已获成功的“数字先行”策略上再行一步。此举对《金融时报》的全体员工来说都是一次激动而充满挑战的机遇。改革,意味着工作习惯的改变,资源向数字版的进一步聚拢,以及报纸形态的一次巨大变革。

我们的计划是在2014年上半年开始发布全球印刷的单行版。新的《金融时报》将在重新设计后反映新时代的品味和阅读习惯。

我们的报纸将继续保持权威和品质,用有力的文字、图片以及数字呈现一天中最重要的事。

新的《金融时报》纸质版将成为更适合这个时代的载体。它将继续成为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亦将继续在广告和发行方面为集团作出贡献。但是,至关重要的是,它的发行方式将发生巨大变化,也将更为简化。变革将会影响采编室的运作模式,以及制作新闻的过程。

托尼·梅尔(TonyMajor)和凯文·威尔森(KelvinWilson)花费了大量心血设计全新的《金融时报》。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伦敦总部每晚八点以后将如何运作。就此,他们将在圣诞节前给我一份切实的报告。但是,适应和变化将从现在就开始,以便我们能在明年春天重新起航时不至于手忙脚乱。

以下是一些要点:

首先,上世纪七十年代式的运作模式——整个晚上对不同版本做细微修改的做法已死。在未来,我们的印刷制品将脱胎于互联网的内容,而非相反。

新的《金融时报》将由一个小型的纸质版采编团队和一个大型的电子/全天采编团队组成。新成立的小型采编团队将直接由我和新闻编辑阿莱克·罗素(AlecRussel)负责。

第二,改革后的全球单行版,可能只有一叠。我们将把深夜作业降到最少,标准的网络页面则可能增加。

我们仍会以灵活的方式保有英国版的本地新闻。我们的设计要点将放在有丰富数据和图片的漂亮页面上。

第三,我们的采编团队将从快速对新闻作出反应向探寻已有新闻的深层意义转变。不变的是,采编人员仍将忠实地追求具有原创性及调查性的新闻。

编辑将要做更多的前期策划,用更聪明的方式为电子与印刷版整合资源。这需要编辑与记者在思维模式上进行转变,但这是数字时代绝对正确的道路。

总的来说,这些变化意味着大部分报纸将能够被事先准备和生产。纸质版的记者会根据网站上最受关注的新闻进一步提供新闻故事和分析评论,而不用受制于传统的截稿时间。

整个过程将如同广播播出时间表那样瞄准黄金时段。曾经的我们受制于纸质媒体的版面限制,如今则将形成新闻公告牌的风格。

最后一点是,报纸发行过程中的变化将影响你们的工作习惯。我很理解这样的改变对长期习惯深夜作业的同事们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所以,当我们进一步迈向“数字先行”的业态,希望你们能够在知情的情况下重新审视自己的职业规划和未来的个人机遇所在。

往后,我们将把下午和晚上的工作挪向白天,特别是伦敦本部。记者们将以数字板块为重。

数字部分,我们将依赖自己的记者采写和来自第三方的内容。数字版的重点将在于文章本身,而非版面。

《金融时报》将致力于创造一个记者、评论员与读者交流顺畅的环境。我们将加深与读者之间的联系,让他们在需要了解突发新闻、寻求有质量的分析时总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今年,我们推出的FT快报(即全天候滚动报道市场新闻)成为今年最成功的新发明。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成功。

如今的改革沿袭了过去十年我们的改革思路。过去的数字化改革让《金融时报》幸运地成为现代媒体中的先行者。

我们已经成功建立了全球性的付费在线阅读模式。去年,我们的在线订阅量第一次超越了纸质版的订阅量。今天,我们的在线订阅量比纸质版订阅量高出10万份。

时不我待。高压的竞争环境迫使我们适应新环境。如今,人们大都通过电脑、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阅读我们的报纸。这是时代的变迁,不变的是我们依然是业内的佼佼者。

由于技术的日新月异,变革将快速且永不停息。这一点,是我最近出访阿斯彭及阳光谷时被反复提醒的。

我要感谢《金融时报》所有员工对事业的贡献。现在的确是充满挑战的时代,但是只要我们愿意拥抱变革且不断自我更新,我们就能继续提供曾让我们深感自豪的世界顶尖新闻。

——《金融时报》总编莱昂内尔·巴博尔(LionelBarber)

媒体转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