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业者的资本教训:第七大道创始人曹凯自述
娄池 娄池

一个创业者的资本教训:第七大道创始人曹凯自述

【导读】对创业者来说,被迫离开一手创建的公司无疑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尽管曹凯称“到现在为止我觉得都是收获,我从来不拿这个当做教训看”,但他还是承认自己“心痛但是不后悔,因为没有后悔药吃”。


 
曹凯的新公司开在深圳南山的研祥大厦,这里与他一手创办的第七大道办公楼仅有330米的距离,但现在的第七大道已经是搜狐畅游的全资子公司,因为在今年5月初第七大道第二次向纳斯达克递交材料之前,这位80后的创始人选择了卖掉股份离开。

创始人拒绝在纳斯达克敲钟的诱惑而选择离开并不常见,对于这桩发生在7个月前的公案,游戏业内说法不一,有消息称曹凯的离开是因为无法完成与畅游的业绩对赌;也有说法称第七大道管理介入太多,曹愤而离去;还有传言称第七大道几个创始人之间的内斗是其最终出走的原因。

但曹凯自己的总结很简单:一是自己误以为畅游与其他的投资者一样,会在上市后获利退出,但畅游并没这样的想法,不想被没有管理权的公司套住;二是发觉内容制作公司上市后,难以再把精力用在做游戏上,而变成资本运作为核心,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尽管“误以为畅游会退出”的说法听上去不合常理,但曹凯在第七大道被并购时期表现出的工作状态确实不像个打工者,几乎每天都熬夜到凌晨,最终打破了大多数游戏开发商难以连续开发两款成功游戏的魔咒,在《弹弹堂》之外,又开发了流水极高的《神曲》。

对创业者来说,被迫离开一手创建的公司无疑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尽管曹凯称“到现在为止我觉得都是收获,我从来不拿这个当做教训看”,但他还是承认自己“心痛但是不后悔,因为没有后悔药吃”。

现在的他又恢复到了当初熬夜到凌晨的工作状态,新公司岂凡网络的业务方向依然是网页游戏,在他决定创业的消息创出后,大批的投资人寻求合作,但他悉数拒绝了所有的投资者,尽管他不排除将来引入新的投资人,但他对公司的管理权绝对不会放手。

此外,他还决定投资一些靠谱的游戏团队,除了常规的游戏开发与运营,他还愿意给这些团队分享与资本博弈的经验。

页游神话委身畅游

2008年初,第七大道在靠近深圳南头关一个90平大小的民居里成立,5个人的小团队在经过短暂的迷茫期后选择了网页游戏作为自身的发展方向,彼时正值中国网页游戏的上升期,自2006年人人依靠《猫游记》打开页游市场后,页游市场上充斥各类简单低质的游戏。

2009年3月,第七大道的《弹弹堂》出现后,迅速成为了市场上最热门的网页游戏,仅仅上线不到一个月时间,第七大道就将《弹弹堂》的越南地区独家代理运营权卖给了Vinagame,开始了进入了疯狂的增长期。

凭第七大道搬迁速度就能想象出当年的发展速度,《弹弹堂》上线2个月后,这家公司从民居并搬到了南山数字产业园,几个月后因业务发展太快,人员增加太多,又搬迁至了研祥大厦;又过了几个月,第七大道终于在松日鼎盛大厦拿下了三层楼才解决工位不够用的问题。

到2011年4月搜狐畅游宣布并购第七大道68.258%的股权时,第七大道已经是页游行业收入的第一名,实时在线人数平均有20余万,月收入达到千万元级别,有40多名技术人员与50余位运营人员。

曹凯认为,这场交易对现金流充裕的第七大道来说意义不大,畅游作为一家端游研发商并不能在市场层面上给予第七大道足够的帮助,选择畅游的原因在于解决其他早期投资人套现的需求,以及满足曹凯打造一家上市公司的梦想。显然,运作过搜狐和畅游两家上市公司的团队对其吸引力更大。

就这样,第七大道成立搜狐畅游的控股子公司。

上市前夜如梦初醒

谈及被畅游并购最初的感受,曹凯如实承认状态很好,畅游并没有干涉第七大道的正常运营,反而给了第七大道足够的空间,在那段时间里,曹凯和公司主力人马处于一种亢奋状态,在苦熬了无数个夜晚后,第七大道的第二款页游《神曲》面市。

这是一款慢热型的游戏,在运营的半年后才迎来爆发期,与《弹弹堂》不同的是,这款游戏在欧美等海外市场也获得了成功,《神曲》从2012年开始在全球各地陆续上线,至今海外同时在线人数超过20万人。到2013年年中开始的海外月充值收入达到了在1500万美元以上。

曹凯总结,大部分被并购的公司都不是特别成功,原因就是大家丧失了原来的主人翁的意识,但第七大道员工依然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公司,当成自己的团队,当成自己的终身事业在做,所以自己在《弹弹堂》后又创造了个第一。

但直到上市之前,他才明白自己有些一厢情愿。曹凯的判断源自过往的经验,自《弹弹堂》上线以来,一路都有各种投资者进入,高峰期股东达到10人,但早期的天使,后面的VC也都离开,所以他认为畅游也迟早会离开。此外,他还把大量精力用在游戏研发上,对资本、投资者的理解或者花的心思特别少。

他真正明白畅游不会退出是在第二次向纳斯达克递交材料的时候,凭借第七大道的业绩和潜力,登陆纳斯达克已经只剩程序问题。此时,他开始尝试与畅游沟通交还控制权的问题,但畅游对此态度坚决,此时曹凯才明白自己其实早已经失去了第七大道,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忽然醒悟了”。

出走与反思

直到被并购了两年后,曹凯才真正净下心来思考自己在第七大道或者搜狐畅游内的未来。此时他才发现,一旦公司上市,他作为股东之一不能轻易放手,很有可能会长期锁定在这家公司内,但他本身又没有第七大道的控制权,相当于为搜狐畅游的利益长期奋斗。

此外,因为畅游长期对第七大道的不插手,使他忽略了两家公司的差异,他对畅游的游戏理念并不认同,甚至说差距非常大:畅游是专业管理型人才负责管理,而他自己在第七大道是要插入到游戏开发中去,两种管理模式完全不同,很难相互兼容。

更重要的是,他对上市本身的热情也开始减缓,最终得出了网络游戏的研发公司不适合上市的结论,游戏公司并不缺乏现金流,融资的意义不大,而上了市之后,资本市场反而对研发公司有了要求,会要求公司稳定在一个区间去成长。但这种研发公司都有研发周期的,最终结论就是提ARPU值,搞活动,也就是在伤害玩家。

在想清楚上述几个问题后,曹凯的出走变得不可避免,双方最终和平分手,今年5月1日,畅游以约7800万美元固定现金总对价收购曹凯持有的28.074%第七大道股权。收购结束后,第七大道终于成为了畅游的全资子公司。

一位前第七大道高管向腾讯科技透露,曹凯离开时第七大道账户上的现金远远高于7800万美元,畅游相当于用第七大道自己赚到的钱把第七大道买了。

重新创业再战页游

在离职后不到一个礼拜,曹凯的岂凡网络开张,新公司的方向依旧是网页游戏,办公室位于研祥大厦内,与第七大道所在的松日鼎盛大厦直线距离仅仅330米,受制于与畅游的条约,新公司没有一个成员来自第七大道。

距离曹凯创立第七大道已有5年时间,今天的市场环境已经大变,在曹凯离开第七大道后,云游控股作为破冰者登陆了港交所,上海游族和37wan真假借壳登陆了国内A股市场,整个页游增长速度也在放缓。

对此,曹凯表示影响不大,首先页游行业的参与者在变少,有一些跟不上行业在发展的公司消失了,新生力量都集中在手游行业,做产品的成功率相对来说概率变大了;其次,他个人在页游上的经验、资源,和积累的口碑、名声、人脉都在页游领域,所以页游成功率是最高的。

对于岂凡网络的发展方向,曹凯已经不再把上市作为目标,他预计在三年内至少做到和第七大道同等规模,以研发长盛不衰的精品游戏为愿景,目标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知名的全球性游戏公司。

据曹凯介绍,现在新团队已经磨合了四个月的时间,全部人员只有40个人,最新产品的上市时间在明年第一季度末与第二季度中之间。

做天使与谈经验

天使投资人也是曹凯的新身份之一,他表示,作为一个标准的草根创业者,在一定程度上,要回报行业。同时他透露,自己能给的东西要比很多VC给的多,不是只能给钱,而是能给予理念、经验。

同时,他对团队要求也很高:技术要成熟,要对游戏有爱,一定要有热爱,最好有demo,团队要健全。但方向并不限于页游、手游。但端游自己不会考虑。但除了常规的游戏开发与运营,他还愿意给这些团队分享与资本博弈的经验。

对于创业者群体,曹凯亦有自己的经验分享,他认为,梦想是不能花钱买的,卖掉的就不是梦想。自己当年是吃亏了,“你要问我现在卖掉第七大道心不心疼,我告诉你心疼,非常心疼。你问我后不后悔,我告诉你,我不后悔,因为没有后悔药吃”。

显然,对曹凯来说,离开一手创建的第七大道无疑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第七大道 曹凯 游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