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移动医疗发展之困:摸不到的行业脉搏
生物样本库 生物样本库

【行业】移动医疗发展之困:摸不到的行业脉搏

当移动互联网以覆盖一切的气势向我们的生活汹涌而入时,医疗健康领域被看好并不奇怪——从业者的进入,投资人的青睐,人们强烈的刚需,让这个行业被一直火热关注。根据研究机构Chilmark Research发布的数据,移动医疗领域的投资在未来5年会增加25%,到2017年突破11亿美元。

【导读】:当移动互联网以覆盖一切的气势向我们的生活汹涌而入时,医疗健康领域被看好并不奇怪——从业者的进入,投资人的青睐,人们强烈的刚需,让这个行业被一直火热关注。根据研究机构Chilmark Research发布的数据,移动医疗领域的投资在未来5年会增加25%,到2017年突破11亿美元。医疗作为公众社会话题,具有刚性需求,而且现阶段国内资源的严重不足以及分配不均已产生了很多社会问题,移动医疗的出现,能够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将现有资源最大化,让更多人能享受医疗服务。

但是今天,中国的移动医疗健康领域的从业者依然只能在医院墙外小心发展,奋力掘金。这些心怀医德春心的从业者们对行业的未来充满着期待,也充满着担忧:移动医疗之困,困于专业门槛,困于发展模式,困于监管之手,困于行业脉搏的微弱与不可预知。医疗市场化导致唯利是图,整体的医疗生态需要改变,移动医疗也需要在风浪中努力修正航线,才能稳妥地发展。

专业门槛高,移动医疗人才急需

从字面上来看,移动医疗由移动和医疗组成,这就对从业者有两方面的要求:第一,是对医学以及环境的熟悉,不仅得有相应的医学知识积累,还要有对国内医疗体制、医疗现状以及群众健康领域有所钻研和了解;第二,从业者还需要有互联网创业知识,有移动领域的深化认识,甚至包括管理、投资、营销等等多个方面的了解。而精通这两方面的人才少之又少。

现在的很多移动医疗应用开发团队,都把专业医生团队作为自己开发团队的顾问团,比如女性经期应用“大姨吗”,线上咨询问诊应用“好大夫”,都靠专业医疗团队支撑着自己团队的专业性。但是也有像“掌上春雨医生”这样的应用,单纯做医患交流的平台,“我们可以不懂医学,但是我可以只做平台,平台上的专家能够为患者解答问题就够了。”春雨掌上医生CEO何锐提到。

“但是,中国花了很多钱来培养医学专业的老教授、名医,如果让他们整天来回答含金量并不高的医疗问题就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说。我国医生的行业压力大、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行业限制多,导致能够投入才发展起来的移动医疗领域的医生少之又少,专业的移动医疗领域人才,成为移动医疗的急需。

“网络上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王航一再强调,任何形式的医疗咨询都是严肃的。他们小心翼翼地保护这份“严肃”,比如在线组60人的分诊团队,全部拥有医学背景,对患者的咨询筛选,类似医院“分诊台”;建立一套严格的医生准入制度,只对在职公立医院医生开放;经常复查医生的答复质量等。

移动互联网发展模式不适合医疗领域

在采访“大姨吗”CEO柴可的时候,他明确提出过,移动互联网那个发展的模式根本就不适合医疗领域:第一,推广成为巨大的焚钞炉,而且资本回收困难;第二,这个领域发展模式已经固化,而且发展节奏太快,而医疗领域怕的就是快。

打开中国的第三方应用市场,你所能看到的应用基本都是被付费推广的结果。柴可对笔者算过这样一笔帐:在中国移动游戏应用推广市场上,4000元钱约可以拿到800个用户,平均每个用户的获取成本为5元钱(这个成本已经不低了),那么一个月后5%的用户开始付费,三个月就可以收回这4000的本钱,第四个月,这游戏开始赚钱。

但是医疗健康应用的推广却不是这样。移动健康医疗应用烧钱推广,仍在以A或T来计次获得大量激活用户,但在商业化盈利形式上却不如移动游戏般顺畅和成熟,在健康类应用留存率极低的市场环境下,流失的用户成本会不断累加在剩余真实用户成本身上,到最后一算,单个留存用户成本甚至高达百元,就是说,应用需要从每个用户身上挣到100元才能达到收支平衡,但是这样的单位收入在业界几乎是不可能的。

照这样的市场推广成本和速度,移动健康应用到最后都将没有退路。投资人的钱都会被应用市场赚走,一年以后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赚不到钱,行业枯竭在所难免。

但是市场推广还是要做,“所有产品的初版本用户质量和留存率都不会很高,应该理性投入,详尽地调查市场特征,换取有效、优质的用户,做长远打算,使市场推广成为有效提升用户量的手段,而并不是加速应用死掉的投资钞票焚烧炉。”柴可说。

如今,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非常快,一个能够获取融资及商业利益的移动互联网团队必须适应这样快速的发展,快速扩展的市场催生了一个过于利益化的发展路径。对于某些类应用,或许这样的发展道路是适合的,但医疗健康类应用厚积薄发的性质和专业性要求,使得这种快节奏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模式并不适合其发展。柴可认为,他们的团队实际上是一个健康服务团队,并不是一个互联网创业团队。只不过是借助了手机应用以及移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手段和形态。

行业监管双刃剑即将到来

面对每一个应用市场下“健康”分类下林林总总的应用,和媒体上不断出现的移动医疗应用的报道,移动健康及医疗行业已经得到了公众和业界的关注,而正是这种关注导致行业在快速发展中产生了各种乱象——错误引导、医疗健康知识纰漏、应用健康指导越界、造成用户健康负面影响等等问题已经出现。

健康和医疗这一公众领域在手机应用上的发展是否会像现在的打车应用一样被政府政策步步紧逼还不得而知,但有内部人士透露,由于不符合规范的行业从业者的存在,政府相关部门已经非常注意这个行业出现的问题,不就的未来一定会被监管部门介入,而被监管将会是一把双刃剑——行业益处显而易见,行业准入门槛会被提高,使得没有医学专业性的团队被踢出这个队伍;而负面也是大家能够推测到的,在中国的监管通常都是极为严苛,对于这一行业终极监管就是牌照资格,一旦要求牌照准入,牌照的获得将是一场漫长而艰难的利益博弈过程。

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医疗应用软件开发的“杏树林”CEO张遇升曾对媒体提到,“尽快出台相关监管,至少可以明确‘黑白’,让我们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不可为的就尽快打住,别浪费投入。”

放眼国外,美国在2012年通过了对医疗类App的监管法案。FDA也宣布将在2014年正式出台相关监管草案。

在市场观察者看来,监管如此受到关注,是因为它直接关系到移动医疗行业的发展。不管要乱,一管或死。移动医疗监管之困让中国的移动医疗创业者对未来发展前景担忧。

尽管投资者还在继续投入,移动医疗还在急匆匆地发展,但摸不到的行业脉搏已经让心怀远虑的从业者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移动医疗这条看似前方光明的路到底如何吹散前方的雾霾,还需要从业者、用户、相关部门多方一起努力,才能惠及社会,让移动互联网真正“改变生活”。

移动医疗 趋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