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仕达咖啡创始人丁建:我是如何做到星巴克十分之一的成本!
chenjun chenjun

爱仕达咖啡创始人丁建:我是如何做到星巴克十分之一的成本!

“遇到问题就解决,我不会觉得什么问题是棘手的,但是每次遇到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时,坦白的说我会很激动,心跳会加快,会很有激情充满信心的去期待,期待遇到像是李静遇到的沈南鹏一样。”丁建的阐述让黑马哥看到了创业者的激情!创业不仅需要激情、勇气,同时也需要一份坦然,爱仕达咖啡是如何做到星巴克十分之一的成本。

               
      【导读】“遇到问题就解决,我不会觉得什么问题是棘手的,但是每次遇到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时,坦白的说我会很激动,心跳会加快,会很有激情充满信心的去期待,期待遇到像是李静遇到的沈南鹏一样。”丁建的阐述让黑马哥看到了创业者的激情!创业不仅需要激情、勇气,同时也需要一份坦然,爱仕达咖啡是如何做到星巴克十分之一的成本。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在北京开设一家标准的星巴克门店需要资金300-400万,黑马哥不禁想到在如此之高的房租压力下星巴克是怎么样活下来的,也许爱仕达咖啡创始人丁建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也会犯嘀咕,在创业初期丁建了解了不少的项目,自己也创新了一些,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内心中最喜欢的项目,作为自己奋斗终身的行业,那就是——咖啡连锁店。

说起咖啡,因为丁建的骨子里面有着更多的社会责任感,公平正义感,喜欢创造阳光和分享幸福,就像爱仕达 的logo一样。

“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一颗大树,为大家提供树下长椅上面的悠闲时光…联系客观现实,服务业在我国是照样产业,这个市场有很多很多的空间和机会,看看现在韩国、美国、日本乃至台湾对国内餐饮业的投资即可明了。”

咖啡,黑马哥喜欢它的纯正,喜欢它苦涩的感觉,但现实爱仕达在如此之多的竞争对手中是如何做的?

在北京开设一家标准的星巴克门店需要资金300-400万, 爱仕达仅用约十分之一的资金做了一家咖啡文化馆。在同等的投资里,爱仕达可以用这些钱做更多的事,可以开设十家门店,换而言之就是爱仕达辐射区会更大,也会把风险降低。星巴克开店的区域主要在人流量最大的节点,漫咖啡开在高档社区的附近。爱仕达的第一阶段主要是做办公集中区域的生意,利用自身优势做“国内第一家不含有座位费的咖啡馆”,也就是卖的咖啡里面不包含有座位费,相比在价格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在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爱仕达从针对第一空间(即家庭客户)向大家传播咖啡文化以及咖啡器具的使用等,到现在基于社区的第二空间(即office)提供take away&deliver现磨咖啡服务的微型咖啡馆。爱仕达丁建认为从星巴克的发展历史和目前国内的咖啡零售市场的现状来看,咖啡行业并不像其他高科技行业有什么科技壁垒,简单的说是没有或者门槛是个相对的概念,比如对于华联和华润来讲,其实是没有什么门槛的。但是星巴克还是充分的保留的竞争优势的,那就是企业的文化和人…对于我们爱咖啡来说,现在的核心优势就是我,将来的核心优势就是我们一起建立起来的企业文化,这个是企业的竞争优势,其实所谓的优势就是快!如何能够比别家企业走的更快更稳就是制胜的关键。

对于商业,丁建觉得不要想得复杂,简单的就是”买进”—“加工”—“卖出”。从中获取利润的过程和无线循环的过程,各个行业都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是大家”加工”方式的不同罢了。

初期的竞争是打破脑袋的对终端客户的竞争,或者说是对市场占有率的竞争。进入到高级领域之后,就是资源的竞争,比如房地产,谁能够第一手拿到地,不用盖房子,直接卖给其他开发商都赚钱…但是,能够基业长青的企业都是有着其相同的核心的,她是有融入到老百姓生活中、乃至心中的东西。比如社会责任、利润分享…独乐不如众乐乐。

创业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对于丁建是刺激的

“遇到问题就解决,我不会觉得什么问题是棘手的,但是每次遇到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时,坦白的说我会很激动,心跳会加快,会很有激情充满信心的去期待,期待遇到像是李静遇到的沈南鹏一样。”

对创业者说:该狠的时候就必须下手,该坦然的时候就要坦然面对

第一个创业刚开始的一年里,当我们发现我们起初的定位有错时,我们一度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们在办公区域开设咖啡文化馆,像大家卖咖啡壶、烘焙咖啡豆,我们发现我们在区域内没有对手,但是我们的超级对手在网络上,是taobao上面的无数个卖家。于是我们也开设了淘宝店,每天下午在店里面装箱绑胶带…越到后来做的营业额越高时,我们发现这个不对,我们不能再在这条路走下去了,因为我们越走越偏离我们创业初期的愿景了。于是,我们痛苦而坚定的开始清仓闭店…

而在近期遇到的问题,让我很桑葚。我一直认为想把公司做大一个人是肯定不够的,按照目前的市场成熟度,我们这个微型咖啡馆的在国内开设个1000家是可以的。我也不想去控股,那样太老套思想,我追求的就是自我实现和与人分享,那样让我觉得舒服。所以从创业一开始到前段时间,我一共同四个人主动的谈合作(两男两女),最后一个谈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终于谈成了,但是在一起合作了一个月就草草欢乐的结束了…于是我带着老婆孩子回了趟老家大连,散散心,看看年迈的姥姥姥爷,也和有着更多管理经验的老姨和姨夫聊起这件成长中的烦恼…答案是不是人的问题,是模式的问题。所以,回来之后我改变了之前的想法,我要找投资,我要去碰运气,我要找天使…

爱仕达 咖啡 丁建 星巴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