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我的互联网硬件“免费”观
周鸿祎 周鸿祎

周鸿祎:我的互联网硬件“免费”观

i黑马认为免费是互联网时代最有力量的武器,免费意味着用户没有物质代价,意味着用户可以依靠极其低廉的成本使用产品。而在互联网硬件时代,硬件的价值也在不断被低估的过程中,VC和产业大佬都认为硬件是互联网硬件开发者获取用户的渠道,而不是过去单纯卖一件硬件,赚取差价的工具。黑马导师周鸿祎最新的互联网硬件免费论值得我们深思,也让我们在思考,即将爆发的互联网硬件大潮中,免费作为一种互联网时代普遍通行的策略会继续发挥神威。

i黑马:免费是互联网时代屡试不爽的制胜策略,360的异军突起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免费不意味着放弃商业化,从业者要学会在免费中发现新的商业模式。那就是不再通过直接贩卖产品本身获取收益,而是通过免费积累海量的用户数,靠服务、靠别的衍生产品赚取收益。

在当前这个互联网硬件崛起的时代,硬件的价值也被赋予与以往不同的意义。单纯地靠卖一件硬件,赚取差价的方式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互联网硬件被视作新的入口而存在,既然成为了入口,也就意味着获取用户便是这个商业模式的关键。黑马导师周鸿祎指出互联网硬件未来会零利润,甚至是免费。而创业者通过对用户提供别的产品和服务而谋取利润。这与i黑马所思考的方向不谋而合。

以下为周鸿祎《我的互联网硬件“免费”观》

 



 

我一直非常喜欢“免费”这个东西,认为“免费”真正代表了互联网的精神。现在互联网的软件产品大都是免费的,我认为未来的趋势是“硬件免费”,并提出硬件免费的第一步是硬件零利润。可惜,很多朋友只看到了“硬件免费”,却没看到我说的“硬件零利润”,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批评我“硬件免费”的观点。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澄清一下。

我虽然很赞成K.K提出来的“硬件免费”,但我一直认为,至少是在现阶段,在中国,在互联网化的前提下,硬件会趋向于零利润。

2012年5月,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出:

“达到硬件免费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更是如此。但硬件价格降低,向零利润方向发展,至少在美国这样的互联网发达国家,已经成为趋势。虽然移动终端的利润趋近于零,但通过内置的各种增值服务,同样可以建立起互联网化的商业模式。”

软件免费是一个很好理解的概念,比如我开发一个软件,开发成本是100万,如果有1亿个人在用这个软件,摊到每个人身上的成本只有1分钱,就可以忽略不计,就可以免费。

比如,很多人都在用微信,它把运营商收费的短信和彩信给免费了,而且体验做的更好。只要你有流量,你有WIFI,就不需要掏短信的钱,发一张照片也不需要为彩信付账。于是,微信迅速地把运营商从通信这个层面干掉了。

虽然微信不收你的通信费,但你们每天用微信,对腾讯来说就是巨大的用户群。腾讯只要在微信里给大家推广游戏,让大家都打打飞机,在里面给你推荐商品,它能轻松地挣到比中国移动每年收的短信费还要多的钱。

但是,硬件不同,原材料,物流,各个环节都要花钱,而且每销售一个,这个成本还会叠加。所以,我提出的“硬件免费”,并不是零价格,分文不收,亏本赚眼球,而是零利润。换句话说,是按成本价进行销售。无论我们的随身wifii,还是像乐视TV,都是走的“零利润”的免费模式。

这个硬件的零利润,真的将来有一天会变成零价格吗?真的就免费白送了吗?我认为是有可能的。90年代,像笔记本电脑这样的计算设备非常贵,跟奢侈品似的,但现在各种计算设备飞入了寻常百姓家,计算设备占整体支出的比例越来越低,但我们通过计算设备在网上的消费却越来越多。如果一个智能手机的成本2000元,而让用户在两年内通过智能手机购买某一品牌的服务,比如电子书、游戏、商品等,大大超过2000元,这智能手机也可以考虑免费掉。

如果你只会生产硬件、卖硬件,一旦你的价值链被人免费掉了,对不起,你最后只能沦为代工,挣个微薄的利润。要想生存下去,你需要建立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你必须要创造新的价值链。所以,我说硬件“免费”,必须要创造新的价值链来支撑,这也是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硬件免费之后,如同免费的软件一样,不再是一个价值链里的唯一的一环,而是变成了第一环,变成了厂商和用户之间交互的窗口,变成了厂商与用户沟通的桥梁。用户用了我的冰箱,开了我的车,看了我的电视之后,我们还能不断的给他提供其他的服务来赚钱。

硬件免费这事,我认为不会立马发生,但在下一个五年会看到这个趋势。今天,在互联网上凡是懂得免费之道的企业,都会比较容易在这次新的浪潮中弯道超车。


互联网 免费 大佬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