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张若愚谈爱日租之死:短租市场需要培育,资方盲目逐利介入太深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小败局】张若愚谈爱日租之死:短租市场需要培育,资方盲目逐利介入太深

i黑马观察到,其实短租行业在中国是有广阔前景的,爱日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在线短租玩家,曾与Airbnb一同教育国内短租用户和创业者,风光之时也曾给出千万级推广大单,还收到过Homeaway和艺龙收购邀约。不过,当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和游天下等竞争者兴起之时,爱日租却因资金链断裂关闭,成为在线短租行业先烈。

爱日租近年来涌现出的又一起烧钱失败案例。i黑马观察到,其实短租行业在中国是有广阔前景的,爱日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在线短租玩家,曾与Airbnb一同教育国内短租用户和创业者,风光之时也曾给出千万级推广大单,还收到过Homeaway和艺龙收购邀约。不过,当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和游天下等竞争者兴起之时,爱日租却因资金链断裂关闭,成为在线短租行业先烈。如今,爱日租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已各奔东西,其中两位去了美国,留下来的张若愚则留在中国,继续自己的创业历程。

爱日租联合创始人张若愚

爱日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在线短租玩家,曾与Airbnb一同教育国内短租用户和创业者,风光之时也曾给出千万级推广大单,还收到过Homeaway和艺龙收购邀约。不过,当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和游天下等竞争者兴起之时,爱日租却因资金链断裂关闭,成为在线短租行业先烈。

如今爱日租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已各奔东西,其中两位去了美国,留下来的张若愚则留在中国,继续自己的创业历程。张若愚最近推出在线房屋租赁网站优美家,并宣称已获得千万级战略投资,投资方分别为知名分散式公寓运营商优帕克集团和国内某基金。

优美家宣称力图满足中、高端用户的中、短期租赁需求,通过与线下物业和家政企业在业务深度整合,将房屋租赁与客房服务整体打包,从而改善短租行业线下体验不可控的状态。张若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创办的优美家有爱日租的影子,是继续爱日租未完成的事业。

爱日租的倒闭让人感到可惜。“爱日租股东追求短期回报,且不懂市场规则是导致爱日租倒闭的根源。”一位熟悉短租行业的人士指出,短租市场需要时间培育,且须从线下往线上发展,这两点都不符合爱日租投资人的投资风格,这导致了爱日租悲剧的命运。

张若愚表示,爱日租完全可以不倒闭,而是选择向其他巨头出售,但在投资人控制公司的情况下,三个创始人话语权有限,无权主导公司到底卖给谁,公司出售谈判失败后,对创始团队打击很大,在左右权衡下三个联合创始人相继离开爱日租。

爱日租的教训给了张若愚很大启示。张若愚指出,爱日租更多是先做概念,而优美家在选择资本时也不只看融资金额,还看对方能导入的资源,因此才选择了优帕克集团投资。

爱日租往事:2年烧掉千万美元

爱日租近年来涌现出的又一起烧钱失败案例。

爱日租曾红极一时,今年上半年却被曝出裁员80%,原本150多人团队裁减至30人,CEO李国栋则早于去年6月离职。爱日租各大区负责人、客服总监等高管也悉数被辞退,地方办事处人员缩减或撤销,仅个别大城市仍有工资人员“留守”,7月更被曝出网站关闭。

一位长期关注短租行业的人士透露,爱日租2年时间花费千万美元,仅拿百度推广支出来说,爱日租2011年仅上线半年花费500万,2012年1000万,2013年签框架协议1000万。大力烧钱却又看不到前景,让爱日租投资人抽身而去。

资料显示,爱日租控股方为Rocket Internet创始人Samwer三兄弟。Samwer三兄弟被视作欧洲“互联网山寨之王”,通过高资本投入在市场空白国家和地区快速复制已有成功商业模式,运作到一定规模后再将其高溢价转卖给被山寨对象或其他买主。

Samwer不乏成功案例,如把Alando.De以5000万美元卖给eBay,把团购网站citydeal以7亿美元卖给Groupon。Samwer三兄弟投资创办爱日租是希望在中国在线短租领域快速抢占市场份额再出售获利,最终却都折戟沉沙。

爱日租遭遇重挫原因在于,相比欧美市场,中国短租市场并不成熟。张若愚表示,爱日租2011年1月组建团队,4月份正式上线,但在运营2个月后很快发现这个市场跟想象中不一样,所谓的C2C(沙发客)模式从需求和房源上均不存在。

对短租市场来说,中国诚信和社会文化上还没有准备好。在中国房源控制有两个极端,一种是一个家庭住在一起,多余的房子留给孩子做婚房,一般不愿意短租,让陌生人300块钱一晚住进来。另一种是手上有几十套房子的人,自身有钱又嫌短租麻烦也不愿做短租业务。

在中国真正做短租市场的是小B,这些小B可能是夫妻店,是中介,把短租当成生意,这也使得爱日租不能纯粹按照C2C模式运营,不得不在短时间重新定位。

爱日租要成平台,避免烧钱命运,必须用户基数足够大。不过,爱日租上的小B用户数量却存在瓶颈,最多20万个,平均每个控制30个房间,且由于小B多是个体户,爱日租提供的服务无法标准化,只能做到20%回头率。可以比较的是,一般酒店平台重复使用率则是40%到50%。

爱日租一个订单客单价是500元左右,一单提成10%到15%,意味着爱日租平均一单可赚50到60元。现实问题却是,爱日租获取单个订单成本是150元,相当于3个订单才能抵消一个订单成本,爱日租要赚钱就必须降低单个用户获取成本,现实却面临困境。

张若愚说,短租70%以上生意来自于线下,或是线下回头客,现在不管是游天下,还是蚂蚁短租,增长速度越来越慢,基本能覆盖的都覆盖到了,愿意使用的用户都上去了,而且通过这两三年对短租市场教育,OTA厂商也开始接受短租,艺龙、携程都变成这些小B的渠道。

“小B过得越来越舒服,短租服务商日子也相反。”张若愚表示,资本方意识到短租模式在中国做纯粹C2C行不通,尤其在拒绝Homeaway及艺龙收购意向后,发现竞争激烈下的爱日租商业价值迅速跌落,最终决定终止资金投入以减少损失。

一位短租行业人士也指出,短租市场要发展到一定规模,要靠持久战来培育用户。从市场环境上而言,美国社会人际信任程度、分享精神比国内要高,国内短租网站在信用体系、及规范管理上会遇到国外所没有遇到新问题,这也导致Samwer在复制美国模式时遭遇水土不服。

做概念性产品需尽早傍上“干爹”

尽管爱日租遭遇失败,其在中国依然还有一批短租继续打拼,如获得58同城资本支持的小猪短租、赶集网旗下蚂蚁短租、搜房网旗下的游天下等。相比爱日租,这些网站更本土化,也更幸运,能依赖母公司庞大流量,更低成本获取用户。

谈及爱日租失败的原因时,赶集网CEO杨浩涌表示,一方面是由于爱日租水土不服,另一方面也在于其获取单个成本太高。而且,爱日租三个创始人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者。

Samwer旗下初创公司的典型情况——创始人能拿到10万美元左右起薪,外加2%到10%公司股权,但一切均听命于资方,无法把控公司发展命运。

爱日租3个创始人均来自美国知名高校,履历光鲜,但在中国互联网创业极艰难的情况下,一个创业公司第一次开辟未知市场,没有深入理解和创业激情投入,很难成功。即便爱日租一度酝酿出售,CEO极力促成谈判达成,但交易还是被资方否决,导致CEO不得不离职。

留下来的张若愚在再次创业过程中明白了很多。张若愚表示,美国创业环境相对尊重原创,给创业者更长时间成长,中国则不一样,如果创业者只是抱着做一个纯粹概念性产品的态度,不是说不能成功,但成功几率跟美国比起来小很多。

张若愚说,中国创业者如果做概念性产品,最好尽快傍上一个“干爹”,因为创业者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面对巨头的竞争。在另一方面,PC流量战场的战争结束,创业者要想再分一杯羹已非常困难,必须选择新的方向,如O2O或移动领域。

此外,创业公司纯粹从投资方拿钱不够,还需要公司发展过程中的资源。对于优美家来说,这个资源必须来自线下,对线下的服务的控制,供应链拓展,服务商拓展要有丰富经验。

优美家给自己找了一个“干爹”。优美家当前房源主要来自优帕克集团,该集团以分散式公寓的长期租赁为主业,将中短租产品上无成本优势的业务交由优美家代理。优美家希望借助优帕克集团的优势将爱日租无法解决的小B标准化的问题解决掉。

如今张若愚创办的优美家与其说是家互联网公司,不如说是线下分散式酒店,所不同只在以互联网思路搭建一个开放式网站前端加管理后台。基于这一套系统使其能将各地地产开发商、物业托管、家政服务公司纳入统一的管理框架,并以标准化面貌呈现给前端的用户。

当前,优美家已开始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城市进行扩张。不过,O2O的挑战还未真正到来。此外,优美家在发展过程中也有明显问题,即过于依赖优帕克集团,自身力量相对弱小,这使得抗风险能力也会相对弱。

优美家在引入融资过程中张若愚也可能已失去控股权。不过,对于这些问题,张若愚并未正面回答,仅表示优美家与投资方是相互扶持的和谐态度,类似爱日租的故事不会再次上演。

短租行业 爱日租 张若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