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CB周炜:黄土养出最“土”合伙人 看中京东不为盈利
投资有道  投资有道 

KPCB周炜:黄土养出最“土”合伙人 看中京东不为盈利

KPCB周炜:投资种子期,就像吃街边摊,穿拖鞋、光膀子、大裤衩,都没关系,但该遮的一定要遮;投资A轮,如到街边小店吃饭,背心、短裤、拖鞋可以,但光膀子不行,商业模式还得不错;B、C轮就像去高档餐厅,得穿西

KPCB周炜:投资种子期,就像吃街边摊,穿拖鞋、光膀子、大裤衩,都没关系,但该遮的一定要遮;投资A轮,如到街边小店吃饭,背心、短裤、拖鞋可以,但光膀子不行,商业模式还得不错;B、C轮就像去高档餐厅,得穿西装,团队、模式、数据都看;上市,就得穿晚礼服,不能有一点瑕疵..接下来看i黑马分享的解析。



京东商城所在的TMT领域一直是凯鹏华盈投资的骄傲,凯鹏华盈曾经先后投资过超过600家创业企业,其中包括了Google、AOL、亚马逊、网景、康柏电脑等TMT领域诸多明星公司。目前,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管理规模近8亿美元。IT出身的周炜也主要专注于互联网、无线技术、媒体和消费服务等领域。

前一次遇见周炜是在一个著名的业内聚会上,他留了胡子,显得风度不凡,独自站在大堂等车,对任何上前与他攀谈的人都客客气气来者不拒。他的风格似乎印证了很多创业者们所评价的,凯鹏华盈中国基金“是一家很友善的机构”。从这位凯鹏华盈中国基金(KPCB China)的元老级人物身上看不出太多的“江湖气”,反而还像是一个“IT男”,尽管他曾经历和正在经历着的“江湖”同样充满了血雨腥风、尔虞我诈、友情岁月与同门相背。

当记者来到位于北京银泰中心的凯鹏华盈中国基金(KPCB China)时,办公室里很冷清,很少人在此办公。周炜在会议室里等着我们,见面就笑着说:“投资的企业非常需要我们的帮助,所以投资经理几乎全都驻扎在项目上,我正考虑年底扩充团队。”

大名鼎鼎的风投基金凯鹏华盈(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始创于1972年,与红杉资本一起因其历史上取得的骄人战绩而被称为全球创业投资界的双子星。2007年4月,凯鹏华盈在中国设立风投基金,基金Ⅰ总额为3.8亿美元,旨在支持中国企业家和创业者,推动高速成长产业的创新。周炜正是在2007年加入的凯鹏华盈,当然,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也曾遭遇水土不服,但这已不是如今这位凯鹏华盈创业投资基金的主管合伙人需要再去谈和顾虑的事情。

“我太‘土’了。”谈到自己,他倒是毫不隐讳地说,“在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的合伙人中,我是一个完全本土的投资人,其他人都是国外长大或者大部分时间在国外,而我是在甘肃长大,生活多与黄土地为伴。”

在这个的团队中,人们评价周炜是“最本色的合伙人”。

这位“本土”西北汉子,拥有在国内高科技公司担任高管十年以上的经历,积累了大量企业管理和运营经验,在此之后才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加入凯鹏华盈中国基金。

在投资过程中,周炜的“本色”常常显露。他的同事们经常能够看到他直接而严厉地指出企业家不足或需要改进的地方,但过后他又会拍着肩膀与企业家打成一片。“有的企业家也很‘轴’,需要多陪他走一段路,然后再告诉他某个地方是存有问题的。”周炜对记者说。

目前,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管理规模近8亿美元,周炜主要专注于互联网、无线技术、媒体和消费服务等领域。目前担任董事和主要负责的公司包括京东商城、启明星辰(深圳中小板上市)、满座网、走秀网、涂鸦移动、力美广告、秒针系统、融360,瑞尔齿科、赛诺水务、科净源水务等。

从“战士”到 “预警机”

其实周炜的经历说起来也不复杂,他几乎可以“被包装成”一个基层硬、软件设计开发人员的“IT男”奋斗史。

从中国电子科技大学物理电子技术专业毕业之后,周炜并没有选择“包分配”,而是进入了一家福建的创业企业--实达集团。当时整个创业团队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团队富有激情和冲劲,这让周炜感觉非常好。“实达在那个时候特别像硅谷的创业公司,或者说就如早期的IBM,这在当时的国内并不多见。”

当年实达的电子支付产品,从POS到后台的清算业务,全国市场占有率超过50%。这家以终端产品为主的企业,曾造就了“从16个人到16个亿”的神话。1996年,实达公司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内首个上市的民营IT企业。“1996年,一个分公司的出纳,年底奖金就分了20万元现金。”周炜笑说。

周炜属于“踏踏实实基层干起来的干部”。刚进入实达主要负责硬件开发,进一步成为软、硬件兼备的工程师。但不久后,他被派到了一个全新的岗位--销售。而这期间的销售业绩,使他在一年时间内升任实达湖南分公司的总经理,一年半后,湖南分公司的业绩从原先的末位升至实达全国分公司第一名。周炜开始管理整个西部区域业务,2001年,开始担任集团副总裁。

“从硬、软件开发,到销售、市场都干过,当年在四川、湖南、福建、上海、北京都驻扎了超过1年以上。做业务的时候,大多就是一天到晚与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客户喝酒打交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自己其实非常的‘土’的原因。”

2000年之后,实达走入衰退期,现在的实达已成为一家以地产为主业的企业,与企业初创之时的业务完全背道而驰。

周炜原本计划去沃顿商学院读书,但在企业高层的一再挽留之下,他开始负责集团投资业务,主要管理战略投资与并购方面的事务。

2003年,周炜来到实达曾投资的上海瀚博科技公司担任CEO,控股了瀚博科技,成功领导了战略调整及其后的企业整合和商业模式的转变,也经历了为企业融资的过程。在成功将公司出售之后,他选择沉下心,远赴著名的沃顿商学院成为了一名学生。“当时就觉得,是应该休息一下,再做积累的时候了。”

“我的背景决定了我不是一个财务投资人,事实上我对财务领域除了在沃顿读了两年的财务课,以及平常看企业运行的财务报表之外,并没有太多研究。例如Excel的一些model也是我在上沃顿的时候学会的,那时我34岁,一天到晚趴在电脑上学。我看项目不会从纯财务的角度去看,而会考虑这个公司如何才能够变大,在什么位置加人,从哪个方向上把企业做好,这是我原来做企业的时候一直干的事情,也是自己比较感兴趣和擅长的。”周炜对记者说。

如果说原来自己做企业好比在战场上扛枪打仗的战士,而如今周炜把自己比作“预警机”,帮助“战场”上的企业预判形势,并对形势变化迅速做出反应。

投资京东商城:盈利并非首要考虑

谈到周炜的投资案例,京东是不得不谈的。

2011年4月1日,京东商城宣布已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15亿美元,包括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DST、老虎基金、凯鹏华盈等六家机构介入。A轮融资则是在2007年,获得今日资本的1000万美元。

“其实我们跟了京东很久,前两轮都有机会投资,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投成。”周炜说,但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一直跟进着这个项目。

周炜与京东商城CEO刘强东相熟,两人年龄相仿,背景也十分类似。1996年,刘强东在中关村创业,而1994年,周炜也开始进入IT企业工作。由于都是IT人,刘强东的很多做法,周炜都能够理解。非常巧合的是,刘强东原本公司的CFO是周炜曾经的同事,各种因缘之下,周炜一直对投资京东商城很“感兴趣”。

实际上,投资京东后,周炜被很多人问起过关于毛利率、盈利等问题,他通常都会用一句话来回答:“看大格局。”作为补充,他还会举亚马逊的例子来说明。

“上市已经近20年了,亚马逊到现在还是亏的,现在企业市值是1400亿美元。其实,美国并不适合独立电商发展,美国前25位的电商中的24个,都是传统行业自己做电商,只有亚马逊一家独立电商做大了。”

周炜认为,在中国,独立电商的机遇更大。中国电商的现状就如“当年90%的中国人还没有座机的时候,就直接进入手机时代”一般。现在很多二、三线城市传统零售业根本来不及铺点, 就已经进入了,这是对于行业大方向上的基本判断。

其次要看京东商城是否处于这个行业内的领先地位,这个回答是毋庸置疑的。

电商互联网公司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越大越赢”,照此逻辑,行业中会成长出一个巨型公司,那么在行业内找一家最好的公司,有最好的团队、最领先的位置,它必定就是京东。“接下来会不会有人颠覆他?反正目前还看不到。”周炜表示。

是否盈利并非是投资京东首要考虑的因素,周炜认为,一旦京东能够如亚马逊的发展一般,达到一定规模,这个规模本身就是价值,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只要京东自身不犯错误,并且加强管理,成长速度是一般企业无法比拟的。

我们看到,如今的京东正在加强并改进管理,自建物流就是表现之一,并在未来会成为其重要的竞争优势,尽管这个过程很漫长,成本很高。

“曾经也有人质疑说,自建物流是傻瓜。他们很多拿美国来做例子,我们需要认清的是,美国的物流体系非常完善,相反中国的物流体系却是非常不完善的。对于京东来说,自建物流能够保证用户体验,一旦建成之后,必然会成为京东的一道竞争王牌,这点亚马逊曾经也做了,他们将部分资金与精力投入到相关的IT设施上,如今亚马逊很大的部分收入都来自于曾经建成的基础设施。阿里巴巴投‘菜鸟物流’或许也是由于意识到了在用户体验方面存在的差别。”

早期企业共建者

京东商城所在的TMT领域一直是凯鹏华盈投资的骄傲,成立逾40年的凯鹏华盈曾经先后投资过超过600家创业企业,包括Google、AOL、亚马逊、网景、康柏电脑等TMT领域诸多明星公司。

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的团队脱胎于曾经的TDF华盈基金团队,也曾有很多光辉业绩,如阿里巴巴、百度、中国网通、分众传媒、高德软件等。

截止到采访时,2013年,凯鹏华盈中国基金共投资了12个项目,大多集中于TMT领域,一部分为医疗领域项目。

周炜向记者表示,在TMT领域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主要集中于几类细分领域的投资:第一,是与手机相关的领域;第二,互联网金融。凯鹏华盈中?基金或是最早布局互联网金融的投资机构之一,在第一轮投资宜信、中天嘉华、融360、卡小二等都是典型的投资案例;第三,O2O领域。2012年,他们投资了美餐网,在投资方建议下的商业模式调整之后,这家公司的业务已获得了明显增长;第四,“用互联网思维冲击或者改变传统行业的领域”。凯鹏华盈刚刚投资了一家基于云服务和SaaS模式的视频监控企业,他的业务客户比如一家有10个服装店的连锁企业,店主需要经常巡店,如果使用该企业的产品,店主可以按照一个月所需要用的摄像头数量,每月付租赁费用即可,设备都由企业提供,所有的数据存储都在“云端”服务器上,并且能够获得更多软件模式的服务。周炜表示,目前甘肃省的很多幼儿园都可能会与所投资的这家企业合作,家长就能够随时在手机上看到自己小孩在干什么。

未来,周炜形象地将他看好的TMT领域比作“飞禽与走兽”的结合。“飞禽”指的是那些互联网专业出身的人,“走兽”指的是传统行业。“未来会有一些互联网出身的人进入传统行业中创业,就像当年互联网进入到零售业中一样,我非常看好有互联网思维的人,再结合了线下运营的一些经验,整合团队,他们未来可能会给传统行业的格局带来较大改变。”除此之外,周炜还比较看好社交化游戏领域的投资机遇。

这些投资项目几乎都集中于早期,所以周炜认为,目前用“早期企业共建者”来形容凯鹏华盈中国基金和自己最为贴切。

不存在投资人“绑架”创业者

周炜给人的印象是亲切与敦厚,除了投资以外,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运动家”,排队、网球样样行,也爱好冲浪与蹦极,甚至学过一阵子开飞机,他希望能够在极限运动中释放自己。

但同时,他又非常喜欢龙应台的著作,评价他的投资风格就如龙应台的作品,针砭时事、鞭辟入里。据说在投资过程中,周炜往往会扮演“红脸”的角色,他会直截了当的指出企业问题。有时候创业者“不是很爱听”,但他觉得十分必要,“有时候创业者会与投资人产生对立情绪,但其实投资人在中国是缺乏法律保护的,所以说不存在投资人‘绑架’创业者,要他们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从自身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从来不会想投资一家未来会更替CEO的企业,我们更多的只会帮助CEO坚持下去。”

在大方向和战略发展的考虑,以及与资本市场相关的事情上,投资人确实比大多创业者要看的更多,更有见地。

周炜有一套自己的投资法则:选择处于种子期的企业就像大学时候到街边摊去吃宵夜,穿个拖鞋、光膀子、穿个大短裤,别人也不会觉得你很怪,这就是种子期的投资,在这个期间主要就是看人和大方向,而团队好不好就是看“短裤穿没穿”,该遮的一定要遮住;投资A轮企业,就如到街边的小店去吃饭,你可以穿背心、短裤和拖鞋,但光膀子绝对不行,所以除了团队好,商业模式还得不错;到B、C轮就像到更好的餐厅去吃饭,就得穿西装,对于企业的要求会更多,团队、创始人、商业模式、数据等都要看;到了上市,你就得穿晚礼服了,上市阶段是不能有瑕疵的。

周炜不投机会主义者,也不太能够接受创业者动则无法坚持。

如今,相比做企业,周炜更享受VC的感觉,他认为做VC能够从战略发展层面考虑的更多而非纠结于细节。“我不太喜欢赌项目,对新的领域我有一套系统的研究方法。所以,如果一直做VC的话,等我到70岁的时候,和我的孙子聊天,一定都不会觉得落伍,因为最新的东西我都懂。”他笑言。

周炜

凯鹏华盈创业投资基金的主管合伙人,负责领导基金高科技投资团队在中国的投资。在加入凯鹏华盈从事风险投资业之前,在中国领先的电子支付解决方案企业上海瀚博科技公司任首席执行官及董事长。在此之前,为上市公司实达集团及其子公司实达电脑设备公司服务八年,曾被投资中国集团评为CVAwards 2011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物TOP10 。

KPCB 周炜 京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