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前证监局高干创业:用新农业思维做“丘处鸡”
禾山云团 禾山云团

【案例】前证监局高干创业:用新农业思维做“丘处鸡”

自改革开放以来,官员创业已经屡见不鲜。i黑马认为,官员下海这个群体,最主要的特质就是对社会趋势的敏锐把握,因为他们曾在“庙庭”,对国家和经济趋势了如指掌,

自改革开放以来,官员创业已经屡见不鲜。i黑马认为,官员下海这个群体,最主要的特质就是对社会趋势的敏锐把握,因为他们曾在“庙庭”,对国家和经济趋势了如指掌,

如今,又有一位大员下海创业,前证监会处长、中山证券公司前副总裁邱大梁开始尝试新农业创业。i黑马观察到的是趋势轮回,农业似乎又成为了新的创新创业的乐土,从联想农业、网易养猪到到褚橙,新农是否将成为中国新经济的重要支柱?

 

实际上做农业是一种心态

“戴上斗笠,回归田园”,恐怕是很多文人墨客的向往,而这种向往通常只关乎信仰和梦想,离一日千里的商业社会很远。

前证监会干部、中山证券公司前副总裁邱大梁现在做的事,像在试图打通一条从山野田间通往繁华都市的路,他选择的途径有点另类但也很酷——毅然离职,在四川北川偏远山区投资建设了700余亩土鸡林下放养基地,这些土鸡以及产下的鸡蛋被打上“丘处鸡”的品牌标签,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由农场直接销往一二线城市家庭的餐桌上。

这种模式,很像当前极为火爆的前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健种植的“褚橙”和已运营多年的多利农庄?但是,养鸡并非种橙,有另一番心酸和另一种玩法。

生态土鸡直指高端金融圈

“我希望身处城市的人,也能吃回那种儿时在乡下的感觉。”邱大梁现在的身份变成了“生态农场主”,他笑称丘处鸡品牌颇有来历,由于他在证监会系统工作十几年,担任过处长职务,同事朋友皆称呼其为“邱处”,如今弃政从农回老家养鸡,所养殖的鸡顺理成章被称作“邱处鸡”,他干脆把这个戏称注册了品牌商标“丘处鸡”。

将原生态的土鸡食品搬上城市的餐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前国内各种频发的食品安全事故,除了证明商家利欲熏心没有流淌道德血液之外,还证明做生态食品、安全食品是一个非常系统化及高技术含量的工程,此外,还得有对安全食品的情怀与信仰。

邱大梁分享了一个他寻找纯种土鸡的故事。从2009年起他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北川的大山乡村间寻找最纯种的土鸡。由于当前的鸡种受到基因侵略,多数都是肉鸡及肉鸡和土鸡的杂交品种,纯种土鸡所剩不多。他们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寻找试吃,多次遇上陷车及泥石流,直到2011年初才挑选好几个土鸡品种试养成功。选种为什么重要?邱大梁用了一个最直观的对比,肯德基、麦当劳的白羽鸡45天就能长成5、6斤的大个,而丘处鸡花180天时间才长得3斤多,其质量之区别可见一斑。

(i黑马观察到,新农业的一大特质是B2C,直接对消费者进行营销,压缩渠道,直达消费者。而直达消费者的最好营销方式是有“传奇故事”,褚橙的褚时健故事营销就是最好的样板,而邱大梁的“土鸡传奇”,也将能引起消费者的关注。)

偏执的选种及对生态农业的情怀也为邱大梁带来了支持。丘处鸡刚刚开始试养时,一帮试吃过土鸡的朋友就带来了个人投资,共同参与这一事业。这些朋友包括一些干部、银行行长、证券公司高管、基金经理、上市公司高管等。目前农场的总投资已超过1400万元,还有不少了解到其品牌及故事的人在陆续加入。

“金融圈的朋友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背后也是一大批的高端资源。”邱大梁称,在大家对食品安全缺乏信心的时刻,人们更相信朋友之间的推荐,而金融圈子的人又恰好是一帮更关注食品安全的人。他的投资人现在正在对许多证券、银行的高端客户推荐丘处鸡产品。这种效果反映在销售上则是,丘处鸡的鸡蛋在2013年中秋节即以生态礼品的方式销售了近百万元。邱大梁当前将金融证券圈子作为一个品牌营销的突破口,以点及面,培养产品口碑。

全产业链掌控的电商模式

而在生产和销售之间,横在生鲜食品面前的,是极为关键的物流屏障。物流成本高、暴力分拣等一直都备受诟病。邱大梁称,为了解决物流的问题,他们为此专门聘请了一位搞发明创造的手工专家,目前已经设计了一套安全防碰撞包装,在试验发送一批鸡蛋到十多个城市时,没有一颗破裂,而这套安全包装发明现在已经申请了技术专利。针对生鲜的鸡肉,使用冷链物流运输空运隔天到货,他表示物流成本很高但随着发货量增加,平摊下来的成本未来将逐步降低。目前,丘处鸡的土鸡卖近200元一只,鸡蛋3元一个。

从育种、放养、加工、物流、销售整条产业链条非常的长,丘处鸡的产销策略非常的严苛,也可以说非常保守,一切都由生态农场一手掌控打理。目前位于北川的肉食加工厂刚投建完成。邱大梁称,只有掌控整个产业的每个环节,生态食品的质量才能出来,才不会把丘处鸡的牌子做砸,口碑和美誉度对于一个用电子商务模式经营的公司来说关乎生死。

(i黑马:未来的新农业,其模式玩法也必定是互联网似的,“专注、极致、口碑、快”的口诀在这个领域也非常适用。)

摸索建立起一整套养殖的流程和制度,还有很多难以意料的艰辛和障碍。邱大梁说,他从2011年开始创立丘处鸡,当第一批土鸡养殖出来时,就碰上了“禽流感”蔓延,市场非常低迷,没有人敢吃鸡,销售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成为他创业之始人生最为艰难的时刻。如今,市场逐步恢复,丘处鸡亦渐成规模,可谓感慨颇多。

当问及他是否后悔从一名监管局的处长到百万年薪的证券公司副总裁,再转型为一名地道的农民时,他的回答很坚决,并不后悔。他相信在汽车尾气与高楼大厦之间,每个人最低的要求,至少是餐桌上有一份安心的食品,甚至带有乡村的味道。——而这,是一番更大的事业。

新农业 邱大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