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独家对话张宏江:云和大数据就是下一个风口
吴澍 吴澍

i黑马独家对话张宏江:云和大数据就是下一个风口

2013年是巨头们在移动互联网上寻找位置的一年,腾讯已经开始夸夸其谈微信由“人民做主”从而创造商业模式,阿里不声不响的正将支付宝重构为与信用卡平行的另一种线下支付方式,百度虽未能找到和web端当量的移动互联网门票,但百度地图和轻应用或多或少的也为其带去了一丝曙光。 巨头之外的世界中?这不雷军也已开始鼓吹金山的移动互联网门票,更具体一些“哪怕是第五等”。因此雷军在金山年会中谈到,既有的软件、游戏和金山网络三块业务,“再加上金山云,形成了“3+1”的业务布局,只要我们理清思路,金山云就有可能比阿里云、腾讯云


2013年是巨头们在移动互联网上寻找位置的一年,腾讯已经开始夸夸其谈微信由“人民做主”从而创造商业模式,阿里不声不响的正将支付宝重构为与信用卡平行的另一种线下支付方式,百度虽未能找到和web端当量的移动互联网门票,但百度地图和轻应用或多或少的也为其带去了一丝曙光。

巨头之外的世界中?这不雷军也已开始鼓吹金山的移动互联网门票,更具体一些“哪怕是第五等”。

因此雷军在金山年会中谈到,既有的办公软件、游戏和互联网安全三块业务,“再加上金山云,形成了“3+1”的业务布局,只要我们理清思路,金山云就有可能比阿里云、腾讯云更有机会。”

为了这个眼中更大的机会,金山云CEO甚至直接由金山软件CEO张宏江博士兼任,在2013年3月正式推出的快盘商业版后,时隔9个月,金山云终于发布了真正的计算类云产品,其中包括了云主机、负载均衡等等。

至此,金山的云系列在观感上看上去已经相对完备,但在未来“云”又如何来撑起金山的入口梦?金山软件兼金山云CEO张宏江独家接受了i黑马的采访。

以下为张宏江口述,由i黑马整理。

2011年7月,雷总回归金山任董事长的时候(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雷军仅保留公司执行董事一职),第一件事就是让整个公司要互联网化,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化,所以你看到我们WPS移动版开始做了,游戏也开始考虑做页游和手游,同时安全软件从收费模式、会员模式变成免费模式,更多地去强调跟用户做朋友,更多地是解决用户现有的玩家的痛点。

而之前,早在2007年的时候公司就做了一个互联网存储实验室,因为WPS对存储是有需求的,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个人用户,所以就隶属于WPS之下,而多年前大家对于企业,对于云计算,甚至云存储的需求像今天这么清晰。雷总说云这块业务,一定不是一个仅仅为WPS服务的业务,所以我们单独把它又独立出来,做成一个新的子公司,就是我们当时的想法。到后来把KS3云存储平台拿出来,这是一个自然演化的过程,也是一个大家不断交流的过程。

最初我们发现很多公司对存储有需求,所以就给小米、创维,包括后来的易车提供存储服务,但你很快会发现这个业务做起来以后,很多用户进一步觉得需要一些计算业务,因为企业想把一类产品放在一家公司,加上中国带宽的问题,就更不愿意,因为觉得不方便。我们自己也觉得自身完全有能力去做,因为IDC也做起来了,存储服务器也有了,再开始提供云、虚拟机,其实本来做下来门槛也不是那么高。其实真正的门槛实际上是说怎么来管理虚拟化,怎么来管理虚拟机,这一块是一个门槛,这一块把它做了。你做完以后自然就会有一个虚拟盘的服务,因为你主机要数据,你就会有数据库的需求,你就有负载均衡的需求。所以我们这一次把它推出来,在这里面我们确实看到用户现在有这种需求,已经不是说你创造需求,已经不是说教用户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开始往前走了。

在市场上中国并不像美国的市场那么成熟,比如说存储让亚马逊做,像CIA,美国情报局都可以跟亚马逊定了一个60亿的合同。金山的定位却是优势,一方面既往金山是软件IT公司,而云计算、云存储、云服务,本质上都是一种类IT服务,其实这是金山的长项。另一方面,金山在市场上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假如巨头来给大家提供云服务的话,会发现70%的企业都是他们的竞争对手,金山没有这个问题。企业可能更放心放在一个开放的,跟他没有多大竞争的一个平台上。

虽然巨头们早已经进入了云计算行业,但云服务和IM、搜索不同,不一定能形成以往的“二八原则”。而且互联网未来要改变传统产业,会带入互联网的机会远远超过现有的存量,“云”就像是“电”,电最早出现的时候,可能仅仅是用来磨面的,而随着工业的发展,所有需要人工的地方,都全部变成电了,虽然一开始那时候80%是那几个家,后来增长的量远远超过最初的存量。但坦率地说,我并不觉得就像未来云的话,沉淀以后就做平台的,做通用云的也不会太多。

下一个风口:大数据,从数据到决策。

移动、云、大数据都会带来产业红利,一旦过了一些转折点,就会带来巨大而且很快速的红利。

三年前谈云的话,别人会觉得你在跟风,在做一个噱头,今天谈云的话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你需要告诉对方,你是做什么云的。今天大数据其实有点像三年前五年前云的状态,大家都在谈,不是说“我有的数据”是大数据,这显然是个错误概念,只是说你的数据是不是有意义,数据是不是能够导出。

大数据会面临哪些问题?第一个是相关性,就是说统计它是不是有意义,这是数据量的问题。第二个,就是它变化太快,这是速度问题。第三个就是说数据的质量和维度的问题。

未来做通用大数据工具的不会太多,另外从这一点理解的话,可以把大数据作为一种理念,作为一种方法论,未来会看到更多的公司在用大数据。

最终要想获胜,要做到从数据到信息、从信息等智能,从智能到决策。

外来的和尚,其实不会念经

到金山后,我有一个很大的收获,以前我在跨国企业的时候,我看跨国企业的互联网在中国一个接一个都没有成,至少没有大成的,第一个感觉,是因为微软在中国经历了一系列的盗版,我的一个感觉就是这都是因为中国的国情和法律上的一些不完备,使得跨国企业在中国没法去作为,在互联网也至少70%是这个原因,比如说像谷歌的情况。

我出来以后发现,其实70%的原因是跨国企业自己,也就是它决策的流程太长。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你觉得今天一个问题,第二天就得解决掉,这种决策力非常强,决策的过程是非常快。我不觉得这些跨国企业能够很快地决策,所以它们不太可能成功,能够打仗的团队一定是灵活的,就得快。

移动互联网 金山云 张宏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