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德州扑克成长为10亿美元产业的秘密
李真 李真

【案例】德州扑克成长为10亿美元产业的秘密

德扑已经成长为一个保守估计总值在10亿美元的产业,得益者不仅包括职业牌手,也有赛事主办公司、游戏网站、电视和网络制作公司、经纪公司以及赞助商们。

近期一条微博在网上热传,讲一位28岁的加拿大华裔女高材生刘璇上滑铁卢大学后,迷上了扑克牌比赛,现在已是职业扑克高手,至今已在现场扑克比赛中赢得超过140万美元的奖金,并在网上的扑克比赛赢得30万美元,共170万美元。这引起了i黑马对德州扑克的关注。

i黑马了解到,在全球,德州扑克已经成长为一个保守估计总值在10亿美元的产业,得益者不仅包括职业牌手,也有赛事主办公司、游戏网站、电视和网络制作公司、经纪公司以及赞助商们。虽然由于政策限制,德扑在中国并没有职业化和合法化,目前也还没有比较准确的产业体量估计,但依然无法抵挡人们对德州扑克的喜爱,甚至已经出现了“非公开职业牌手”。德州扑克是如何成长为10亿美元产业的?看完本文你就知道了。

人们都喜欢看到小鱼战胜大鲨鱼的故事。11月7日,在2013世界扑克巡回赛(World Poker Tour,简称WPT)中国站主赛事第一阶段比赛中,赛事最为人所知的明星牌手、美籍华人大卫·邱(David Chiu,朋友叫他老邱)静悄悄地出局了,比赛前一天他还在给上百位热情的粉丝签名售书。WPT和世界扑克系列赛(World Series Of Poker,简称WSOP)是德州扑克界最重要的赛事。德州扑克(Texas Hold'em poker)是一种玩家对玩家的公共牌类游戏,因技巧性强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

老邱对此没有沮丧。他用平静的语调说:“这是比赛常有的事情,单独一次比赛中偶然的运气、发挥的好坏会让结果不同。”的确,前来参赛的其他明星牌手如Johnny Chan、Maria Ho以及去年WPT中国站主赛事冠军雷正华等人也遭到淘汰。6天的比赛后,1008名选手中留在决赛桌上的5名牌手全是名不见经传的新面孔,他们将于12月在WPT韩国站济州岛比赛期间决出最终名次,瓜分数百万人民币巨额奖金。

在这样的大型比赛中,知名职业牌手会招来对手们的特别关注,刺激他们主动冒险。在某一手牌上冒险的话,失败最多是出局,但成果可能是猎杀一个名人。同时,由于这种淘汰赛中盲注的额度每过一个时间段就升高,因此出击过于谨慎的职业牌手们也会面临着筹码不断被“洗”的可能。随着筹码一点点减少,翻盘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盲注是指规定在发牌前轮番投下筹码,以保证每局游戏都有一定的基本筹码,防止有人空耗时间而不下注。比如通常所说10/20局,指小盲注位置玩家必须投入10元筹码,大盲注必须投20元。

这是老邱第二次参加WPT中国站的比赛,他总是一副毫不起眼的“大叔”打扮,爱穿浅色休闲T恤衫,与香港赌片中行为夸耀的赌场豪客绝无瓜葛。他对内地参赛牌手的评价是“风格普遍比较凶,如果去国外参赛的话,可能成绩不会太好,因为国外的选手大多有很多经验积累,他们算得比较精准”。老邱曾在WSOP和WPT的主赛事及周边赛中六获冠军,其中2008年WPT第六季冠军赛中夺得冠军和338万美元奖金。

高额奖金是这项游戏最激动人心的部分。1989年,老邱某次送外卖到扑克俱乐部时,一个玩家给了他16美元筹码作为小费,这色彩艳丽的塑料圆片可以说是促使他从中餐馆老板转行的直接原因。“中国人的思维特别适合打扑克,从小读的《三国演义》、玩的麻将,都有很多类似策略战术的训练。”小时候左耳失聪,老邱也习惯去观察人们的表情以判断其行为,这些都帮助他很快熟悉了这一游戏并成为美国当地的一把好手。那时候美国正流行七牌梭哈(Stud)、雷斯(Razz),德扑这种玩法还是非主流。

1996年,老邱利用度假的时间到拉斯维加斯参加WSOP——通常在主赛进行的同时,会举办众多周边赛供玩家参与,同期则还有各种机构、个人组织的现金局可参加。他在所参加的周边赛中赢得冠军,得到自己的第一条WSOP赛事金手链和近40万美元的奖金。次年他从丹佛移居洛杉矶,正式开始职业牌手的生涯。参加比赛仅仅占用他少部分时间,之后十年他每天几乎雷打不动地去俱乐部参加现金局,中午11点开始,8到10个小时后回家。他打牌的心态也在不断调整,刚开始,他觉得是去“打牌”、玩”,最近这些年则是“上班”而已。

此时,扑已经成长为一个保守估计总值在10亿美元的产业,得益者不仅包括职业牌手,也有赛事主办公司、游戏网站、电视和网络制作公司、经纪公司以及赞助商们。比如,经营WSOP和WPT的都是大型博彩公司。在线游戏更是发展迅猛,2003年业余玩家克里斯·莫尼梅克通过在线比赛取得参加WSOP主赛的资格,最终他在线下的主赛中夺冠并获得100万美元巨额奖金,让在线德州扑克火爆起来。不过,老邱是极少数对在线打牌不感兴趣的传统派人士,他坚持玩现场的现金局和比赛,每年6月WSOP主赛在拉斯维加斯举行时,他几乎一个月都待在那儿打各种报名费超过1万美元的比赛。

2003年前后,旅美留学生将德扑传回中国,近四五年更是蔚然成风。中国这块德州扑克产业的新大陆也吸引WSOP、WPT与国内的公司、政府联合举办巡回赛,WPT中国站就是由联众公司与三亚市文体局联合主办的。因为政策限制,比如扑克竞技类比赛无法获得电视直播,实体俱乐部运营也处于模糊空间,德扑在中国并没有职业化和合法化,目前还没有比较准确的产业体量估计。

但可以看得到德扑产业在中国的发展势头。线下德扑俱乐部已经在各大中城市遍地开花,在线游戏更是快速发展,主攻德州扑克在线游戏的博雅互动公司已于11月中旬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招股文件显示公司去年5亿多元人民币的收入中,有超过90%来自于“德扑”。

老邱这样的海外牌手也在中国获得新的商业机遇。两年前,老邱正式成为联众游戏旗下产品《联众扑克世界》的代言人,并参与引介一些外国机构、知名牌手回国合作、比赛。他还创办了“戴维扑克精英学校”,培养扑克赛事管理专家。本性内向的他也因此变得比以前更愿意积极面对媒体和商业机构,他希望能扭转人们对德扑的刻板印象,“打德扑你不能仅仅拼运气,它很大程度上要受技术控制。所以这是一种理性的体育比赛或者说游戏”。现在不少商业人士和公司高管业余时间喜欢玩德扑,老邱也曾专门受邀为一些企业CEO授课,一方面是教爱好者打牌,另一方面则为其讲解打关键牌的策略,“在对局中,牌手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跟进还是放弃的判断,要对周遭的形势有全面的认知,评估自己的风险和回报,这和企业家做决策有类似的地方”。

老邱提醒说,在这个游戏里牌手必须清楚自己参与牌局的目的和设定止损点,“必须理性,你不理性就变成了一个赌徒”。职业牌手和非职业牌手的真正差别是,打的场次越多,职业牌手的胜率越高。也就是说,偶然一手、一次的胜利只是临时超水准发挥或者狗屎运,而长期有效的精算得来的胜率,才是职业选手的金字招牌。

中国目前还没有老邱这样公开的职业牌手。去年获得WPT中国站主赛事冠军的雷正华曾想向职业牌手道路发展,因为国内还没有足以支撑职业牌手的空间而作罢。除了两三个获得国家批文的大型正规扑克赛事,德扑隐秘而迅猛地发展,还有待职业化和规范化。

最近两三年靠打德扑挣钱为生的“非公开职业牌手”已经出现,匿名华人玩家Q透露,在京沪广深这样的大都市至少有数十个这样的玩家。一类是参加网上的在线比赛,高手甚至可以同时在多个电脑屏幕上打开12个对局页面进行12局比赛,获得积分后,玩家之间可以自行交换和兑换积分;另一类则是参与线下现金局,这类牌局通常有“局头”找场地、雇佣发牌员和召集玩家。局头从获胜者手中提取一定数额的钱作为“抽水”。Q自己两年前在多伦多听过北京的现金局玩得“很大”,而且“鱼”很多(指牌技差的玩家),她就飞回国内试水现金局,从盲注25/50到5000/10000的局都参与,在好的月份,她甚至每月可以赢得一百多万元人民币。为此,她必须如精明的股票投资经理那样懂得做“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

Q也会遭遇各种“局中局”:比如北京有的“局头”会暗地里让发牌员浑水摸鱼多抽水;有的局头则将每局抽水的限额提高;有时她也会遭遇赖账的输家;地下牌手还需要低调,“人们都知道你打得很好,就不跟你玩或者提防你了”。


德州扑克 在线游戏 博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