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板黄光裕:孤独后的悲剧是他不知道“我是谁”
孙家勋 孙家勋

我的老板黄光裕:孤独后的悲剧是他不知道“我是谁”

黄光裕的宿命也或多或少代表了他那一届企业家的宿命。今天的阶下囚曾经却三年蝉联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首位,而今天取代他的国内首富是万达集团的王健林。

黄光裕的宿命也或多或少代表了他那一届企业家的宿命。i黑马全文分享如下

黄光裕是我曾经的老板,这几年他深陷囫囵。虽然我远在非洲,却一直对案件保持着高度关注。现在案件审判完毕,一切尘埃落定,上帝的回归上帝,撒旦的还于撒旦。然而印象中的黄光裕在这个失眠的黎明时刻,轻轻地回到我的脑海中,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黄光裕是潮汕人,偶像是他的老乡李嘉诚,作为生意人,把企业做大是他的终极目的。黄光裕的悲剧在于他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角色,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谁,适合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我是谁?——这是一个困纠每个人的哲学问题,尼采认为自己是太阳,结果他疯了;黄光裕不是尼采,而他进了监狱。

他沉默地观察,犹如一只黑暗中的猎豹

十年前一个春天的早晨,位于北京东北四环霄云路鹏润大厦28搂那个宽大的办公室,我惴惴不安的站在门外。那时候鹏润大厦刚刚竣工,招租率不到50%,黄光裕刚从电器连锁行业涉足商业地产。

过五关斩六将之后,24岁的我带着简历,惴惴不安地推开门。黄光裕的办公室非常豪华,足有两百多平米,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感觉自己的腿发软。黄光裕坐在紫檀红木的巨大的办公桌后面,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他的背后是巨大的书架,但只是稀稀拉拉放着几个文件夹,书架上面是一块大匾额,据说是启功手书的四个遒劲的大字——商者无域!

他沉默地观察,犹如一只猎豹在黑暗中蛰伏,等待着扑向猎物最好时机的到来。这种观察人与事物的方式成为黄光裕的特色。他等待商机,在等待的过程中思考、分析、判断、论证,当时机成熟时就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并直冲要害。

那天我感觉自己就是这个猎物,我带着伪装出的自信,向他亦步亦趋地走去。

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我能得到鹏润(中国)投资培训部部长的职位,先前那些过五关斩六将的经历完全可以忽略,关键就在于这20分钟,在于这位老板的首肯。

之前的几年,我的职业经历其实完全不足以支持我能走到今天的这步。得知最后的面试机会,黄光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人际风格和喜恶,我都做足了文章。甚至见面后,该怎么说话,第一句说什么第二句说什么,哪一句能引起他的兴奋点,什么样的态度能争取到他的认同和共鸣,我都反复地斟酌。

我走到他面前,他抬了一下眼皮,只说了一个字“坐”。没有微笑,没有热情,疲懒的语调中却拥有无限的自信和毋庸置疑的权威,

那天是怎么开始的我想不起来,我一直在说,语速很慢,态度诚恳自信。我做过什么,我能做什么,我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我不断地说并时刻提醒自己,要放慢语速,不要夸夸其谈。

黄光裕一直保持着沉默,他躺在靠背椅上,单手支着下颌,冷冷地观察着我,我感觉自己都要被他看透了。那天我强调,我最大的弱点是没有在大集团公司工作过的经验,但经验是经验,更关键的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靠的是思路想法、学习力、行动力、澎湃的激情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下属的影响力。而这些,我认为我都具备,也得到了我前任老板的肯定。我甚至主动说,我担任这个职务后如何进行组织架构、岗位设置以及与工作流程的建设,从宏观架构到微观工具表格,我尽量做到观点鲜明,思路清晰,态度诚恳。这一段表述,我整整说了二十分钟,期间,黄光裕只是偶尔抛出一两个话题。我有足够的经验支持我的表达,我甚至期待他能问我更多的问题。

可是我忽略了,我太年轻、太嫩,同样的岗位,有几百份简历,有国外回来的MBA,有名校的老师,有猎头精心推荐的甲乙丙丁。凭什么选我?

黄光裕果然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我,然后他又不说话了,用手支着下颌。冷冷地注视着我。我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诚恳地说:“黄总,我知道这确实是我的不足。”

他依然一言不发,看着我。我使出了杀手锏,说:“黄总,也许有很多人比我更合适这个职位,但是我只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而不要匆忙在这十几分钟时间里对我进行判断。我不要求工资多少,只要能跟随您工作的机会。我和鹏润公司都一样年轻,我希望能和企业一起发展、成长。您可以在这个岗位再聘一个人,我们分别工作,对我算是试用,这期间我不要工资,白干活。两个月后您再对我和他进行甄别和选择。那时您再认为我不行,那确实是我能力不够,我走人;您感觉我行,我再留下来。”

我的诚恳和自信终于打动了他,我终于看到黄光裕笑了。他笑得很开心,好像一个小朋友得到了一件期待已久的玩具,我能看见他的酒窝以及洁白的牙齿。突然,黄光裕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我伸出右手,说了一句令我至今难忘的话:”孙部长,你准备准备,下周一准时入职报到。”我也咧开嘴笑了,很开心地站起来握住黄光裕的手,温热而有力。

出门的时候,黄光裕还是坐在他的椅子上,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始终微笑着目送我,目光接触时,他冲我点了一下头。办公室外还有七八个等着面试的人,秘书把我引向电梯间,问我,黄总怎么跟你谈了这么久,足有半小时,他的面试很少有超过十分钟的,很多人在他霸道的注视下都崩溃了。

我笑了笑,说:“H小姐,下周一我们就是同事了。”

从此,我开始了在鹏润以及日后国美工作的日子。

黄光裕商业上的成功

与妹婿有着深厚的渊源

鹏润投资是集团公司的母公司,下面有几个子公司。老大是大名鼎鼎的国美电器,总经理是何炬。黄光裕当时已从国美电器退居二线,很少去国美总部。他当时对国美具体业务基本不过问,全权委托给几个经理人,但却始终冷眼旁观。

老二是鹏润地产。鹏润地产当时只开发了两个楼盘,一个是高档住宅鹏润家园,由鹏润投资的一个物业公司负责物业管理。由于当时是新成立的公司,经验严重不足,以至于物业和住户关系处理不当发生斗殴事件,闹出黄光裕是黑社会的传闻。鹏润的另一个作品就是鹏润大厦,那个座落在霄云路,气派无比的大玻璃盒子。

老三是京华自动化。这个公司当时是从香港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鹏润借壳上市。京华自动化具体谁负责我不知道,估计是被誉为“香港壳王”的詹培忠。黄光裕跟随詹培忠进入股票市场,亦步亦趋,短短一两年时间便完成了知识积累,开始大手笔的独立运作。国美在香港成功上市后,京华自动化就成功隐退了。

老四就是之前提到的物业公司,由黄光裕的小妹黄燕虹负责。黄燕虹的丈夫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志铭,在何炬之前担任国美电器的总经理。张志铭深沉、帅气、稳重、严肃、低调,他涵养极深,无论和谁说话声音都是低沉的。很多国美的员工提到张志铭都心服口服,怀着敬畏之心。张志铭毕业于技校,干过出租车司机,在黄光裕只有一两个小店面,开着夏利车时,就是他的私人司机。黄光裕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就,和这位妹婿有着很深的渊源,可以说是张志铭帮助黄光裕打下了一半的基业。

老五是建筑装修公司,总经理是职业经理人,平日里穿着西装、带着领带,头上涂着发蜡,开口闭口就是企业文化。

黄光裕当时的想法很好,国美电器的市场、构架、人员、组织相对成熟,只要定下一个目标,一帮精兵强将枕戈待旦即可。而鹏润投资不同,公司的架构以及内部子公司之间关系的平衡和管理都需要他这个集团主席来操刀。一切都是崭新的,需要自己投资、自己建筑、自己装修、自己卖、自己物业管理。

这是2001年时鹏润的产业结构和组织构架,我在这个构架中和黄光裕有着多远的距离呢?

我们的物理距离并不远,我的座位到他的座位只有20米不到,他在里面,我在外面;我们的组织距离也不算远,只隔了一个行政总监,他是老板,我是中层;但我们的身份就相差太远了,整整隔着一条银河,他在彼岸,我在此岸。

我入职时,鹏润中国只有行政中心、财务中心和董事长办公室,它虽是国美的母公司,却起身在国美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国美赚钱后才有了后来的鹏润投资。

财务中心的总监姓周,四十多岁,行为貌似不羁,做事却极其认真,他经常在黄光裕办公室一呆就是一上午。行政中心的负责人是现在国美的总裁之一魏秋立。她是一位非常职业的经理人,把鹏润的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去经营。她该说的话一句不少,不该说的时候一言不发,她懂得斗争却从来不发起斗争,她以一个女性的温柔内涵化解了很多错综复杂的矛盾。我从她身上学到了不少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直到离开她多年,我自己也做了一个管理者,当我处理具体的人和事的时候,都要闭上眼睛想上半天:如果魏总遇到这个事情她会怎么表态,怎么处理。

行政中心分为三个部门:人事部、行政部、培训部,我具体负责培训部的工作。行政中心三女一男,就是这三个部长日后跟随魏秋立,直接下派驻点到国美电器,并在此基础上整编整合,形成了国美集团的人事中心、行政中心和培训监察中心。

绝对的忠心和服从

是黄光裕特有的考察方式

国美发展最快最稳的黄金几年,我参与并见证了。

那段时间黄光裕很忙,年度计划中国美要上市,第一次筹划失败,当时正在做第二次冲刺,每晚我加班到十点多,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黄光裕是一个目标非常明确,行动非常敏捷的人,任何时候你都看不到他在办公室里转悠,见到他走出来,就是上厕所,步履匆忙,一脸沉思。有时候觉得他很孤独,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沉思,“TOBEORNOTTOBE”,当初他如果能多做点哈姆雷特式的思考,就不至于今天的结局。他的思考和人生的终极精神无关,虽然他是个天主教徒,思考最多的却是“商者无域”。

黄光裕是老板,他将老板的权威发挥到了极致。他从来不会去别人的办公室和工位,找你谈事自有他的秘书去招呼,任何人找他,都需要和董事会办公室的秘书先约时间。

那时候的黄光裕还没有后来那么牛逼,但是姿态已经很牛逼了。每次与他狭路相逢,一声“黄总好”,然后侧身让他先过去。过去后,只是点一下头或者“嗯”一声,或者看都不看你一眼。我常常自我安慰,他是在“沉思”。

一次上洗手间,隔壁传来黄光裕打电话的声音:“嗯,哥,行。可以,没问题。哥,我给你安排车吧,让我的司机去接你。成,谢谢哥啊。我知道,我知道,理解,理解。嗯,明白,明白。好的,哥,一定一定,我记着呢……”

时过境迁,电话具体的内容我想不起来了,但是他接电话的语气却让我记忆深刻,原来,人人敬畏的黄光裕也有他敬畏的人。后来我突然开悟,在这个世界上,牛逼的人永远知道在谁面前卑谦,在谁面前高傲;在什么时候卑谦,什么时候高傲。而那帮傻子们是永远悟不出这个道理的,他们常常理解反了。

当时有个哥们比我晚进公司一个星期,他的位置比我离黄光裕更近。哥们一米八五的身高,前国家拳击队队员,他是黄光裕的司机兼保镖。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他的工资,每个月1500元,这个工资还不如国美普通门店一个组长的收入,但他却是整天贴身在黄光裕身边的人。

因为我们年纪相仿,这哥们常找我发牢骚,他一发牢骚我就劝他:“哥们,要么离开,要么保持沉默,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知道黄总第一任司机现在干嘛的吗?人家是鹏润的副总裁,黄总的妹婿张志铭。”说到这里,我装作无心地问了一句:“前天晚上黄总安排你接谁了?”

那哥们突然严肃起来,说:“我进公司之前是签订了保密协议的,不能透露黄总任何私人信息。是个大人物,是谁就不告诉你了。”

司机守口如瓶,我也不好再刨根问底。

这哥们干了三个月最终还是离开了公司。他受不了,每天不仅要接送黄光裕,没有周六日,还需要电话随叫随到,有时候甚至要在黄光裕办公室外等到深夜。黄光裕给他了一台电脑,他还需要坐在电脑前,一眼不眨地帮黄光裕看着股市曲线图。哥们最终在崩溃之前,选择了离开。

黄光裕用人是有策略的,越是亲近,越想委以重任的人,他就越是要打击你,看你态度如何,有无怨言。

态度是成就事业最根本的东西,黄光裕对此深信不疑。

后来国美电器的核心人物陈云峰,当时是营销中心的总经理,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坐了很久的冷板凳,再之后被委以重任,去上海分部做了总经理,一年后被宣回总部。

陈云峰是个很聪明的人,口才相当好,思维开阔、妙语连珠,被誉为“国美第一嘴”,他从天津分部一个店长做起,期间几起几落。黄光裕好像不怎么喜欢口才好,过于外向的人,他喜欢那些沉默的人。有一次他笑着评价陈云峰“有点油嘴滑舌”,是那种领导调侃下级的方式,在场的人听完都笑了。

跟随黄光裕的自始至终都是那几个人,不管是何炬还是李俊涛,哪个不曾几上几下。黄光裕的性格不喜欢褒奖人,他喜欢打压,受得了的就会弹起来,受不了的就压爆了。打压下去之后,黄光裕会继续关注,看你是否有怨言,是否衷心,这是黄光裕特有的考察方式,他要求的是绝对的忠心和服从。

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他有些不悦

在鹏润工作一段时间后,我有了一些小成就,魏秋立对行政部长感慨过:孙部长有激情、有热情、有思路、有想法,行动敏捷,不仅能做培训体系的开发和管理,还能自己设计课题讲课,是个宝啊。”这话是行政部长后来告诉我的,当时我很激动,毕竟自己的工作得到了上级的认可。

那时候,我每天充满了激情和梦想,如同一把火一样燃烧着。选案例、找故事、找分析点、联系企业自身,甚至要想好如何开场,如何破冰。当时,我提出我要解决的是企业四个问题:培训什么?谁来培训?培训了没有?培训的怎么样?而这四个问题,涉及到培训管理的方方面面,包括行政体系,组织构架,考核方式,跟带着方方面面的权重设置,工具表格的运用。

培训的反响很好,很难想象,这么大一个企业,在我到来之前竟然没有组织过一次像模像样的正规培训,一切都是业务为大。想象一下这样的企业,他的团队文化和企业文化吧。

一段时间后,魏秋立找我谈话,说黄总有想法让我去国美筹建培训中心,以后从集团下去,就具体负责国美的培训业务。接着她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她感觉我有热情和激情,想做事也能做事,但毕竟阅历经验太少,锋芒太露,又是新人,下去后和那些高傲的大员们很难沟通,难免死在那里。

魏秋立的考虑也正是我的顾虑。国美作为一个大型连锁企业,每年开多少分部和门店都有具体考核指标,而分部开门店,国美总部的政策措施、工作流程都必须100%的COPY。新招的总经理、人事经理、财务经理、配送经理、采购经理、门店店长、组长、收银员、库管等等如何能保证100%地贯彻总部设计好的流程,能不能直接上手决定能不能开业,能不能开业直接决定到集团公司一年的战略部署,而这些都需要培训部进行贯彻。培训部太重要了,尤其对一个快速发展的连锁企业来说,培训部尤为重中之重。

一夜又一夜的辗转难眠之后,我对魏秋立说:“魏总,我要见黄总。”魏秋立说:“好,我给你争取。”

一争取就是两个星期,那段时间,黄光裕一直不在总部,眼看着我去国美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在厕所和黄光裕偶遇了。

我感觉自己必须冲破障碍,和黄光裕好好谈谈。“黄总”,我一声招呼,看见他一愣,因为我招呼的是“黄总”而不是“黄总好”,那就说明我有话要说。果然他侧过身问我:“有事?”

我说,黄总,您刚回来,本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您,但是后天我就要去国美任职了,能不能您抽五分钟时间给我,我有一些想法必须和您沟通。

黄光裕笑了笑说:“10分钟后你去我办公室。”

我迅速回到座位,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和魏秋立汇报了这一情况,她叮嘱我说,想好自己该说什么,一定要谈好。

10分钟后,我走进了黄光裕的办公室,他在抽烟。这次黄光裕很热情,说:“孙经理,你坐。”他喊我孙经理,而不是孙部长,这让我记忆深刻。“有什么要说的,你放开了说,我给你10分钟时间。”他笑着看着我,我明白,他的微笑其实是对我的鼓励。

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必须在短时间内引起他足够的重视,我说:“黄总,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国美调查他们的培训状况,国美目前不是培训管理混乱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培训。培训只是由人资部一个小姑娘负责的,如此构架根本不可能支持国美的战略发展。人资部的培训是配合企业发展的人才战略的培训,而我们国美的培训根据我们企业的特色要涉及到市场、营销、战略部署的方方面面,他们的培训离我们的企业发展要求还差十万八千里。”

黄光裕说:“你说的这些我也认识到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请你来的。你是做培训的,这方面比我们都了解,说说你的想法吧。我马上有客人过来,给你的时间不多。”

黄光裕的说话风格就是一针见血,从不拖泥带水。我说:“黄总,上次开会您提到取消所有厂家驻店人员。没有厂家的促销员,都是我们国美的员工,几万个岗位的促销员马上亟待的是转岗培训。我们培训什么?谁来培训?培训了没有?培训得怎样?这四个问题是我一下去马上就要解决的。”

“好,继续说。”他鼓励我。

“另外,下半年要开武汉和杭州分部,几百个岗位要到总部来培训实习。我和老总们谈了,他们目前没有思路,就靠人资部的几个小姑娘了。我个人的想法是,光是分部的管理层到总部实习还是不够的,总部只是宏观的,他们要分部具体跟岗实习。实习完后,马上要回他们的城市,各个岗位具体模拟操练,成熟后才可以试营业,原来定的半个月时间远远不够,培训预算也不足以支持这么大规模的系统培训。我虽然没有下去,但是已经初步拟定了培训进度表,一共54个岗位,我准备了54个岗位培训进度。我们国美这么大的企业,培训是个系统工程,我现在就要下决心弥补自己的经验来设计这个工程。”

我谈得兴起,暂时没管他的想法,让他感到我有思路,而且思路明确。黄光裕在别人谈话的时候,如果对你的谈话有兴趣,他会不说话,如果感觉不对路,他会打断你,不会让你继续说下去。他的沉默我看成了是对我的鼓励和默许。

我继续说:“目前国美没有培训部,局面是谁造成的?各个中心的老总。他们各管自己的一摊,没有协调和组织。如果我下去,我的级别比他们低半级,事事向他们请示,我根本拉不动这个体系。”

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黄光裕有点不悦,他的表情写在脸上,我能猜出他的意思:按你这么说,你是想升官呗。

我没有理会,继续说:“我个人认为,我下去筹建培训部也好,成立培训中心也罢,都需要一个支持。我希望我能兼职下去,我的行政岗位还在投资,我还是国美上级公司的培训部部长而不是国美的培训部经理,那样我和各个中心老总关于培训的整体设计与考核方案的交流与对话就是沟通而不是请示,魏总也方便支持我的工作。我需要一个舞台也需要一个支点,黄总,如果能这样,我深信半年之后国美的培训状况能有大的改观;如果不能,我还是会尊重你的安排和思路,努力去做。我是新人,难度系数可能会非常大。”

这次,黄光裕思考了一下,说:“孙部长,你回去暂缓一个星期下去吧,把你的思路也跟魏总谈一谈。我们会重新考虑你的任命。”

我舒了一口气,这时刚好有人敲门,我站起来说声谢谢黄总,走了出去。

一个星期后,任命通知发下了,不过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整个行政中心:

魏秋立:鹏润投资总监兼国美电器行政中心总经理

王小红:鹏润投资人资部部长兼国美电器人资部经理

郭红梅:鹏润投资行政部部长兼国美电器行政办公室主任

孙家勋:鹏润投资培训部部长兼国美电器培训监察中心经理

“我永远也不能全身而退”

很快到了年底,一年一次的总经理大会要开始了。那次会议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组织了一台小晚会,那晚,黄光裕喝得偏高,显示出了他的性情,说了一些过头的话,不知道事后他有没有后悔过。

我在鹏润工作期间,一共参加过三次规模庞大的全国总经理大会,随着分部的扩张,会议规模一次比一次庞大。那次的会议开了三天,前两天黄光裕一直列席,沉默地聆听,身边的秘书一直在打字,帮他整理资料。跟随黄光裕一同列席的还有国美总部的各级部长级以上人员。会议分析了前一年的成败,各个总经理把业绩做成幻灯片,一一阐述,并上报来年的计划预算。各个总经理都是人上之翘楚,有貌似忠厚内藏心机的,有口才绝伦壮心不已的,他们都在努力展现着自己。黄光裕不臧否一字,整个会议过程中一言不发,一直在听。会议结束后,他离开了会场,步履迅速而矫健,偶尔和鹏润的同事、魏秋立以及他妹妹说说话,很少见到他和个别总经理单独沟通。

会议结束的那天晚上,几天的精疲力尽之后,我们搞了一台晚会。周星驰那段著名的“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被各地的总经理们演绎成河南版、辽宁版、青岛版、上海版……各位经理也是幽默非凡,显示出自己平凡而可爱的一面。

那晚,大家都很放松,黄光裕也坐在下面,全程参与,笑得很灿烂。他一直在喝酒,脸红红的。大家都希望他说几句话,他也就上去了。

印象中,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白色皮鞋,很贵族,也很有气质。他一站到场地中间,原本嘈杂的场子突然安静下来。

“你们今天在这里玩的都很开心,我也算开心,但是你们有谁想过我的负担有多重,压力有多大?你们每时每刻都可以从国美全身而退,而我呢?我永远也退不了,退了也不能全身而退。”

紧接着,黄光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你们这几天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别以为我不说话就是好糊弄,你们那点小九九我心知肚明。别看你们喊我黄总,你们心里怎么埋怨甚至诅咒我的话,我心里跟明镜一样。”

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台下总经理的表情,大部分张大嘴巴面面相觑,个别的面无表情如石胎木塑,正襟危坐。

黄光裕喝高了,我是这么估计,不然不会说这些话。但也许他是有意喝高,以酒遮脸故意说这些“醉话”。他不管不顾,脸上带着讥诮的笑容继续说:“你们现在翻翻口袋,哪个人口袋的钱不比我的多,我的口袋空空如也。你们口袋的钱从哪儿来?不要以为你们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站出来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黄总,我的口袋是干净的’。”

我身边是沈阳的总经理,我去沈阳培训检查工作时,他对我招呼得很热情。此时,他目光朝着窗外望去,一脸的不以为然。

黄光裕继续在说:“你们其实都比我强,你们老婆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而我有什么?我个人的钱在哪里?都是你们的,都是国美的,都是社会的,我就是一个表面风光的人,你们在座的有几个能理解我心中的苦?

说完,他径直从台上走下去,场下响起了礼节性的稀稀拉拉的掌声。

那天晚饭吃得很沉闷,个别活跃的老总走上前去找黄光裕敬酒,他礼节性地站起来,碰下杯,然后就坐下。黄光裕和魏立秋、他妹妹以及几个下属坐在一起,象征性地吃点东西,更多的是沉默和思考。

回忆写到这里,我很想剖析一下黄光裕的性格。黄光裕在某些方面确实太霸道、太专横,他对待下属很少有人文关怀,说话非常一针见血,这也造成很多有个性的人离他而去。之前的分公司总经理们,至今还在国美的据我所知只有孙一丁和青岛分公司的钟殿理。

企业文化说到底就是老板的文化。黄光裕的性格及思维方式,直接导致了国美的企业文化缺陷——崇尚商业信息,摒弃人文价值。当然,这也与国美的企业和产业特点有关。连锁企业,它的文化特色就应该重点体现在纪律、制度上,强调的是速度和服从。

习惯决定思维,思维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今天的黄光裕令我扼腕叹息,也一再给我们敲响警钟,一个人,可以让人敬畏,但是身边必须要有一两个真诚的朋友。没有哥们的老总们,他们的命运是何其地孤独!

黄光裕的宿命也或多或少代表了他那一届企业家的宿命。今天的阶下囚曾经却三年蝉联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首位,而今天取代他的国内首富是万达集团的王健林。

回国后,我曾经数次被猎头推荐应聘万达学院总经理一职。他们财大气粗,开出了120万的年薪却一年之中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岗位。作为应聘者,我诚惶诚恐,过五关,斩六将,最后的关键时刻,我却被他们那种资本新贵高高在上的不羁的混不吝所激怒,我再一次深刻感受到资本对于人性的倾轧和傲慢。所以,我感悟到黄光裕面对的问题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代人的问题,是我们这个民族、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同质问题——我们的资本家骨子里的那种跋扈和飞扬至少需要两代人的沉淀,才能沉淀出比尔·盖茨以及乔布斯的那种从容和优雅。

我至今仍然经常回想起黄光裕第一次给我面试的场景,以及他的工作作风对我的影响。他是我曾经的老板,我的东家,他以独立特行的方式,看重态度和能力,不以出身论英雄,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机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关注着国美电器的发展,这个企业的每一点波澜和得失还是能时时刻刻牵动着我的神经。

让我值得欣慰的是,昔日我主持并创办的培训监察中心,现在已经跟随着业态的发展成长为国美大学。在它成长的过程中,我曾起到关键的奠基作用,在国美发展的非常时期提供了良好的组织支持。

黄光裕是天主教徒,他不可能没有深刻的忏悔精神。几年后他从狱中走出重掌国美大局也不过四十多岁,那个时候,我相信他的觉悟和行为一定能够离“自我”更远,而离“上帝”更近。

祝福他!


黄光裕 国美 电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