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我正在推动嫣然基金的去创始人化
佚名 佚名

李亚鹏:我正在推动嫣然基金的去创始人化

42岁的李亚鹏到了人生新关口。34岁前,他是影视演员、中国第一代青春偶像;之后,他是天后王菲的丈夫、“又一个”做慈善的明星。近日李亚鹏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讲述了自己全力打造嫣然基金的故事,同时也分享了嫣然基金的一些在运作上的创新之处。

42岁的李亚鹏到了人生新关口。34岁前,他是影视演员、中国第一代青春偶像;之后,他是天后王菲的丈夫、“又一个”做慈善的明星。近日李亚鹏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讲述了自己全力打造嫣然基金的故事,同时也分享了嫣然基金的一些在运作上的创新之处。

现在,他结束了8年的婚姻,打算让运行了7年的嫣然天使基金成为一个可自我滚动的慈善平台,还要实现自己的商业蓝图。

李亚鹏说,嫣然以7年为周期进行生存规划。“我们第一次站在长远规划的角度看嫣然。以前做项目忙得没时间抬头往远方看看。”他讲话时,并不掩藏自己的疲惫,但处于自己偌大的办公室中,他又带着绝对的权威感。

环绕这间办公室的是李亚鹏的商业王国:中书控股、中书地产等不同项目在这个楼层各据一方,30人左右的嫣然团队待在最深一隅。

上千平米的办公空间和嫣然成立之初15平米的小办公室已大相径庭。“当我做完纯粹的商业机构和纯粹的公益机构后,进入到事业的第三个台阶,”他说,“两部分叠加,构成了我关于如何在中国做社会企业的思考和实践。”

他曾戏谑地提起前妻王菲形容自己投资野心为“八爪鱼”。如今,他每天的行程几乎被无尽的工作会议和差旅安排占满。我们的采访中他的手机铃声或短信提示音不断响起。他有选择地接起一些,对答中或有熟稔的商业江湖味儿,或充满不容质疑的强烈意志。

挂了电话,他双手揉搓着眼睛,拣回刚才的话头,态度有些漫不经心,表达却一如既往地明确、自我。每当他娴熟地阐述自己的慈善观时,你很难有打断他话头的机会。

因为李亚鹏和王菲的女儿李嫣而成立的嫣然天使基金,最初只是挂靠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旗下的一个慈善项目。2012年落成的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是中国第一家提供唇腭裂治疗的私立非营利医院。今年5月,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嫣然天使基金会落地香港,带着嫣然独立性和国际化的双重意味。截至今年10月,嫣然天使基金为9243个孩子实施了全额免费的救助手术。这个7岁的慈善品牌已成为一条慈善产业链。这个链条,一端连着衣香鬓影的慈善晚宴,一端连着穷乡僻壤的贫困病患。

亲力亲为做品推

今年5月我们在香港见到李亚鹏时,正是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开幕前两天,他在和团队开最后的筹备会议。20多人参加、持续数小时的会议中,讨论细致到了艺人在红毯停留的分钟数、媒体的位置安排以及募捐数字显示板翻动的方式等等。会议结束,已经是晚上10点。从凤凰卫视[1.43%]请来的晚宴总导演刘璐正要离开,又被李亚鹏叫住,了解晚宴餐桌上摆花的高低情况。得到满意答复,李亚鹏又走出酒店二楼小小的会议室,来到一楼大堂,迈开大步丈量了一下正门到楼梯的距离,盘算着红毯需要的长度和宣传板最佳的摆放位置。

在这次采访中,他一直沉浸在对晚宴事无巨细的关注中。“晚宴上播出的视频还需再改,现在这版很温情,但逻辑关系不够好。我已经给导演提了两次意见。”他说,“嫣然成立五周年时的纪念视频,10分钟长,每一个文字都是我自己写的。”

在他看来,慈善晚宴的成功,首先是嫣然已经做了很多有成效的工作,但晚宴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精准地传达这些消息,触动每一位可能的捐赠人的内心,才可能促发善款的形成。两天后,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首次在香港开幕。嫣然宣称,这次活动有300多位嘉宾到场,募得善款5619.6万港元,创香港慈善晚宴拍卖最高纪录。

晚宴当天也是李嫣的生日。李嫣的画作涂鸦经常出现在嫣然的活动装饰和纪念品上。今年的慈善晚宴中,第一件拍卖的作品就是李嫣的《熊猫与小鸟》,拍出100万港元的价格。赵薇、那英、刘嘉玲、陈奕迅等数十位娱乐界大腕前来捧场。

明星效应不可回避地存在于嫣然的基因里。在公益制度和意识不成熟的环境中,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常需要另寻依托,作为慈善本身号召力的替代。电影明星李连杰发起的壹基金、前央视主持人王凯创办的爱心衣橱,都是凭借名人效应做慈善的例子。这和商界大佬们的慈善主要靠自身财力有路线上的区别。

李亚鹏觉得明星身份和慈善关注弱势并不相悖,而是一种顺势而为的解答。“明星关注度永远是个优势资源。”嫣然成立之初,不仅在募款方面动用的是李亚鹏、王菲及其圈子的知名度,项目的具体操作执行,也都依赖李亚鹏的个人交际网。

嫣然成立之后,嫣然天使之旅和嫣然天使慈善晚宴是每年的固定项目。日常事务由三四个人的团队处理,到项目临近杀青,人力严重短缺。从第一届晚宴的想法产生到最终开幕,只有大概10天时间。李亚鹏说,“身边亲友,能上的都上。”这样的做法也许应付一两次活动尚可,但嫣然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

去创始人化

李亚鹏认为,在公益机构创立后的成长过程中,“去创始人化”是其获得内生力量的一个必然途径。在嫣然基金运行到第三个年头,他通过一位艺术家友人翁维的引荐,找到了职业经理人李诗出任天使基金总裁。“2006年到2009年,嫣然只有三四个人,现在有30多个。”李诗介绍。嫣然是挂靠在红基会下的项目,但每年预算决算需要自己完成。“我们要评估行政、宣传、医疗成本的比例。然后花每一分钱,要向红基会申请,我们的大账户在那里。”账户挂靠红基会,需要缴纳3%到5%的管理费。这和不断增加的人员开支一样,都是行政成本。李诗表示:“我们会专项去募集行政资本,李亚鹏要捐一部分,可能其他董事、朋友也会捐;一些公司也会给嫣然捐赠。”2012年,嫣然获得的行政资本捐赠约50万元。

嫣然如今的团队分为部门和项目两个层面。部门是事业性的:主要包括医疗、教育以及服务性的募捐、网络、公关、行政。项目层面在最初的晚宴和天使之旅基础上也有极大增加。

嫣然教育团队成立晚于医疗,却在项目开发上表现得颇具活力。继去年在上海举办嫣然公众教育展后,今年7月,为期6天的首届嫣然天使基金慈善亲子夏令营又在北京举办。作为术后孩子心理康复的一部分,今后这将是嫣然每年固定的项目。

培养医生从资金管理到服务

此外,2010年,赴内蒙和黑龙江进行救助的嫣然天使之旅取得梅赛德斯-奔驰品牌支持,这是嫣然与国际品牌的首次合作,也是嫣然公益专业化的另一个标志。此前,嫣然获得的捐赠资金都是个人行为。今年8月第七届嫣然青海天使之旅启动时,周大福、支付宝、阿迪达斯等品牌赫然在慈善合作企业之列。这次天使之旅一共实施了46台手术。

李诗接手基金管理之后,李亚鹏开始考虑基金的大方向。此前,嫣然作为专注唇腭裂救治的慈善组织,募集善款,然后和有条件的医院合作,为需要救助的病患实施手术。但医院医疗条件不同,带来不同程度的限制。此外,唇腭裂程度有所不同,手术也不一样,比如唇、腭皆开裂者往往不是一次简单缝合可以治愈,而是要接受两次手术、术后整形矫正、发音训练组成的序列治疗。中国具备序列治疗条件的医院不多。“拥有自己的医院,能给我们更大的独立性和灵活性。”李亚鹏说,“这对嫣然来讲是一个从单一的慈善基金转化为真正拥有自己的实体医院的公益机构的最终转变。”

2012年5月,由李亚鹏、王菲以及另外6位企业家作为创始董事的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投入试营业。“最初创建医院,我们平均每人捐赠一两百万不等。”8位创始董事之一、嫣然天使儿童医院院长、伊美尔医疗美容连锁集团总经理李斌说。

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建立给基金赋予更高使命。李诗说:“有了医院,我们就要培养医生,培养职业志愿者,把人变得更专业,医疗服务就会更专业。这是我们教育团队的重要工作。”一个多维的复杂结构。30人面对如此庞杂的项目和不断创新的要求,对效率要求极高。在执行过程中,通常要动员多部门合作,以灵活性极强的方式做事。

“明星是最好的社会资源,但同样是负担,需要接受更多考验和监督。所以嫣然整个团队的运作和执行成了我们更要主动的事情。当执行力变强的时候,社会资源会涌来,不用自己去找,别人会来找你。所以说,嫣然最大的资源不仅仅是明星资源,而是人力资源。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李诗说。

除了创始董事的投入,嫣然募得的善款有一部分是专门定向捐赠给医院的。“自从医院设立以来,超过百万的大额捐赠,很多人希望直接捐给医院。”李诗分析,“原因我觉得是大家现在的价值观更成熟,对慈善基金的使用更成熟了,希望可以直接支持一个机构的运营,甚至支持整个医疗系统的改变。”2012年的嫣然天使慈善晚宴募得善款5460万元,全部用于医院发展。据李诗介绍,第一年已经投入3000万元。

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定位为私立非营利医院,它的营利只用于医院本身的业务和发展,董事永远不能分红。“在嫣然天使儿童医院进行唇腭裂手术有两种类型:自费和接受全额救助。根据病患家庭的经济条件决定。”嫣然天使基金的工作人员祁欣介绍。截至8月22日,医院共完成了唇腭裂救助手术805例。

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目前有40张床位。小姑娘安琪在一岁生日的第二天接受了唇裂缝合手术。安琪妈妈本来带女儿到上海求医。她回忆说:“上海的这些医院是全自费的,我们有困难。另外,医院当时认为安琪年龄太小,不能手术,让我们等。一个媒体记者向我们介绍了嫣然,说它在唇腭裂治疗上更专业。我们来咨询,说只要等体重满10斤、3个月以上就能手术。”

“我们的目标清晰明确,要把嫣然建成中国最好的拥有序列治疗的颅颜中心。”李亚鹏说。为此,嫣然与多家医院有合作关系,还常请国内外最权威的医生前来交流甚至出诊。

今年5月,由台湾敏盛医疗管理集团下设敏盛医院的执行长杨宏仁率5个人的台湾团队进驻嫣然,帮助嫣然筹备接受JCI国际医院认证。JCI是世界公认的医疗服务标准,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考核涵盖的368项标准,涉及医护过程的各个环节。接受JCI认证,将成为嫣然另一个硬件国际化的标志。杨宏仁目前出任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执行院长。“中国大陆目前95%以上是公立医院。私立医院没取得大众信赖。建立一个成功模式,满足大家对医疗品质的期待,具有重大意义。”

杨宏仁去年5月加入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董事会,医院到今年7月正式运营一年,累计门诊量逐步增加,如今每月能达到2600人次左右,年门诊量累计已经超过10000人次。

通过互联网模式改变募集资金的旧方式

根据Giving USA基金会和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共同统计,美国2012年接受慈善捐赠的总额是3162亿美元,中国同期数据是817亿人民币,美国约是中国的24倍。嫣然期待能够在民众慈善意识上作出改变和动员。“我们要推动中国公益的改变,推动慈善民主意识的前进,落实到策略上,就是要推动以家庭为单位、多样性的慈善。”李亚鹏说。

2010年起,嫣然通过腾讯提供的平台开展小额募捐。这种网上捐赠数额很小,一般为5元或10元。截至今年6月,仅在嫣然腾讯月捐平台上获得捐款数额就达到160万,参与人数超过10万。“我们现在还有支付宝和其他网上捐赠平台。”嫣然的工作人员祁欣补充,“这个统计数字已经不完整了。”

由此带来的意义,被李亚鹏表述为:“假设通过100个人募了2个亿,和通过5万个人募了2个亿,你觉得哪个价值更高呢?哪个社会意义更大呢?一定是5万人对不对?”

台湾的佛教慈善团体慈济基金会,是他眼中华人世界最有生命力的慈善组织之一。“慈济有20万职工。它用它的品牌和平台,在更大的一个民众范围内撒下了很多种子,它们都已经开始生根发芽了。对母体的依赖几乎是不存在了。”他解释说,“所以我们要打造民众的基础,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目标。”

嫣然天使会是嫣然打造民众基础的解决方式。“这是一个网络平台,将嫣然的捐赠者通过更多信息分享和网络互动联系起来。”嫣然捐赠人关系总监蓝星介绍说。天使会目前还没有上线,具体的模式尚不清晰。但李亚鹏对其寄予厚望,将其定位为由固定捐赠人组成,并自发进行会员扩展和传递的项目。“这样其实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一个固定的善款收益,而是可以帮助我们的机构更有效地规划项目。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募款方式中,其实已经在传递爱,在传递公益了。”

现在的李亚鹏,就像回避离婚话题一样近乎偏执地回避“演员”的标签:“演员是上一世的事了,太陌生了。”就着对个人身份转型的刻意强调,他对嫣然的定位和期待自然流露出来:“这个机构能走到今天,明星在其中所占的成分不能说没有,但比例越来越低,我觉得这个基金会在逐渐形成自身的价值和主体,它的公益方向、理念和行为将形成一个清晰的体系,这意味着机构越来越成熟。”

嫣然的第一个七年,李亚鹏同时还是带着女儿求医问药的父亲,是拍了自己成名作《将爱情进行到底》电影版续集的演员;投资了不少商业项目,也将青年艺术节开到了丽江。与此同时,从晚宴到天使之旅,从唇腭裂治疗国际学术研讨会到慈善亲子夏令营,嫣然的所有大型活动,他几乎悉数到场。年届不惑,他决定投入地做个慈善家和企业家,并且坚持认为,自己不需要被记住。“因为我开始关注这个世界了,所以不需要被世界关注。”这句话,李亚鹏在匆匆离开、赶赴下一个活动时,回头强调了两遍。


慈善 嫣然基金 李亚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