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在投资什么?都是科技创新的未来趋势!
鼎宏 鼎宏

Google在投资什么?都是科技创新的未来趋势!

2013年就要过去了,i黑马观察到了很多趋势,而Google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技创新公司之一,一直在引领着创新的发展方向。而Google同时也依靠资本的力量投资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在给Google带来丰厚的回报同时,也预示着未来创新领域的发展方向。

2013年就要过去了,i黑马观察到了很多趋势,而Google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技创新公司之一,一直在引领着创新的发展方向。而Google同时也依靠资本的力量投资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在给Google带来丰厚的回报同时,也预示着未来创新领域的发展方向。

即将于2014年1月13日出版的美国《财富》杂志印刷版将刊登题为《谷歌风投期许何在?》(Where Google Ventures is pinning its hopes)的评论文章,对谷歌风投的发展理念进行详细阐述。



在旧金山的一栋写字楼里,一场寻找更好的癌症治疗方案的斗争正在悄然打响。在一间装有落地窗的会议室里,三个年轻人正在一一检查杂乱的便笺。每一张黄色的小纸片上都一丝不苟地印制着各种图表和文本。经过了几分钟的沉思后,他们开始把蓝点贴纸贴在这些便笺上。每个点代表了他们对相应的设计或文字投出的一票,他们最终将借此帮助一家名叫Foundation Medicine的公司设计新的在线应用的原型产品。这款应用的目标是:在医生在决定新的药物治疗方案时,帮助他们简化寻找病例的流程。

Foundation Medicine是一家增长迅猛的公司,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该公司提供了一种DNA序列诊断测试方式,帮助医生决定使用哪种药物来对抗具体的肿瘤。在今年9月IPO(首次公开招股)后,该公司目前的市值已经达到6亿美元。而为了在为期两天的“设计冲刺”中简化应用使用方式,Foundation Medicine找到了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

至少从目前来看,谷歌还不准备寻找更好的癌症治疗方案。但作为该公司旗下的风险投资部门,谷歌风投之所以帮助Foundation Medicine,是因为他们对其进行了投资。这家风险投资公司专门成立了一支设计师团队,帮助他们投资过的公司改版网站、开发新应用、调整硬件产品。“他们确实帮助我们改变了网站。”Blue Bottle Cofee CEO詹姆斯·弗里曼(James Freeman)说,他的公司同样接受了谷歌风投的投资。

范围广泛

谷歌风投在一片嘲笑和怀疑声中创办,至今已经运作了5年时间,成为了硅谷最炙手可热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他们已经取得了不俗的业绩。仅在2013年,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中就有3家上市,还有6家被收购。

谷歌风投的投资范围异常广泛。对商业软件、移动应用、消费电子公司的投资完全在意料之中,可是Foundation Medicine这种投资或许会出乎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与之类似的还有SynapDx,该公司开发的验血技术可以提早诊断孤独症。他们还投资了一家名叫Cool Energy Systems的公司,希望利用能在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的植物光合作用来生产燃料。与搜索和Android毫无关联的教育、金融和机器人公司,也都成了他们的目标。

“世界上的多数创新都不是谷歌贡献的,”谷歌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谷歌风投负责人大卫·德鲁蒙德(David Drummond)说,“但我们却有能力利用自己的资金、时间、努力、技能、头脑和谷歌的品牌帮助别人建设伟大的公司,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与母公司一样,谷歌风投的部分投资也都被归入了“登月”类,但还有一些则更为务实。但总的来说,这都表明了谷歌对未来创新的种种期许——让医疗更有针对性;用互联网推动金融、教育和清洁能源的发展;让孩子们可以通过玩具机器人了解计算机科学知识。

谷歌风投共有60名员工,多数人原本都直接效力于谷歌。他们目前共计支持了220多家公司,成为了硅谷投资面最广的投资机构之一。他们还是首家利用数据分析来寻找投资目标的大型风投。随着谷歌风投的普通合伙人从2个增长到11个,他们的投资也从几万美元的种子投资,扩展到今年早些时候对租车公司Uber 2.58亿的巨额投资。谷歌风投为创业者提供的不只是资金。除了设计外,他们还会组织专门的研讨会,为他们投资的公司提供产品管理或运营技巧方面的培训。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借助谷歌的庞大资源在营销、招聘和工程方面提供帮助,

回报丰厚

与其他风险投资公司一样,谷歌风投也没有披露具体回报,但他们的方法似乎的确起到了效果。作为谷歌风投的唯一投资方,谷歌在谷歌风投2009年成立第一年时向其注资1亿美元。此后将每年的投资额提升到3亿美元,表明谷歌对投资结果非常满意。该公司目前管理着12亿美元资金,他们投资的公司超过20%都已经上市或被收购。其中一家名为Climate Corp的公司可以利用大数据发布高度本地化的天气预报,今年已经被孟山都斥资约10亿美元收购。

在这个对失败习以为常的行业中,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却很少倒闭。一位了解谷歌风投回报状况的谷歌高管最近证实,该公司的回报水平高于行业平均值。“我们创办之初,沙丘路的一些风投家们曾经嘲笑过我们。”谷歌风投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比尔·玛瑞斯(Bill Maris)说,“他们认为谷歌成不了好投资者,也无法对创业公司展开明智的投资。”

成为创业公司的重要财务支持者,对一家企业风投基金来说或许算得上是一项创举。虽然科技公司很早之前就开始支持创业公司,但他们的风险投资部门却普遍回报不佳。这一定程度上源自这类企业的投资决策都会多或少受到母公司战略的影响。

玛瑞斯表示,为了展开有效竞争,谷歌风投就像一家独立公司一样独立核算财务回报。谷歌将风投部门作为独立部门运营,其投资决策不必获得谷歌批准,所有员工几乎都可以分享回报收益。如果有哪家公司能够对谷歌起到战略帮助,那自然更好,但这并非必备条件。事实上,谷歌风投还曾经将其投资的企业卖给过Dropbox、Facebook、Twitter和雅虎,而这四家公司都是谷歌的竞争对手。

理念先进

38岁的玛瑞斯毕业于米德尔伯里学院(Middlebury College)的生命科学专业,但他早期曾经创办过一家网络托管公司。作为一名生物科技分析师,他曾经与23andMe公司CEO安妮·沃希基(Anne Wojcicki)共事。沃希基最近刚刚与她的丈夫、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分居。玛瑞斯近期还秘密策划了抗衰老创业公司Calico,并吸引了基因科技公司和苹果公司董事长阿特·莱文森(Art Levinson)担任CEO。

前不久的一天,玛瑞斯带着疲惫的神情缓步走进拥挤的会议室——谷歌风投前一晚刚刚举行了节日派对。会议室里大概有30多人,都不到40岁,他们聚集在一张巨大的会议桌四周,还有几个人在波士顿和纽约的谷歌风投办事处里通过远程视频参加会议。玛瑞斯和其他管理者对公司的进展做了一一汇报。与谷歌的惯用模式一样,一切都通过数字量化出来。

尽管身处谷歌内部,但玛瑞斯还是在谷歌风投营造出了创业文化。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没有这种文化,便难以聚拢大批人才。谷歌风投的很多普通合伙人、设计师和工程师,都是把公司卖给谷歌的创业者,他们完全有可能另攀高枝。其中包括Android联合创始人里奇·米纳(Rich Miner)、Digg和Milk联合创任凯文·罗斯(Kevin Rose)、Exite和JotSpot联合创始人乔·克劳斯(Joe Kraus)。“我们的很多团队都是由曾经打造过一流公司的人创建的。”负责波士顿办事处的米纳说,“对于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来说,风投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在寻找有待颠覆的行业时,谷歌风投甚至把目光瞄向了自己。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领投了AngelList总额2800万美元的一轮融资。这家公司被很多人称作是Craigslist风格的风投市场,专门撮合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AngelList已经推出了一种名为“辛迪加”全新融资模式,将众多不知名的天使投资人的资金与知名投资人的资金汇总起来。这种模式的本质可是让更有知名度的投资人针对特定交易成立迷你基金——这将导致这些投资者与谷歌风投展开直接竞争,尤其是在种子投资阶段,这大约占到谷歌风投投资总额的一半。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疯了吗?你在投资一个可能让你们破产的东西。’”领导AngelList投资的谷歌风投合伙人卫斯理·陈(Wesley Chan)说,“面对一场颠覆时,我还是愿意站到正确的一边。”很显然,谷歌风投很好地继承了谷歌的基因。


Google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