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边界
吴澍 吴澍

小米的边界

近日有消息称小米手机操作系统MIUI全球用户突破3000万。并且MIUI已经建立起了以小米应用商店、主题商店以及游戏中心为代表的生态体系,月营收业已突破3000万。

近日有消息称小米手机操作系统MIUI全球用户突破3000万。并且MIUI已经建立起了以小米应用商店、主题商店以及游戏中心为代表的生态体系,月营收业已突破3000万。这一切是雷军的终点吗?显然不是。本文作者认为小米的边界是营造出小米式的垄断。

昨天,邮箱里如往常般涌进了许多企业公关部的邮件,其中一封引起了我的兴趣:“小米手机操作系统MIUI全球用户突破3000万。”

而随后跟着的一句更有意思:“目前,MIUI已经建立起了以小米应用商店、主题商店以及游戏中心为代表的生态体系,月营收业已突破3000万。”

3000万,看似激动人心,其实并非一个令雷军满意的信号。毕竟,与他的小伙伴“硬通货”小米手机相比,小米的“软能力”仍字待闺中。

缺失的一环

微聚,是一款移动互联网社交产品,官方对于其介绍简单明了。“是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约会交友应用,还可以发起希望组织的约会,邀请附近的陌生人参与,快速建立陌生人之间的友谊,通过附近的约会和聚会做为兴趣的切入点,快速的建立附近人们之间的联系。”

在半熟人社交有了微博,熟人社交有了微信,仅有兴趣和LBS社交还略有机会,但这似乎也仅仅是众多已经“扑街”的移动社交APP的缩影。

唯一与众不同的是,雷军和顺为基金都投了它。核心诉求,不言自明。

“小米远达不到垄断”,这是一位业界大佬对于小米最的评价。而论据则是:“腾讯已经是8亿用户了。搜索、社区都是具有天然具有垄断性的东西,手机不是,米聊是但被腾讯扼杀了。”

虽然3年100亿美元市值,已经让小米这头风口上的猪,秀色可餐,但单凭硬件的互联网化,仅能保证现金流和营收的惊喜,但若想形成垄断依旧相去甚远。甚至小米自己的员工也在私下评价过,“但从智能终端看,两年小米就会遇到一个天花板。”金立总裁卢伟冰的评价更加直白:“基本每四年中国手机产生一个高峰,没有任何一个在高峰期的企业能够跨越两个高峰的存在,很少有企业跨过三个高峰的生存,这是基本的现象。”

幸运的是,凭借着积极地摸索,和十数年来的积累,以及“专注、极致、口碑、快”的口诀,小米注定可以成功的跨过了第一个四年。但对于第二个四年,不可能所有企业都在反复硬件迭代中生存,即使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的巨头也同样如此。

王小川曾经给过一个不错的论断:“所以企业多元化和产品在每一个市场里的生命周期是要相匹配的。如果你只做一个生命周期里的产品,你就走不远。”

对于现在的小米来讲,最为缺失的,便是产品体系,多是对于“本生命周期”内的产品进行线性的迭代和更新,超脱这个生命周期,或是能够让小米在不同生命周期过度的生态尚未建成。

预见的未来

小米目前占领的是移动的上游,但这种上游是有限的,是高成本的,是归结于Android体系内部的。虽然越来越像亚马逊的小米,正在构建一个以硬件+平台+用户系统+云的体系,但仔细看来,许多环节并非那么必要。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小米正在极力的打通他的用户系统——如同苹果的账号系统一般,可以在产品更新迭代的同时有着极佳的继承感。这可以使得小米的用户在不同的产业周期中可以顺利的过度。

“很多人一生输就输在对新生事物的看法上,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追不上。”这是马云对于巨头反思这一问题的经典论据。

在互联网上,很难给新生事物一个让巨头“追不上”的机会。更何况巨头是嗜血的,百度用19亿美元收购了91无线来,希望在移动端获得自身在web端的霸权便是一例。

这一生态体系的建立,永远无法绕开既有的垄断者。与腾讯开战?也许就在2014年的某一天,届时它所面的的不再是乌合之众的山寨机群,也不是老迈年高的HTC和诺基亚,而是一个市值上千亿,且曾经扼杀米聊于襁褓之中嗜血之师。

这是小米无法越过的坎,对于雷军来讲,如何在用互联网思维对消费电子改造的同时,营造出小米式的垄断?这便是他的边界。


移动互联网 小米手机 雷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