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州扑克的小筹码(SSS)策略看创业公司
36氪 36氪

从德州扑克的小筹码(SSS)策略看创业公司

i黑马了解到,现在有不少人喜欢德州扑克。Aston Motes,这位 Dropbox 的第一位员工也是,他去年下半年已离开 Dropbox。Motes 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过一篇从德州扑克 SSS 策略的角度来看创业公司的文章,思路有点意思。

i黑马了解到,现在有不少人喜欢德州扑克。Aston Motes,这位 Dropbox 的第一位员工也是,他去年下半年已离开 Dropbox。Motes 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过一篇从德州扑克 SSS 策略的角度来看创业公司的文章,思路有点意思。

德州扑克里有个小筹码策略 (short stack strategy,以下都简称 SSS),SSS 主要是针对当只带少量筹码入场的玩家,打法激进。玩家只玩胜率较高的手牌,选择加注甚至 All in。手牌不好就直接弃牌。

创业公司其实和刚上牌桌的小筹码玩家类似。他们都是满怀期待入场,和已经在场上积累了很多筹码的玩家相比,他们的筹码很少,资源很少。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是那个有很多筹码的玩家。但是,在一个有着巨大不确定性和收益的高度波动性的牌桌上,掌握多筹码而所能有的多策略并不一定就是好的。这一轮中可以有很多选择,比如是要弃牌 (fold),跟注 (call),加注 (raise),先 check 再加注,还是 check 后对手加注就弃牌等等。

举个例子。对于 Dropbox 来说,它最初在市场中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很少筹码的玩家。而 Google 则是典型的大筹码玩家。据 Motes 的说法,他 2006 年在 Google 实习时,就已听过 Google 在做 Google Drive 了,而这个产品直到 2012 年才面市。无从知晓 Google 内部发生了什么,一个可能原因是 Google 对这个产品有太多不同方向的策略可选择,才致使产品成长速度变得很慢。比如 Google 内部的可能思考方向包括:一个基于 web 的公司有没必要做一个桌面 app?数据备份这事是不是早就是一个泛滥的市场了?

而在 2007 年至 2012 年这期间,Dropbox 这个少筹码团队唯有的动作就是 coding。在大筹码玩家在不同策略选择中徘徊时,Dropbox 已完成了公司成立、产品发布直至获得百万用户的历程。

这期间 Google 都是能发布 Drive 并啃食到属于 Dropbox 的蛋糕的,毕竟 Google 有丰富的开发运营资源。对于初创公司而言,唯一能与巨头抗衡的,很可能就是速度和专注。这与 SSS 类似之处就是,SSS 策略本就是专注自身的,看自己的手牌是否足够好,而不是去分析对手的风险偏好。

Dropbox 和 Google 不同,对于要做出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它是明确的,并没有像 Google 一样有多种方向的策略选择。即便 Dropbox 团队想去追求别的 idea,可他们的资源也不能支撑他们去做。Motes 说如果当时他们有更多资源,也会在不同方向上试错,考虑多种策略,但很可能徘徊试错后选定的策略仍然是错误。

SS 策略之所以能奏效,主要是因为它避免玩家输掉太多钱,而只押宝在那些胜率很大的手牌上。而且这种策略也会得到一些 fold equity。Fold equity 可以简单理解成对手针对你的加注而弃牌的概率,你在摊牌前就有获利的潜力。

为什么这手牌能有这个 Fold equity?本质原因就是你和你对手 (尤其是那些大筹码玩家) 有着很不一样的效用曲线。如果你是小筹码玩家,那么所能赢得的任何一点小收益都你来说都是大胜利。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会死掉的,如果你能在其中一个细分领域闯出哪怕一点点小天地,就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换另一角度说,就是大公司一开始是不会 care 这些小玩家, 丢掉一些小市场对它们来说也没什么。不幸的是,这些被他们疏忽放掉的小领地很可能就成为它们未来衰落的起点。

使用 SSS 策略的话通常你游戏会很快结束一局。因为通常来说,就只有这么几次你手牌很好可以一直加注的,然后赢大满贯或是输光光,其他情况都直接弃牌了。扑克里都是不确定性,即便你有一对 A,也没法保证胜利,创业公司也是如此。

实际上 SSS 策略奏效概率也就一半,而创业公司失败率远要高得多,创业失败是件平常的事。另一方面,其实创业公司失败后果也比扑克中失败后果小得多,尤其是在你不是用自己钱创业的时候。并且,只要你是个靠谱团队,最大效率最充分用好这些资金而不是随意对待,即使失败了下次项目他很可能还是愿意投你的。

对 Dropbox 来说比较幸运的是它能壮大没死掉。在某个时刻 Dropbox 团队也会意识到公司终于不像创立之初那么资源紧缺了,随着提名度提高公司也会获得更多各方各面的资源,这些资源也使得公司可以比较沉着地应对更大的挑战。从这些角度看成为大筹码玩家是很爽的,有点小缺憾就是当你成为大筹码玩家后,以前那些小胜利所带来的喜悦会被即将迎接和正在追逐的大胜而冲淡。

作为 Dropbox 第一名员工的 Motes 是在今年年初分享这套思路的,他在去年下半年已离开 Dropbox 了。离开原因是他很想念项目最初时,那种正在打造一个自己坚信会增速超猛的产品的兴奋感。所以他离开去寻找下一个自己愿意 All in 的东西了。不知道读到这里的你,有没有找到值得你 All in 的东西?

德州扑克 创业 Dropbox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