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荣大伟业: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是如何炼成的?
金错刀 金错刀

【案例】荣大伟业: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是如何炼成的?

传统认为,打印店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是不能制造区隔的,但荣大伟业打破了这一看法,这是一个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它是如何做到的?

2014年1月,IPO开闸,将会有762家拟上市企业等候发放IPO牌照,i黑马分享的这个案例:金灿酒店的荣大快印,却是在12月1日IPO开闸消息发布的前三天就开始了通宵达旦的忙碌。传统认为,打印店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是不能制造区隔的,但荣大伟业打破了这一看法,这是一个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它是如何做到的?(创业家杂志曾对荣大伟业做过详细报道,题为《荣大:一家打印店的秘密》)


它的秘诀就是“找痛点”:

1、找痛点。这个公司深度理解上市公司的打印痛点。

2、找到一级痛点并放大:专业性强,出错率低,保密性做得比较好,价格合理。IPO申报材料都需要不断调整和补充,上报材料总是在最后几天才能最终定稿,上市文件基本都在1000页以上,若有错误,还要推倒重来。而这个风险是分秒必争的投行人不愿承担的,荣大能够提供的则是这一专业服务。

3、口碑。荣大值班主管刘根福向一位索要宣传资料的保荐人解释:“荣大不需要宣传册,荣大的业务靠的是口碑。”


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在写着“荣大伟业”的幕板下,前台一个身穿蓝色衬衫制服的姑娘一看到有人进来马上热情地问道:“几位啊?”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回答说:“三位。”姑娘说,“这边请。”随后把他们带到单独的接待室说,“先坐这等位吧……”

这并不是在一家宾客爆满的饭店,而是在2013年12月深夜11点的荣大快制印店。这家距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3公里路程的店铺,一直以来都被称为是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自2013年12月1日证监会宣布了IPO(首次公开募股)开闸的消息后,蜗居在北京西直门南小街金灿酒店的荣大快印就变成了一个车水马龙的所在。

因为没得到公司的授权,一位荣大财经公关部不愿具名的员工透露:“IPO开闸消息出来后,荣大的业务一下兴旺起来,现在荣大实行员工三班倒24小时营业,甚至还有不少加班,前一段新三板没有明确截止日期,IPO又一直暂停,只有一些重组、债券业务,晚上基本不需要排班或者加班。”

犹如洋葱价格从侧面能够反映印度经济通胀指数,女人对口红的使用能够反映经济衰退与否一样,荣大打印的生意状况已经成为资本市场冷热的一个窗口。

对于已经暂停了14个月之久的市场而言,IPO重启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消息。按照证监会新闻发布的消息,2014年1月,IPO开闸,将会有762家拟上市企业等候发放IPO牌照。金灿酒店的荣大快印却是在12月1日IPO开闸消息发布的前三天就开始了通宵达旦的忙碌。

今年以来,这样的情形大约出现过三次,一次是2013年上半年的IPO财务核查提交自查报告的时候;另一次是2013年10月份的新三板扩容;最近则是IPO开闸需要公司补充上交材料。

据荣大竞争对手时美快印总经理杨文宇的测算:荣大在IPO最火爆的2011年年创收5400万人民币,利润在2700万人民币左右。荣大打印彼时占据了IPO申报材料打印业务90%的市场份额。

穿过铺着红色地毯的金灿酒店大厅走廊,黑色粗体的“荣大伟业”和红底白字的“券商之家”8个大字映入眼帘。但想进去却没有那么容易,荣大快印的前台正对着电梯,接待人员带着礼貌的微笑,但却十分警惕,这与他们接受的保护投行客户的保密性培训相关。

前台旁边是荣大的展示区,整体风格采用的是金融圈最常用的红木装修,搭配白色的实木展示架,上面放着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等装潢精美上市公司路演资料,这样的气势将荣大与路边打印店严格区分开来。

除了气度不凡外,更为投行圈认可的是荣大分工明确、专业的服务。以IPO申报材料为例,其实制作流程并不复杂,主要分为校对、原件整理、原件套页码、原件扫描、扫描件处理、打印复印件、转电子文件、电子版刻盘等。但是,IPO申报材料都需要不断调整和补充,上报材料总是在最后几天才能最终定稿,上市文件基本都在1000页以上,若有错误,还要推倒重来。而这个风险是分秒必争的投行人不愿承担的,荣大能够提供的则是这一专业服务。

平安证券投资部董事总经理韩长风没少和荣大打交道,他向《商业周刊/中文版》记者归纳投行荣大依赖症的原因:“荣大这么多年在和投行的磨合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对相关资料的格式熟悉,专业性强,出错率低,保密性做得比较好,价格合理。”

韩长风这么说,也是经过比较的。他回忆,券商、投行最早是集中在国贸下面的亚细亚图文打印申报材料,但是收费比较贵:加班机器的费用比人工都贵,荣大当时一次普通项目资料打印,收费还不到一万块钱。除了价格优势,荣大也在提高服务水平,增加服务范围。为了适应客户的需求,荣大的服务范围拓展至提供餐饮、住宿、洗浴、用车等方面。上述拓展都受到了客户好评。

12月初的几天,即使到了晚上11点半,荣大仍然人声鼎沸。20多个穿着土黄色制服的荣大员工依然坐在电脑屏幕前,专注而忙碌,在他们的对面黑色皮制转椅上坐着等待打印材料的投行项目负责人,将近20个座位没有一个空座。每个单独的接待室和休息室也都座无虚席。荣大前台,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刚刚赶到,一人拎着拉杆行李箱,另外一人提着电脑包,室内温暖的暖气,使他们的眼镜上蒙了一层雾,前台人员还没来得及给他俩登记,面前电话便铃声大作——即将赶来的客户在进行业务预订。

另外一个前台人员则忙着为客户结账,“这个项目补充材料总共12120”,说话间已麻利地开好了发票,将复印材料和发票装在印着“券商之家”红底白字的荣大快印塑料袋里。

在业内,荣大被喻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荣大这名取自早期创始人周正荣的名字,记者采访中了解,荣大自2003年开设打印店,与普通路边打印店并无二样,彼时,荣大在金融街附近的木樨地办公,一开始主要为去发改委、财政部的办事人员打印材料,后来荣大在上海、深圳开设分公司,2012年9月搬到了西直门附近的金灿酒店。发展得已经非同一般的荣大打印却没有自己的宣传册。荣大值班主管刘根福向一位索要宣传资料的保荐人解释:“荣大不需要宣传册,荣大的业务靠的是口碑。”

打印店 上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