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之路上南北的差异:来看看深圳的落地精神
企业观察家 企业观察家

创业之路上南北的差异:来看看深圳的落地精神

i黑马观察到,以南北地域为界限,中国互联网形成截然不同风格。北方主硅谷风范,走高大尚路线,美国火什么,做什么,一般都在国外有现成模式。南方主本土风范,走“土鳖路线”,一切从需求出发,低调务实,国外基本难以找到现成模仿模式。

i黑马观察到,以南北地域为界限,中国互联网形成截然不同风格。北方主硅谷风范,走高大尚路线,美国火什么,做什么,一般都在国外有现成模式。南方主本土风范,走“土鳖路线”,一切从需求出发,低调务实,国外基本难以找到现成模仿模式。

大凡有所成的人,做事情大多主张先行动, 把事情落地下来,然后在逐渐完善的过程中追求成功。

一次,一个做投资的朋友,在福建出差期间,在微信上写了这样一段话:只有来到南方,你才能体会到,在南方哪些创业项目可落地,以及你赚钱的能力。也许是我在北京待的时间太久了,或看到的,或听到的,或在朋友聚会时谈到的基本上都是上市,千万美金被收购等。因此,在我刚看到这句话时,我的感受其实并不怎么强烈,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总认为,在南方创业不外乎就是通过快速做小公司去赚钱。终于有机会,在深圳待了较长一段时间,机缘巧合下,有幸见了一些朋友,切实感受到了一把在中国南北方创业的区别,让我在认识上和观念上开始有所转变。

创业差异

众所周知,北京的IT业始于中关村。当时,最先引得媒体关注的当属1995年成立的瀛海威时空。起初,它用了一句“向前直走100米就是互联网”的广告牌,掀起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热潮。虽然现在的中关村已经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IT产品批发与零售市场,但依旧不能改变它作为中国软件龙头的地位。在这里,有号称软件公司一条街的“知春路”,有“中国硅谷”之美誉的“中关村软件园”,几乎全球所有知名软件公司都在此建立了研发中心。

同时,北大、清华等国内一流大学比邻中关村,这让这些软件公司变得更加有活力。2009年,李开复开始创办了天使投资机构“创新工场”,开启了一股天使投资的热潮。同时伴随着几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入IT投资和收购圈,北京的创业变得越来越热情似火。这些机构帮助初创公司解决最棘手的资金问题,而中关村又从不缺少软件人才,这些因素让北京以风险投资为前期资金来源的创业项目,如雨后春笋般从市场上冒了出来。然而,大部分企业都是负资产运营,它们或静静地等着A轮和B轮的投资,或等着被收购,或等着最后的灰飞烟灭。

与北京创业的热火朝天相比,远在万里之外南国的深圳,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1978年,作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大量的国外公司开始进入深圳,利用中国的低成本人力生产商品。本质上说,这是一个以做买卖和提供服务见长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交易的绝大多数商品不是人力就是实物。同时,深圳也是一个以速度见长的城市,“深圳速度”只有切身感受过才会有深深的体会。在这里,一家公司从注册到办理完各种手续只需要4天;在这里,随时能找到从硬件到软件,再到画电路板的人才。曾与一位做手机的朋友聊过,他说只要你在华强北电子市场逛上一圈,就能买到拼出一部手机的所有零件;在这里,这也是一个分工明确的城市,这里很少能听到人们谈概念,谈收购,谈上市。每个人都脚踏实地做着细分的一片市场,先赚到钱养活自己才是这里创业者最基本的诉求。

其实,每个地方的人们,都在利用自己的区域特色追求自己的梦想。对北京来说,软件人才多是优势,但是在深圳,IT创业项目也大多以电子商品为基础。其电子器件的生产能力在国内绝对名列前茅。

比如电子导游器是个很传统的产品,在稍大一点的旅游区,都会有这样的设备出租,而用过的人在体验上都没好感受。当移动设备兴起后,很多开发者才看到这类产品的价值,于是出现了很多通过APP来解决用户体验的方案,但是很快这些开发者就发现在许多景区网络信号差,比如在许多庙宇之类的室内景点,根本没有GPS信号。这就导致了这类应用迟迟得不到实际应用。

这次,终于见到我的一位朋友正在解决此问题。他感觉电子导游确实有用户价值,于是自己出钱印刷调查单后,跑到景区做了几千份用户调查。基于用户反馈确定此类产品确实如他所想有使用的意愿,他外包了软件和硬件开发模块,找来了大学生,录了导游词,找朋友的工厂做了产品开模,在两个月的时间内,一款漂亮的电子导游器就开发出来了。接着又带着这个半成品,前往一家景点进行交流,几番商讨后,就顺利拿到了景区合作运营的合同。就在3个月的时间内,做完了产品的用户调查,做出了产品,顺利签下了第一个合同,且有了升级产品的开发计划和模型。这种做事的方法,给了我非常大的感触。

如果在北京有同样的事情,那么它的创业过程会是怎样呢?我想大致的活动会是这样:其一,某个聪明人有这个想法,肯定认为自助游会成为一个巨大市场,每人都不希望旅游只是走马观花的转转,所以电子导游会很有市场;其二,他发现做这个玩意儿,需要一些有懂硬件、软件方面的人。其三,开始找创业伙伴。先看看身边有没有合适的人,或是发个创始人招揽广告这类的事,找到有兴趣有技术的人加入,并作为创始人一起兼职创业。于是,花了两个月才把各路人马组织到一起,或利用下班时间,或利用周末时间,找一个咖啡厅开始做产品;其四,两个月过后,产品开始进入研发阶段,同时也开始要准备商业计划书;最后,会顺理成章地期望着投资商能认可这个项目,并希望引入风险投资成立一家公司。

同样一个产品,如果放在不同的地域,创业发生的过程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的目的并不是要评价出哪种过程更好,但至少有一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深圳的这位小伙伴做产品的“落地精神”是值得肯定的。他没有好高骛远地只去谈想法,也没有把希望寄托于不花钱的兼职创始人身上,更没有把公司的成败,寄予风险投资的引入。大凡有所成的人,做事情大多主张先行动,把事情落地下来,然后在逐渐完善的过程中追求成功。

创新与创业

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追求完美,天天坐在家里做计划,想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后才肯付诸实施,你就是选择了放弃,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完美的事情是没有的。

再见到另一位同乡,已经是一周以后了。他也已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且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在创业前,他所在公司是一家国内做PC电源年销售额亿元以上的公司,经过多年拼搏,他的职位也已经做得不错。但是,他去年毅然离职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创业大军中。他做的产品也是自己相对比较熟悉的电源类,不过不是服务于PC,而是服务于移动电源的。虽然移动电源现在还处于代工生产贴牌销售的阶段,但是他依然很认真地找了专业的设计人员,设计制作了产品LOGO和公司网站,并定义了品牌价值。

从离职后,用了短短半年间,产品就进了沃尔玛,月销售额在4000枚以上,同时完成了公司第一个自主产品的设计和开模。当我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时,他没有太多的感叹,只是淡淡地说,从现在的手机到以后的可穿戴电子设备,都应该需要移动充电,所以就投身做了。他的话虽简单,但从中可以听出他对市场的洞察力,以及创业的决心。若照一般的做法,这样的小电子商品应进大的电商或是淘宝。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其原因是进电商需很大的库存量和资金投入,当资金投入不够时,在电商渠道的销量肯定会少得可怜。因为在超市方面的资源线较好,所以就优先选择了做超市。其实,在深圳这样的小公司多到数不胜数。它们都有梦想,都在利用着自身最有优势的资源,做着细分的市场,并且都能一步落地。

另外一个创新型的项目同样来自于让人感觉有些过时的电子菜单。在IPAD推向市场不久后,这种应用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它通过直接把纸面菜单电子化并且放到IPAD中,提供给用户一种全新的点单感觉。但直到今天也没看到它在多少餐饮企业中使用。然而这次看到的这类产品,虽不能说让人耳目一新,但模式却变得易于接受。

其实,在软件的行当里,大家都期望能通过软件解决用户的问题,但在深圳这样一个电子业特别发达的地方,这个项目就变了一种形式——把软件显示的菜单和硬件一起卖给用户。这家公司通过硬件成本价,软件免费的方式把产品销售给酒店,再按年或月收取一定的服务费,酒店通过登录云端的后台在线维护菜单。这种模式下,平均一台硬件仅需500元,而对于一次性投资在1万元左右的酒店来说,完全可以接受。如果酒店不更新菜单的话就不需要收费,更新菜单才产生服务费用。这种模式的好处是给客户提供了性价比非常高的一揽子服务,并且它比只提供软件给客户带来的粘性更高。我们可以设想,当卖出去的客户端点越多,收集的数据就越能体现价值,正如这位创始人所说,他们现在至少已经做到了两点:其一,卖出去的设备马上收到了钱,未来肯定能收到服务费;其二,哪种类型的酒店里的哪一样菜被食客点得最多和最少也一目了然。其实,市场永远不缺少想法,也永远不缺少产品,看似所有的产品都已经被先行者做过了,有些更是看似死气沉沉,但到了不同的人手中,就有可能成为另一种鲜活的生意。

也许现在看来,上述这些公司做的东西单一,且没有任何技术竞争力,所在行业也非常传统,但稍加分析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移动电源、电子导游还是电子菜单,它们所依托的同样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只因为地域差异带来的人文和资源的区别,让他们选择了以能快速落地的电子产品来实现自己的创业梦,并且利用实体产品的变现能力在早期能养活公司。他们的创始人天生就具有一种脚踏实地,勇于冒险的精神,谁又敢保证在未来的亿元公司队伍里,不会出现他们的身影呢?正如马云所说:“今时今日,一场由新技术掀起的革命正初露端倪,这股浪潮必将永久改变顾客与企业之间的力量态势。”在世界各地,能够把握这些新契机和新趋势的中小型创业者,必将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创业 深圳 中关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