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的生意:从“地下”到“地上”,商机正在形成产业链
全俙西 全俙西

同志的生意:从“地下”到“地上”,商机正在形成产业链

i黑马观察到,香港同志游行人数屡创新高,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攀升的赞助商数量。从医疗到保险,从银行到中介,同志商机逐渐形成一个完整而多样的商业链条。从“地下”到“地上”,对同志进行营销推广,赚取同志的钱需要继续冲破限制,未来主流市场的发展方向或许就在其中。

i黑马观察到,香港同志游行人数屡创新高,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攀升的赞助商数量。从医疗到保险,从银行到中介,同志商机逐渐形成一个完整而多样的商业链条。从“地下”到“地上”,对同志进行营销推广,赚取同志的钱需要继续冲破限制,未来主流市场的发展方向或许就在其中。

Pink Money飘起

“粉红钞票”(Pink Money)一词来自欧美,意指针对同志进行营销推广、以同志为目标从而赚取同志消费的市场活动。近几年,“粉红钞票”的相关产业成为各国着力打造的重点,英国、加拿大、阿根廷纷纷加入其中,以求开发经济复苏的新动力。

而在香港,“粉红钞票”最近两年也开始成为新商机——随着彩虹旗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香港公众视野之内,吸引粉红钞票的同志商机开始成为现象。

这一现象在今年参与人数破5000创新高的香港同志游行上初露端倪:上月所有媒体对11月9日香港同志游行的报道都集中于游行终点站的一个甜蜜求婚——21岁的同志小威答应了单膝跪地的24岁的阿朗的求婚,此前这对男同志恋人已经拍拖五年。完成此次高调求婚策划的,是香港首间同性婚姻中介公司BE visible Production。

公司花了一个月为他们策划此次高调求婚,并会帮他们于明年纽西兰合法注册,求婚和注册费用加起来大约6万港元——他们要求外出注册,皆因现时的香港法律上还没有承认同性婚姻,甚至未有法定的防止性倾向歧视制度。BE visible Production是这次同志游行的其中一个赞助商。今年同志游行的赞助商种类繁多,除了以往常有的酒吧及一向关注同志活动的艾滋病基金会外,资助这次活动的还包括国际知名的创建医疗、Lifestyle保险、冈本避孕套、花旗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多间公司,当中的银行界代表上台发言撑同志,提到香港银行界同志友善联盟“Interbank LGBT Forum”的成员银行数量更是在过去一年由十几个骤升至21个。这些品牌大部分在近年开始开发以同志为对象的消费项目。“同志游行寻找赞助商确实比过去几年容易,今年赞助商数量由上一年的16间增加到了26间,公司种类也比过往越来越多,”2013年香港同志游行筹委会市场总监炜炜说。六间有资金赞助的公司赞助额分别从1万到10万港元不等。

多样的市场

如果把眼光放向此次同志游行以外,我们还可以在香港找到更多以同志为顾客对象的新兴商店,包括同志书店、同志party营运公司、同志旅游中介、同志影楼,甚至专为同性情侣找房子的地产代理。当然,它们大部份还只有两三间,并且在这一两年才成立。29岁的张颖斯在今年年初开设了一家同志婚姻注册中介公司,名为“BE visible Production”,招牌采用彩虹设计,公司名字下面写着“Same-Sex Wedding Planner”,口号是“We come out for you”。

张颖斯租用了一间位于观塘的工厦仓库作为办公室,室内垂吊紫色帷幔,墙上挂满了同性情侣的婚纱合照及代言人吴彤的沙龙照——香港歌手吴彤今年4月在电台节目中公开出柜并因公开性向不被母亲接受。作为全港首间为同志服务的婚礼统筹公司,在今年1月开张的”BE visible Production”给香港同性情侣提供赴纽西兰与加拿大的婚姻注册服务,收费2万8000港元起,注册地是机票相对便宜的纽西兰,包括最基本的注册、交通及场地租赁费用;最贵的套餐标价25万9000港元,能去加拿大的旅游热区,也加入了婚照拍摄、婚宴自助餐及亲友同行等附加项目。所有套餐公司拿一成的佣金。除此之外,该公司还提供求婚策划、赴南韩和台湾的婚纱摄影等服务。张颖斯现在是香港FinTV的财经主播,兼职做Wedding planner已有三年。一年前突然转向筹办同性婚姻注册中介,是源于她帮自己的”Gay密”寻找同志婚礼服务的沮丧经历。

“找了很久只找到一间,服务介绍也写得很隐晦,像是藏着掖着。我觉得没有必要,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说清楚呢?同志服务也应该‘be visible’,”张颖斯于是命名公司为“BE visible Production”。

公司的同志婚礼策划别于一般的男女策划,比如在婚礼上附送一份遗嘱——香港同志伴侣间的资产继承还不被现时法律承认,张颖斯询问律师后建议结婚同志提前拟好遗嘱并写上伴侣名字。开业近一年,前来询问的人多,但至今为止真正帮衬的不到十对,其中婚姻注册服务的只有两对,业务仍在开发中。她相信前景还是秀丽的,“因为市场还未成熟,相信未来会持续增长。”

张颖斯的憧憬不无理由,这两年香港同志在政治及社会活动参与方面连续出现的大动作,已开始改变社会对同性恋现象的包容度,未来还可能鼓励越来越多的同志选择出柜,并随之带动出更多服务于同志的商机。2012年香港名媛赵式芝、歌手黄耀明、何韵诗、立法会议员陈志全等公众人物相继出柜,赵式芝更公开她在同年4月4日跟钟表商女友在法国结婚,令她那富豪父亲赵世曾扬言不惜要以5亿港元替女儿招真夫婿,事件更被BBC等外国媒体报道;2013年致力争取同志平权的非牟利机构大爱同盟成立,而且不断在媒体高调曝光;在性倾向歧视立法长期以来缺乏时间表的情况下,2013年消除歧视性小众咨询小组由政制及内地事务局组建……与这些大动作相伴,一个针对同志的新兴市场也在悄然coming out。

“其实这些针对同志的消费模式一直都在,只不过现在大家越来越清楚地将同志作为潜在客户,并且逐渐聚集形成产业,”梁伟怡说。梁伟怡是今年香港同志游行六位“彩虹独角兽”(今年同志游行的吉祥物)旗手的其中一位,也是当晚演艺活动的主持人,现在是香港性学会的性教育总监。

市场有多大

“当同志变得Visible的时候,与之相关的商机也会变得Visible,”Patrick Sun说,他创办的HX Production是一间专门筹办同志派对的营办商,也是今年同志游行的赞助机构。他在游行当晚便举办了一个大型同志派对,为游行筹款10万港元。Patrick是建筑商,创办同志派对营运公司,皆因他亲身感受到潜在的市场需求。2002年,身为同志的他以业余兴趣举办了一个派对庆祝自己跟伴侣十周年纪念,结果来了800名同志。他发现同志都很喜欢去派对玩,但一般的派对筹办者不太办同志派对,干脆注册公司HX Production将同志Party营运专业化,每月在中环举办一次,入场门票平均每人300港元,最高峰的入场人数达到1400人。“同志派对是一个颇有利润前景的产业,”Patrick说。目前香港有三家同志派对公司,另外两间分别是United G与Glam。

现时香港未有统计同性恋人数之正式调查,但根据香港立法会2003年的文件引述指,现代学者一般同意认为同性恋者人数约占整体人口的6%至10%。按此推断,本港的同性恋者人数估计约为60万到70万左右。同志商务网站基纷(Gayfun)的点击率是同志人口数字的一个参考,作为香港首家同志商务网站,基纷两年前由符明浩和冯伟雄创立,分类介绍香港同志的消费热点,第一年点击率就逼近100万,近一年更是突飞到480万。

创办网站之前,符明浩是香港一间大型珠宝企业的高层,他以商业的角度,分析同志的消费能力:“同志的消费能力大过大家的想象,因为同志他们没有家庭和后代的负担,信奉‘活在当下’,资本不能再忽视同志市场。”他表示,基纷网站在第一年半亏损后便转亏为盈,之后盈利在一直倍增,目前每月能有过万的广告费,注册会员已超过2万,符明浩称自己对网站的利润前景信心很大。

基纷网的成立是香港同志产业逐渐觉醒的体现——建立靠广告收入维持的商务网需要足够的同类业务支持。在该网站“同志商店”一栏,可找到男士内裤和同志书店等多种商店。而类似日光浴、SPA、男士脱毛的美容美体中心更占到了半数以上。“以前都不想太高调,但是现在大家不介意了,整个社会气氛已经打开了,”符明浩说跟他相熟的同志产业朋友都纷纷从2012年“打开门做生意”。他自己今年亦在基纷网站之外扩展业务,在上环永乐街开办了一间SPA,顾客群以男性同志为主,每个月的营利达到30万。

“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意识到同志市场的价值,比起‘直人’,同志因为钟意扮靓和现世享受,是购买力很强的一个群体,”作为一个资深的美容时尚消费者,同志梁伟怡说。

跟符明浩一样,王国明就因为看准这个消费心理,于三年前创办了MR,专做男士美容瘦身。“当时我已经发现来做美容的男士九成都是同志,他们也更愿意花钱,所以索性专门针对这个市场创办男士美容中心MR,”王国明说。

尖沙咀的MR装修中性低调,弥漫着淡淡的精油味,音响里传出很有节奏的R&B男声,这里从祛痘到脱毛的服务一应俱全,最大特点是所有的美容师都是男士,这是香港首创。五年前,王国明在香港同志网络小区上登了MR广告,成为第一个在同性小区卖广告的男士美容中心。“那时候美容院都做女士美容,大家根本不知道有同志这个群体,”王国明说。香港唯一的同志杂志《Dim Sum》的主编Joe Lam表示,这两年来杂志放广告的客户突然多了几间男士美容机构。

外来的同志能消费

除了本地同志,外地同志亦是香港同志商业的重要潜在客户。根据旅游发展局的数字,香港2012年访港旅客的人数达4860万。

摄影师叶伟诚近年在香港举办了一系列男性裸体的影展,在本地同志圈子里略有名气。“我拍摄的男性绝大部份是同志,平时也会有同志来找我给他们拍裸体写真,以在香港生活的国外同志为主,”叶伟诚说。

基纷网今年6月与香港一间同志酒吧Boo Bar举办了“香港熊祭”(“熊”通常指体重较重且有茂盛体毛与胡须的男性)嘉年华,当时在Facebook上有2000人报名,经过筛选的参与者达到300人,大部份来自外国。

来港的外国同志比例当中,七成更是来自内地。“比起香港,内地几乎没什么同志产业,所以内地的需求很大,”张颖斯说。虽然从1997年中国的同性性行为已经合法,但地方政府通过限制同性酒吧等方法压制同性恋者,台湾教育部2007年发布的《人权字典》里称如今在中国大陆“公布自己的同性性倾向仍然意味着失业”。

因此大陆的同志产业发展缓慢。据张颖斯表示,第一对来找她做婚姻注册服务的同志不是香港人,是一对来自内地的同志:“因为他们在内地找不到类似的服务。”基纷网站的两万会员中,内地同志的比例高达四成。

本地和外地的同志统纷纷出柜,香港的同志商业亦在衣食住行应运而生。然而,原先最早出现的“地下”同志酒吧,因常被人跟桑拿按摩等声色犬马的场所联想在一起,今已走下坡。三年前香港的同志酒吧多达二十几间,现在只剩一半。其中Boo Bar的周末入场人数也已经从三年前的200跌倒如今的不到100。“比起去酒吧,现在同志更喜欢去旅行和去Party,他们也不再需要在酒吧认识朋友,Apps和互联网已经很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Boo Bar老板黄浩强说,他同时也经营着另一间以同志为主要消费者的发廊。“以前同志没有空间,需要酒吧来发泄,现在他们在酒吧之外已经得到了父母的接纳,可以在家里搞Gathering,”黄浩强说。他现在正在努力地找经营同志酒吧的新方向,也正在着手创办同志旅行社。

同志梁伟怡乐于见到以他为目标的商户五花八门—书店、发廊、餐厅、旅行、影楼、商务网站……“甚至是在房产中介里也专门出现针对同志的中介,让同性Couple去看房时不用回答令人尴尬的问题,”他说,“我们需要这些专业化的同志服务,比如旅游中介,因为现在很多旅游城市还不能让两位男士同房,而同志特别想去的地方有被称为同志天堂的日本新宿二丁目。”

香港一家专营澳洲旅游路线的老牌旅游机构Concorde甚至在2006年组建了一个叫做OUT concorde的全新部门专门负责处理同志业务——虽然这项服务只占他们总营利的5%。

根据他们产品经理Robert Mayhead的介绍,目前OUT concorde的数据库里面已有差不多500位同志,部门每年接待800至1000位同志,甚至在近年举办过Gay Cruise的活动。除此之外,他们也负责接待通过国际同性恋者旅行协会(IGLTA)来香港旅行的同志。《Dim Sum》杂志中的分类广告,也在“酒吧、桑拿、按摩”的基础上增加了“时装、书店、旅游、护理、占卜、女女”等栏目。Joe Lam最近正在筹划创办一个网络快销平台,产品以TOOT这样的男士高端内裤为主,并针对同志市场进行营销。“因为社会的歧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存在,所以同志商业暂时会向一个专业化的方向发展,他们在生活的很多方面都需要一个special comfortable zone,”他说。

Coming Out进行式

香港的同志产业始终是刚刚发展,比起台湾的成熟市场,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同性婚姻草案已交付立法机构审查的台湾是公认的亚洲同志产业中心,今年台湾的同志游行参与人数达到6万,是香港的12倍,很多香港的同志专门去台湾参加游行。“台湾每年的同志游行都会带起一个‘黄金周’,周边国家地区的同志都会去,从机票到住宿一条龙全部爆满,”符明浩说。台湾更有汇集十余家男同志酒吧、咖啡厅、内衣服饰店的红楼广场,很多同志下午会去那里坐在户外喝酒聊天,最近去台湾旅行已经成为了亚洲同志的时尚。

Patrick的伴侣也在台湾开了一间同志酒吧,“搞Party,来的人多不多最重要,台湾显然比香港多,”Patrick说。同志产业甚至成为台湾同性婚姻立法的助力,“粉红钞票”一词在近两月台湾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争论中还被反复提及,用以提醒大家需从经济角度来考虑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利益。比如台湾作家罗毓嘉就在其专栏里指出“(同志产业)一定是一笔好生意……是颗经济活水的大钻石”,内文指台湾大可像加拿大一样,通过同志来台注册结婚,大赚粉红钞票。

这种产业发展速度的不同被溯至政治环境的差异,近日台湾多元成家草案一读通过并交付立法院审查,这意味着台湾有望成为亚洲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比起咨询已经通过并正在考虑同性婚姻立法的台湾,香港的同志产业因为很强的宗教势力阻力和性倾向歧视立法迟缓而发展缓慢”,炜炜说。但反过来,这种冒起的产业,也正在成为香港同志平权运动的一股重要力量。“纯粹的商业行动会通过消费争取到一个抗争的空间,”梁伟怡说。就在今年同志游行前夕,香港性倾向歧视立法咨询被否决。本来考虑把业务转往台湾的Patrick很生气,主动回来搞同志派对为游行筹款,他也一直是香港其他同志平权团体的重要赞助者。另一方面,冯伟雄和符明浩正在致力要求康文署打开对同志活动的场地出租服务。“只要政府开绿灯,这个产业一定会更蓬勃,譬如有旅游局的支持,就能做同志邮轮吸引更多游客,”符明浩说。

正如这些同志产业的公司名称中频频出现的“Visible”及“Out”,同志产业是一个让更多同志被社会看见及发出声音的途径,亦是结果。“这个产业未来甚至会引领主流市场的发展方向,”符明浩信心满满,尽管香港同志商机还在现在进行式的Coming Out当中。

同志 香港 同性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