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创业者连续失败自述:“狩猎式”社会化营销不靠谱!
雷建平 雷建平

【小败局】创业者连续失败自述:“狩猎式”社会化营销不靠谱!

草根创业者李逸辉,创业5年来几乎抓住了每次机会,但几乎每次都失败,在即将拿到融资前夕,因公司内部问题团队解散,他自己也远走他乡。从他身上,我们可以得到哪些借鉴?

i黑马看来,那些被包装的近乎完美的成功创业案例,都是少之又少,看见的是光辉,看不见的是血泪,最后99%的创业者都倒在了不为人知的失败中。即便如此,如果能从这趟艰难跋涉之旅中有所收获,也是一件幸事。i黑马分享的这个案例:草根创业者李逸辉,创业5年来几乎抓住了每次机会,但几乎每次都失败,在即将拿到融资前夕,因公司内部问题团队解散,他自己也远走他乡。从他身上,我们可以得到哪些借鉴?


李逸辉,一个网络社会化浪潮中的创业者,过去多年带领团队经历博客营销、开心网营销、团购营销、微博营销,道路虽然曲折,也坚强活了下来,但在2013年,却没有如此好运,在互联网金融爆发前夜,公司融资前夕,却因内部问题团队基本解散,其个人也远走他乡。

如今,李逸辉身在昆明,陪伴其左右的是相处多年的女友和一条牧羊犬,靠给企业做社会化营销顾问为生。技术合伙人彭志超则回到仙桃老家,帮忙父母打理工厂,维护玩媒网的运营。

支撑李逸辉继续走下去的是信念。“我们的团队基本散了,但我们产品还在,还在向上走。”李逸辉说,如果最终创始团队的两个人都放弃,那么多年的青春付出会打水漂、投资就要全部归零。只要产品还在,只要最核心的两个人还在坚守,星星之火就可燎原。

玩媒过去:艰难生存 一直在转型

李逸辉的创业梦是从2008年开始,他并不是富二代,而是普通人。

那一年,李逸辉在搜狐武汉圈结识刚毕业的大学生极客彭志超,俩人认为自媒体的人际圈影响力一定会改变传播业,一拍即合成为“中国合伙人”。其中,李逸辉负责市场,彭志超负责技术,创立玩媒网。

玩媒网的创业资本,小部分来自于2007年中国A股“大牛市”时,李逸辉在上海从事证券经纪人职业所积累的,而大部分来自于搜狐武汉圈里的几个网友的天使投资。由于彭志超尚未工作,暂无积蓄,所以当时并非公司注册股东,发起人李逸辉则成为了公司的控股股东。

2009年春,玩媒网从效果营销联盟起步,左手伸向众多像徐静蕾这样拥有廉价流量的博客,右手挥向一窝蜂而来的凡客等B2C独立电商客户,通过带有跟踪码的链接去变现流量价值。因为市场空白精准捕捉,很快收获数万博客、近千万流量资源、几十个电商客户的营销预算。

2010年夏,微博火了,博客流量下滑,电商也接二连三的倒闭,情况有变。李逸辉尝试着带领电商客户去吃微博这只“螃蟹”,但ROI并不高,不过玩媒网的微博营销探索却获得几家4A广告公司的赏识,并有幸拿下了清扬、欧珀莱、别克等知名品牌的营销预算。至此,玩媒团队才真正尝到了社会化营销的甜头,小赚了几笔。

就在公司开始走上正轨的之际,李逸辉却产生了危机感。他意识到公司要做长久,还是得做产品,搭平台,而且要快速建立业态准入门槛,才能把玩媒网带到“农耕式”的可持续发展中。而英美学者发表的研究论文《用Twitter情绪预测股市》给了玩媒网一个转型的方向。

缺乏信任 内部矛盾爆发

从2012年到2013年,李逸辉的事业经历了从曙光乍现到彻底崩盘的大起大落。

2012年春,号称“玩转自媒体”的社会化传播服务商——玩媒网经历一次大胆转型。玩媒网要做微博中的财经情报“间谍”,移动互联时代的路透社。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搭建平台做产品,意味着更多人才和研发成本,玩媒网团队这点家底只是杯水车薪。玩媒网唯一的办法是找投资人,但也正是这次转型和融资经历让玩媒网获得新发展机会的同时也经历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李逸辉曾几番北上与天使会的李开复(微博)、薛蛮子(微博)、蔡文胜等人沟通融资未果,在公司“粮草”所剩无几档口,玩媒网融资PPT打动身边从事房地产的朋友Gary和海归富二代William。李逸辉求资心切,没有与俩人对投资创业这种“九死一生”风险进行深入沟通,也没有考虑俩人是否适合创业,价值观是否一致,大家是否能够和谐共处,欣然接受了他们的钱和人。

“九死一生”的背后,Gary背着老婆卖了一套房子,负责人事和财务,William顶着父母反对意见拿出自己在新西兰当潜水教练攒的私房钱,负责市场拓展。这次玩媒网调整股权结构中,李逸辉也终于解决负责技术的创始合伙人彭志超不是股东的历史遗留问题,还设置24%期权池备用。

新资源注入和责权分配,给玩媒网带来一次跳跃式发展机会,玩媒网社会化计算核心算法很快成型。玩媒网Web App由于发布的时机早,很快受到了手机浏览器的欢迎,轻松入驻UC、QQ、360等主流平台的Web App Store,一个月就有约10万用户。

眼看就大家快要“屌丝逆袭成为高帅富”,团队内部却横生波折。2013年春,Gary因为家庭原因无奈离职。玩媒网账户里那几十万人民币也很快就要烧完,而与平安创新基金等投资商的谈判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这时候William的女友小欢觉得玩媒团队还是不错,且比较认可玩媒网这个产品,准备投资30万当个小股东,以解燃眉之急。

小欢投资之前只有个小小的条件,清查公司的账目,看看为什么钱花这么快,这也是男友William的疑惑。李逸辉觉得新投资人想了解公司财务状况,这也是合情合理,双方却在最后关口处于僵持状态:发现约5万块钱的无发票缺口,并由此爆发激烈矛盾。

李逸辉解释说,作为创业公司很多制度不可能那么规范,创业者是 “一个萝卜要填几个坑”,玩媒网不可能养个专人负责财务,Gary离职后,更是有很多花销没人记录,有账目不清的问题也是预料中的事情。但William一口咬定这笔钱是被李逸辉利用职务之便私吞,必须还给公司,还请律师发函,准备提起诉讼。

李逸辉气愤之下,当即将律师函群发给所有股东,股东们都希望不要为了如此瑕疵影响发展。李逸辉认为这个“炸弹”的引爆,确实是由于自己工作的疏忽和管理的不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在玩媒网上升期的关键节点,应该以大局为重,表态个人愿意承担这几万块钱的亏空,以后分期从每个月的薪酬里扣除。

但William的胃口似乎更大,他“借题发挥”认为李逸辉没有领导才能,彭志超的技术实力也值得怀疑,所以导致玩媒网近一年都是零产出,必须重新分配股权,他与小欢联合控股,他当董事长,否则小欢不投资,双方由此关系彻底闹僵,彻底无法收拾。

2013年夏,双方和谈破裂,玩媒网也耗完最后一分钱。最终William回了新西兰,而李逸辉和彭志超带着破碎的创业梦,不得不各自单飞。

创业5年来,李逸辉几乎捕捉到每一个机会,却没一次机会成功,原因何在?李逸辉认为,仅做个“狩猎式”社会化营销服务商不靠谱。武汉团购网起初独霸武汉,等美团网等拿着风险投资商巨额资金,用价格战来武汉拼杀时,却因囊中羞涩最后不得不主动放弃团购业务。

对李逸辉来说,“不转型是等死,转型是找死”这句魔咒似乎一再应验。有意思的是,玩媒网去年风光之时,无风险投资搭理,如今遭遇重挫,本却借着“互联网金融”的东风,曾经不看好玩媒网的天使湾等投资商还主动洽谈,只是能否最终成功不得而知。

小败局 草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