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粉丝级营销号自述:逃离微博,我如何把成功复制进微信!
朱 萍 朱 萍

千万粉丝级营销号自述:逃离微博,我如何把成功复制进微信!

2013年就要过去了,i黑马很怀念它。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特别是在中国社交网络领域,微博活跃度持续下降,微信借助“公共账号”、“朋友圈”成为第一社交网络,而很多江湖事也在此种世事变迁中产生。

2013年就要过去了,i黑马很怀念它。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特别是在中国社交网络领域,微博活跃度持续下降,微信借助“公共账号”、“朋友圈”成为第一社交网络,而很多江湖事也在此种世事变迁中产生。

窦明亮是最早一批的大号经营者,混迹于微博圈的应该对“窦窦”这个ID不陌生。最顶峰时期,他直接控制1千万粉丝,间接控制1亿粉丝,虽无大名,但扎得很深。随着微博的衰败,微信的风行,像窦窦、冷兔、冷笑话精选这样的草根大号迅速转战微信,并推进微博粉丝的迁徙运动。如今,“窦窦”微信粉丝数为35万,每月固定收入二十万,消息浏览转化率为80%,成交为60%~70%,“窦窦”也成为南京唯一运营微信账号粉丝数累计超过100万的团队。

在南京乍寒的初冬,窦明亮向i黑马口述了“从微博到微信”的时代变迁。天气很应景,有人的冬天来了,但是有人的春天很快就要到了。



以下为窦明亮口述:

拜新浪微博所赐,我们经历了微营销的1.0时代的狂欢,当时我们的微博日收入大概是5000元左右。但是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从去年8月开始,无数的新浪微博大号和企业账号们开始发布这样的微博:俺们的官方微信账号公布啦,关注XX微信官方账号即有机会获的XXX。

与以往博客时代你死我活的迁移战不同,这次的运动则一片和谐——新浪微博的大号们和企业账号们纷纷在微博上打出开设微信账号的广告,让微博用户关注其微信。

“窦窦”也是在那时开始转移的,因为在互联网界有一个隐形的法则,就是一个产品,如果拥有了1亿用户,就是有价值的,而腾讯官方当时宣布,微信已经拥有3亿且粘性很大的用户,它无疑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璞玉,就看怎么最大化地去挖掘它的价值了。

在很多人还没有真正认识微信可能产生革命性变革时,我便和团队开始研究怎么有效地利用微信公共平台去创造价值。

切入O2O市场

基于微信平台,我和团队做了三个不同类别的账号:一个是内容号,“微信精选”;第二个是南京本地号,“南京”专门发一些和南京有关的信息;最后一个是个人账号,即“窦窦”,与微博账号“窦窦”类似。

这三种账号中能够盈利的是第二个和第三个,“南京”内容都是基于本土商业、文化等,而且微信只要搜南京,第一个账号就是我们,由此很多商家会看重这个平台,做本地化推广。但是,最赚钱的要数这个独具匠心的个人账号“窦窦”了,它的操作方式为,设置一个小女孩形象,并把她打造为草根明星,因为用户并不希望和冷冰冰的机器沟通,从而基于她每天个人体验的微信状态去做电商,售卖的东西大多是南京特产,去年光卖年货,销售就达百万。

之所以能以这样的方式做电商,主要在于微信的魅力。微信都是点对点精准传递信息的,可以说微信的两万粉丝要比微博的50万粉丝还要有价值,以此类推,“窦窦”拥有30万粉丝,完全具有销售的可能性,一开始我们只是尝试着做了一下,发现有很多人感兴趣,这种兴趣不仅仅停留在表面上,而是实实在在地转化为了订单,这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事儿,靠谱!

代运营生意

但是仅仅做微信电商,这样的客单价还是相对来说有点低了。1年后,我们开始思索转型。我们发现,随着微信用户的快速增加,很多企业也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微信公众账号,但是设置专人运营,成本太高,而且并不专业,达不到效果。

2012年底,第一家企业找到了我,南京棋院——南京本土的一家围棋教育机构,学员资源已经有6000人,潜在的家长资源上万人,他们希望我们来做代运营,第一年维护费用5万元。

如何为企业做代运营,如何让客户觉得这5万元花的值,团队夜以继日地花了数月去摸索。的确,代运营不同于玩大号,其中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交换性的菜单,关键词的应答,客户关系的管理,内容的编辑等等。

我们希望针对每一个客户不同的需求,来制定相对应的服务。对于这家教育机构而言,如何将课程进行分类并有效互动,如何增强现有资源的黏性,维护与学生家长的关系,并成功实现订单的转化是关键问题。

我们通过“围棋班的故事”、“微习题精选”等特色栏目,成功实现了让90%的沉默类用户持续关注下去,并在3个月不到的时间新增近万名粉丝。

得到第一个客户认可之后,我们又成功为电信智慧江苏、桂花鸭、孩子王、青奥会虚拟火炬传递等品牌做代运营,在行业内具备了较高的知名度。


i黑马:微信运营的核心是“垂直”。微信比起微博虽然公众传播力不足,但是微信抓取的用户精准、粘性大,具有极高的价值,这也是微信成功的本质。

微博 微信 大V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