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买家】王中军:华谊并购只有三个关键词!
中国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

【大买家】王中军:华谊并购只有三个关键词!

i黑马观察到,已经今年年初以来,巨头们已经基本依靠并购来补充自己的短板,或做战略扩张。i黑马预计,未来资本的热潮将不是VC,二级市场掀起,巨头并购中小公司将成为未来的资本市场主角。而作为中国影视娱乐的巨头,华谊兄弟也在频频并购,而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并购守则”。

i黑马12月24日晚消息,影视行业并购风起云涌。华谊兄弟继收购张国立的“浙江常升”之后,再吞并一家影视公司浙江永乐。

i黑马观察到,已经今年年初以来,巨头们已经基本依靠并购来补充自己的短板,或做战略扩张。i黑马预计,未来资本的热潮将不是VC,二级市场掀起,巨头并购中小公司将成为未来的资本市场主角。而作为中国影视娱乐的巨头,华谊兄弟也在频频并购,而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并购守则”。

王中军只给华谊的并购团队定了三个目标:利润在一个亿以上、互联网游戏第一阵容,以及绝对不能超过12倍PE。“就跟你买衣服一样,黑色、修身、西服,三个关键词就可以了,多了就太复杂,你根本做不了决定。”



不care外界对华谊内幕交易质疑

“票房应该是至少8亿。”《私人订制》上映前一个月,王中军坐在他宽敞的画室中,接受采访时如此说。他踌躇满志地瞄准了2013年电影贺岁档,倘如所愿,电影行业的四分之一票房将被华谊收入囊中。

现实总是令人大跌眼镜。《私人订制》公映当天,在深交所上市的华谊兄弟(300027.SZ)开盘四分钟便直奔跌停。据说,在前两天面向机构投资者的看片会上,《私人订制》频遭吐槽,观者纷纷感叹冯导“江郎才尽”。

2013年10月底,王中军半倚着檀木椅,旁边摆着刚刚完成的油画,色彩浓重、大开大合,挥洒之间极具抽象派的风格,“这是冯导刚刚完成的,像不像晚上长安街堵车的画面?”王中军指着画对我们说。旁边是三个男人的合影,冯小刚、王中军、张国立看上去亲密无间。

王 中军对《私人订制》的自信可以理解,“冯氏喜剧”的回归、贺岁档的一家独大,以及华谊的品牌,想没有超高的心理期待都难。但资本市场的巨大波动,仍然暴露出华谊兄弟股价的脆弱。2013年,华谊股票已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股价竟然会因为一部电影而大涨大跌,说明市场对它的投机情绪太明显了。”一名不愿透 露姓名的证券分析师坦言。

华谊兄弟在股市上的跌宕起伏引来不少麻烦,甚至有人质疑华谊内幕交易和炒高股价,“股价高低是市场行为,我要是能操纵股票我还做什么公司?”王中军双手一摊,靠在背后的宽大沙发里,“我根本不care外界这些评论。”

十分钟谈下掌趣科技的投资

尽 管言语激烈,但努力摆脱对电影单一主业的依赖的确是王中军这两年刻意去做的事。尤其是刚刚过去的2013年,华谊兄弟在投资方面发力不少。王中军透露,投 资掌趣是他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笔——“账面浮盈将近20倍,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这恐怕是很多私募也做不到吧?”王中军言谈之中流露出得意。2013年6 月,华谊继掌趣后收购的手游公司银汉科技,其研发的《时空猎人》目前月收入过亿,成为国内单款手游收入最高的产品。

几乎同时,华谊兄弟还宣布收购张国立拥有的电视剧制作公司浙江常升影视,并参股连锁影城公司——江苏耀莱。万达的一名高管直言不讳,“其实,业内人士都知道,华谊现在主要都是做投资,买公司,干的不是我们电影的活儿了。”

从拍电影的商人到资本市场的投资客,王中军看似逐渐脱离主业的背后有着怎样隐秘的发展逻辑?更重要的是,这是中国未来电影行业可以复制的样本吗?

王 中军并不是天生的“投资家”。他早年学美术出身,最开始,华谊兄弟是一间广告公司,为一家国有银行提供宣传包装服务,后来转型拍电影,与导演冯小刚成为 “最佳拍档”,直至将公司送上资本市场。王中军说,华谊上市以后,自己常有如履薄冰的感觉。多年来,媒体的质疑绝大多数都围绕在“对冯小刚的依赖”上。经 常面对“冯小刚退休以后怎么办”的提问,王中军也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摆脱对于电影单一业务的依赖?

拍电影是一项风险巨大的业务,而且波动非常明显。“今年好,明年就不一定了。”王中军表示,电影会有“大小年”的问题,这其实也是电影行业高风险的一种表现,必须有一个现金流更加稳定的业务平衡拍电影的巨大风险。他一直想找到一个跟电影业务非常接近的周边行业。

华 谊兄弟的投资者中包括马云、马化腾等互联网大佬,正是他们给了王中军进军互联网的灵感。王中军表示,大的方向就是围绕电影产业上下游产业链、又有巨大想象空间的行业,以便与电影形成“双主业”。王认为,电影板块已经没有太多的整合空间,国内投资机会比较少,也没有特别成型的公司。因此,涉足其它相关领域势 在必行。

掌趣科技是华谊上市后做的第一个投资,当时的牵线人是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王中军当时总共就看了这么一个公司,谈了十来分钟,就 让对方出价,掌趣出到11倍,他一分钱价格没还,以1.485亿元收购了掌趣22%的股份(上市后股本降低到15.73%),两年后掌趣上市,华谊手中的 股份变成了15.28亿元。在尝到互联网游戏概念的“甜头”之后,王中军对于投资互联网游戏的热衷达到顶峰。


华谊并购只有三个关键词

2013年初,王中军敏感地捕 捉到了IPO暂停的窗口期,“我对团队说,就今年一年时间,是并购的好时机。要不是今年IPO关闸,谁都憋着劲想上市呢,谁给你并购啊?”这个观点也得到 了银汉科技创始人刘泳的认同,“我们一开始也想独立IPO,后来IPO关闸,只能放弃。”王中军迅速对团队做出了指令——2013年是华谊的“并购年”,必须去全国各地看项目,像个真正的投资人一样做出判断和行动。

王中军只给团队定了三个目标:利润在一个亿以上、互联网游戏第一阵容,以及绝对不能超过12倍PE。“就跟你买衣服一样,黑色、修身、西服,三个关键词就可以了,多了就太复杂,你根本做不了决定。”王中军对我们解释道。还有一点, 绝对不能全部买,“多好的公司我都不全买,全卖给我,你还有没有斗志?”接下来的过程就很简单,在华兴资本的一次会议上,华谊兄弟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胡明见到了银汉科技创始人刘泳。短短一个小时交谈之后,胡明跟银汉团队达成了初步收购意向。这一决定让华谊的股票在停牌之后连续三个涨停,银汉的营收规模也在投资后的四个多月翻番。

这桩合作背后最大的动力来自于影视和游戏内容的融合趋势。银汉科技创始人刘泳和CTO邝小翚在《时空猎人》流水破千万以后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不能独立IPO,最好的合作方式是寻找一个有影视或者动漫资源的公司合作。恰逢此时收到了华谊收购手游公司的邀请。

“影视公司跟游戏公司其实非常像。”王中军表示,电影导演就类似游戏公司的项目经理,编剧类似策划,电影和游戏一样,都是B2C的,两个行业的本质是一样的:虚拟产品,都是体验式经济。这是王中军一直以来寻找的跟电影行业相关又能很好地对冲电影单一业务风险的选择。

另一方面,游戏公司跟电影一样,有爆发性成长的可能。“未来会不会有单款游戏几个亿的,肯定可以想象,游戏不外乎就是数量大、便宜、速度快,未来不会往下走。”王中军告诉本刊。

深电影人、麦特文化传播公司CEO陈励志认为这也是未来影视行业的趋势。在他看来,未来理想的构架,是把出版、电影、动漫、游戏四大领域打通。获得一本小 说的改编开发权,拍成影视剧,进而衍生出动漫和游戏。反过来,好的动漫改编成电影或者游戏,总之,四大领域互为活水,源源不断相互激活。

身 为“投资人”的王中军,现在流露出“抓了一手好牌”的自信——“最高峰的时候华谊500亿市值,掌趣200亿,加起来700亿的市值,这个在几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王中军在他的画室中来回踱步巡视,表情犹如在自己领土中视察的国王,“市值100亿美金,这在美国二线的制片公司中都很罕见,这说明什么?我们开始有跟世界一流公司大腕对话的能力。”王中军最近一次去好莱坞,是洽谈明年的大片《狂怒(fury)》的合作计划,总投资高达7500万美金,布拉德· 皮特主演,这种一亿美金级别投资、中美合拍的超A级大片,将会成为未来华谊电影投资的主要方向。

《私人定制》是为了填补《1942》的亏损

门开了,在熟悉的京腔中,冯小刚带着一帮人走进画室,与公共场合中的不苟言笑和经常“放炮”不同,冯小刚在画室中显得亲切而放松,他一直在跟周围的人低声交谈并且不时露出笑容。

刚刚结束《私人订制》拍摄的冯小刚,最近还在发牢骚说“再也不想拍电影了”,而《私人订制》是因为答应王中军,《1942》如果让他赔了,那再拍一部挣钱的。

然 而,电影挣钱的规律却越来越难以捉摸。2013年收获票房奇迹的都是中小成本的类型片,王中军不觉得这些都是“黑马”,“你赵薇一个十几年的演员拿出所有的资源拍一部片子,换成别的导演能成吗?陈可辛拍《中国合伙人》之前失败了那么多次,有人关注他《如果·爱》卖了多少钱吗?至于《小时代》,如果中国电影市场都是《小时代》这样的电影,那我们啥也别干了。”

2012年是王中军和冯小刚备受煎熬的一年。《1942》上映后不如预期,反而被新导演徐峥的《泰囧》反超,王中军在各个场合都被问到,无疑给他一种危机感,“新导演一定会层出不穷,并且这中间肯定有能起来的中坚力量。”从2011年下半 年开始,王中军宣布启动培养新人导演的计划,尽管目前看来效果并不如预期,为了摆脱“冯小刚退休”的恐惧,这条路王中军正在坚持。

“我的心思在新业务上……我要做大概念……我要把《封神演义》和《狄仁杰》拍成系列电影……我今年投资了好莱坞电影《狂怒》……我还要走出去,收购独立的好莱坞制片公司。”王中军永不满足,这点上他具备商人最优秀的素质——贪婪。

不过现在,在宽敞的画室中,他暂时像个手艺人,工作台上摆放着的各种颜料还打开着。王中军这个月就画了好几幅大图,冯小刚亦然,从2009年起,冯小刚重新拾起了对画画的兴趣,据说,冯小刚曾经一年花了5000万元买油画,直到徐帆表示抗议才没有继续“疯狂”下去。

事实上,王中军和冯小刚都没办法拿出大把时间“画画”——冯小刚与华谊的合约还有三部电影,他还接下了春晚总导演的任务,就连来这个画室之前还在央视排练。王中军则在马不停蹄地继续看项目:电视剧版块是他目前最不满意的一块,虽然收购了张国立的浙江常升影视,但整体还是偏弱。“现在电视剧版块还没有跟华谊整个品牌相匹配。”王中军说。最近华谊的竞争对手光线投资了新丽传媒,后者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电视剧制作公司,是未上市的影视公司中估值最高的之一。与新丽传媒相比,常升影视的业绩不算突出。即使如此,收购常升影视还是让华谊陷入了“高溢价收购”和“变相套现”的麻烦。

王中军说,“买卖公司这 件事,没有贵与便宜,只有买对与买错。”他认为投资者质疑的“36倍PE”是一个误解,2.52亿的收购价格,是依据张国立原来公司每年的业绩能力,评估未来5年的收入来确定的,本次收购的市盈率大概在12倍左右,这个价格跟华策影视11.7倍市盈率并购克顿传媒、乐视影业15倍市盈率收购郑晓龙的影视公 司“花儿影视”不相上下。再者,3个多亿的价格相对华谊目前的能力完全不成问题,“国立跟我是老熟人了,我对他的人品、能力还是非常放心的,并购的关键在 于两个公司的文化是否融合。”

王中军的新烦恼

2013年12月7日,张国立跟冯小刚一起出现在“中军和他的朋友们”画展上,三个男人又重新将手握在了一 起。而两天前,张国立斥资1.52亿元的总价在二级市场增持了华谊兄弟公司的股权。此前的协议约定由张国立实际控制的弘立星恒使用华谊兄弟支付的常升影视股权转让款,从华谊兄弟实际控制人王中军、王中磊处购买同等价值的股票,这一协议受到了投资者的强烈质疑,最后不得不从二级市场购买。

2013年4月以来,王中军在公开场合承诺兄弟两人不会减持华谊兄弟股票。但深交所披露的数据却显示2013年内,王中磊、王中军兄弟已6次减持华谊兄弟股票,累计套现8亿元,而另一大明星股东马云也在2013年大幅减持华谊兄弟股票套现近2.1亿元。

这样的频频套现及“利益输送”的质疑引发了投资者对华谊的担忧,在我们采访之前的一个月,华谊的股票最高蒸发了200亿的市值,一名美股市场投资者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在美股,华谊的股票肯定有遭到浑水做空的风险。”

对王中军来说,这样的烦恼恐怕只是开始,毕竟投资这件事与拍电影比起来,他还是个刚入行的“新手”。

“上市以后,公司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了。”刚从国外回来不久,王中军又要频繁出差,少见地露出一丝疲惫,“其实严格讲,没什么意思,如果企业做到今天,没有点理想或者精神层面支撑,没什么乐趣。”

如 今看起来一切都还不错——银汉科技马上要与华谊合并财务报表,将会带来可观的利润回报,而研发的第二款游戏《神魔》,已经开始跟华谊的影视资源互动,利用华谊的艺人Angelababy做代言人,效果令人满意,又一款月收入千万级别的产品诞生在即。另一方面,《私人订制》尽管遭受了资本的冷遇和一些差评,上映首日仍创造了8400万元的最高纪录,4天票房超3亿。王中军又在开始考虑下一个投资,这一次,目标可能是好莱坞。

“过去我说中国什么时候出现一亿美元大片的时候,这个市场就起来了。但现在已经提前完成了,《泰囧》和《西游降魔篇》都过了12亿票房,2亿美元。”王中军看着巨大的落地窗说,中国的市场加上电影和游戏的想象空间,未来成就一个1000亿市值的公司是很有可能的。

“就好像我说华谊市值500亿的时候,他们说我是痴人说梦。但历史给了你一次机会。”王中军说。



华谊兄弟 并购 大买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