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榜】中国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行业TOP10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i黑马榜】中国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行业TOP10

做这期i黑马榜黑马哥心情很沉重,前天奥美24岁员工猝死,死因和加班直接相关;昨日搜狐公司17173一员工猝死 常语“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如果他们的工作不那么紧张 可惜没有如果。

i黑马导读】1月2日晚,佟大为等艺人、业内人士及小马奔腾集团员工纷纷在朋友圈或微博上发布消息,小马奔腾集团董事长李明因心肌梗塞于当晚去世,年仅47岁。这再次将创业者和职场人士健康问题推到了公众面前,而就在去年中奥美24岁员工猝死,死因和加班直接相关;昨日搜狐公司17173一员工猝死...常语“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如果他们的工作不那么紧张...可惜没有如果。

i黑马总结出了中国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行业TOP10:投行、游戏、电商、公关、通信、快递、创业、制造加工……他们年入数十万乃至数千万元,出入高档楼堂馆所,消费房车奢侈品。这也意味着在中国收入和非正常死亡成正比,“高薪”往往和“高压”、“焦虑”成正比,我们提倡奋斗精神,但更提倡“科学发展”,希望这些行业的从业者,顾惜身体,都能最终享受到奋斗的乐趣与成果。

1

作者:易涛  韦龑  周晓红 王静静

10、快递行业,代表公司——申通快递

1

2013年1月16日,38岁货车司机张柱强猝死驾驶室。他是汇通快运外包的司机,专跑金华昆明线,4天要打一个来回。前一天下午3点刚回到金华,晚上睡驾驶座上,再也没醒过来。2011年12月13日在白云区太和镇的一间货场,申通快递公司的一名员工被发现在公司宿舍里猝死。有工友怀疑,年底网购大搞促销,申通公司快递订单激增,该工人可能是因为连续加班导致过劳……


“每天基本上从早上7点送到晚上9点,天天早出晚归,有时中饭都没时间吃。”这是一个真实快递从业者的抱怨。i黑马了解,上海一家大型民营快递公司专门负责宝山区的递送员为例,每天他都要开着车在所负责的区域内跑上100多公里,之前每天派送包裹400件左右——而这在快递员中只能算一般的工作量。而到了“双十一”这种电商的“传统节日”,他们的工作量还会加倍,“光棍节”一结束,位于分管区的10多家网店便进入发货高峰,加上买家购买的商品铺天盖地到来,快递员每天5点前就必须起床,6点赶到公司分拨点,如果一天包裹派送不完,还要自行延长到晚上送。而分拣中心的分拣员们也是疲惫不堪。“光棍节”后,很多工人都从下午3点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然后倒在椅子上睡一觉后继续干。

快递员月入能过万了,高于一般白领,但i黑马还真提醒普通白领们别羡慕,那都是用脚一个个快递送出来的“血汗钱”。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9、游戏行业,代表公司——金山公司

1

 

2011年底,久游市场总监刘俊因病去世;2012年9月4日,“金山游戏团队程序员猝死”的消息震惊了整个互联网,据了解,该员工为《西山居》游戏的运营部员工,年仅25岁,死亡时正是工作时间;2013年1月18日,巨人网络官方宣布其美术部员工蔡挺因病逝世,有媒体报道称其实是因为长期加班引发过劳致死……

在外界看起来赚钱很多,光鲜亮丽的游戏公司,其实也以高强度的工作和快速的工作节奏著称。据i黑马了解,因为激烈的竞争,游戏公司无论是改版,运营还是营销,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很多游戏公司都已经把加班当成了一种常态。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8、互联网行业,代表公司——腾讯、网易等

1

 

2005年9月18日,网易代理CEO孙德棣去世,卒年38岁;2011年4月,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竞争白热化,腾讯北京分公司银科大厦17层腾讯微博部门员工猝死……

中国互联网竞争之激烈,市场变化之快,都让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上下拼命加班奔忙,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新的浪潮淹没。

前腾讯网科技中心总监、自媒体人程苓峰曾发过一条微博:晚上10点,上腾讯,下华为(如上图)。就连深圳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深夜去哪里拉客——守在腾讯大厦楼下等加班结束回家的腾讯员工。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7、?通信行业,代表公司——奉行床垫文化、奋斗精神的华为

1

 

2006年,华为员工胡新宇因过劳而死;2008年2月26日13:00左右,成都研究所员工李栋兵被发现坠楼,经120现场抢救无效死亡;2008年3月7日12时20分左右,华为公司深圳坂田研发基地科研中心F2餐厅内,正在吃午饭的男员工张立国突然起身跃下3楼栏杆,坠落1楼砸中餐椅身亡……

中国通信行业起步晚,市场变化很快,但现在华为已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通信设备提供商,靠的就是华为对技术的高度重视——在华为,43%的员工从事研发工作,而研发型工作是众人皆知的“加班最多工种”——以及华为提倡的奋斗精神和床垫文化。所谓“床垫文化”——几乎每个开发人员都有一张床垫。午休时,席地而卧;加班晚了不回家,与垫相伴。累了睡,醒了爬起来再干,一张床垫相当于半个家。

每次华为员工意外死亡都会引起社会对华为员工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压力的关注。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6、金融行业,代表公司——各大投行

1


2012年3个月之中有4名投行精英非正常死亡:5月初,中信证券法律部王姓副总裁脑溢血猝死,年仅34岁;5月14日,湘财证券副总裁章彪因心脏病过世,享年44岁;5月底,东海证券资产管理部原总经理龚小祥因病去世,年仅39岁;8月7日上午,国信证券保代郭熙敏心肌梗塞去世,年仅33岁。

很多人会艳羡投行工作动辄数十上百万元的收入,出入五星级酒店,熟不知“高薪”往往和“高压”、“焦虑”成正比。以投行最低层的分析师(Analyst)为例,通常需要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2点,周末加班2天。旺季时则工作通宵甚至很多个通宵,“早睡早起”对他们的意思就是清早回家打个盹儿,或者洗个澡换个衣服,然后不到中午再起身去公司干活。据说不少男性分析师累到每年只有个位数的性生活,做梦梦见最多回的不是美女,是Excel文件和PPT。即便在投行做到高管也还需要常出差,平均一周5天可能有3天到处飞来飞去;另外需要具备超强的社交能力,摆平客户关系。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5、创业行业,代表公司——中小企业创始人

1

创业家传媒是关注创业者成长和生存状况的第一平台,@创业家杂志 微博曾在2011年10月18日-28日,十天内发布了3条创业者非正常死亡的噩耗。10月28日,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北京立购网副总裁乔安平酒后窒息猝死。10月27日,@创业家杂志 微博转发暴雨娱乐董事长兼CEO朱威廉的微博:下午接到了一个做环保朋友的死讯。44岁,创业16载,未成,未婚。每天工作15小时,睡6小时,抽3包烟,吃1顿饭,开无数会。耗尽生命追寻创业理想,英年早逝梦断黄泉路上。一直嚷嚷着要改变人类的生活,未曾料到改变的是自己的生命。唉,一路走好,天堂里别创业了……

不要以为做个“高副帅”的老板那么容易。中小企业的创始人在中国生存是艰苦而复杂的,创业者要找钱、找人,要搞定内外关系,工作时间长、压力大,成为身体的高危人群之一。即便做大了还要处理各种关系,有不少人不堪压力选择了自尽的方式,让人扼腕。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4、电商行业,代表公司——淘宝店主

1

2011年6月,25岁淘宝卖家敏敏因疲劳过度而死;2012年5月,27岁淘宝店主苏苏因蛛网膜脑出血去世;2012年6月,25岁淘宝皇冠卖家小夏因疲劳过度而死;2012年7月,即将办婚礼的24岁淘宝杭州卖家离世;2012年10月,29岁淘宝店主许文俊因疲劳过度而死……

淘宝平台固然诞生了年收入过亿元的裂帛、韩都衣舍等品牌公司,但很多淘宝店主想靠做淘宝店养家糊口还是要做很大的投入,做推广、找货源、发快递……哪一个事情都不省心,再加上得不到流量支持,开店成本趋高,要冲出来谈何容易。

其实淘宝店主只是电商行业忙死人的缩影,君不见2012年“光棍节”促销,有多少老板在微博上嗮团队为备战光棍节通宵加班的照片。在电商行业混,如果年增长不超过200-300%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做电商的,京东这样几百亿元营收体量的公司尚且是这种速度,更何况一般的电商公司,高速的增长意味着超人的付出。

加班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3、 媒体行业,代表公司——搜狐17173等网媒和各大电视台

1

 

5月15日上午9时许,福州一名24岁的IT男小张,下了公交车后,突然晕倒在站台旁,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小张是搜狐旗下一家网络游戏门户17173的网编,经常加班。2010年5月,37岁的腾讯女性频道主编于石泓因脑溢血去世,逝世前石泓为某重点研发项目做准备,曾连续多日加班,有时甚至通宵加班。刚在微博上说完自己亚健康,一周后(2011年5月23日晚)郑州电视台政法频道记者刘建在家中因突发心肌梗塞而离世,那一年他只有28岁;2012年8月,浙江一名女主播郭梦秋因突发心肌梗死猝死,郭生前曾经常熬夜……

媒体行业薪水中等,但竞争激烈,为保饭碗媒体人精神时时紧绷;为抢新闻,有工作没生活或工作就是生活;媒体人有极大的话语权,但责任越大,压力越大……以上种种让媒体人早把“无冕之王”抛之脑后,称自己为 “新闻民工”。而在这其中尤以网络媒体和电视媒体工作强度和压力为大。i黑马作者身边就发生过网络媒体人猝死的案例。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2、 创意公关行业,代表公司——奥美中国

1

5月13日,一条奥美传播24岁年轻员工猝死的消息一下子传遍网络,随后奥美官方微博证实了此事。据了解该员工属于奥美北京分公司,死前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月。奥美是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而创意广告是一个长期超负荷加班的行业,一个项目可能连续10天半个月地加班都很难忙完。在这看似光鲜艳的五百强白领身份之下,加上又是身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五百强企业,加班难免已经常态化,每天深夜一两点回家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生理上和心理上同时紧张,最终成为了压垮身体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在该员工去世前,其微博上还发了条微博:“世上最容易做的一件事就是失去联系。” 在这周日迎来他的25岁生日,多少亲朋在等待着为他庆祝。没想到一语成谶,竟成永别。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1、加工制造业,代表公司——跳楼事件频发的富士康

1

 

创立于1974年富士康科技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高科技代工企业,苹果等公司都是其客户。自2010年1月23日富士康员工第一跳起至2010年11月5日,富士康已发生14起跳楼事件。这还不是全部,廊坊、昆山、成都等富士康分公司都发生过跳楼死亡事件,2013年4月,富士康郑州公司发生两人跳楼死亡事件。

有专家分析认为,2010年加工大军达到80万人的富士康,跳楼事件频发的原因是:富士康等级制度森严,员工,特别是一线技工长期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高强度工作状态,还要忍受管理人员的辱骂甚至体罚,人几乎已经变成机器,自尊心几乎完全被忽视。

富士康是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一个缩影,“无所不能”的中国工人为全球生产了物美价廉的商品,但也付出了巨大的健康乃至人命的代价。

过劳指数:★★★★

健康损害:★★★★

事件影响力:★★★★★

 

华为 腾讯 富士康 奥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