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年产值千万,何以被高利贷逼上绝路?
种昂 种昂

【小败局】年产值千万,何以被高利贷逼上绝路?

为了归还到期银行贷款,被迫借高利贷,等银行信贷下来再归还,资金在银行与民间借贷之间相互流动时,也被高利贷形成的黑洞疯狂吞噬。他们陷入了怎么样的借贷怪圈?跟着i黑马来看一下这几个案例,借以警醒。

年产值上千万的民营企业,生意红火、利润高涨,却远追不上滚动着的高息,他们被放贷者以各种形式天天追讨。这些企业陷入绝境的原因如出一辙:为了归还到期银行贷款,被迫借高利贷,等银行信贷下来再归还,资金在银行与民间借贷之间相互流动时,也被高利贷形成的黑洞疯狂吞噬。他们陷入了怎样的借贷怪圈?跟着i黑马来看一下这几个案例,借以警醒。


“今天晚上我就要结束我的生命了。”1月2日晚,正当许多人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菏泽成武县一家企业的老板高博突然来电,语调低沉地说。

高博是山东菏泽成武县一家中型规模民企的老板。尽管企业生意红火,但借下的870万元高利贷已让他无法喘息。按照月息5分、年利79.58%计算,高博每月须支付50万元的利息,一年高达600万元。年关将至,亲戚朋友及七八个高利贷公司天天上门追债,逼得高博万念俱灭。他说,“高利贷太多,实在周转不开。这两天银行贷款刚刚到账,全都还了高利贷。其余的债主闻讯今天也全逼上门来。亲戚要我还钱,股东要求撤股,放高利贷的要封公司的账。我实在没办法了!”说完,高博挂上了电话,之后音信全无。高博的两个生意伙伴闻讯寻人。两个小时后,高博被发现独自坐在老厂房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色如灰。

截至2013年12月底,成武县已有恒森家具、开开瓶盖、凤阳家具、乡村动物饲料等7家企业被高息压垮,有的老板跑路,有的老板被抓。这7家之外,还有多个老板像高博一样自觉难度年关。这些企业陷入绝境的原因如出一辙——为了归还到期银行贷款,被迫借高利贷,等银行新贷下来再归还。资金在银行与民间借贷之间相互流动时,也被高利贷形成的黑洞疯狂吞噬。由于当地企业都是采用联保联贷的方式融资,企业倒闭极易引发群体性危机。成武县民营企业局已紧急向县委县政府提交报告,为民企告急求助。

借贷怪圈

高博与成武县另两位企业老板三个人分属不同行业,却都一脸凝重。背负着一身巨额高利贷,最少者600多万元,最高者达1100多万元;他们企业年产值均在千万以上,生意红火、利润高涨,但却远远追不上滚动着的高息;他们被放贷者以各种形式天天追讨,不胜其扰,均自感难以挺过这个年关。“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盼望着不要天亮。因为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意味着多欠高利贷公司两万块钱。别看我现在开着轿车、开着工厂,可能明天就都让高利贷公司收了去。”高博坦言,七八个高利贷公司天天讨债,他每天出门上班都需要硬着头皮、鼓足勇气。

高博的企业于1999年创立,发展势头一直很好,截至去年,企业年产值4800万元。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逼得意欲轻生。采访期间,三个老板电话铃声不断,大多是高利贷公司的催款。面对讨债电话,他们笑脸相迎、称兄道弟,不厌其烦地解释,拍着胸脯承诺还款的期限。高博苦笑道,七八个高利贷公司每天来电催讨,实际上是监控他是否跑路。尽管不胜其扰,他却不敢关机,只能费尽口舌一一回话。另一位老板则透露,一家放贷公司派了三个人吃住在企业,他已有一个多星期不敢在企业露面。

此前,高博的企业一直靠自有资金滚动发展,少有贷款。2009年,企业为了进口日本设备、扩大产能规模,开始四处从银行贷款。最多时,高博总共从工行、建行、济宁银行、莱商银行四家银行贷了1400多万元。自从银行贷款增多后,高博开始借上高利贷。这一度让成武县民营企业局局长祝真柱感到困惑,近年来,县政府协调了多个银行给60家企业年均放贷近10亿元。为何越来越多的企业主像高博一样,银行贷款越多,高利贷借得越多呢?原来,当他们从银行贷款融资后却发现,银行贷款周期多为半年或一年,而企业投资周期至少要两到三年。每逢银行贷款到期,为了还款、续贷,企业就要被迫去借高利贷。

最初,高博去借高利贷并未觉得有多凶险。他本以为,“银行贷款很快下来,就把高利贷还上了”。殊不知,在菏泽成武县,从归还银行贷款到续贷银行资金到账通常要两到三个月时间,高博急得团团转,月息五六分的高利压得他叫苦不迭。高博算了笔账:一家企业从4个银行贷款,一笔续贷资金延迟两三个月到账,4家银行就有八个月到一年要借高利贷。300万元的银行贷款一年就迫使企业偿还近200万元的高利贷利息,第二年还贷时500万元的资金缺口又要产生300多万元的高息。许多老板第一年尚能偿还,第二年、第三年时企业就会被高利贷完全吸空。2011年高博最初借高利贷只有100多万元。可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高博在银行贷款与高利贷拆补中就形成了870万元的黑洞。这意味着,高博每月须支付高额利息就达50万元,一年600万元。

被掏空的工厂

这三位老板的经历不是孤例。 截至2013年12月底,成武县已有恒森家具、凤阳家具、开开瓶盖、乡村动物饲料等7家企业被高息压垮。这7家之外,还有很多企业的老板自认难以度过眼前的年关。这些企业陷入困境的原因如出一辙——被迫借高利贷是为了归还到期银行贷款,往往银行贷款越多的企业借的高利贷越多、陷得越深。

祝传梅原是菏泽成武县恒森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森家具”)的会计。当父子两个老板无法还清高利贷,一个跑路,一个被抓,近百个工人一哄而散后,她成为了这个占地5.6万平方米的木材厂中唯一的留守者。恒森家具始建于1997年,年产值5000万元。从2011年起,该厂共借1000多万元的高利贷,月息5分、年利高达79.58%,短短三年时间原本红火的家具厂被高利贷吸空。一个半月前,恒森家具厂房内机器轰鸣、人头攒动,一片繁忙的景象;厂区门口每天都有进料、销货的大卡车排队。一个半月后,这个家具厂内设备、库存已被债主们一抢而光,偌大的厂房空空荡荡、尘土满地。只有祝传梅领着两个木匠在工厂的一个角落忙碌着。

恒森家具的厄运始于2009年的扩张。当年,老板祝清民决定投建1.2万平方米的新厂。为了这一项目,他一面从民间以2分的月息四处借款,一面从多家银行进行融资。看到工厂生意兴隆,祝传梅也发动亲朋凑了100多万元,贷给老板。她万万没想到,恰恰是这一投资,让红火的家具厂陷入了高利贷的泥潭。原来,近些年祝清民相继从工行、建行、莱商银行、青岛银行、农村信用社共贷款1600多万元,贷款期均为一年,大多被用于建设厂房、购置设备、采购原料等。可是,家具厂的投资周期一般要三四年、远远大于贷款周期,每当贷款到期,祝清民只能当地民间借贷公司去借高利贷,以图银行续贷。

作为会计,祝传梅记得,2010年恒森家具的银行贷款只有100多万元。随着企业投资的加大,银行贷款不断增多,老板的高利贷也不断加大。引发恒森家具资金链危机的导火索是2012年底莱商银行在200万元贷款到期后,突然决定不再续贷。从此,祝清民再也没能还上任何一笔高利贷。2013年7月,工厂里突然出现了七八个高利贷公司的人上门讨债。他们天天吃住在厂里,打牌喝酒,强行阻止企业与客户的卡车进出,为此厂里报了两次警。当年8月,一家高利贷公司为逼债甚至绑架了老板的儿子祝汉景。

一边是十多家高利贷公司不断上门追讨,一边是银行贷款陆续到期需要归还。祝清民与儿子祝汉景不得不将名下房产反复抵押,到多个银行贷款融资。2013年12月,恒森家具已无法从借贷公司处融资,300万元的建行贷款到期也无法归还,上述违法抵押也在资产清查中被查出。老板祝清民连夜跑路,其子祝汉景因涉嫌金融诈骗被捕。恒森家具倒闭、老板跑路的消息不胫而走,十多个高利贷公司蜂拥而至,抄起木棍大打出手、争抢剩余的资产。既是债主又是会计的祝传梅只抢到了一批床头。可是,只有床头无法销售变现。祝传梅只好请来两个木匠利用残存木料进行加工。从未干过木工的她不得不系上做饭用的红格子围裙在一旁帮忙。她从亲朋手里凑齐的100多万元无法归还。面对着亲朋们不断上门来索债,祝传梅也不知道即将到来的这个年关该如何度过。

迫在眉睫的危机

据不完全统计,成武县民企所借高利贷总额度超过2亿元,个别企业高息贷款高达2000万元。如果月息按5%计算,高息借款企业每年须支付利息至少在1.2亿元以上。如果按每个企业净利润200万元计算,相当于60家年利润200万元的规模以上企业净利润为零。

一位与高博同来的老板介绍道,成武县民间借贷公司大多是在2011年兴起。放贷者大多以民间借贷公司、担保公司等面目出现。申请时,放款合同只有一份,保存在对方手里,放贷者自知违法,高息绝不敢写明(国家规定,民间融资利率不得超过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放款时,对方会先把第一个月利息扣下,以后逐月追讨利息;还款时,钱都打入个人账户。整个过程极为隐蔽、难以追查。从民间借贷公司手中借高利贷,只要有企业为其担保,当天就能拿到数百万的资金。而相比之下,民企要获得银行贷款就没这么容易。高博介绍道,从银行申请贷款首先要提交执照、财报等上百页的企业信息,其次还要经由县、市、省三级银行层层调查、审批。他从银行申请贷款最短须三个月、最长达一年多。

一位知情人透露,成武凤阳家具为了归还2000万元高利贷,老板陈现福曾四处拖人申请贷款。在苦等数月后,陈现福无法支撑下去于2013年3月跑路。就在他跑路的第二天,银行贷款到账了。为了度过资金链危机,高博与其他两个老板都曾申请银行贷款。他们三人的脸上从此戴上了两张面具:面对银行时“炫富”,请客送礼大手大脚,似乎还贷不在话下;面对放高利贷者低头哈腰、一再“示穷”,诉说着企业的困境。此时此刻,高博感觉就像站在薄冰上单手抛球的杂技演员,当银行贷款与高利贷这两个球越来越重、冰面再也无法支撑时,就会掉进深渊。讨债时,放高利贷者会根据轻重缓急采取不同方式。有的只是电话催讨,有的则会派人紧随,更有甚者恐吓、绑架。最让企业老板感到头疼的是,放贷者会到法院申请查封企业账户。一旦企业账户被封,各家银行就会纷纷抽贷,企业就会因资金链断裂而崩盘。

当地企业都采用联保联贷的方式融资,一家企业倒闭,就会引发群体性危机。如高博在建行为9家企业担保,在工行为6家企业担保,在济宁银行为3家企业担保,此外他为其他企业担保高利贷也有900万元。另一个老板在建行担保的有9家,工行7家,青岛银行29家。

一个从事食品行业的老板就曾遭遇了多次担保危机。他曾为恒森家具、华健实业、柏林木业、盛达木业担保。但这四家企业被高利贷拖垮后,他被迫借了数百万高利贷归还上述企业欠下的债务。眼下,当地企业所借高利贷平均在300万元以上,已到达许多企业所能承受的极限。

2013年底,成武县民营企业局紧急向县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解决中小企业使用高利贷问题的提案》。其中称,“大部分企业都不同程度的长期使用民间高息贷款。据不完全统计,总额度超过2亿元……全县大部分中小企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的经济责任和利益关联体,一个企业的倒闭将给一批企业造成严重损失,甚至被拖垮和倒闭。”该文还指出,“如此局面继续下去,我县一大部分借用高息的企业将陆续倒闭”。2013年,山东已启动金融改革,成武县刚刚成立了金融办。金融办主任訾述标表示,目前政府正在对乡镇一级民间非法集资进行调查。

小败局 高利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