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4G时代网络对电视最根本的改变
曾颖 曾颖

【观点】4G时代网络对电视最根本的改变

每一次技术提升,都推动着社会向前进步。传播业作为引领风气的行业,首当其冲地接受着技术的影响和改造。印刷术之于报纸、光电技术之于电影、无线电技术之于广播和电视、互联网之于此前的所有传媒,还有近年杀出的基于智能手机技术的移动互联网平台,都是最先接触并使用最新的科学技术,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完善、发展、甚至进化。回味近年来种种传媒技术的变化,我们能从中举出很多事例来说明这一点。本文作者为资深互联网研究者,i黑马将本文分享给大家。

每一次技术提升,都推动着社会向前进步。传播业作为引领风气的行业,首当其冲地接受着技术的影响和改造。印刷术之于报纸、光电技术之于电影、无线电技术之于广播和电视、互联网之于此前的所有传媒,还有近年杀出的基于智能手机技术的移动互联网平台,都是最先接触并使用最新的科学技术,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完善、发展、甚至进化。回味近年来种种传媒技术的变化,我们能从中举出很多事例来说明这一点。本文作者为资深互联网研究者,i黑马将本文分享给大家。

而最具典型意义的,就是互联网之于传统的传播业。此前,由于内存和传播技术的限制,互联网还只是对文字传播产业造成冲击,但随着3G的运用,杂志和电视等原来需要较高传播技术的图象技术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而随着传输能力更强大的4G技术的涌入,所改变的,已不仅仅是传播产品的方式,连生产的方式,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甚至可能引起本质的改变。原来的观众看什么听什么由编辑和制作者决定的模式,将变为观众参与制作甚至影响到节目的调性和走向,然后,再通过互联网进行再次发酵和扩散。此前,文字类的传媒因传播门槛相对较低,通过大数据构建阅读者和编者共同生产并传播文化和新闻产品的平台,已较为成熟。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终端与传播水平的提升,电视等高技术门槛的行业,也开始走向这条路径。

不同的人,对这种变化的理解并不一样。一些人认为,这是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甚至认为,二者似乎是在上演你死我活的进化战争,就像恐龙时代不同物种为争夺生存权那样,在进行着一场惨烈的PK。但事实上,这更应该是一种融合,而不是有你无我的竞争与取代。在这一点上,一些传统媒体人已意识到了这一点。国外的电视制作,包括受追捧的电视剧《纸牌屋》和许多综艺类节目,都开始走上这条融合之路。而国内电视人,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种改变中。以昨晚在央视一套首播的幽默栏目《博乐先生微逗秀》为例,这个“网感”十足的娱乐节目,其内容,包括视频及幽默段子,观众参与方式,都是通过新媒体吸纳和征集,这些建立在“家庭”与“幽默”主题下的接地气的内容,通过此前业已证明广受观众喜爱的传统的综艺电视模式进行包装,然后在电视和网络平台上推出,引起二次发酵和传播,起到了很好的传播效果。一些来自民间的人和事,通过电视包装,再回到民间,其趣味和价值,得到了巨大的扩散和提升。该节目产生的一些奇人和搞笑段子,也如同一只只欢快的鱼儿,远游到互联网海洋中,并开枝散叶,变异出更多的品种来。

制作《博乐先生微逗秀》的是央视正大综艺团队,作为中国电视界的一支强劲力量,从1990年到2013年,他们制作出了《正大综艺》、《吉尼斯中国之夜》等诸多经典人气节目。随着技术进步和观众观念和口味的演变,电视本身在制作和播出以及利润产生模式上,都在发生着变化。而《博乐先生微逗秀》以一种新的表达方式作为标识体系,已为广大观众所认可和欢迎。这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提供了一种范例和模式。可以说在全国各卫视台一下子冒出约20档喜剧搞笑节目,各种喜剧类节目在银屏捉对厮杀的时候,他的异军突起,就得益于这种接地气的生产和传播方式。

无论是收看方式,还是制作方式,甚至产品评价体系,网络对电视,都有了本质的改变。在这个时候,看一个节目的好坏标准,已不是收视率那么简单了,而是观众是否愿意把链接转发给朋友,与朋友一起开心地欣赏,并及时地在网上点个赞,甚至在生活中遇到有趣的事,马上想着制作成作品,参与到节目中来。这是迄今为止网络技术对电视节目最大也是最根本的改变。


观点 时代 网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