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腾讯单一最大股东:“南非股王”科斯贝克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起底腾讯单一最大股东:“南非股王”科斯贝克

1月12日,周日。问大家两个问题:第一,腾讯(700 HK)已成港股神话,但时光倒流十三年,哪位伯乐独具慧眼,相中腾讯这匹千里马?其二,马化腾、曼德拉、默多克这三个无人不识、彼此间却又风马牛不相及的名字,要用




问大家两个问题:第一,腾讯(700.HK)已成港股神话,但时光倒流十三年,哪位伯乐独具慧眼,相中腾讯这匹千里马?其二,马化腾、曼德拉、默多克这三个无人不识、彼此间却又风马牛不相及的名字,要用什么样的“线”方能串连在一起?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直接,这位伯乐,乃持有腾讯34%股权的“南非股王” Naspers 行政总裁科斯贝克(Jocobus Petrus Koos Bekker)。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大可用两个字概括之:中国。

“不光彩”的历史

马化腾是腾讯这个内地科网神话的创造者,默多克二十年来费尽心血,誓要在神州开疆拓土;二人跟中国的渊源,不说自明。然而,何以老毕把刚辞世的南非民权领袖曼德拉也牵扯进去?这一切,得从Naspers的背景说起。

Naspers由Nasionale(National)和Pers(Press)两个字合组而成,集团于1915年创立。其时,南非实现政治统一仅五年,史上著名的“英布战争”,亦不过结束了十三年。Naspers旗下宣扬南非人(主要为荷兰、法国等欧洲移民的后裔)政见,同时推广南非语的日报《公民报》于1915年7月创刊,首位总编马兰(D.F.Malan)在1948年南非国民党大选中意外获胜下,成为南非统一后的第四位总理。

此后四十年,种族隔离政策登堂入室。作为南非人和南非语的舆论代表,《公民报》在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中,一直扮演着国民党和种族隔离政策喉舌的角色。

1990年,为结束种族隔离奋斗一生的曼德拉重获自由;自那时起,《公民报》即跟国民党一刀两断分道扬镳。七年后,该报127名记者/编辑向南非黑人大主教杜图领导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致歉,为《公民报》数十年来替种族隔离政策背书忏悔。至此,《公民报》和Naspers集团终于断绝与种族隔离的一切联系。1997年非但标志着Naspers成功“洗底”,从集团整体发展着眼,“腾讯伯乐”科斯贝克同年接掌行政总裁帅印,才是Naspers脱胎换骨、登上“南非股王”宝座的关键。

适当时候适当地方

科斯贝克本人跟种族隔离以至《公民报》并无直接瓜葛,与Naspers结缘,只因由其创办的南非收费电视公司M-Net获Naspers青睐,于草创阶段便争取到后者入股。科斯贝克毕业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求学时期已醉心于钻研收费电视商业模式,跟Naspers建立关系后迅速上位,1997年获集团委任为行政总裁。

科斯贝克接下重任后,作了两项对Naspers影响深远的决定:一、发挥他在收费电视领域的专长,大规模整合集团于南非的收费电视业务,并把版图扩张至整个非洲大陆。今时今日,Naspers虽兼营印刷和电子媒体,但收费电视占总营业额高达六成,印刷与电子主次已分。二、收费电视对Naspers 的贡献固非一般,但科斯贝克如假包换的神来之笔,却体现于腾讯创办仅三年(2001年)便入股这件事上,且一买便是半家腾讯(46.5%)。十三年前的腾讯非但名不见经传,且只有即时通讯平台QQ 这项单一业务。

忆及当时的情境,一则科网泡沫爆破短短一年,投资者对任何科网相关资产大都避之则吉;二则Naspers乃南非报业百年老店,科斯贝克基于什么原因,看中一家设于万里之外的深圳、业务前景不明的即时通讯营运商?有说,Naspers首席投资总监苏罗尔(Mark Surour)曾在香港待过一段不短的日子,Naspers入股腾讯的幕后功臣正是此君。

然而,交易于2001年而非2010年达成,两个时段的腾讯不可同日而语,科斯贝克/苏罗尔十三年前在QQ以外一无所有的腾讯身上押注,运气、眼光与胆识缺一不可。常言道,成功的人往往在适当的时候出现于适当的地方,科斯贝克领导下的Naspers,堪称为此说作了最佳演绎。

Naspers2001年购入腾讯46.5%股权时,作价仅3200万美元;十三年来,腾讯业务从QQ扩展至微信、网上广告以至网游,股价则由2004年在港交所挂牌的3.7港元,一路升至近日500港元水平,腾讯的神话,投资者有目共睹。Naspers早在腾讯上市前三年购入公司近半权益,上市后股权虽摊薄至34%,但持股量仍远在马化腾的10.25%之上,Naspers迄今仍是腾讯单一最大股东。

2001年在腾讯身上的3200万美元投资,今天变成400亿美元。Naspers靠什么成为“南非股王”?

这令老毕想起另一传媒大亨:默多克。同样控制偌大的收费电视王国,默多克过去二十年寄厚望于中国,一心以为跟北京领导人建立关系,便能搭通天地线,在神州大展拳脚不过举手之劳。可是,实际发展却事与愿违。默多克去年把手上的凤凰卫视股权沽清之余,最近更将占股47%的星空传媒权益悉数卖给上海市政府控制的基金,彻底退出内地电视市场。

默多克对神州心灰意冷,是否可完全归因于“通讯科技的进步将对极权政府构成威胁”这句话,老毕无法确定。然而,从不同西方媒体跟北京交手的经验可见,在中国,机关算尽的传媒大亨如默多克,也大有可能因冲口而出的一句话而付上满盘落索的代价。

科斯贝克虽具先见之明,老早相中腾讯这匹千里马,但Naspers说到底只是被动投资者,在适当的时候出现于适当的地方;可这个地方,乃深圳而非北京!


腾讯 股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