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局】每克拉美梦断5.1亿IPO 高成本摧垮平价模式
佚名 佚名

【败局】每克拉美梦断5.1亿IPO 高成本摧垮平价模式

从豪言IPO上市,到“下嫁”即将没落的上市公司浩宁达,身处白富美行业的钻石销售商每克拉美实现了180度的大转弯,债务危机让“看上去很美”的每克拉美不得不在资本市场低头。 身为智能电表制造商的浩宁达跨越行业鸿沟,拟并购钻石销售商每克拉美,以实现双主业格局。本次交易标的资产每克拉美100%股权的预估值为51142 74万元,经交易各方初步确定交易价格为5 10亿元。为此,公司拟分别向每克拉美总裁郝毅、天鸿伟业、广袤投资发行1184 43万股、673 50万股和464 48万股,共计约2322 40万股股份,发

从豪言IPO上市,到“下嫁”即将没落的上市公司浩宁达,身处白富美行业的钻石销售商每克拉美实现了180度的大转弯,债务危机让“看上去很美”的每克拉美不得不在资本市场低头。

身为智能电表制造商的浩宁达跨越行业鸿沟,拟并购钻石销售商每克拉美,以实现双主业格局。本次交易标的资产每克拉美100%股权的预估值为51142.74万元,经交易各方初步确定交易价格为5.10亿元。为此,公司拟分别向每克拉美总裁郝毅、天鸿伟业、广袤投资发行1184.43万股、673.50万股和464.48万股,共计约2322.40万股股份,发行价格为21.96元。

不过,看似娶了“白富美”的浩宁达,将不得不为每克拉美的高额债务买单。而每克拉美由于量贩式的平价销售模式,一度在行业内引起巨大争议;此外,钻石行业的巨大风险,能否被“门外汉”浩宁达所消化,这一切将为投资者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本文来源于《中国经营报》,i黑马推荐给大家,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债务缠身

2012年7月,郝毅声称每克拉美将大力拓展国内市场,未来将会在全国开100家实体店,并将专注大客户理财服务,计划在两年后上市。

不过不到两年,由于极高的负债和存货,郝毅不得不“收回”当年的豪言,以下嫁他人的方式登陆资本市场。

数据显示,每克拉美2011年和2012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了89.67%和84.10%。截至2013年9月30日,每克拉美的总资产为4.5亿元,负债总额为3.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2.02%。

截至2013年9月30日,每克拉美的存货为3.66亿元,较2012年度增加了44.31%,占资产总额高达80.58%。另外,公司的流动比率也在2倍以下,2011年度至2013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04倍、1.09倍和1.15倍。对此,浩宁达在公告中的解释是,“最近三年,每克拉美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主要通过银行短期借款和股东借款等债务融资来满足企业扩张中的资金需求,因此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由于所在行业具有存货量大、存货价值高等特点,标的资产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存货高企确实是钻石销售企业的行业现状,由于资金回收期长,钻石行业的融资成本和债务成本通常是很高的。

“不过,像每克拉美这么高的负债率确实不正常,这是其早期控制人为了防止股权旁落,大量采用债券融资所致。而当每克拉美的债务增长率超过了其利润的增长率时,偿债压力自然凸现出来。”业内人士分析道。

被迫“卖身”

2011年9月,郝毅称,2010年元旦才开张的每克拉美当年就实现了盈利,公司已经拒绝了来自联想投资等多家知名公司伸出的橄榄枝,此后两年内每克拉美只接受债权投资。

当时,郝毅认为,出售股权对未来公司资本运作会产生很大的影响,2014年以前每克拉美不会考虑股权投资。郝毅称当时每克拉美已经获得了5亿元的极少数个人的债权融资,并承诺无底线支持每克拉美,利息与银行贷款差不多,其完全有能力去偿还。到2014年,每克拉美才会考虑进行股份制改造,为登陆资本市场做准备。

或许正是这5亿元债权融资压倒了每克拉美,成为其高负债率下最大的一笔债务。这也成为郝毅不接受股权融资最大的代价。

不过,一年之后,每克拉美最初的创始人股东之一万子红却带领原班人马另起炉灶,并创办了一个名为全城热恋的钻石品牌商场,这支离职团队正悄然打造另一种全新商业模式。而其本人表示离职原因为“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就商场经营方向意见不统一”,彼时,万子红仅出资20万元,所占股份仅为1%。

不过,创办全城热恋之后的万子红,却惊人地将钻石行业暴利之说全部公之于众。“以一枚零售价在1万元的钻石为例,行业的平均出厂价即成本,其实只有1/3,也就是3300元左右。”彼时,万子红的钻石暴利说一度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郝毅于万子红离开之前出资500万入股,随后郝毅通过一系列股权受让,最终出资1500万元,获得每克拉美75%的股份,成为每克拉美的实际控制人,其他股东只剩下天鸿伟业。2011年2月,郝毅虽然迫于资金需求,向广袤投资出售了29%的股权,但是郝毅仍然手握51%的股份,掌握着绝对控制权。

此后,每克拉美通过债权融资加速开店,以及三位股东之间等比例的增资入股,将出资额扩大至3800万元。

2012年5月,万子红创办的全城热恋钻石商场在香港借壳中国公共医疗成功上市。在业界,全城热恋与每克拉美的模式最为相似,且比每克拉美晚一年成立。每克拉美却因债权融资,始终背负着高额利息。

高成本摧垮平价模式

最初,每克拉美打着“一样的钻石,一半的价格”的广告语,迅速地闯入了业界。

据媒体报道,仅在2010年的前半年,每克拉美在品牌营销上投入了1600多万元。一些业内人士、媒体对他们的广告评估却认为投入应该有五六千万元之多。

2011年9月,郝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钻石行业企业的平均利润率要从三种情况来看,一种是高端奢侈品品牌的高利润,一种是香港品牌也有较高的品牌溢价,第三种就是每克拉美的量贩式经营。对于每克拉美来说,薄利多销首先要做到快速扩张、跑马圈地。

业内人士分析,每克拉美缩短了传统珠宝商的中间环节,直接从上线选取裸石、自行加工设计,并采取直租方式摒弃商场的高昂的扣点等费用——这使得中间成本降低很多,而这也就其在北京的“红海市场”中,以超低价杀出“蓝海”的制胜法宝。

不过,每克拉美引以自豪的快速扩张的模式备受业内人士批评。深圳一家从事婚戒定制的钻石公司的市场总监告诉记者,每克拉美的营销模式违背了钻石属于奢侈品的行业的基本规律,钻石行业资金占用成本高,即使像周大福这样的一线品牌,其年利润率也只有20%,像每克拉美这样的靠低价策略、巨额营销以及抢占一线商圈的销售模式,利润空间被极度压缩,像这样不计成本地扩大市场,其负债率必然居高不下,因此其极为不看好每克拉美的低价跑马圈地模式。

该市场总监认为,相比其他模式,每克拉美这种大型量贩式卖场的运营成本并不低。首先,这些卖场的面积都非常大,虽然这些商场都没有开在一线商圈,却都开在一线城市,房租是其一笔巨大的成本。其次,商场面积越大,铺货量就越大。再次,广告成本与人力成本也是这种大型店铺不可忽略的费用。每克拉美们虽然通过压缩产业链长度达到了降低终端零售价的效果,却也拖累于高昂的运营费用。而每克拉美的低价销售策略又减少了总体收入,这种靠高成本营销、低价销售的平价模式,虽然最终获得了市场份额的增加,却让自身不断背负债务负担。

上市公司浩宁达收购每克拉美或许是看中其近年来其火热的营销模式掀起来的知名度。不过钻石珠宝行业发展了数百年,其奢侈品属性使得其品牌价值属性大于其价格属性。在业内早已有了一线二线三线甚至四线品牌的区分,后来者若想靠低价模式迅速占领市场,承受的将是巨大的债务负担。


败局 克拉 美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