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味道刘达:我种的粘大米 有粉丝 会尖叫
刘达 i黑马 刘达 i黑马

老味道刘达:我种的粘大米 有粉丝 会尖叫

& 8203; 粘大米是民间的一种口感爽口,历史悠久的食物,曾是过去走亲访友的一种特殊产品。然而,由于该产品不符合现代农业要求的规模化生产的要求。在市场上从来没有大量出现过这款产品,也没有规模化的种植地,更没有相关品牌出现。一句话这种品类一点都不性感,人们仿佛默许了它的平凡。然而最近高达100多元一斤的黏大米,为何会受到年轻消费者如此热烈的追捧?带着这个问题,i黑马记者对粘大米项目的推动者刘达进行了专访。他给我们讲述了自己打造一款有粉丝,会让用户尖叫的农产品的方法。

粘大米是民间的一种口感爽口,历史悠久的食物,曾是过去走亲访友的一种特殊产品。然而,由于该产品不符合现代农业要求的规模化生产的要求。在市场上从来没有大量出现过这款产品,也没有规模化的种植地,更没有相关品牌出现。一句话这种品类一点都不性感,人们仿佛默许了它的平凡。然而最近高达100多元一斤的黏大米,为何会受到年轻消费者如此热烈的追捧?带着这个问题,i黑马记者对粘大米项目的推动者刘达进行了专访。他给我们讲述了自己打造一款有粉丝,会让用户尖叫的农产品的方法。

以下为此次专访口述。


(收到“达哥拯救老味道”黏大米后的各种留言和晒单~)

我为什么要发起“达哥拯救老味道”这个活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工作,跟着媒体界元老艾丰做“中国质量万里行”活动。作为这次活动的参与者和亲历者,我接触了很多农业龙头企业,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产品质量才是农业企业核心的实力。

事实上,我十多年前就想做农业了。后来机缘巧合,与抚顺天农种业的合作,让我做农业的梦想变为现实。我们在抚顺清原基地种植的大米和玉米,全部都是由我们的合作公司研究培育出来的原种。原种的突出优势就在于口感好,但由于产量低,现在已经基本上被杂交种所取代。

现在我们的种子产量还不高,但是口感还保留着以前的味道。我们的大米原种“天丰121”,亩产只有200公斤,远低于普通大米500多公斤的亩产量。40年前的老味道玉米原种“天农28”,亩产量只有350公斤,而普通玉米可达650公斤。

我注意到,近些年来,一些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老味道物种,正在慢慢消退甚至消失。这几年做农业,我也接触到了一些特别好吃但却异常稀缺的老味道物种,像东北地区的黏大米、黏黄米、黏高粱……这些营养价值极高而又特别好吃的老味道,如果任其消失,将会成为我们这一代及子孙后代永远的一个憾事。

我希望通过发起这项活动,从老味道开始,从东北开始,有更多的个人和企业和我一起,加入到寻找老味道、分享老味道、拯救老味道的行动中来。同时,通过集中开发和保护,做育种研究,我们可以提升老味道物种的种植价值,让农民获得实实在在的收益,让他们愿意去种,并且让更多的人都能够买到和吃到这些珍贵的老味道。往小了说,这是一件为今人添口福的好事;往大了说,这是一件惠及子孙后代的善事。

新农产品要想卖得好,价值定位是关键

我们首批之所以选择黏大米这样一些黏字系列老味道产品,是基于这样一些考虑。

首先,黏大米的营养价值很高,口感非常好。生长于东北清原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中,纯净的水源、土壤和空气,吃起来香沁心脾、滋味绵长、口感绝佳,吃过的人评价,吃过此米,再无其他的米可入口。不仅如此,黏大米营养丰富,有极高的食用价值,为温补强壮、排毒养颜佳品,《本草纲目》将其功效归为四种:温脾胃,止腹泻,缩小便,收自汗。东北老百姓过年吃的黏豆包就是这种食材做的。

其次,市场上这种大米非常稀少,几乎没有规模化种植的。在做黏大米前,我曾委托我的助手去收集全村农民种植的黏大米,结果一个村子的黏大米总量不到一百斤。

(创业家&i黑马:事实上东北现在这种黏大米越来越少了,这跟这种作物的特性有关:亩产只有二三百斤,只相当于普通大米产量的20%-30%;品种自身不抗倒伏不抗虫害,田间管理复杂,耕种费时费力;另外这种米稻壳也太厚了,出米率(把米从稻壳里打成米的概率)低,只有大约55%,一般的大米有大约77%的出米率;规模化种植黏大米并不划算,因为国家不提供保护价格收购;由于走传统渠道,粮太少,根本没有议价能力,在市场上的抗风险能力很低。这些原因都造成了农户不爱种这种大米。)

第三,市场上黏大米的品质差异很大。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者渴望吃到无公害、无污染、无残留、安全健康的粮食。大家不仅要吃得饱,也要吃得好。换言之,不是你在超市等渠道上摆满了你的产品,消费者就一定会买你的账。我们更多的时候吃的是健康,是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价值观。但是,眼下能够满足这些要求的农产品少之又少。

正是上述原因,我选择推进我的黏大米计划,作为“达哥拯救老味道” 行动的第一炮。我相信如果做好这些事情,我们不仅能生产出可口的黏大米,还能形成标准和销路,同时吸引更多的人和企业加入我们的合作种植,最终推动“拯救老味道”这一项目的发展。

高品质粮食拒绝订单农业

当我们的“拯救老味道”行动决定首批投身黏大米的种植后,我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生产,包括种子的选择、产地的选择、田间的管理,以及如何收割、加工、存储和运输等等一系列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我要思考如何在租赁农民的土地后,再进一步组织这部分农民帮助我们,按照我们的标准和要求进行生产。

为此,我们和当地的种业公司合作,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公司——清原天丰来负责产地的具体运营。为什么这么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吸取了过去人们做农业的失败教训。我有一位朋友,租了农民的土地,又包给农民来种植,自己呆在城里很少去田间,每年只负责花钱收购农产品和支付地租。他希望农民以有机方式种植,不施化肥和农药,但是结果发现,农民每年追求的是产量最大化,为此需要施加大量化肥和农药……

与这种订单式农业不同,我们采取的是包地种植的模式,以我们和当地种业公司成立的新公司进行本地化运作,亲自管理生产、加工、仓储和运输的每一个环节。我们租赁农民的土地,再组织农民来给我们种植,农民每天拿工资,产量的多少与工资完全没有关系。这样就保证了农民能够完全按照我们的标准和要求进行种植。

(创业家&i黑马:农村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一书中阐述了他对中国农村独特的乡村运作方式的理解。他深刻地指出:农村是一个真正的熟人社会。因此创业者在农村做农业项目,一定要和常驻农村的经济体合作。此前,我们报道的韭菜哥为什么能在家乡成功运作韭菜项目,也和他是柴家村人有密切关系。)

做新农业要把握好成本和品质的统一

新农业天然成本就比传统农业高,所以,你再怎么控制成本,都不会比农民更省钱。对于农民来说,农业生产中的两大成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个是土地,一个是人力。而我租用土地和人工都是需要成本的。但是为什么新农业还有价值,甚至在细分市场、长尾市场更有竞争力呢?因为新农业的运作逻辑和传统农业的运作逻辑不同,传统农业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为了增加产量,节约成本。而新农业追求的是农产品价值最大化,即以客户的价值为中心,实现用户的价值最大化。

因此,我们不怕高成本,只要市场有用户认可这种价值,我们付出的成本都是值得的。当然这不是说不要成本控制,而是说合理设计自己的生产环节是保证品质的关键,即实现新农业成本和品质的统一。

很多的新农业创业者总把重心放在营销环节,其实产品和质量才是关键。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对我们的实际种植做一些规划。

首先,我们选择自然生态条件极佳的地方进行生产。我们在清原一个叫夏家堡的小镇,在靠近源头水源地的山根底下,包下山泉水灌溉的连片田种植水稻。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66.7%,有很多珍贵的“草炭土”分布。这种土地上种出来的大米,颗粒饱满,味道甘甜,富含水分,营养丰富。虽然好地的地租会贵很多,但是种出来的东西附加值是很高的,我们和消费者都会乐意接受。

其次,我们坚决不用化肥,而坚持用农家肥。为了在这片纯净的土地上种出真正放心的健康粮食,我们坚持从头到尾不用化肥,而用农家有机肥。每年开春的时候,大量鸡粪被拉来肥田。我们雇当地老乡的拖拉机,成麻袋成麻袋地送进地里,用铁锹扬到地里晾晒10天,然后才能深耕翻到地里。因为耕作在山根底下的上风向,而这个村子在下风向,所以在这10天里,整个村子里都是臭的,老乡们不得不天天闻恶臭。说实话我们感到很不忍心,但是为了真正的有机农产品的种植,我们必须要这样做。老乡们知道我们种的是“粮”心,特别理解和支持我们。

第三,我们采用严格的检测标准,坚持为客户提供最好的品质。我们所有的产品,每年都要经过国际著名检测机构——瑞士SGS对农残的安全检测。今年列入拯救计划的东北黏大米,同样经过SGS检测,全部198项农残无一超标。我们欢迎任何机构和个人进行复检,并且将检测结果发送给我们,如果发现有任何不实,我愿意无条件撤回所有农产品,赔偿全部损失。

(创业家&i黑马:所谓SGS即瑞士通用公证行,是全球领先的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机构,是全球公认的质量和诚信基准。此前,台湾食品公司深受塑化剂丑闻影响,为了扭转行业形象,台湾地区政商两界积极推动引入这套标准,重塑消费者信心。)

第四,加大基础设施的投入。我之前就说过,黏大米的脱水期很长,产量一大,到时间无法脱水就可能坏死霉变。而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需要为这一种农产品建设专门的脱水仓库。而农民一般根本没有这个意识或者本钱来做。当然,像这样的投入还有很多。

最大的精准营销是价值观营销

我做“达哥拯救老味道”活动,就是希望通过黏大米等老味道产品的成功,让别人复制我的模式,把更多濒临灭绝的“老味道”找回来,甚至加入我打造的“达哥拯救老味道”平台,一起去统和线下的优质稀缺农产品资源。

因此,我觉得我的这种农产品的销售,靠硬广什么的作用极其有限。我认为最大的精准营销,就是价值观的营销。因此,哪里有愿意接受新鲜事物,愿意承受全新价值观冲击的用户,哪里就是我们的合作平台。

针对自己产品的特点,我们找准平台开始做第一波营销。

当时,有人向我推荐了你们的黑马企业追梦网。追梦网正在谋求转型成为农产品发布平台,我和他的创始人一拍即合。我发现这个网站的用户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并愿意支持和鼓励别人的梦想,对新事物不排斥、有热情,愿意分享和沟通。

因此,我们决定用产品赞助这个网站。追梦网的用户在“赞助”完别人的梦想后,会得到我们提供的“达哥拯救老味道”黏米作为鼓励,市场价格100多块钱一斤,因为品质好,且免费赠送试吃,受到了年轻人的好评。正值春节前夕,我们趁热打铁,又在追梦网上推出了“达哥拯救老味道”年货抢购活动,网上订购非常踊跃。

这之后,我们再利用微信和微博进行营销,有了一定的用户基础后,就形成了良性循环。我们再做这种社会化媒体营销时,效果就更好了,用户更愿意和我们进行互动了。

我们的最终目标,把“达哥拯救老味道”做成一个公益平台

通过这些努力,可以说,把我做记者时的人脉重新激活了。朋友们信任我,尤其对于我的“达哥拯救老味道”充满兴趣。他们纷纷向周围的人推荐我的产品,作为送给家人和朋友的健康礼物。如今,我们在和企业的合作中,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不少企业采购我们的产品来做福利。

从开始做农业以来,这几年,我每年都拿出产品的60%送给自己的朋友和用户品尝,到目前为止,送出了1万5千箱、价值约300万元的粮食产品,收获了非常好的口碑和用户体验,也兑现了自己做良心农业的责任和承诺。

黏大米只是一个开始。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老味道公益平台,发动更多的人寻找、发现、分享、拯救全国各地优质稀缺的老味道食材。我希望人人都能成为“达哥”,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可以参与到这场拯救老味道的公益行动中来。现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联系我们,朋友们出资我们做种植的管理,合力把这些“老味道”品种保留下来。


解决问题,从发现问题开始,黑马新农业研究小组呼叫你。欢迎各地的新农业创业者参与到我们的新农业QQ群(群号: 346148612  173225340),大家一起来研究,一起来发现。

粘大米 老味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