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泉口述:创业不是玩票,我开餐厅三个月就能赚钱
陈妮 李阳林 陈妮 李阳林

任泉口述:创业不是玩票,我开餐厅三个月就能赚钱

i黑马认识的任泉,学的是表演,也曾是当红“内地四小生”之一,但他却有点“不务正业”。从上戏毕业后,他就向李冰冰等好友借了几万块钱开始开餐厅,没想到开张3个月就赚钱了,后来开成了连锁,名字叫“蜀地传说”。他有厨师资格证,还去上了长江商学院,几个餐厅品牌和7部影视投资稳赚不赔,年底又将高调推出餐厅新品牌。他的投资理念和生意经是怎样的?这位自称平庸没个性,却时时展露冷静理性商业头脑的明星有没有走捷径?

i黑马认识的任泉,学的是表演,也曾是当红“内地四小生”之一,但他却有点“不务正业”。从上戏毕业后,他就向李冰冰等好友借了几万块钱开始开餐厅,没想到开张3个月就赚钱了,后来开成了连锁,名字叫“蜀地传说”。他有厨师资格证,还去上了长江商学院,几个餐厅品牌和7部影视投资稳赚不赔,年底又将高调推出餐厅新品牌。他的投资理念和生意经是怎样的?这位自称平庸没个性,却时时展露冷静理性商业头脑的明星有没有走捷径?


一、 创业不是当明星,数字代表结果

创业和当明星不一样。你的尖叫是一瞬间的,创业的过程,或者说创业给你带来的这种却是持久性的。我早已经感受过了镁光灯下的那种感受。每个人喜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对人生的理解也不一样,我对人生的理解就是我要尝试,我要体会,体验。

很早就体验过做演员的这种台前幕后的这种感受,我也很享受那种感觉。但是创业不一样,创业是要锻炼你的胆识,是要不停的督促你敏锐的眼光,让你的每天大脑不停地运转。创业带给你的是让你有成就感,兴趣是实实在在的,甚至有时候数字能代表你的结果。做演员是不同的领域。我觉得这两个领域给我的都是不一样的,永远是新鲜的。

有时候创业的那种悲凉必须是你自己要承担的,我也有过压力的时候,08年的时候投资也过猛,突然间遇到经济危机,餐饮项目受到很大的冲击。加上奥运会,我认为政府性的不专业指导,对我,对我的企业影响很大,甚至做演员都没有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我不知道我跟谁分享,不是说我没有朋友,那个东西你跟朋友分享,朋友说你别做了,我觉得很难。有的时候不是企业家对什么事情都有明晰的判断,也有盲区,有很多东西不懂的,但是就是必须你自己去纠结挣扎,做不做怎么做,做不好怎么办,自己在那不专业的论证,当然有时候朋友会给你一个提醒你会转机,但是所有的选择是你自己要判断的。

二、 投资项目先想着会赔多少钱

除了演员,我的另外一个身份也接触投资行业比较多。

比如有一个地产的项目我很感兴趣,也想过有没有必要去尝试一下,也做了一些功课,但是做功课当中你发现,做这个事情给你带来的身心压力,需要花3年的时间去摆平,如果已经预知到这些问题,我会放弃。虽然这个事情会赚很多钱,但是我会觉得这事不是我做的,或者说我没有能力。其实我也有能力,但我没有准备好,会觉得中途我可能会坚持不下来。

所以说,如果这个事情做完之后我可能会觉得身心憔悴,这不是我要做这个事的目的。可能最后物质上的回报会很多,但是这事的经历可能会是痛苦的,我会选择放弃这样的投资项目。

创业的人有的时候是勇敢的超前的,或者说他对事物的判断有他自己独特的不是正常人能感受到的。他很成功了可能还冒险,跟这种风险去较量的时候是一种愉悦。

可能公司好的业务都比较平稳,但我会去开拓新的业务,任何投资对我来讲都是有风险的,而且风险很大。很多人投资都没有风险意识,所以每投一个项目我都先想着,这个项目能赔多少钱,赚多少钱其实想的倒不多。

你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能把你这个人另外的潜能开发出来,这个乐趣不单纯是用一个常人来讲你成功了被别人认可的一种乐趣,而对自己来说你还有价值,我觉得自己肯定自己价值是我人生当中很重要的,而不是别人肯定的。因为做一个演员这种外界肯定的东西可能比企业家多得多,企业家做一个事情可能没那么多人拥宠,会去簇拥你肯定你。这种肯定我已经感受过了,我不需要,我做事更需要团队之间的这种肯定,我们在一起判断一个事物,最后我们如愿以偿,是我们之前论证的通过我们的努力达到了,在我的人生经历中,这种愉悦感会比外界的肯定还重要。

(i黑马注:虽然任泉身兼演员、餐饮/影视老板、股东等数重身份于一身,可谓将人生和生意都进行理性地分散投资,但冷静精明的他尽量投资与自身经验、兴趣相关的熟悉领域,并对付出与收益做好充分的考察评估,并非不加判断地投资任何赚钱的项目。而商业投资带给他的挑战和自我肯定,是从演艺圈得不到的)。

三、 重新挖掘大众化餐馆的品牌力

1. 定位永远不要孤芳自赏(/如何定位一家无压力的特色餐馆)

其实不是一家餐馆,在我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对手。我的对手是什么?其实就是吃饭的人。他们想干什么,什么心态,先分析对方需求什么。为什么很多人和我合作相对很愉悦没有问题,就是我先研究你跟我合作你要什么,能不能达到,如果我达不到我不会跟你合作。

我的定位是根据自己的消费能力来定位自己的餐厅。开第一家餐厅时我就想,我们那个年代如果出去餐厅吃一顿饭,不是快餐,四个人出去小聚一下,每个人25块钱。在我这还能吃到特色,还有一个特定的环境,一锅鱼30几块钱,一个炒菜10几块钱,加上几瓶啤酒,差不多100块钱,我觉得很舒服。这是我当时做定位的思路。

我也算刚毕业就算小白领了,一是不浪费,而且还在这样有特色的朋友聚会的店里,那就定位在100块钱,我的第一家餐厅就这样。所以一开起来生意就很好,很多人都认可。现在餐厅面向年轻人、白领,但不是时尚,绝不走奢华路线。餐厅是一个非常大众的,有环境,有特色,然后不贵,来消费还没有压力。就这样人均定价100块,可以在餐厅里面吃出我的服务我的风格。

我个人从来不会孤芳自赏,用我的消费标准去强加于你,所有的其他投资都要站在一个大众的角度,所以我喜欢看社会新闻,包括微博也好电视也好,因为你要了解大众现在的生活状态,在想什么,他有什么能力。

2. 再小的东西也能做出大品牌

现在餐馆有5、6家,可能年底要做一个全新的品牌。

毕竟做了这么多年,做餐饮的习惯还有这个领域,已经和我有很大的关系了,不单单指我做这个公司创造多少价值或利润。因为很多人说去泉哥那吃饭,就变得像来我家做客一样。

其实做餐厅是我无心插柳的一个概念,也未必有战略意识。我当时也没想过要把它做大。当时那种创业和现在这种创业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时的创业只是衣食温饱,通过小生意能让生活更稳定。一开始大学刚毕业,我开一个餐厅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根本没想到那个餐厅从上海能够开到北京,然后开到各地能把它扩大。但是从第一家稳定之后,第二家我想开到北京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创业的东西,我想把它变大。等到这3年,已经过了十几年,它已经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品牌了。

我最近几年注意力真的不在餐饮这块,我也没有觉得它有价值。等到这两年在商学院读书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个品牌,我会重新要把它拾起来去做大,把它做得更有影响力,所以今天就有了新的计划。

(i黑马注:任泉透露年底要诞生一个新的餐饮大品牌,和以前低调风格不同,这次是一个 “让大家去意识一夜之间能知道一个新的品牌”。出于保密,任泉称年底才能提供细节。这让小编充满期待和想象。)

四、 投资创业都更相信专业的力量

所有的对我来说都是很难的,餐厅也好影视也好,或者其都要专业,我们自己培养了一个相对专业的团队。随着这个时代对各种各样新事物的新概念都不一样,今年我们就要重新去再找重新的血液,再找更专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团队。

我做事一直觉得专业很重要。除了老板有一个比较好的理念之外,能帮你去实施,更需要人帮你去完成你的想法。你要考虑自己有没有能力去组织能帮你完成或者去执行的这样一个团队。我一直在寻找包括电视剧,我觉得于正做得很专业,我就把电视剧放到他的团队,现在我更相信专业,做什么事其实老板不一定会做,我有很多事情也不会做,我不会炒菜,其实管理我也不懂。

(i黑马注:任泉不仅要求团队具有高专业度,他在创业同时也在为自己充电、提升经营管理与投资理念的专业度。2011年,任泉加入长江商学院2011春季班就读EMBA,通过对管理理论的系统学习及与成功企业家的交流,华丽转身。)

长江商学院让我对投资有新的概念,它让我对市场、企业家和创业家有不同的认识,这些企业家创业家都是我的同学,这几年对我的意识影响很大。比如我餐厅的品牌今年有一个很大的变革,战略上的改变,这就是商学院给我带来很质的改变,第二点,他让我知道一个企业一个品牌,不是简单的意义上的给你创造一个具体的价值,他是无形的,无形的影响力的价值,这我以前是不知道的,我没有把品牌价值的潜在挖尽,或者没有意识。

五、 投资7部电影全赚靠什么

(i黑马注:任泉投资的项目聚焦在熟悉领域,青睐并重视合作团队的专业度,具备生意风险意识,这些似乎都证明他是个精明的商人、谨慎的创业者,而他却认为在自己的投资中,感性的价值大于理性地价值。投资7部电影全赚的战绩,真的是感性的结果吗?)

我不是一个理性的人,我在做很多判断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感性真的大于我的理性,对一个项目我会很快判断,不会像别人理性的研究5天,这是我的缺点。但是我觉得我的感性可能大于理性的判断的价值,我感性的那一瞬间价值很大,比如两个项目,我就按这个做他会很好,但是理性分析一星期,这个项目做的不一定比那个好。

投资电影,感性决策居多。当然你要有一个基本的理性分析,不能完全冲动。这个理性的分析是多年的经验,但是还是感性的判断比较多。创业家相对来讲要有一个感性在先,然后再去理性的分析。有的时候创业需要感性,需要冲动,如果都不冲动的话,这个事情都分析得天衣无缝,不用你分析谁都会去做了。除了风险分析之外还得有一个感性体验,你要创业的话要培养这方面的意识。

最近有两个项目,我一听就觉得这事情我做了,因为感性觉得这个电影名字非常有价值。叫《艳遇》,它不一定是那种片,但是商业片我觉得这个特别有市场,名字就很让我想做这个项目。其实我的剧本就简单的一个剧情,也没再去问发行公司,再去论证探讨,这个名字就让我热血沸腾。

当然也有一听一个电影名字就觉得没戏的例子。去年我拍个电影叫女蛹,我也直言不讳的说,我觉得那个电影拍得非常棒,但我就觉得这个名字,从开始接剧本到拍到后来我一直跟导演说这名字真的不行,但导演很坚持,我觉得这个电影的品质口碑和它的票房是不成正比的,这就是我和导演之间的冲撞。你没有冲动,你名字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你没有期待感,没有想象感。所以我觉得一个电影的片名很重要。这电影不是我的项目,我演的,但不是我投资的,要我早就把这个名字换了。

六、 玩票的人不要来学开餐厅

我觉得创业者也不是天生的,但是这种勇气和魄力,我身边的人,演员也好各行各业也好,讲创业分享,我从来不会怕他们的分享,但我觉得他们都没有勇气。一般人都差了那么一点。

圈里面开餐厅的基本都交流过,我是打击了一票人,我先问他你为什么开餐厅,想赚钱那你别开了,因为我觉得开餐厅赚钱很难。你说玩,那你去玩,但是玩可能就得持续一年半年。如果你说我要把它当成一个事做,我会问具备这个条件吗?谁帮你去管?有家人吗?刚开始肯定要有家人帮你去掌控这事?没有。那有专业的团队吗?好像谁推荐了一个。OK,这我觉得都是不靠谱的事,几点不行我觉得你别做了,我会劝你不做。

虽然这么耸人听闻去劝人,但其实我的餐厅都赚钱的,不是两三年后才赚钱,而是开张三个月后就赚钱了。

因为我说你自己能做吗,他说自己不能,但我一家餐厅都是我亲力亲为的,我天天在那盯着你能吗,三个月可以吗,定价定菜单买这个杯。我店里面很有特色,因为是一个没有规矩的餐厅,没有统一LOGO什么的。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是,骑着自行车,我喜欢那种原先板车推的那种瓷盘子,很漂亮的一个两个的不同的。我看到一个花杯子特别好,他就不够,只有10个,我说这星期你必须给我捞150个,他就很开心一下可以卖150个,他就去找。同样的盘子也给我找20个,他就去各地。都是这样我在街上去找那些人。

(i黑马注:任泉开餐厅3个月就赚,亲力亲为,十足的创始人心态,时至今日发展壮大,营收达到餐饮业中上游水平,业务繁忙到自己每天平均要开3个会。圈子里很多人找他取经却常被他打击。但他自称当制片人和开餐厅不完全一样,是一种失败案例积累后的逆袭。“我之前作为演员,我看得太多了,成功的失败的,只有很多失败的例子你去借鉴,你才有机会成功,看成功的案例你不会成功的”。)

聪明的企业家是走捷径的。因为聪明的人会觉得你失败了我不要那么做我要这么做,有一些不聪明的人觉得不行,他那么做我那么做就可以,有一些规律就是一个坑,要不你跳过去,要不就卡个跟头的,聪明的人绕着走,不聪明的人固执。所谓的捷径是这个概念。


任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