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Outbox创新公司之死:给创业者血淋淋的教训
王钟婉 王钟婉

【小败局】Outbox创新公司之死:给创业者血淋淋的教训

去年三月参加SXSW时,在Outbox的德州奥斯丁总部,见到了满怀梦想,想改变传统邮件产业的共同创办人艾文贝尔(Evan Baehr)。 不到一年后,却突然收到他的邮件,表示Outbox将正式吹响熄灯号,原因在于即便有再多的热情,但Outbox始终找不到适合这个产品的市场。

去年三月参加SXSW时,在Outbox的德州奥斯丁总部,见到了满怀梦想,想改变传统邮件产业的共同创办人艾文贝尔(Evan Baehr)。 不到一年后,却突然收到他的邮件,表示Outbox将正式吹响熄灯号,原因在于即便有再多的热情,但Outbox始终找不到适合这个产品的市场。


Outbox 的想法很简单。一个月五美元,你可以在网上注册一个Outbox的帐户,然后Outbox的员工会到你家收信,将这些信拿回Outbox总部,开信、扫 描,然后用户就可以上网看这些信件。这么做,艾文贝尔表示用户可以取消订阅固定收到的垃圾邮件,同时还可以要求将某些实体信件递送到你的住址。


        艾文贝尔认为,藉由所有邮件电子化,如果他们能够找到足够的用户,许多银行就会主动跟他们联系,提供电子帐单的服务。(虽然现在几乎每间发卡银行都已经提供自己的电子帐单)


       抱薪救火种下恶果


       效 率低落与官僚气息充斥,导致美国民众心目中的邮政系统评价相当低。有次从亚马逊网 上订的一本书透过美国邮政USPS寄出,结果寄丢了。邮局网站上只有一个免费电话,写了投诉信也毫无用处,只说信件已经投递成功。用户得到自己住址所在的 邮局去询问当地派信中心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只能代为传话给负责发信的邮递员,包裹上本应追踪去向的条码形同虚设,打了一周的电话,完全没有下落。最后一怒 之下,写信跟亚马逊说东西寄丢了。亚马逊二话不说,隔天立刻重新寄出包裹,并且附上一封道歉信。


       对于这个亏损连连、为人诟病的邮政系统,Outbox不是想要颠覆它,而是想在这个系统上添加服务。一般在国内的平信需要三到四天才能寄达。如果用了Outbox的服务,由于一周只收三天信,可能要花上四到五天的时间才能看到自己的邮件。


       Outbox 不是重新塑造邮件服务,而是让原本没有效率的邮件服务更复杂化。它们宣称,藉由将实体邮件电子化,可以让你更有效率的管理帐单。然而,用户收到的并不是可 以直接上网付款的电子帐单,而是实际帐单的图片,而且用户还得登入Outbox的网站或是应用程序才能看到。


       理想很美,现实很残酷。


       Outbox宣称,直到最后,Outbox有超过两千名用户,全美有超过两万五千人加入等候名单,用户取消订阅了超过100万个垃圾邮件发信人,扫描了超过150万页,并递送超过25万个邮件包裹。Outbox还说自己回收的纸张高达30吨,足够覆盖86个美式足球场。


       在 邮件中,两名创办人感性地表示,一度Outbox受到许多媒体的注意。似乎好像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这间小小的公司,曾经在路上看过邮箱造型的送信车,或在媒 体上看到有关Outbox的报道。在他们聘请第三方所做的全国调查中,他们发现全国有10.1%的人曾经听过这间公司,即便他们只在德州奥斯丁与旧金山服 务大约2000名用户。


       数字不会说谎


       然 而名气大对这间创业公司并没有带来多大好处,甚至可以说是自掘坟墓的开端。在去年六月筹募了五百万美元的资金后,他们决定扩大服务群众,并将正在等候名单 上的4000名旧金山居民当做下金蛋的鹅。Outbox的算盘是这样的,如果能够成功吸引当中的多数人,并扩大营销规模,同时估计成功招募一个用户的开支 大约在20美元,他们认为如果能够控制在这个金额,那么这样的商业模式应该可以接受。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向等候名单上的用户进行更密集的电邮调查后,只有不到一成的人接受这个价格。当Outbox团队试图将招揽用户的范围扩大到等候名单之外,却找不到可以复制并且够大的招募渠道。在衡量过所有必须花费的开之后,发现获得每名新用户的开支竟高达50美元。


       在市场营销无法有所突破的同时,现有用户的分散程度又没有变化,让Outbox团队必须花上比预期高两倍的开销来服务客户。他们算过,即使在最密集的收发信件路程上,也比盈亏打平的目标高出两成。


       知道何时该放手


       对于创新企业,很难知道何时该放手。的确,对于多数的创新企业来说,本质上就是要克服各种不可能的任务,对Outbox来说,他们认为自己打造的团队正是克服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即便有再多的热情,找不到适合这个产品的市场,这个终极挑战注定是失败的命运。艾文表示,在做出沉痛决定的最后几个月里,他们终于平静地接受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于过去的努力却得到这个令人伤心的结论,艾文贝尔也向创业人士分享了几个自己的深切体认:


       庞大、复杂的系统看起来似乎是愚公移山,但其实并非如此。这个系统也是由像你我一样的人慢慢打造出来的。


       大型政府机构与大公司最大的资产就是时间,但这点刚好是创新公司所极度缺乏的。你可能认为政府机构是完全、发了疯似的守旧与停滞不前;你错了—其实更糟。如果你不能找到一个能解决需求的硬件解决方案,自己动手打造它,其实没有那么难。


       满足用户的需求是耗时又困难的事情,但非常值得。生命太短,你应该要努力追求你有热情的事情。


       Outbox 的两个创始人在努力了两年后,面对自己的失败,他们引用了作家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的一句名言,”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请赐给我能够平静接受的坦然;对于能够改变的现实,请赐给我去改变的勇气;最后,请赐给我能区别两者 的智慧。”

Outbox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