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哪八本书让张瑞敏2013年颇受启发?
i黑马 i黑马

是哪八本书让张瑞敏2013年颇受启发?

张瑞敏爱读书是出了名的,基本上以每周两本的速度读书。他偏爱经济、管理、科技前沿和历史类图书。他的阅读习惯是,先粗览一遍,然后挑选有兴趣的章节进行细读。以下,是张瑞敏在不同场合提到的,2013年对他启发较大并且值得推荐的8本书。其解读文字均来自当时的录音整理。

张瑞敏爱读书是出了名的,基本上以每周两本的速度读书。他偏爱经济、管理、科技前沿和历史类图书。他的阅读习惯是,先粗览一遍,然后挑选有兴趣的章节进行细读。以下,是张瑞敏在不同场合提到的,2013年对他启发较大并且值得推荐的8本书。其解读文字均来自当时的录音整理。

1、《大繁荣》。

作者:埃德蒙·费尔普斯

翻译:余江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2013-9

【张瑞敏解读】费尔普斯是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的《大繁荣》说了很重要一个观念:大众参与的创新推进了大众的繁荣昌盛。什么意思呢?后面还有一句话,国家层面的繁荣昌盛得益于民众参与创新的热情。也就是说整个一个整体是不是繁荣兴盛,取决于整体当中的每一个人是不是能够去创新。所以这个我觉得很符合我们现在要求的。每个人都要创新,不是像过去的企业,我这个领导者制订了一个战略,别人都跟着走就行了,那个不可以。实际上是每个人创新,你看火车就是,过去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现在动车组是每一个车厢都有动力,所以说要怎么样体现人人都来创新。

但是他还提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创新的活力只能由正确的价值观来激发。人人都要创新,但是是不是人人创新就能创起来呢?还要有活力,这个活力不是今天有了明天一定会有,它经常会熄灭下去,所以要不断的激发它。靠什么呢?靠不变的一个东西,就是价值观,有没有正确的价值观。现在包括我们说的人单合一、用户全流程体验、平台化整合资源,这都是我们正确价值观的一部分。

(来自张在2013年12月26日海尔创业29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

2、《反脆弱》。

作者: [美]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副标题: 学习从无序和不确定中获利

出版年: 2014-1

【张瑞敏解读】塔勒布原来有一本书很出名,叫《黑天鹅》,现在有一本新书叫《反脆弱》。他说所有的脆弱和反脆弱的区别,就是脆弱性都是不喜欢变革,不喜欢变化,不喜欢随机性,不喜欢波动,而喜欢安逸。所以他说所有复杂的、精密的机制都是脆弱的。那好了,所有科层制的企业都是脆弱的,因为你里头弄的太精密了,完全没有考虑到外界的变化,当外界有变化的时候,肯定有的时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柯达当时快不行的时候,外界媒体就有一个评价,说它是"活着的死人",虽然现在没死,但是已经不行了。所谓的反脆弱,就是不是脆弱性的就一定是喜欢变革的、拥抱变革的,所有的反脆弱能够发展起来,都是在混乱中成长。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去面对市场,表面上看是没有人管,没有领导,好像是混乱的,但是它是最能够抵御外部变化的。

这本书有一句话对我来讲印象最深刻:验证你是否活着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换句话说,如果在互联网时代你不喜欢变化,你是活着,也就相当于死了。当然我说的这个不是生理意义上,一个人退了休了,喜欢安逸的生活,每天非常安静,他是物理上的生活,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你是一个创业者的话,你不喜欢变化,你活着就等于死。所以我们通过管理无领导来说明的,每个人都要自主的去创业,否则的话你就没有生存的地位。

(来自张在2013年12月26日海尔创业29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

3、《轻足迹管理》。

作者: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ée)

中文版即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张瑞敏解读】《轻足迹管理》是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出的书。轻足迹的概念是由美国的宾夕法尼亚陆军学院首先提出来的,就是要形成一个轻足迹的组织。轻足迹的组织特点是什么呢?它一定是模块化,轻足迹的组织是由很多模块组成的,但是这些模块又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它是跨领域的,不是说一个模块就管着这些事,它要跨到很多领域。第二个特点,它是高度自治,也就是它有很大的自主权、决策权。这个我觉得是不是美国的军队现在发展的一个方向?不是说把三军分得很开,而是可以由信息化系统集成到一起,统一为了一个军事目标去负责,这个可以在战场当中瞬息万变的情况下,既不乱打仗又可以作出准确的决策。作为我们企业来讲,我们现在推进的像利共体、模块化,这些都是符合轻足迹概念的。

(来自张在2013年12月26日海尔创业29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

4、《当下的冲击》

作者: [美] 道格拉斯·洛西科夫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副标题: 当数字化时代来临,一切突然发生

译者: 孙浩 赵晖

【内容简介】“如果说20世纪末的一大特征可被归结为‘未来主义’,那么21世纪的特征就该被定义为‘当下主义’。”

信息过载和碎片化的“当下的冲击”正在吞噬着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焦虑万分。微博、微信、电子邮件把我们的时空压缩到了网络中,我们在逐渐失去感知传统叙事的能力。

屡获殊荣的社会理论家道格拉斯·洛西科夫解释道,这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时刻,不过我们似乎来不及活在当下。相反的,我们仿佛僵住了一样,在一种永远在线、现场直播的现实中手足无措,而我们人类的身体或思维都不可能真的寄存于这种现实之中。这种挫败,也给我们生活的各个层面带来重大影响——这就是当下的冲击。

无论作为个人还是群体,我们都有选择的机会。我们既可以在信息的狂轰滥炸下奋力前行,进行一场永不停止的追逐游戏。抑或我们可以选择活在当下:更多地进行眼神交流,而非互发短信;注重质量而非速度;欣然接受人类与生俱来的怪癖,而不是试图用数字化的完美性取而代之。拉什科夫为所有想要超越虚假当下的人带来了希望。

《当下的冲击》一书将最大程度地刺激你的大脑神经,它告诉我们,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意义堪比工业革命的重大转变,企业只有洞悉大趋势,随势而变,才能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赢家;个人只有正视当下的冲击,才能在数字化浪潮里游刃有余。

(来自张瑞敏2013年10月份和访问海尔的媒体午餐时提及)

5、《失控》。

作者:凯文·凯利

翻译:东西文库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张瑞敏解读】凯文·凯利在《失控》这本书里说的,“均衡即死亡”,这个我觉得应该作为每个人的警示句。

均衡,过去传统时代的企业,他追求的就是要均衡。你比方说古典管理的三位先驱,泰勒、马克斯韦伯,还有一个就是法国的法约尔,法国的法约尔专门提出了企业内部管理的一些要素,但是基本的观点就是企业内部的职能部门,他必须要进行的工作是什么呢?就是一条,就是部门之间的再平衡。就是我使得这个部门,有的时候不平衡、不均衡了,我就一定让它平衡,一定让它均衡。

但是现在在互联网时代,外部的变化非常非常快,你内部均衡了,你内部静止了,那你就等死吧,这个时代一定会把你扔掉。

就是说把互联网时代作为一种混沌状态,所谓的混沌状态就一定有两点,第一它一定是动态的,第二它一定是非线性的。动态的,我一定不是均衡的,一定不是静止的。非线性的,我里面都是线性的那怎么去适应这个非线性呢?

那怎么去解决均衡即死亡呢?就像凯文·凯利书里说的,一定要做生态圈。通过我们不断的做并联平台的生态圈,使得我们这个企业可以生生不息。

《失控》,还有一个观点我觉得非常好,凡是网络都是没有边的,都是没有边界的,如果有边界它就不叫网。他里面讲到一个故事,说到天空中的飞鸟群,不会因为增加几只鸟而导致鸟群无法承载,因为这个鸟群是无边界的。现在我们说资源不能无障碍进入的就是有障碍,因为你人为给它设定了一个边界。所以,我们就要改变这种观念,包括我们第一个说的企业无边界。企业无边界其实就是网络无边界,你如果有边界,现在有些人就说,我怎么老是进入不行呢?我怎么有障碍呢?不是无障碍进入吗?那是你的责任,因为你人为的设定了一个边界,至少是隐形的边界。

(来自张瑞敏在2013年12月26日海尔创业29周年纪念大会、2014年1月16日海尔互联网创新交互大会上的演讲)

6、《决胜移动终端》

作者:查克·马丁

翻译:向坤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张瑞敏解读】美国人查克·马丁有一本《决胜移动终端》,这个《决胜移动终端》就是说消费者拥有指尖上的权力,他指头点到谁那就是谁。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PC互联网不一样,他说消费者不是“去购物”,而是“在购物”。所谓“去购物”,我到商场去了,我去购物,我到哪个地方去,这也很麻烦。但是现在我是“在购物”,我在车上也可以购物,我在家里也可以购物,我吃饭也可以购物,随时都可以。

所以消费者有这个权力,而你没有,那你怎么办呢?

所以你就要怎么样让消费者得到最好的体验?因此他说每一次购物的体验都有可能马上成为全球范围内实时的新闻直播。你看他说,你的购物体验,第一,有可能马上成为全球范围里,而且是新闻的实时直播。那你这个来了,他体验很好,马上全球就知道了,他体验的不好,马上全球也都知道了。那你不是像过去,你有意见我给你压下去,你压不下,没办法。

另外一个就是移动的趋势,把即时性变成了驱动力。即时性变成了驱动力,所以全流程的用户体验,你每时每刻都要和他接触,否则他随时都可以离你而去。有人说我这个有多少多少粉丝,是,你那个肯定是的,但是你今天有,明天可能暴涨,后天也可能一个也没有。

(来自张瑞敏在2014年1月16日海尔互联网创新交互大会上的演讲)

7、《体验经济》。

作者:约瑟夫·派恩、詹姆斯·吉尔摩

翻译:毕崇毅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张瑞敏解读】海尔要做到供应链无尺度。从企业为中心变成用户为中心,可以以美国人派恩和吉尔摩的《体验经济》来说明一下。派恩还写了一本书很有名,叫《湿经济》。体验经济其实就是说现在进到体验经济阶段。人类社会发展第一个阶段就是农业经济,可能几千年了,而且中国可能农业经济在全世界最厉害。第二个阶段就是工业经济,可能二百年,那是英国发起的。第三个阶段就是服务经济,服务经济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没有赶上工业经济,也没有赶上服务经济,为什么呢?因为服务经济的前提是以工业经济为基础。

现在进化到的是体验经济,体验经济是什么呢?他里头有句话说得很清楚,体验营造的目的不是要娱乐顾客,而是要吸引顾客参与。娱乐顾客是什么意思呢?说通俗一点就是忽悠,促销就是娱乐,你所有做的那些事,打价格战,那都是娱乐顾客。但是体验经济营造的目的不是娱乐顾客,而是叫顾客参与。说白了,体验经济就是顾客参与的经济,没有顾客参与的不叫经济,我说的是全流程的参与。

后面还有句话说得挺好,商品是有形的,服务是无形的,但是体验经济是令人难忘的。其实这个很有意思,换个话说,如果是同样的商品、同样的服务,但是有的有体验,有的没体验,有体验的就一定有用户,没体验的就一定没用户。虽然大家的产品一样,就像他说的,商品是有形的,服务是无形的,有体验的一定会有市场,一定会有交互用户,但是没有体验的一定什么都没有。

(来自张在2013年12月26日海尔创业29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

8、《规模与范围》

作者: 小艾尔弗雷德·钱德勒、引野隆志(协助)

翻译:张逸人 等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内容简介】在这本书里,钱德勒从美、英、德三个主要工业强国各选取200家最大的工业企业,考察它们从1870年到1990年的动态发展。

他证明,是工商企业——通过其组织能力的发展——在美国、英国和德国的工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这个主题一反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后者把产出的增长源泉处理成生产要素或要素生产率的增长。

对钱德勒来说,使美国和德国超过英国的决定性因素,并不仅仅是物质资本投资率,也不只是政府、企业家个人品质或文化,而是支撑了“纵向一体化”大企业发展的专业管理和组织体系的发展。他所阐明的正是主流经济学的盲区:组织创新是“技术”进步的组成部分,而对生产、分配和销售中的管理系统和结构的投资是总资本形成的组成部分。

(来自张瑞敏近日和访问海尔的万科集团郁亮一行交流时提及)


书摘 观点 启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