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APP与红包:阿里vs腾讯的年末移动支付大战
i黑马 i黑马

打车APP与红包:阿里vs腾讯的年末移动支付大战

i黑马昨晚得到一个消息,一个多月前才2000万帐号绑定微信支付,因为年末推出嘀嘀打车,抢红包功能,微信支付的绑定量,刚刚超过了支付宝钱包,也就是超过了1亿。而春节过后,微信团队预计微信支付的量将会翻倍。

i黑马昨晚得到一个消息,一个多月前才2000万帐号绑定微信支付,因为年末推出嘀嘀打车,抢红包功能,微信支付的绑定量,刚刚超过了支付宝钱包,也就是超过了1亿。而春节过后,微信团队预计微信支付的量将会翻倍。


移动支付第一战:打车APP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我们公司正在和微信谈,以后你就可以用微信支付车费了。”1月27日,在腾讯的大本营深圳,一位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临近春节,腾讯和阿里却没有闲着,1月20日,获得腾讯投资的嘀嘀打车宣布追加2亿元预算请全国人民打车,21日,快的打车随后宣布与支付宝钱包联手再投5亿元请客打车。

嘀嘀打车的补贴方式是乘客减10元,每天3单,司机奖10元,每天5单;快的的补贴方式是乘客减10元,每天2单,司机奖15元,每天5单。在两大互联网巨头的遥控下,两家打车软件不相上下。

众所周知,出租车行业的电召市场利益关系盘根错节,打车APP的盈利模式尚未清晰,但缘何如此备受互联网巨头的青睐,让阿里、腾讯甘愿为此烧钱?

这背后则蕴藏着另一层逻辑:移动支付 借力高频标准化的应用,积累的车流、人流和信息流未来一定可以转化为清晰的盈利模式。

在移动支付方面,支付宝钱包和微信支付之间的战火已经四处蔓延。

打车APP的混战

打车市场目前的竞争格局究竟如何?易观国际对去年第三季度打车APP市场进行了监测,其发布的报告显示,快的打车的市场份额为41.8%,嘀嘀打车为39.1%。

但据快的提供的数据,快的打车在全国用户数已经达到2300万,每日订单量超过30万笔。而据嘀嘀提供的数据,嘀嘀打车在全国用户数已经达到3000万,每日订单量超过50万笔。嘀嘀打车似乎又超过快的。

在这个全新的市场上,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有两个寡头,但没有一个权威的数据能够说明白这两个寡头究竟谁上谁下,两者也都在你追我赶的过程中。嘀嘀打车CEO程维曾公开表示,2014年计划布局100个城市,每天提供100万次出行服务;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则预测,2014年快的打车业务量或将获得10倍的增长。

快的打车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做到现在,仅开拓了不到1%的市场份额。那么,照此逻辑测算,即便所有打车APP软件加在一起,也不过占领了2%~3%的市场空间。但是,想吞下剩余的市场,难度其实很大。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主要是通过与司机一对一的谈合作,较少与出租车公司或行业协会进行公对公的合作,这种缓慢的推进方式也缘于目前整个国内出租车行业落后的运营体制:在绝大多数城市,出租车公司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管理职能缺失,出租车司机更像是散兵游勇。

另外,出租车公司或者电调中心也相继开发了自己的打车系统,固守自己的山河,有些城市的监管甚至也会介入到打车的应用行业,出台规定强制统一在线打车APP,或建立统一的电召中心。

争夺高频标准化应用

一对一地谈合作,是一场漫长的攻坚战,但阿里和腾讯却甘愿为打车APP埋单。

据了解,阿里通过支付宝钱包和快的打车之间的合作始于去年5月,而在其前一个月,快的打车刚刚获得阿里的天使投资,据媒体报道,快的打车主动找到阿里,45分钟就把阿里搞定。去年11月,快的打车与另一家市场份额靠前的打车APP大黄蜂合并,阿里再次跟进投资1亿元。

腾讯则参与了嘀嘀打车B轮和C轮的融资,尤其是今年1月初的C轮融资,嘀嘀打车获得了1亿美元的投资,同一时间,嘀嘀打车宣布其客户端实现微信支付功能。

由此形成了“快的+阿里”、“嘀嘀+腾讯”的竞争格局。

据了解,通过支付宝钱包的打车模式是:支付宝帮助出租车司机把他的个人二维码打印出来,做成工牌,下车时,乘客需要拿着支付宝钱包扫一下,手机自动跳转到付款的页面,而钱到账后,司机会收到短信提示,司机再点一下,就立即转账到他的余额宝里。

在这个过程中,司机和乘客的联系仅是一个二维码。

通过微信平台打车,乘客在通过微信叫车的过程中已经获知司机的姓名和嘀嘀个人账户,结账时,乘客用微信支付给司机账户付钱,司机收到的钱是进入到其嘀嘀打车的账户,而不是微信支付的账户,当然也无法转账到他的理财通。

也就是说,嘀嘀打车和微信的合作并未打通微信内置的业务链,但司机和乘客从叫车的那一瞬间就是绑定的状态。

“打车是一个高频应用,而且是一个标准化的应用,其标准化程度比餐饮要高得多,比如说,我们打车的程序都是一样的,上车—计价—支付—下车,这非常适合移动支付在线下创造支付场景,同时,打车也离不开支付,只有打通了支付环节,才具有打车APP存在的意义。”上述快的打车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解释和支付宝的合作时如是说。

“我们要的就是支付使用习惯,通过对于打车软件的应用,令用户习惯支付宝钱包。”阿里一位相关负责人一句话概括了合作目的,而这,也正是微信支付的目的所在。

盈利模式的“圈人养钱”

尽管支付宝钱包和微信支付都在普及各自的移动支付习惯,但打车APP的盈利模式尚未清晰。

事实上,在打车这个过程中,无外乎两端可以实现收入,一个是司机端,一个是乘客端,但从目前来看,无论是从司机端收费,还是从乘客端收费,都不大现实,况且,为了进行市场推广,两家互联网巨头还需要对两端进行补贴。

但这个行业如此被看好一定有其内在逻辑,“只要是有应用,未来就有变现的空间,”一位支付行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当打车软件掌握了大量的车流、人流和信息流,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把社会上的闲散资源利用起来,盈利模式自然就出来了。

他举例说,掌握了车流以后,打车公司就可以做一些同城快递的业务;掌握了信息流后,就可以深入挖掘出租车司机的内在需求,给他定制来往机场的大单子,然后再从中抽成等。

“互联网就是这样,先应用,再去想盈利模式。而对于移动支付来说,线下有很多支付场景都可以用移动支付来替代,通过前期的烧钱把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慢慢培养起来,也会有很多东西可以做。”他说。

“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多收入的方式正在探讨之中,但目前还不方便对外说。”上述快的打车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嘀嘀打车内部人士也表示不方便透露盈利模式。“给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用户离不开你了,你就自然有钱赚了。”上述支付行业内人士说。

以正合以奇胜:微信红包,腾讯的支付“伏兵”

(来源:《商业价值》)

历时三个月开发,一天内引爆,微信红包不仅是个社交游戏,也将给财付通带来更长久的红利。从财付通团队投入的时间人力成本也能侧面反映出这款轻看似盈的产品背负着一个多大的棋局。

随着昨天微信5.2版本的发布,很多人的微信里瞬间被“红包”刷屏了。

微信红包迅速在微信中刷屏的背后是一个名为“新年红包”的公众账号,它由腾讯财付通推出。可以预计,随着大量年轻人回乡与亲人团聚,春节期间微信红包势必会更大范围的病毒式传播,腾讯几乎不花什么推广费用就注定将会引爆马年第一个全民话题,这个四两拨千斤的产品迅速被引爆的背后究竟做对了什么?

微信红包为何这么红?

首先它很方便。用户只需进入“新年红包”公众号,选择发几个红包、发放的金额,写好祝福语,通过微信支付,红包就包完了。接下来发红包时可以发到群里,也可以单独发给某个好友。当对方打开红包后,只需要关联微信的银行卡,领到的红包就会在一个工作日之后自动转账。

用户感受到的方便不仅体现在操作的步骤简化,还需要极强的产品团队深入拿捏用户心理。根据《商业价值》杂志从财付通内部了解,微信红包产品从3个月前开始规划,12月中旬开始内测,昨天才正式公测。在这三个月中,产品团队正在根据测试反馈不断做改进和优化,其花费的人力和精力已远远超过开设一个普通服务号。

例如,目前微信群中发红包最具趣味性的关键点是“抢”,“抢”本身会带来微信群的瞬间活跃并激发传播欲望。就在昨天,抢红包之前需要先写好祝福,然后才能开始抢,收集到用户反馈后,今天微信已经改为可以先抢红包再发祝福。

微信红包的第二个亮点在于游戏性。

推广产品一定要像马云推“来往”那种苦大仇深的方式吗?在今天的年轻人中,没有什么外在刺激比游戏化更能激发他们传播欲望的了,尤其是游戏化的过程中还加上了钱。

微信红包已经超出了红包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社交游戏。传统意义上的红包,怎么也得几百块钱,都是极为亲密的亲友之间的行为。这一特性甚至也延续在此前单纯支付工具的红包产品中,拿去年春节通过财付通发放的红包来说,单笔红包平均金额也有250元。

微信红包则完全不同。如果发放时用户就知道肯定会拿到多少红包,除了感谢很难有更多兴奋。微信红包的做法一个是让大家“抢”,另外则采用了随机算法。抢到红包的人红包中的金额有多有少、拉开档次,会让每一次红包的发放都能有炫耀、有懊恼、有话题,才会激发用户主动的分享和传播。

现实里地上有两块钱钢蹦儿都没人抢着拣,微信红包中也许只会拿到一元钱的红包,大家还是会抢得不亦乐乎,为什么?因为好玩。打开红包之前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有些小期待和兴奋,这个感觉有没有很熟悉?玩刮刮乐的时候不也是这种感觉嘛!

除了方便和游戏性,红包能够在微信平台上引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社交化。

虚拟红包的玩法并非微信首创,支付宝上就早已有之,但是微信具备一个难以复制的先天优势——强大的社交关系链,这是其他产品多大规模的装机量都无法取代的。例如,支付宝也是移动端,发红包体验也还算便捷,却没有能如微信红包这样引爆。除了产品的细节,根本还是社交关系链的高下:比较一下你在支付宝里有几个好友,在微信里有多少好友,以及打开微信与打开支付宝钱包的频率就很清楚了。这种社交性使得人人都是主动传播者,你的每一次打开或发微信红包都使它传播到更多人,让微信红包更火,也让微信的活跃度持续升温。

财付通的局

到了今天,应该已经没有多少人把微信红包只是看做一个服务号或者一个微信小游戏了,从财付通团队投入的时间人力成本也能侧面反映出这款轻看似盈的产品背负着一个多大的棋局。

大家也许早就见惯了诸如腾讯与阿里世纪大战的种种分析,分析的角度也许各异,但谁都绕不开其中最关键的支付大战,而在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竞赛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力量就是财付通。

自从微信5.0版本加入支付功能之后,早年被支付宝远远甩到后面的财付通迅速借助微信实现逆袭,它已经成为腾讯支付战略的基础和底层,直接威胁支付宝这一阿里的战略后方。如果说不久前微信理财通的发布让财付通拉近了与支付宝的差距,那么今年微信红包所掀起的“春节攻势”将很有可能扭转用户习惯的天平。

任何一款产品的引爆的背后都是用户需求的满足,春节时发红包是个刚需,这从去年互联网支付工具所公布的数据中就可以看出。2013年春节,通过支付宝发红包的单数超过164万笔,而财付通是20万个。

微信红包将会让这种格局发生逆转,因为需求的人群在迅速扩散。

从去年支付宝红包的数据中看出,懂得网上发红包的人以年轻人为主,80后占到58.8%,90后占到24.4%。从体量上看,支付宝从交易量到用支付宝发红包的规模都比微信支付高太多;然而微信最大的杀手锏就是关系链,通过社交关系链,微信将会让大量70后、60后、甚至50后加入到微信支付的阵营中,万事俱备,所欠的只是一个能够点燃关系链的产品。

这个引爆战局的产品就是微信红包。

春节不仅是每年中国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更是任何互联网产品沿着空间和人群两个维度病毒式扩散的绝佳时机。随着大量一二线年轻人回乡过年,在年轻人群中已经引爆的微信红包将会被带到三四线城市、被传播到他们的亲人、同学和长辈,如果这些几乎与互联网前沿脱节的用户能够通过红包开始使用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甚至会变成他们中很多人第一个接触到的手机支付方式),腾讯在支付的战略中吃下的将是一个无比巨大规模的增量用户,几乎不花营销成本,轻松将手机支付从年轻人推广到全民。

想要发红包或收红包,必须关联银行卡到微信,这看似小小的一步如果通过正面的广告或营销将会花费巨额预算也未必能收到成效,然而在微信红包面前,朋友的一句“给你发红包了,关联银行卡收下吧”会比任何广告都有杀伤力。

可以预见,春节期间这样的场景将出现在沿海到内地的诸多地方,众多土豪纷纷第一次学会将银行卡绑定微信,欢快地做着散财童子。阖家欢乐、其乐融融、腾讯则在偷乐——它轻轻松松地就抓住了用户习惯。

一场全民普及微信支付的浩大工程,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打车 红包 年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