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IPO门口的“野蛮人”
闫铮 闫铮

【酷评】IPO门口的“野蛮人”

IPO重启后,中国A股市场的秩序必定再次遭受更多新旧问题的挑战。而不少投资者中的有识之士也忍不住想问证监会领导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目标能否在新的一年真正落实,本文作者闫铮有自己的看法。i黑马分享此文,与大家一起研究学习。

IPO重启后,中国A股市场的秩序必定再次遭受更多新旧问题的挑战。而不少投资者中的有识之士也忍不住想问证监会领导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目标能否在新的一年真正落实,本文作者闫铮有自己的看法。i黑马分享此文,与大家一起研究学习。

正月里的北京年味十足,短暂的休市和亲人团聚的喜悦,让人淡忘了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股票市场,在那里有人收获了名利,但更多的人得到的是苦涩与失落。这里本就是资本的修罗场,如果你追寻的是公正,那你来错地方了。

几经波折而重启的IPO,门口像过往一样排满了逐利的“野蛮人”,他们借助市场的扭曲预期,极限化地利用现有规则,一次次以“博傻赢家”的身份出现。这究竟是机构太凶残,还是散户太淳朴,我深感疑惑。

关注A股市场已逾8年,所以在IPO停摆的一年时间里,我的生活总是若有所失。2013年11月底证监会宣布IPO重启,我与同事立刻开始筹谋IPO重启后的系列报道,解读新规,回顾历史,中西对比……

我感到有些惭愧。当我看到监管者的表态直指中国市场长期被诟病的“三高”与“借壳”问题时,我居然对市场的未来充满了希冀,我觉得至少以往的市场乱象会有所收敛。很遗憾,我天真了。

由于IPO停滞一年有余,我需要重温旧梦。 2013年12月中旬,我特地联系多家券商、基金,讨教IPO重启后的一些技术性问题。不难感受询价机构的兴奋,一种大战前夕的兴奋。面对他们,我标配的问题是,“会选择什么样的公司去参与网下询价?”,不少机构的回答是“都会参与”。

不挑食,不能证明这些公司营养均衡、身体健康,当然,也不能武断地给这些机构扣上“不理智”的帽子。恰恰相反,A股市场长期存在着爆炒新股的惯例,参与的机构有极大的概率,能够攫取超额收益,换言之,激情打新是机构在一个扭曲市场环境下,实习利益最大化的理智行为。

但有些机构被近在眼前的利益晃了眼,看不清红线甚至突破红线,那就不理智了。在IPO路演开始前,曾发生过一件戏剧性的事件,当时对“打新股”热情最高的不是股票型基金,而是债券基金。就在这帮被债市折磨了大半年的债基基金经理憋足了劲儿,想要扬眉吐气之际,证监会宣布禁止债基参与IPO网下申购,这无疑是晴天霹雳。天堂与地狱只在一线之间,债基基金经理的苦痛只有另一个债基基金经理能明白。

1月初,IPO路演陆续开始,每一次路演都是一次直面新闻当事人的机会,最忙碌的时候,我动员了七名同事与我共同在路演现场蹲点。路演的反馈与我们之前获得的信息大致相同,不过细节更加丰富。一位机构投资者的话,我至今印象深刻,“申购成功比以什么价格申购成功更重要。”在共十余篇的IPO系列报道中,我曾两次引用了这一句。

询价机构真正做到了知行合一、言行一致,他们是这样说的,也真的这样做了。而所谓成功申报的基础,依旧是高报价策略,其中或存在着联合哄抬报价的违规之举。证监会这时才意识到斗争形势的复杂性。1月10日凌晨,奥赛康宣布,暂缓新股发行。在这则公告披露前三个小时,我正与一位证监会的内部人士探讨奥赛康高发行市盈率、高老股转让比例问题。证监会对这一事件的关注程度,比我想象中要高,这位朋友一再向我打听各类人群对IPO现状的态度和改进意见。那一天,证监会通宵达旦,这种状态持续到周末。证监会成了拼命三郎,于是,关注IPO话题的媒体人集体夤夜赶考,习惯了在非工作时间盯着证监会的官方网站、微博。

这种工作模式,一有损身体健康,二不利于家庭和睦。我因此,成了“家里最可恨的人”与单位里“红眼航班”,就在我需要用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来进行读书式治疗时,证监会在1月16日恢复了“从容”,此前一晚,它发布了截至目前为止最后一则深夜公告。

披星戴月的证监会,终于对“野蛮人”动刀了。共44家询价机构和13家承销商被列入抽查对象,实际上诸多没列入名单的机构也成为了抽查对象。一位朋友在电话中向我诉苦,“这能叫抽查?这明明是普查!”

这次抽查的背景据说非常吊诡,我曾在腾讯财经的财经眼文章中讲述过,据可靠消息来源,在1月上旬,IPO的乱象令高层不快,肖主席承担了巨大压力,压力传导机制正式启动,于是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动作。

我从多个金融机构处得知,证监会此次有针对性的稽查,确是因为行业问题严重,询价阶段的违规信批、价格联盟等,成了行业内心知肚明的潜规则;更有甚者虚报离谱高价,误导其他投资者跟随,并在最终定价时,由已结成联盟的承销商剔除报价,导致跟随者成本上升。

1月下旬的“精彩“与上旬不遑多让。新股上市首日,“野蛮人们”利用规则,仅使用数笔交易就把新股股价推高到当日上限的情况,比比皆是。尽管监管高压紧紧相随,但压抑太久的机构需要一场投机、炒作的盛宴,来填补他们空虚已久的荷包。

经历了一年多的停滞,大张旗鼓的新规制定,如若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又被打回原形,那么,这样的轮回,一定令人沮丧。

一直以来,A股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较低,饱受诟病。如今证监会的稽查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涉嫌违法违规的机构投资者是否会承受雷霆之怒,很快就要见分晓。杀伐力度与精确度是稽查的关键所在,它的最终结果势必会影响2014年中国资本市场走向和市场主体的行为。2014年开年以来,证监会主席肖钢在多个场合表态“保护中小投资”,但我们也知道,引导野蛮人变成文明人,并非朝夕之功。2014年,我们希望看到肖主席的力量与智慧。


ipo 资本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