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孔雀商道”:深创投幕后推手 一年净利1400万
楚天金报 楚天金报

杨丽萍“孔雀商道”:深创投幕后推手 一年净利1400万

迈往56岁的“孔雀女神”杨丽萍,有了新的舞台。这位在舞台上坚持了40年的民族舞蹈艺术家,i黑马肃然起敬。在本应知天命的年纪,没有选择坐吃“皇粮”,而是率领族人传承创作民族舞蹈,并决心一闯资本市场。2013年

迈往56岁的“孔雀女神”杨丽萍,有了新的舞台。

这位在舞台上坚持了40年的民族舞蹈艺术家,i黑马肃然起敬。在本应知天命的年纪,没有选择坐吃“皇粮”,而是率领族人传承创作民族舞蹈,并决心一闯资本市场。

2013年12月23日晚间,*ST天龙(600234)一纸重组公告,将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借壳上市的计划曝光。

2012年,杨丽萍公司接受深创投以3000万入股30%,并表示将在2015年创业板IPO。

为何突然改变上市路线,转向借壳?据悉,杨丽萍公司今年主打的舞剧《孔雀》加大了市场推广,收益不俗。该公司预计今年净利润将增加40%至1400万元,这也是提前实现其A股计划的重要砝码。

撤资 逼出“两条腿走路”

在《孔雀》的宣传册中杨丽萍简介部分,只字未提她在西双版纳歌舞团和中央民族歌舞团的那20多年经历。那一段经历并不让她骄傲。作为一个舞者,真正让她感到自由自在的日子是从她离开中央院团回到云南开始的。也是从那以后,她的艺术与商业实现了对接。

2001年,云南旅游舞蹈团负责人王红云和朋友找到杨丽萍,请她编一台旅游题材的歌舞剧。15个月里,杨丽萍几乎走遍云南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山寨采风,决意用舞蹈来展示云南之美,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

2002年底,王红云看着杨丽萍带着上百名采风带回来的演员编排的舞蹈,却被吓住了,这不是她想要的能流行于旅游点、可以邀请观众上台参与的风土表演,她决定撤资。

为了做自己心目中的舞蹈,杨丽萍卖掉了自己在大理的房子,开始常常出现在商业广告里。靠着从影视圈中拿到的投资加上云南省委宣传部的拨款,《云南映象》终于在2003年3月8日首演。但演出当天,非典禁令下达,观众少得可怜,演完第一场,团队只能先散伙,杨丽萍当众大哭。因为山寨里通讯不发达,很多人失去了联系。5个月后公演开始,一部分演员才归队,开始了到现在已经9个年头的巡回和定点演出。

在不断的磕碰之中,杨丽萍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属于她的商业模式:让每个作品都有自己的商业化运作,并实行驻场演出和巡演“两条腿走路”。吸取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家田丰当年在云南做民族文化传习所的教训,走向商演,被杨丽萍叙述成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是规律,是法则,”她明白,“在国外演出是一定要卖票的,我们学习得太晚。”

想跳孔雀舞 先买孔雀服

杨丽萍对商业有一种直觉式的体悟。

她是白族,原籍云南洱源,1958年生于昆明,后随双亲下放至西双版纳。“我6岁时母亲总把小四背到我后背上,而我最怕背的就是她,因为她比别的弟妹要胖得多,害我在喂猪和做饭时常常东倒西歪站不稳,村里人见到后说:‘哎呀,这是蚕豆背豌豆嘛。’”

“文革”开始后,出身地主家庭的父亲害怕挨整,扔下妻子和4个儿女一走了之,刚满11岁的长女杨丽萍和母亲一起挑起了家庭大梁。

1971年的一天,正在小学里做广播体操的杨丽萍,被西双版纳歌舞团团长朱兰芳相中——她的灵动身姿里,一点都看不出生活的苦难痕迹。“小时候,我奶奶在我手心上画了一只眼睛。她告诉我,跳舞是与神对话。”“上朱军节目,他说你小时候很苦啊。我说一点都不苦,不晓得有多好。大自然,劳动,随兴起舞,苦什么苦?”

为了每月30块钱的工资,杨丽萍二话没说地进了歌舞团,养起了家。未受科班训练的她在专业团里受的委屈和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从一岁多就一直跟着她的外甥女彩旗说:“姨妈一直是支撑整个家庭的人。”

1979年,杨丽萍因主演大型民族舞剧《孔雀公主》,荣获云南省表演一等奖,此后进京表演,震动京城,得以在1981年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了独舞《雀之灵》,一举成名。从开始跳孔雀舞的那天起,她就非常清楚,如果想买一件孔雀服,必须先挣到买服装的钱,才可以去搞艺术。

“其实,艺术和商业本不是对立的,就像种庄稼一样:种的过程就是挖地、播种、收割,然后需要卖出去,而只要用心耕种就能吃饱,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专业管理者与耀眼投资者

跳了这么多年舞,身为董事长的杨丽萍,并不喜欢人们把她当企业家看,“我是做艺术的,不是商人。董事长我是挂名嘛,有人在做,很专业的。我不管理,我只管作品”。

专业管理者指的是杨丽萍公司现在的总裁王焱武,也正是他开启了杨丽萍的资本之路。

《云南映象》演出一年后,云南映象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杨丽萍任董事长,当时有两位合伙人。后来,王焱武来云南旅游,看了演出后跟杨丽萍见面,决定义务帮她处理一些公司日常事务。王焱武在国外长大,毕业于澳大利亚国防大学,曾任职于香港怡富证券、摩根士丹利及瑞士银行等。

2008年,杨丽萍不再跳《云南映象》,票房一度大跌,合伙人撤出,公司解散。杨之后又成立了云南响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重组之前的演出和资产。彼时,王焱武出任公司的周末总经理,每周一到周五在香港工作,周六日飞到昆明管理公司。后来,公司改名为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正是王焱武在2011年12月于滇池泛亚股权投资高峰会上代表瑞士银行做国际投资策略的演讲时,介绍了一番杨丽萍的公司,于是引起了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深创投)西南大区负责人许翔的注意。

深创投被称为国内“最耀眼的官办VC(风险投资)”。许翔与杨丽萍也有些渊源。2000年,许翔还是清华大学艺术团团长,他请中央民族歌舞团到清华演出,演出名单上却没有杨丽萍。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通杨丽萍家里的电话,杨丽萍居然一口答应了。此后,许翔一直关注着杨丽萍的动向。2012年10月,深创投出资3000万元成为杨丽萍公司股东,持股比例为30%。大股东杨萍持股70%。深创投在对杨丽萍公司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公司的财务非常清晰规范,得益于王焱武在资本市场的丰富经验。

深创投介入后,杨丽萍公司从2012年七夕节开始在昆明首演的《孔雀》,加大了在全国巡演的力度。“公司收入主要有两块,一块是《云南映象》的定点演出,贡献稳定的现金流。另一个就是《孔雀》的巡演,2013年加大了市场推广,效果也很不错。”杨丽萍公司一位负责票务市场的人士说。据透露,杨丽萍公司2013年的净利润预计为1400万元,较2012年的1000万元大幅增加40%。而在深创投进入该公司之前,杨丽萍公司一年的净利润仅为几十万元。

文化大环境驱动上市

杨丽萍公司能够走上资本运作的道路得益于大环境的驱动。

杭州宋城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10月在创业板上市,现在公司60%的利润来源于演出。

同年底,以王潮歌为核心的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凭借“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吸纳云峰基金5000万美元投资。杭州金海岸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已提交上市申请。多彩贵州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多彩贵州风》为稳定收益,也有了私募和上市的计划。

公司是否要上市,杨丽萍一直很犹豫。王焱武向她解释,公司属于轻资产文化公司,民营文化公司得不到政策保护,而且中国市场对创意的评估很低,到财政部申请定向资金资助时,政策规定有对固定净资产的要求,但以创意为核心的杨丽萍的公司净资产只有100万。《云南映象》这样的产品,没有了杨丽萍之后如何生存是个问题。靠政府一两百万的拨款不是办法,只能自救,被迫去建剧场搞实业。同时,上市也能使公司高管层获得应有的回报。杨丽萍认可了王焱武的理由。

如今,杨丽萍正在筹划更多的演出计划。2013年,她在丽江推出有关纳西族文化历史的演出,2014年将在大理开演《五朵金花》,公司会建自己的剧场,两个演出将使杨丽萍公司三年内年收益至少达到3000万元。舞剧《孔雀》巡演结束后也将在上海、西双版纳呈现两个版本的定点演出,未来还有到东南亚演出的计划。这是公司稳定的现金流保证。

此外,公司将围绕杨丽萍的品牌效应,与第三方合作推出衍生品。《孔雀》巡演结束后,纪念版红酒就会发行。修建主题公园的事公司曾与政府商量了几年,但始终进展不大。

以商业运作的方式将一位艺术家的创造力和艺术价值长久地留存、传承,是杨丽萍和她的公司正在进行的探索。


IPO 舞蹈 杨丽萍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