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媒体人眼中的微信红包:激情过后的空虚
郭静 郭静

一个自媒体人眼中的微信红包:激情过后的空虚

在过年的时光里,微信红包可谓是风口上的猪,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引无数人士为之痴狂,让无数“粉丝”为之癫狂,让无数营销者为之高潮。

今年过年,如果你是混互联网圈的,却没抢到几个红包,那简直可以说不要再这个圈子混了。今年小编收到的问候语不再是新年好,而是“抢红包了吗?”微信红包在互联网圈引发了一场全民恶战,很多企业和自媒体人借发红包的方式回馈粉丝,进行精准营销。然而,本文作者郭静却没有参与其中,在他看来,微信红包活动的好处是能吸引更多的用户区关注,但是这类用户的精准度是无法控制的,一旦没有更多的“钱”让用户感兴趣,粉丝量势必会下降。

微信红包伴随着新年的到来而迅速风靡,根据微信红包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2月1日下午16点: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抢到的红包超过2000万个,总计抢红包次数达到7500万次以上,超两成用户抢到10元—50元。最高峰出现在除夕夜零点时分,5分钟内共进行了58.5万人次的抢红包活动。

在过年的时光里,微信红包可谓是风口上的猪,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引无数人士为之痴狂,让无数“粉丝”为之癫狂,让无数营销者为之高潮。

微信红包被广泛在自媒体圈、科技圈、投资圈、时尚圈等地泛滥成灾,更有甚者传出没有使用过微信红包即不算自媒体人的声音。仅从获取信息的渠道来看,某些媒体人喜好YY的风格在这里暴漏无疑,要知道微信的用户量是6亿,而参与抢红包的用户量仅有500万,占微信用户总量的一百二十分之一。

从大了看,微信红包的用户量微乎其微,从小的角度看,其引领的移动支付战可谓是引起了一股新的风潮,对于移动支付用户的使用习惯培养,起到了良好作用。根据百度指数显示,搜索“微信红包”最近七天的指数为14541,移动搜索指数为8142,除夕当天的搜索指数达27558,截止到目前为止,“微信红包”的搜索量下降到4035,每天搜索量锐减,在微信群内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我作为一名自媒体人(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没有与粉丝之间做好微信红包互动活动,这么好的一个“吸粉”的机会,这么好的一个增强粉丝粘度的机会,稍纵即逝,我为何没有加入其中呢?我认为理由有以下几点:

(1)粉丝精度。其实我一向不大喜欢称之为粉丝,称读者似乎更合适,更多的人是因为看到我的文章才一直关注我(静哥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一直关注我的文章),微信红包活动,固然能吸引一定的粉丝量,在打开微信公众号后台的时候,可以看到一天粉丝增长量多很多,一些自媒体人开始在心里YY,多来点粉丝吧,这数字就是钱呀。

粉丝精度指的是,粉丝的精准度,即能够长期关注用户某自媒体人微信公众号的用户,他关注的是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并不因微信红包这类涉及利益的存在而关注。

微信红包活动的好处是能吸引更多的用户区关注,但是这类用户的精准度是无法控制的,用户是因为能抢到“钱”才关注微信公众号的,一旦没有更多的“钱”让用户感兴趣,粉丝量势必会下降。追逐风口浪尖上的猪,固然能获得更大的关注量,一旦风停了、浪卸了,猪势必也会跌落下来。

(2)粉丝战争。据某自媒体人透露,因在微信公众号上做微信红包活动,有用户没有收到微信红包,进而对该自媒体人进行言语上的攻击。要知道一个微信公众号少则几千粉丝,多则几万用户,一个个红包发下去,再土豪的自媒体人都会被“掏空”的。

粉丝与粉丝之间容易形成战争,粉丝与自媒体人之间也容易引发不必要的口水战,得到的欢喜而去,得不到的慨叹自己没有被重视。

(3)维护固有的粉丝体系。已有的粉丝体系中,大家都是基于对自媒体人的兴趣而聚焦在一起。因红包这种涉及到利益集合在一起的团体,一旦利益不复存在,难免会树倒猢狲算,也许你会说这种粉丝不存在就不存在了,但是“一粒老鼠屎,祸害一锅粥”。我觉得没必要打乱固有的粉丝体系。

其实我比较担忧的是:随着年味的退却,由微信红包引领的粉丝高潮,在没有微信红包之后的去向问题,随他们而去还是继续不停的给他们发红包呢,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不合适。

微信红包除在自媒体圈、科技圈、投资圈、时尚圈等地红火外,更是被不少营销人士广泛利用,用户一方面沦为营销人员被营销的工具,一方面沦为微信的潜在被营销对象,因为微信红包绑定的是微信支付系统,用户很容易被微信支付形成它的营销体系,我实在不忍心去营销自己的用户。

微信整体的营销体系其实还是很混乱的,一方面是类似于微信红包这种,一种是微信朋友圈营销,一方面是微信公众号方面的,用户完全处于被骗子牵着走的状态,虽然微信官方也有打压,但是整个市场还是处于混乱状态。

用一句话来形容微信红包:激情过后的空虚。

文/郭静 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红包 微信 移动支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